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相煎太急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晁晓川悻悻走开,来到圣地亚哥将军身旁,递上一支雪茄烟,将军接过雪茄点燃,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晁晓川听的囫囵半片,大概意思明白了,这次突袭不仅缴获大量毒品和武器,还打死了某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菲军士兵们也喜笑颜开,在战利品前比着v形手势拍照留念。

    忽然晁晓川兜里的卫星电话响了,是国内打开的电话,他接通说了几分钟,神情凝重起来。

    王海聪在直升机上接到了晁晓川的电话,旋翼噪音太响正常对话,他将听筒贴近耳朵才听见晁晓川的话,思考片刻后大声回答:“你安排吧!”

    打完电话,王海聪扭头看了看正和臧海比赛闭眼拆枪的刘昆仑,心情复杂无比。

    三宝颜是棉兰老岛西部港口,也是菲律宾的国际转运港,张彦斌以此为住所和商业运作基地非常合适,想抓住这个狡猾的毒枭就得星夜兼程,王海聪和刘昆仑直飞三宝颜,他说已经安排妥当,三宝颜军警黑道联合作战,堵住张彦斌所有出逃路线。

    张彦斌毕竟是个外来户,当地黑白两道一起动手,他插翅难飞,刘昆仑曾经许下一千万的赏格,这个承诺依然生效,在遥远的三宝颜市,警察和黑帮都行动起来,机场码头贴上了张彦斌的画像,泛菲公路检查站严格检查每一个出境者,海港所有的渔船都接到通知,不许私运华人出海。

    在兄弟俩抵达三宝颜的时候,好消息传来,正欲跑路的张彦斌被一个业余拉私活的渔民出卖了,现被羁押在警察局,只要兑现赏格,就可以立刻将张彦斌带走。

    直升机降落在三宝颜机场,当地警官门多萨开着警车在机场迎接,载着他们驶向港口警察分局,门多萨很健谈,英语流利,和王海聪谈笑风生,说起三宝颜的历史典故和名胜古迹如数家珍,令人感叹菲律宾警察的素质之高。

    港口警察分局是一栋两层小楼,面朝大海,地面冲洗的一尘不染,两辆警车停在门口,几个配枪的警察在低声交谈,菲律宾警察的制服是蓝灰色的细条纹短袖衬衣和深蓝色裤子,大檐帽的帽圈是红色的,有些部门的警察会戴贝雷帽或者棒球帽,刘昆仑的目光扫过这些警察,看到那些帽檐下的眼睛,隐隐有些不安。

    他们在分局的羁押室见到了张彦斌,昔日毒枭狼狈不堪,脑袋被打成猪头,眼睛乌青,带着手铐,隔着铁栏杆朝着刘昆仑冷笑不止。

    门多萨说:“王先生,付了款就可以把人提走了,如果您嫌麻烦或者不想亲自动手,再多付一点点小费,我可以帮您找人把他做掉。”

    王海聪说:“给我个账号,十分钟之内我会转账进去。”

    门多萨出门打电话,两个警察若无其事的走进来,抱着膀子盯着他们,腰间的枪套搭扣是打开的。

    刘昆仑盯着张彦斌,多年宿仇终于可以报了,他考虑是一枪给他个痛快的,还是留着慢慢折磨,忽然张彦斌嘴唇张开,无声地说了一个字,看口型应该是“跑”。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第六感,这种感觉也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历经千锤百炼不死而造就的对于危险的敏锐嗅觉,刘昆仑是死过好几次的人,对于杀意非常敏感。

    他们来的匆忙,还穿着菲律宾陆军的bdu迷彩服,一把m9手枪就插在腿部枪套里,真正的快枪手都是随时准备开火的,刘昆仑的配枪子弹上膛,随时开火,他注意到那两个警察的目光随着自己的右手在动,他们的手也在慢慢伸向腰间。

    电光火石之间,刘昆仑开火了,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王海聪的反应也不算慢,但是越是紧张时刻越是慌乱,他连枪套的搭扣都被解开,眼前是一幅慢镜头画面:刘昆仑右手抓住枪柄,连拔枪的动作都省了,隔着枪套扣动扳机,手臂动作幅度极小,两个警察几乎和他同时握住枪柄,但是多了一个拔枪的动作就慢了半拍,两人胸腹部各挨了一发子弹,当场倒地,刘昆仑这才拔枪出套,朝每人脑袋上补了一枪。

    “你干什么!”王海聪惊叫。

    “是圈套。”刘昆仑说,探头出门,枪声响起,一发子弹打在门框上火星四溅,杂乱的脚步声和菲律宾语的叫嚷声此起彼伏。

    “怎么办!怎么办!”王海聪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但他从来都会掌控住局面,没有完全胜算的场合不会参与,这次算是大意失荆州,以为三宝颜是大城市不会出事,没想到还就真出了事。

    羁押室是砖石结构,子弹打不透,但是想冲出去也很难,密集的子弹已经把门封了,警察们大呼小叫,胡乱开枪,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你们出不去的。”张彦斌冷笑道,“别白费功夫了。”

    刘昆仑朝外面开了三枪延缓敌人进攻,回头一枪打碎铁栏杆上的锁,推门进去,枪口顶在张彦斌脑门:“我先打死你!”

    “小刘你可以啊,追我追到这儿来了,做个交易吧,咱们一起杀出去,然后再算账,一对一单挑,如何?”张彦斌淡定自如,笑对枪口。

    刘昆仑想了一秒钟就做出决定,一枪打断手铐链子,头也不回的命令道:“臧海,把俩死人身上的枪和子弹拿下来。”

    臧海已经吓尿了,地上一滩水渍,好在这个档口没人注意他出糗,他倒也利索,三下五除二将两个假警察的武装带连同枪套备用子弹匣解了下来,刘昆仑接过一套,塞在张彦斌手里,枪口指着他:“你走前面。”

    张彦斌依旧保持着笑容,抽出手枪,退出弹匣检查一下余量,再度上膛,从地上拽起一具尸体挡在身前,沉声喝道:“跟着我!”

    外面的警察见他们杀出来,顿时枪声大作,张彦斌持着肉盾杀出去,右手连连射击,菲警配备的手枪大都是十五发容量的自动手枪,顷刻间就打光了,手枪空仓挂机,“换弹匣!”张彦斌吼道,刘昆仑在他背后有样学样,也拽了一具尸体当肉盾,趁张彦斌换弹匣的时候交替开火,两人两把枪压制对方,徐徐推进。

    臧海跟在刘昆仑后面,他忍不住回望走在最后的王海聪,发现聪少的脸色和自己一样苍白,拿着枪的手颤抖不停,心中松了口气,原来有人和我一样怂。

    但王海聪的理论知识是正确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兵王,在十倍兵力火力压制下,别说四个普通人,就是四个海豹队员也冲不出去,他们杀到走廊尽头就再也无法前进半步,外面火力太猛了。

    王海聪这才想起来呼叫救援,但是他手上拿的是卫星电话,只能在空旷地带才能正常使用,在室内根本连不上卫星找不到信号。

    外面枪声突然停止,传来门多萨气急败坏的声音,指责王海聪为什么不守规矩。

    “放下枪投降,不然我不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门多萨的声音远远传来。

    “要不投降吧,不然只有死路一条。”王海聪忍不住说道,这是一个圈套没错,但却是自己为刘昆仑做的局。

    晁晓川几次三番催促王海聪不要有妇人之仁,必须提早干掉竞争对手,还拿出许多证据来表明王化云对刘昆仑格外看重的事实,虽然现在这个弟弟不显山露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有朝一日他真的会超越自己。

    有几次王海聪被说动了心,距离成功一步之遥,但他总是失败在最后一刻,相反会因为愧疚对刘昆仑愈加的好,就像真正的亲兄弟那样。

    他曾经痛苦万分的对晁晓川说:“我没法杀他,杀他就像是杀自己一样下不去手。”

    这次让王海聪改变想法的原因是王化云突然病重,据说心脏病突发已经推进手术室了,如果手术失败,那么早已立好的遗嘱就会交由律师公布,拘可靠消息,一周前王化云修订了遗嘱,也就是说很可能刘昆仑的份额大大增加了,甚至有可能取代自己。

    这是最后的时间窗口,但王海聪依然没下定杀心,他听从晁晓川的计划,借张彦斌的事情搞定刘昆仑,在计划中,刘昆仑会使用私刑杀死张彦斌,然后被菲律宾警方逮捕,在三宝颜本地审理判刑,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菲律宾了。

    但是计划实施到一半,突然发生变故,刘昆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居然大打出手,还和死敌联手试图杀出重围,到现在为止,他们打死了至少四个警察,万一警察杀红了眼,连自己一勺烩了可就完了。

    现在他有个机会,从背后但开枪把刘昆仑、张彦斌和臧海全都打死,把责任推到他们头上,再赔偿一笔巨款,兴许有机会活命。

    王海聪的手指搭在了扳机上,枪口对着刘昆仑的后背。

    刘昆仑猛回头,没注意到黑洞洞的枪口,他喊道:“你们一起开枪掩护我!”

    臧海和王海聪闻言一起朝外面开枪,刘昆仑趁机冲了出去,冲到一具脑袋开花的尸体旁剥下了防弹背心,捡起*又冒着枪林弹雨冲回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王海聪站在最后,没人看得见他的动作,他枪口稍稍变了方向……刘昆仑踩到一枚弹壳脚下一滑,几乎是打着滚爬过来,惊魂未定,将防弹衣抛给王海聪。

    “哥,穿上!”

    王海聪鼻子一酸,接过防弹背心。

    “妈的,还是中了一枪。”刘昆仑撕开军装,腰部侧面被子弹穿过,只有王海聪知道,这是自己开枪打的。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