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渡尽劫波兄弟在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目睹了一向云淡风轻,智珠在握的王海聪失态,他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用枪朝天乱射,但是所有人都不理解王海聪的行为,他并不是在发泄对匪徒的仇恨,而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三宝颜陷入战乱,即便是全副武装的小分队也难以保障自身安全,反而会因为武装性质遭到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双重打击,王海聪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还是做出明智的选择,撤回马尼拉。

    马尼拉是菲律宾首都,安全相对可以保证,臧海的断手之伤可以入院救治,王海聪也能坐镇指挥解救刘昆仑。

    这事儿不需要报警,警察对付不了反政府武装,动用军队也无效,非政府忙的焦头烂额,没精力去管一个外国人的死活,现任总统阿罗约和王家也没有密切的往来,指望不上,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约定付款赎人。

    但是刘昆仑黄鹤一去不复返,从此杳无音讯,王海聪的卫星电话二十四小时摆在户外待机,却从未响过,其他联络方式也是一片空白,政府方面传来的消息是军队击溃了摩洛游击队,夺回了三宝颜,摩洛武装被打死数百人,根本无法辨别这些尸体的身份。

    王海聪请求圣地亚哥将军派出一个连陆军,保护着臧海进入战区搜寻刘昆仑下落,依然一无所获。

    门多萨那帮人绝对不会放着几百万美元不要,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刘昆仑连同这批武装人员死于一场混战,无一生还。

    战乱后的三宝颜郊外,黑烟四起,尸臭难闻,热带地区的酷暑下尸体很快腐败,必须焚烧或者掩埋,丛林高山,莽荡无边,臧海欲哭无泪,抬起没有手的左胳膊擦了把鼻涕,顿足大喊:“昆仑哥,你在哪!”

    只有群山的回响。

    ……

    北京,王氏财团赞助的私人医疗机构内,成功完成手术的王化云半躺在床上,窗户紧闭,室内装有新风系统,和外面的大气隔绝,首席管家晁晓川穿着无菌服,向大老板汇报着菲律宾发生的事情,不敢有丝毫隐瞒。

    “我很欣慰。”王化云说,“我最怕的就是兄弟阋墙,现在可以放心了。”

    “聪少爷为了弟弟连您手术都没赶回来,这兄弟俩的感情那真是没的说。”晁晓川赞叹道,“我这个奸臣可是当的违心啊,谗言说尽,非但不能破坏哥俩的关系,还把我自己搭进去了,聪少说了,以后不用我了,老板,您可得为我做主。”

    王化云看他一眼:“你终究是为我做事的,懂么?”

    “明白了,老板。”晁晓川不敢再耍嘴,老老实实告退。

    室内恢复了安静,王化云拿出一个高分辨率的电子相框,内存里装的全是两个儿子的照片,他一张一张的看过去,看完大儿子看二儿子,看他俩的相貌身材,看每一个细节,看的津津有味,兴致盎然。

    室内通话器响了,护士说林海樱来访,王化云很开心,让护士放人进来。

    林海樱穿着无菌服进来,满脸忧伤,坐在床前的矮凳上先询问了父亲的病情,然后提到下落不明的刘昆仑,王化云宽慰女儿说我已经通过外交部门向阿罗约施加压力,让菲政府协助找人,相信很快就能找到。

    “海昆一向机警,他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相信这次也会没事的。”王化云慈祥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这两个兄弟,你更喜欢哪一个?”

    林海樱想了想说:“海聪儒雅潇洒,海昆不羁狂放,各有特色,我都喜欢。”

    王化云说:“假如说选一个做男朋友,你喜欢哪一种类型?”

    林海樱说:“我会和海聪一起参加party,和海昆一起冒险。”

    王化云哈哈大笑:“你这个鬼丫头,从英国跑回来累不累,一定是刚下飞机吧。”

    林海樱说:“我没法安心学习,您病成这样,海昆杳无音讯,海聪为了找人连奥运会都不参加了,临时把参赛机会让给了别人,我又怎么能置身事外,我来照顾照顾您也是好的。”

    王化云笑道:“傻孩子,爸爸这里人这么多,你能做什么,还是回去看看你妈妈吧。”

    林海樱注意到电子相框,拿起来翻阅一番,问道:“爸爸,那您喜欢哪一个儿子?”

    王化云说:“两个儿子我一视同仁,但是论到喜欢,我只喜欢我的宝贝女儿。”

    ……

    刘昆仑的失踪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但是亲人们对于远在海外发生的事情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祈祷,王海聪一直没有放弃努力,他甚至花重金组织了一支由菲律宾前陆军特种部队士兵和退役机动警察组成的佣兵小队,深入棉兰老岛*自治区寻找刘昆仑下落,阿罗约政府也收到中国外交部照会,派员与摩洛解放组织谈判要人,但摩洛组织表示从来没有绑架过外籍人士。

    时间过去三个月,北京夏季奥运会召开前夕,马来西亚吉隆坡市安邦路229中国大使馆外,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登门求助,他自称是早菲律宾失踪的持有香港护照的王海昆,大使馆联络了国内有关部门,视频验证确系王海昆本人。

    消息传到菲律宾,王海聪大喜过望,还在棉兰老亲自带队找人的他连衣服都没换就奔向机场,搭乘专机飞往马来西亚,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私人飞机航站楼,他终于见到了阔别近百日的刘昆仑。

    刘昆仑穿的像个游客,草帽、夏威夷衬衫、沙滩裤凉拖鞋,头发很长,他微笑着面对王海聪,从容淡定的像个看破红尘的高僧。

    王海聪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和刘昆仑拥抱,他这才发现刘昆仑身后跟了许多人,有马来西亚的特警和中国大使馆的官员,还有从国内赶来的各路人马。

    原来王化云派来自己的专机接儿子回国,那架波音737就停在外面,一支医疗和警卫小队专门负责刘昆仑的安全,还有一层意义是,王化云不想再让王海聪接触刘昆仑。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让我一顿好找,到现在还有一支军队在棉兰老到处搜寻你呢。”王海聪将那些琐碎抛在脑后,没有什么比刘昆仑活着回来更重要的了,他忍不住锤了一拳在对方肩膀上。

    刘昆仑微微皱眉,指着自己的肩膀:“这儿中了一枪,还有这儿和这儿,被*片击中了,伤口感染,在丛林里躺了一个月昏睡不醒,好不容易好点了,又染上疟疾,差点就真挂了。”

    “真是九死一生。”王海聪退后一步,仔细打量兄弟,确实瘦了许多。

    专机在吉隆坡机场的停留时间很短,加油之后就要起飞回国,王海聪很希望刘昆仑能上自己的湾流,这是一种态度,兄弟和好如初的表现,他很清楚父亲在这个弟弟失踪后所做的一切努力,力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甚至惊动了国家领导人,他不敢想象,如果失踪的是自己,父亲会不会也这样尽全力寻找。

    所以王海聪很担心这次事件会影响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如果刘昆仑心存芥蒂,那么自己真的会一落千丈,如果反过来,刘昆仑不计前嫌,相逢一笑泯恩仇,那么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他半开玩笑的发出邀约:“昆仑,要不要坐湾流,飞机上有香槟,也有茅台,看你爱喝哪一种了。”

    “好了,有炒菜就更好了,在热带雨林里蹲了三个月,翻来覆去就是那些食物都吃腻了。”刘昆仑欣然答应,那些从北京赶来的工作人员哭丧着脸一阵劝说,终究拗不过刘昆仑,只能派出一个保健医生陪同他上了湾流,两架飞机一前一后离开吉隆坡,向北飞去,这是回家的方向。

    在飞机上,刘昆仑喝着冰镇香槟,吃着牛排和生蚝,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原来他被门多萨团伙劫持之后,不出半小时就遭遇了政府军的炮击,团伙大部分被炸死,门多萨不知所踪,自己趁乱逃走,却又被另一伙人抓住,沦为俘虏,不过这次只是单纯的俘虏并不是肉票人质,境况好了许多,这支武装并不是摩洛解放阵线,而是另一支叫做新人民军的队伍,同样是反政府武装,刘昆仑跟着他们转战千里,从一个岛屿到另一个岛屿,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在一次遭遇战中,新人民军伤亡惨重,刘昆仑明明有机会逃走,却拿起武器参加战斗,此举赢得了尊重,从俘虏变成了士兵。

    “你为什么帮他们打仗?”王海聪端着香槟杯都忘了喝,这段经历太精彩了。

    “伏击他们的是摩洛,是门多萨的人。”刘昆仑刀叉并举,口齿不清,“我可不想回去当肉票,万一你心疼钱不来赎我咋办。”

    王海聪尴尬的笑笑:“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成了他们的一员,在丛林中打了两个月的仗,肩膀上中了一枪倒是小事,两颗弹片差点要了我的命,山上没有医疗器械,我发着高烧伤口严重感染,他们拿蚂蟥帮我清理伤口,后来我侥幸没死,他们就把我放了,我坐走私船到了马来西亚,然后你们都知道了。”

    “你受苦了。”王海聪说,“也帮我省了钱,你喜欢什么,我送你。”

    刘昆仑看看四周,宽大的真皮航空座椅,小巧的酒吧,空姐身段窈窕,巧笑倩兮,舷窗外是万里云层。

    “这架湾流不赖。”他说。

    “这架不行。”王海聪说,“不够大,也不够豪华,我帮你订一架新的,另外再配一辆宾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