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二章 北海的冰雨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聪化身扶弟魔,恨不得倾其所与,半年前特预定了一辆2008款的宾利欧陆Continental  GTSpeed,本来是打算自己在奥运期间显摆的,现在一时兴起当成了礼物,这还不够,他注意到刘昆仑的眼睛总在专机空姐的身上流连,笑道:“在丛林里蹲了三个月怕是没闻过女人味吧,你看中哪个了,就地解决。”

    湾流上一共两个空姐,一个中国籍,一个乌克兰籍,都是王海聪从天上人间这类地方招募来的极品,业务过硬,温柔体贴,放得开,活好,人又聪慧善于抓住机会,能服侍刘昆仑可是难得的机会,两人落落大方走到刘昆仑面前,任他挑选。

    “或者双飞也行。”王海聪知道刘昆仑的脾性,这家伙花天酒地的名声在外,啥事都干得出来。

    可是今天的刘昆仑却好像变了个人一般,他笑笑说:“不用了,家里有。”

    “也罢,等你身体康复再说。”王海聪并不勉强,俩空姐怅然若失。

    当湾流抵达首都机场公务机候机楼前的时候,那辆宾利跑车经静静停在这里,等候着他的新主人,暗绿色的油漆风骚无比,别说北京,就是全中国也是独一份。

    王家父子们都喜欢速度快的玩意,他们家的超跑和老爷车占据北京豪车一半的份额,据说北京交管局还为他们专门保留了一个号段,以便形成统一的车牌风格,W12,6.0排量的宾利欧陆公里加速只需要4.8秒,刘昆仑忍不住想试一试身手。

    “你的了。”王海聪将车钥匙抛了过来。

    终于回到了北京,兄弟俩首先觐见父亲,这是刘昆仑第二次见到王化云,老人家详细询问了儿子在菲律宾的遭遇,每一个细节都刨根问底,刘昆仑对答如流。

    “苦难让人成熟。”王化云说,“今天留在我这里吃饭吧,海樱也来。”

    这场家宴温馨无比,唯独少了女主人,王化云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状况很好,为何不与海樱的母亲再续前缘,为何不找一个伴侣,刘昆仑想不通,但这个问题只能憋在心里。

    王化云对三个儿女谆谆教诲一番,勉励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追求更高的进步,但是也不能放松其他方面的修养。

    “要文体两开花。”王化云说,“比如海樱,我就建议她有空闲去登山潜水,去见识壮阔的自然风景,对于艺术创作是有好处的,海樱将来的艺术成就,是可以载入史册的。”

    “谢谢爸爸。”海樱得意的看了看两个兄弟。

    “海聪,要多放些心思在事业上。”王化云敲打了大儿子一句,转向刘昆仑,态度忽然变得柔和起来,“至于海昆,你自幼受苦,最近又经历了一场劫难,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是上天对你的磨砺,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来你的成就,势必超过为父。”

    王海聪精神一振,父亲这番话可不是随便说的,让自己把心思放在事业上,这意味着王氏财团的控制权将来会落到自己手上,至于刘昆仑则另有其他方面的发展,王家子弟在任何一个领域都会是最精英的存在,父亲深谋远虑,甚至从小将昆仑放在最艰苦的地方抚养,想来都是有深意的。

    “你们三人以后要相亲相爱。”王化云以这句话作为这顿饭的结尾。

    ……

    刘昆仑回到朝阳区的大别墅里,发现家里发生了“宫廷政变”,王家的老员工们诸如保健护士园丁厨师等人将近江来的新人们驱赶走了,臧海和春韭回去了,小红不知所踪,冯媛和简艾被边缘化,而李明则被王化云调去了西藏。

    这是带有王家特色的豪门恩怨,连仆人都分三六九等,这些老员工自恃服侍过王化云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做派大有国企编制内员工之优越感,刘昆仑一怒之下把他们全都辞退,自己也再也不住在此处。

    三个月的失踪,牵动很多人的心,但也有些人对刘昆仑的生死漠不关心,比如他的前女友许英,自从听说男朋友在外面乱搞之后,许英就爱咋咋地了,但是能让她看上的男人实在太少,于是又回去做T,魏中华痛心疾首但无能为力,两人关系慢慢也就淡了,没明确说分手,等于事实分手。

    至于宣东慧这样的红颜,没能力守得住这样一个坐拥二十亿的花花公子男友,又不甘心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也渐渐不再来往,当然刘昆仑没亏待她,在她身上各项开销也有上百万。

    只有飞训班的好朋友王峰对刘昆仑客死异乡表示了哀悼,还给他烧了一架纸飞机。

    奥运会开幕在即,刘昆仑特意回了一趟家,把老母亲、四姐、春韭还有两个外甥接到北京,在鸟巢观摩了宏大壮丽的开幕式,一家人都为国家的强大所欣喜自豪,但是后续的体育比赛就没多少兴趣观看了。

    母亲想家,四姐还要上班,春韭也说要回去继续开面馆,刘昆仑试图留她也没用,只能尊重意愿,至于和昆仑哥出生入死的臧海,左手腕上装了个假手,当起了大老板,王海聪给他投资了一个有三百个座位的饭店,只要不自己作死,能吃一辈子。

    奥运会过后,刘昆仑应邀和王海聪一起从林海樱回英国,三人坐着湾流抵达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然后开一辆罗孚老爷车,不带保镖,不带助理,就三个人自驾,开往西萨塞克斯郡的一个小镇。

    小镇名叫古德伍德,这是个名闻遐迩的地方,不仅有艺术节和赛马场,还有古德伍德赛车嘉年华,老爷车和超级赛车争奇斗艳,但不为人知的是在二战时期古德伍德有一座空军机场,机场保存至今,已经成为私人飞行学院,在这里刘昆仑见到了王海聪给他预备的又一个礼物,一架银光闪闪的复刻二战英国皇家空军喷火战斗机。

    在古德伍德的日子悠闲惬意,三人每日午后喝着下午茶畅谈人生,感情与日俱增,王海聪还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原来他并非单身,而是有一个确定关系的女朋友,说出名字后,刘昆仑喝林海樱都目瞪口呆,原来这是一个著名的一线女明星。

    “不许比我早结婚,到时候给我当伴郎。”王海聪揽着刘昆仑的肩膀说,“我准备就在古德伍德办婚礼,我在这儿看好了一个庄园,咱们邻居吧。”

    英国的乡下,幽静多雨,郁郁葱葱,原汁原味的英格兰风,确实适合厌倦了大都市繁华喧嚣的人。

    这是三人最后一次聚会,此后他们各奔前程,王海聪按照父亲的指引去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进修,林海樱留在英国读书,而刘昆仑则返回中国,继续漫无目标浑浑噩噩的活着,直到王海聪的噩耗传来。

    王海聪是月的某天,孤身一人驾驶着一架双引擎螺旋桨飞机从古德伍德起飞,冒雨飞往斯德哥尔摩的途中坠海遇难的,当天北海浪高风大,飞机从雷达上消失,所有通讯中断,离奇的是飞机失事前并未发出过救援呼叫。

    事发后,英国海岸警卫队进行了搜救工作,试图打捞沉入海底的飞机,但是由于天气原因无功而返,而失踪者的家属表示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搜救,来自瑞典和挪威的救援船工作了数天,终于用先进的设备将飞机残骸打捞出水。

    刘昆仑和林海樱亲眼目睹了这个场面,潜水钟携带的摄影机拍下海底画面,座舱破损,他们的兄长王海聪双目紧闭,浸泡在冰冷的北海底。

    林海樱忍不住哭出声,眼泪扑簌簌流下,刘昆仑的眼圈也红了,回忆起和王海聪的初次见面,到兄弟相认,再到放开心防,多少往事历历在目,如今这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高傲的哥哥死了,他却心如刀绞,伸手揽住林海樱,两人互相安慰着,眼泪却止不住,如同舱外彻骨寒冷的冰雨。

    北欧海盗的后代擅长海上作业,水手们穿着暖和的高领毛衣和防水外套,在晃动的甲板上工作,终于将破损的飞机打捞出来,王海聪的遗体放入黑色尸袋,推入冷冻仓,根据相关法律,残骸和遗体都要交给警方检测和解剖,以便查明事实真相。

    “我真的不忍心他再受折磨。”林海樱哽咽着说。

    父亲的想法也是一样,不忍心儿子死后再受解剖之苦,在一番努力交涉下,  遗体终于得以完整下葬,王海聪安葬于古德伍德自家庄园的墓地里,葬礼在附近小教堂举行,只有少数亲友到场,王化云年事已高,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并未到场送别。

    英格兰的乡下,草木枯黄,细雨霏霏,参加葬礼的人们都穿着黑色的丧服,打着黑色的雨伞,新挖出来的泥土湿漉漉的,工人将棺材吊着放入墓穴,人们依次上前,把手中的花朵丢在棺材上,然后工人铲土,填平,墓碑在淅淅沥沥的雨中立起。

    雨水冲刷着墓碑上的刻字:王海聪,生卒年月  

    “海聪哥哥也走了,去和海铭哥哥做伴了。”林海樱轻声说道,回望刘昆仑,“为什么他们会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诅咒?”

    刘昆仑的心一紧,想到了算命的曾经说过的天煞孤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