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死因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雨更密了,有人在抽泣,是王海聪的明星女朋友,她一身素黑,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独自撑着一把富尔顿的黑伞,没有经纪人和助理在身边,看起来形单影只,凄凉无比,林海樱正欲上前安慰,却发现一个英国男人凑了过去搭讪,似乎在安慰,又似乎在说些其他事情,明星茫然无措,显然  她的英语水平不足以支撑复杂的对话。

    刘昆仑和林海樱对视一眼,上前解围,那个人拿出名片自我介绍说是英杰华保险公司的理赔专员,名叫威廉.鲍德温。

    鲍德温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白皙的脸上还带着雀斑,他拿出一叠资料念道:“有些事情我想你们应该会感兴趣,逝者王先生驾驶的是塞斯纳402双引擎螺旋桨公务机,动力装置是两台329马力卧式六缸涡轮增压活塞式发动机,各驱动一副带整流罩的三桨叶恒速全顺桨金属螺旋桨,机翼整体油箱容量808升,飞机装备有电除冰装置,通讯设备包括2导航通信系统、  仪表着陆系统、无线电罗盘、下滑信标台和指点标接收机、区域导航系统、测距设备、无线电高度表、气象雷达和无线电话装置……”

    这都是专业级别的英语词汇,别说女明星听不懂,就是林海樱都弄不明白,刘昆仑因为熟悉飞行所以听得懂,他打断鲍德温:“可是你说这些数据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检查了飞机残骸,根据各种情况分析,这架塞斯纳402失事的时候,油料余量超过百分之七十,滑油量是标准值,电除冰和风挡除雾工作正常,通讯设备完全正常,先生!”

    鲍德温说完,空气仿佛凝滞,只有雨水落在伞顶上的声响,刘昆仑惊呆了,他张张嘴,欲言又止。

    女明星很不喜欢这种压抑悲伤的气氛,她说声失陪便走向远处的保姆车,经纪人和助理以及香浓滚热

    的咖啡在等她。

    “你想说王海聪先生骗保么?”刘昆仑问道。

    林海樱一惊,愕然看着他。

    “不,先生。”鲍德温回答道,“海聪先生是我们公司的贵宾级客户,他的身价是不会做出骗保这种事情的,根据此前他的体检报告,他没有吸毒之类的不良嗜好,身体非常健康,没有病痛和难言之隐,我想说的是,他的死因其实……你们选择不解剖尸体或许不是最明智的办法。”

    鲍德温留下名片走了,他的背影消失在雨雾中,刘昆仑赶到彻骨的寒冷,王海聪死的不明不白,这事儿需要认真调查。

    林海樱同意刘昆仑的观点,两人走进王海聪在古德伍德买的庄园,这是一栋十九世纪留下的老房子,典型的乔治亚风格,赭红色的外墙砖,白色的窗棂,四坡屋顶,客厅里铺着厚实的地毯,壁炉里冷冷清清,那张1900年代印度硬木制作的躺椅似乎还在晃动,但坐在椅子上的人已经不在了。

    本来家里雇了一个英国管家,一个女佣,王海聪死后都遣散了,想喝咖啡都得自己烧。

    “我去烧水泡茶。”林海樱说,“海聪哥最喜欢的下午茶,可惜他再也喝不到了。”

    刘昆仑点点头,一个人留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圈,忽然想到什么,走进书房,发现桌上没有电脑,拉开抽屉,没有日记本。

    王海聪平时有手写日记的习惯,总会随身携带一个羊皮封面的日记本,飞机驾驶舱里没有,书房也没有,这不对头,电脑也不应该丢失,日记本记录的东西毕竟有限,更多的线索会在电脑里储存,比如下载和上传云端的记录,来往邮件,照片和文档,以及上网浏览的痕迹等等。

    刘昆仑在书架上摸索,翻开每一本书,希望找到夹着的东西,翻来翻去,一无所获,他一阵恼怒,将书架掀翻在地,巨大的书架连同上面无数藏书轰隆隆倒地,震天动地,烟尘滚滚,刘昆仑气喘吁吁,恨不得仰天长啸。

    “你怎么了?”身后传来林海樱惊慌失措的询问,回头,她端着托盘,托盘里是精美的瓷器茶壶和茶杯。

    窗外的雨沙沙下,壁炉里跳动着温暖的火苗,刘昆仑和林海樱面对面坐着,探究海聪的死因。

    “会不会为情所困?”林海樱道,“那个明星有不少绯闻。”

    “不会,海聪不是这样的人,他拿得起放得下。”刘昆仑摇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事能让他主动寻思。”

    “所以你怀疑是他杀?”林海樱手托着下巴,听刘昆仑分析。

    “我不知道,事实真相要靠我们挖掘出来,这件事太复杂,指望苏格兰场和指望中国警察破案一样不靠谱,我们得自己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刘昆仑探口气,“海聪走后,这里的钥匙是谁掌握的?”

    林海樱想了想说:“应该是晁晓川,刚才葬礼见到他了,他似乎很悲伤。”

    “是表现的很悲伤还是真的很悲伤?”

    “你怀疑他?”

    “我怀疑任何人。”

    良久,林海樱才再度开口:“晁晓川是海聪哥的管家,是最不希望他死的人,按照一般豪门恩怨剧的戏码,最希望他死的人应该是你,和我。”

    “查,查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刘昆仑说,“如果不查明,我心不安。”

    林海樱很聪明,她立刻明白刘昆仑所说的是两重含义,一是海聪死的不明不白导致的心不安,二是海铭死了,海聪也死了,也许下一个就是海昆、海樱。

    毛骨悚然的感觉比十二月的英格兰乡下还要寒冷,林海樱裹紧了身上的身上毛毯,可是拿起茶杯手还是在哆嗦。

    可是怎么查,从哪里入手,千头万绪,无从查起,既然人在英国,就不可避免的联想起住在伦敦贝克街221号B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虽然福尔摩斯是虚构人物,但伦敦确实有很多专业的私家侦探,有钱人的思维方式是请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那么找个受雇于自己的侦探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两人立刻取车前往伦敦,林海樱是在伦敦进修的,有一些英国本地朋友,他们介绍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私家侦探,名叫马修.米勒,前军情五处特工。

    马修.米勒在海德公园的一家咖啡馆会见了两位雇主,他并不是想象中的007型,而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英国老头,花白的络腮胡子,花呢外套配法兰绒衬衫,戴一副眼镜,看人的时候喜欢眯缝眼。

    “非常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在军情五处是做情报分析的文职,并不是那种追车泡妞的詹姆斯邦德。”老头很幽默,以此作为开场白,他还拿出一张详细的价目表,私家侦探的服务项目是阶梯性收费,就连这次谈话也是收费的。

    好在林海樱也是带了支票簿来的,当即就开了一张支票出来,老头将支票放进一个陈旧的皮夹塞进兜里,嘟囔道:“这下可以付房租了。”

    两位雇主对视一眼,不禁对这位前MI5特工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感。

    “我们回到正题。”马修说,“你们的兄长不幸去世,他只有……我看看,只有二十六岁,很有趣的是,你们三个人的生日非常的接近,令人不得不产生一个联想,其实你们的母亲并不是一个人,你们所受的教育也不一样,比如这位小姐,我想你是一位艺术家,是个画画的,这当然不是因为你指甲缝里有颜料,而是因为你的穿着搭配非常的时尚,色彩协调,你的服装和包看不出牌子,但一定很昂贵,哈哈,我简直是在废话,你死去的兄长有不止一架私人飞机,你当然也是上流社会的小姐了,至于这位先生……”

    马修看了看刘昆仑,扶了扶眼镜:“我见过一个人,和你的气质很接近,那个人五十年代在马来亚从事反游击战的工作,他从SAS退休之后,有一次骑摩托的时候不幸摔死了。”

    “他杀过很多人,你应该也一样。”马修盯着刘昆仑,“但你又没有罪犯的味道,也没有军人的气质,也不像为政府工作的人,更不会是杀手,老实说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出生在同一个家庭。”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刘昆仑说。

    “我关心的并不是你个人,而是整个故事背景。”马修眉头一挑,“既然你不愿意说,我就暂时不问了,我想你迟早会说的,好吧,我们进入正题,王海聪先生飞越北海,是去斯德哥尔摩找什么人么?”

    林海樱说:“这次飞行是没有事先申请航线的,我哥哥经常飞巴黎,我不知道他在瑞典或者挪威和丹麦有朋友。”

    “我需要他的手机,他的个人电脑,他的财务报表,还有他关系最密切的五个人名单,你们有其他资料也可以给我,我擅长的是情报分析而不是外勤,所以我还得再花钱找一个人帮我跑腿……”马修欲言又止。

    林海樱又拿出了支票簿,开了一张空白的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