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克里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渣打银行的现金支票,见票即付,金额栏是空白的,也就是说在合理范围内,马修.米勒可以取用足够的英镑,这对于经济状况窘迫的米勒先生来说无疑是值得惊喜的,即便在伦敦也没机会遇上这样慷慨的客户。

    但马修并没有将空白支票放进口袋,甚至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小姐,我会给您寄账单的,等你们把我需要的东西找齐全之后,我们再联系,你们有我的电话号码,失陪,小姐,先生。”前军情五处特工起身,彬彬有礼的戴上帽子,拿起雨伞。

    “这些东西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刘昆仑从包里拿出一部塑料袋密封的手机,一些寄到古德伍德的信件,又拿一张餐巾纸写了几个名字递过去。

    王海聪下葬前,除了他最喜爱的一块百达翡丽腕表陪葬之外,其他个人物品都作为遗物留下,包含一个人秘密最多的就是手机,他的手机是苹果新出的3Gs,内存32GB,在北海底泡了那么久早就坏了,需要找专业的技术人员进行复原才能继续寻找线索。

    刘昆仑写的是王海聪最亲密的五个人的名字,分别是王化云、林海樱、刘昆仑、晁晓川和明星女朋友。

    “好吧,那我们立刻开始。”老马修干脆利落的投入工作,他的座驾倒是和007终于有了些许联系,是一辆1970年生产的阿斯顿马丁DB5跑车,也是1964年开始的007座驾标配,白桦色车身,即便在老爷车遍地走的伦敦也有很高的回头率,再配上一个老爷爷开车,更是浓浓的OldSchool风。

    这辆老车也让刘昆仑和林海樱想到了收藏许多古董车的王海聪似乎也有这么一样阿斯顿马丁,不禁黯然神伤,他们开着同样老款的罗孚跟在马修后面,见识前特工是怎么查案的。

    马修.米勒查案靠的是关系人脉,他几乎在所有地方都有熟人,首先找了一个IT硬件专家修复苹果手机,导出里面的照片和资料,然后走访了渣打银行和伦敦惠灵顿医院,最后去了英杰华保险公司。

    王海聪在国外主要使用渣打银行的个人支票和一张美国运通的黑色百夫长卡,打印个人消费清单有些麻烦,因为当事人已经去世,需要相关的法律文件才能继续,惠灵顿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王海聪按期在这里体检,他的医生提供了最近的体检报告,一切健康正常。

    在去英杰华保险公司前,林海樱拨打了威廉.鲍德温名片上的号码,手机关机,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来到保险公司询问,得知鲍德温没来上班,马修略施小计就搞到了鲍德温的家庭住址。

    鲍德温住在一个高层公寓里,三人前往拜访,敲门无人应声,马修拿出一张卡片轻松的别开了弹子锁,走进房间,发现鲍德温坐在沙发上,姿势古怪。

    马修戴上一副手术用的橡胶手套,用食指和中指搭在鲍德温的颈部动脉上试了试,轻轻摇头,让他俩站在门口别动,自己在室内寻索了一遍,说道:“老手干的,他们想要的东西已经拿走了,报警吧。”

    警察很快来到现场,因为牵扯到人命,苏格兰场侦探接管案子,尸检和痕迹检测都需要时间,刘昆仑等人作为发现死者的第一目击证人配合警方做了笔录。

    鲍德温是第一个质疑王海聪死因的人,他突然死亡无疑是被人杀害,这件事让刘昆仑和林海樱更加的毛骨悚然。

    “需要额外的保镖服务么?”老马修很会寻找商机,但刘昆仑摇头:“最好得保镖是自己,你有渠道帮我买一把枪么?”

    英国是个严格控枪的国家,就连王海聪的庄园里也只有几支猎枪而已,而刘昆仑需要的是自卫用的手枪,老马修一口拒绝:“犯法的事情我不做,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什么都卖……”

    老马修说的地方是一个巴基斯坦人开的旧货店,坐落在伦敦东区,店铺的门脸小到可以忽略,店内幽暗安静,老板坐在角落里,货架上摆满殖民地时期印度次大陆的工艺品,玻璃柜台里是一些真假莫辨的旧手表。

    刘昆仑道明来意,说是老马修介绍的顾客,想买一把手枪,老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两千英镑,要现钞。

    “我给你两千五百美元。”刘昆仑当即拿出一叠钞票,老板仔细数了数钞票,每一张都看了水印,说好的,你可以走了,出去后会有人给你货物。

    刘昆仑相信这家伙不会骗人,出门上车,果然有一个南亚相貌的小孩骑着单车经过车旁,将一个油纸包丢了进来。

    油纸包里是一把枪,英国军队退役的FNM1935手枪,另配一个*,三十发散装的九毫米子弹,刘昆仑拉开枪膛看看,膛线磨损情况严重,起码打过上万发子弹,不过这个报废玩意是自己能买到的最好的武器了,再说近战实际上都是在五米以内甚至更近的距离发生,精度再差的手枪也能打中目标。

    晚上,老马修请客,吃的是伦敦东区路边馆子的炸鱼和土豆条,喝威士忌,用纸袋包着的苏格兰产单一麦芽威士忌,浓烈够味。

    “海明威说,在面对亲吻美女和喝威士忌的机会时,永远不要犹豫。”老马修一仰脖,干了一盅烈酒,,又斟满一杯,“高地的酒味道最烈,因为那儿出产威廉华莱士和打遍世界的足球流氓,让我们敬不幸的威廉.鲍德温先生。”

    毫无疑问,鲍德温是被人灭口的,有人不想让王海聪死亡真相曝光,这个可怜的,年轻的,好奇心太重的保险理赔专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三人郑重其事的干了一杯,进入正题。

    马修.米勒说,王海聪的死太多疑点,他根本就没有要死的理由。王海聪身体健康,没有抑郁症,年纪轻轻,前途无量,与家人的关系和谐,事业上也没有遭遇任何滑铁卢,王家财力雄厚,王海聪本人负责的几个投资项目都进行的如火如荼,还有漂亮可人风情万种的明星女友,他为什么要去死。

    “我看了那些信件,一个月前他还预定了一款朗格的陀飞轮名表,还有一辆法拉利的新车。”马修戴着老花眼镜看着速记本说道,“他还有瑞士的滑雪安排,北极圈探险,活的如此精彩的人,怎么可能去死呢?”

    “可是他却在一个冬日的凌晨,在本该躺在温暖被窝睡觉的时候,突然驾着飞机上天,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进行航线报备,就这样飞到了北海上空,然后栽了下去。”

    老马修翻了一页纸:“王先生的保险合同很大,死后赔付金是一亿欧元,但相对于王家的财富来说这算不得什么,所以骗保是不可能的,既然自杀不成立,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杀,再结合鲍德温的被杀,这个结论非常明确。”

    刘昆仑和林海樱面面相觑,谁会杀王海聪呢。

    “也许是情杀。”马修说,“王先生的女朋友是个明星,她和王先生的恋情隐藏的非常好,那么也许也许她和别人的秘密关系也隐藏的很好。”

    林海樱忍不住反驳:“那也不用杀人吧。”

    “杀不杀,在于王先生的情敌,雄性动物争夺雌性的时候,是最凶猛最狡猾最可怕的,这个人在各方面都不如王先生,所以只有除掉他,才能得偿所愿,原谅我想象力过于丰富,其实很多案件是没有什么逻辑性可言的,也正是因为荒唐,才更加的难以侦破,不过我们可以试试看,我猜这个凶手一定还在英国,甚至就在伦敦。”马修天马行空的一通说,两人觉得简直荒谬绝伦。

    饭后,已经晚上十点钟,刘昆仑带着林海樱先走,老马修慢吞吞上了自己的阿斯顿马丁,刚发动起来,一个穿甩帽衫的黑人男子就凑了过来。

    “嘿,这车真不错。”黑人说。

    “是不赖。”老马修的左手拿着一支7.65口径的PPK顶着车门,只要对方稍微露出抢劫的意思,他就会在车门和对方身上开两个洞。

    好在黑人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老马修继续开车,开出一段距离就注意到有人跟踪,是两辆车交替进行,盯梢盯的很专业,但瞒不过资深特工。

    他默默记下了车牌,没回自己家,把车开到了市中区南岸的议会大厦附近,旁边就是他以前工作的地方,MI5的总部---泰晤士大楼。

    盯梢者大概明白杀害一个前MI5特工所要花费的成本和面临的报复,知难而退了。

    ……

    之后三天,马修.米勒一直在忙碌,直到第四天他才约见两位雇主,当面拿出一叠照片来。

    照片是用长焦镜头拍摄的,自己洗印,黑白照片清晰可见王海聪的前女友女进出酒店和奢侈品商店,钻入汽车的瞬间,街上的招牌是法文。

    “她本来住在香榭丽舍大道的拿破仑酒店,一个老牌的五星级酒店,出门就是凯旋门和奢侈品店,情报显示,她每次来巴黎都住在这里,可是你们看。”

    马修拿出一张照片:“这是克勒贝尔大街上的巴黎半岛酒店,两家酒店距离不算远,中间隔着两个街区,她晚上是住在半岛酒店的。”

    偷人这个词瞬间出现在两人脑海中,明星要注意公众影响,不会轻易公布恋情,尤其在对方身份敏感的情况下。

    “更有意思的是,我在半岛酒店的大厅里看到DGSI的人。”马修见两人不明就里,解释道:“法国的情报机构很多,常见的比如DGSI,就是国内安全局,还有EMS安全参谋部,DCPJ司法警察总署,DRPP巴黎警察总局情报局,有特工在酒店里说明这儿住着很敏感的客人。”

    马修摊开半岛酒店的一周内的客人登记记录,这是用非正常手段搞来的,但是客人名单里似乎并没有身份特殊的人,诸如中东石油王子、美国IT新贵或者中国的富豪高官,半岛酒店的普通房间房费每晚高达五百欧元,可不是一般旅游者住的起的。

    刘昆仑的心在收紧,似乎真相越来越近了,女明星在葬礼之后就和人私会,足以说明问题,也许王海聪真的死于谋杀,一次由重金所雇佣的国际杀手实施的谋杀。

    林海樱的心也悬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伸手给刘昆仑,让他握着才感觉安全。

    看马修泰然自若的样子,刘昆仑就知道这老小子胸有成竹,忍不住催问:“到底是谁?”

    “一个神秘的亚洲人。”马修如同挤牙膏一般,又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很高,但是却不会给人造成压迫感,因为很瘦,带着帽子和口罩墨镜,看不出肤色和头发的颜色,身上的大衣非常时尚,一股明星范儿掩都掩不住。

    “他没有用自己的护照进行登记,是助理预定的房间,花园套房,每晚三千欧元,住了两个晚上,现在已经离开巴黎,很幸运我在法国海关有几个老朋友,他们帮我查到了这个人的护照,是加拿大护照,名字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