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的方式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克里斯什么来头?”刘昆仑拿起照片,盯着面目不清的克里斯,恨不得将他一眼看穿。

    老马修说:“根据法国特工的防卫等级来看,他是那种对欧美世界无足轻重但是需要看紧点的人物,克里斯.李虽然持有加拿大护照,但是长在中国,是从香港移民加拿大的华裔,他很像一个明星。”

    “不,他不是明星,全球华裔明星我都认识,但他不是。”林海樱也拿着照片认真端详,“虽然罩得很严实,但轮廓在这儿放着,他不是明星。”

    “他只是像,做事课不像明星,倒像是俄国超级富豪和南美洲毒枭的做派,我曾经被人跟踪,我想他们大概是想把我做成鲍德温先生那种状态,可是并没成功,然后我查了跟踪我的车牌号,车是租的,租赁者付账的信用卡是一张香港汇丰银行发的万事达卡,卡的主人叫黄丙坤,而这个黄丙坤是为克里斯.李工作的,不得不说,他们事儿干的很糙。”老马修带着鄙夷的笑容摇头,“很业余。”

    “苏格兰场的案子结论也出来了,威廉.鲍德温死于一场入室盗窃引发的即兴杀人,CCTV拍到两个印巴籍男子撬门进入他的寓所,很不巧鲍德温忘带了什么东西返回家中,所以被他们杀了。”老马修耸耸肩,“所以这案子没法破了,苏格兰场警力不足,对这种案子向来是能拖就拖。”

    刘昆仑一拍桌子:“无法无天,把这个克里斯抓起来审问不就得了。”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控他,不管是英国还是加拿大的警察都无权抓他。”老马修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证据,完整的证据链。”

    “那怎么获得证据呢?”刘昆仑问。

    “还得再去保险公司。”

    王海聪遇难死亡,最关心的莫过于保险公司,人是有保险的,飞机也有保险,而且都是在英杰华投保,飞机残骸就存在保险公司的仓库里,有一个专门的空难调查组来鉴定飞机出事时的状态,分析黑盒子里的数据和音频。

    黑盒子是扛得住火烧水泡的储存工具,也是飞机失事最重要的证据,但是这架塞斯纳402的黑盒子竟然失踪了,在保险公司防守严密的办公室里被人偷走,而保险公司为了掩盖这一丑闻选择了保密,直到事主家属找上门来才无可隐瞒。

    案情更加扑朔迷离,黑盒子失踪,这一方面的证据就无法完整,只能从口供入手,最关键的证人就是女明星。

    可是英国警方没有任何理由传唤女明星,只能以私家侦探的方式进行调查,老马修试着给女明星的经纪人发了邮件,如石沉大海一般得不到任何回复。

    “预约不了,看来只能亲自登门了。”老马修对刘昆仑说,并且得到后者的赞同。

    “用我的方式。”刘昆仑说。

    此时从国内赶到的第一批保镖已经抵达,王化云担心儿女的安全,派来一组从香港雇佣的会说英语的保镖,据说领头的是原香港警方要人保护组退休的警官。但这些人做保镖可以,主动出击是不够料的,而且满脑子法制意识,不合用。

    ……

    巴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湾流公务机缓缓进入机库,机库门口站着的是手持MP5K*的西装保镖,他们是刘昆仑花钱雇佣的法国护卫公司的安保人员,全程保护主顾在巴黎的安全。

    一辆加长奔驰S600整装待发,前后都有厚重的悍马车护卫,安保人员在闹市区不会公然持械,但风衣下依然藏着枪支。

    刘昆仑上了车,直奔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拿破仑酒店,但是车队并没有进入酒店,而是在戴高乐广场绕了一圈驶回,然后回机场。

    在他们绕圈的时候,女明星正坐在保姆车里听歌,她的经纪人和助理忙着监督服务生往车上装行李箱,一水的LV行李箱大大小小七八个,一辆车都装不下,得再叫一辆车专门装运行李才行。

    “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晚了航班怎么办?”女明星降下车窗,墨镜盖住半个脸,没好气的指责道。

    “要不这样,您先走,我带着行李随后到。”经纪人说。

    “行吧。”女明星升起了车窗,保姆车先出发,只有助理跟在她身旁。

    巴黎市区距离机场二十五公里远,戴高乐机场是欧洲第二大繁忙的机场,路上车流众多,行驶缓慢,而且不*全,据说有大巴车在路上开着都能遭到扒窃,下面行李舱的东西被人偷走,所以女明星比正常时间提前了一个钟头出发。

    很不幸,今天巴黎堵车,尤其是去向机场的道路堵得很严重,据说发生了多起车祸。

    “幸亏我提前了。”女明星说,她提前倒不是因为担心堵车,而是想在机场滞留一段时间,逛逛免税店,毕竟巴黎机场的免税店是名牌最云集的地方,在香榭丽舍大街买买买了好几天还是不尽兴。

    好不容易交通状况好了一些,忽然一辆出租车变道的时候和保姆车发生了碰撞,司机立刻停车,出租车司机下来巴拉巴拉一通说,他是个北非移民,法语说的不怎么地道,两人鸡同鸭讲说不清楚。

    “让他快点,我还要赶飞机。”女明星有些烦躁了,今天似乎不太顺利,助理下了车,用结结巴巴的法语说了几句,好歹说清楚了,司机和对方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就要上车,可是车居然坏了,怎么都打不着了。

    “女士,可能你们要换一辆车了,现在打电话还来得及。”司机耸耸肩,根本没打算掀开引擎盖看看到底故障在哪里。

    女明星非常愤怒,在这条路上别想打到空载的出租车,再赶去坐火车或者巴士也来不及了,她让助理打给经纪人,问她出发了么,再多叫一辆车过来支援。

    电话还没接通,一辆奔驰车就停在旁边,车窗降下,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嫂子,怎么了,车坏了?”刘昆仑问道。

    女明星心说救星来的真及时,忙道:“你去机场么,顺路带我一程。”

    刘昆仑二话不说,下车手扶车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至于助理,则拎着小号行李箱上了保镖的车。

    奔驰S600的车内空间宽敞,酒柜里还有纯银冰桶冰镇着的香槟酒,刘昆仑倒了两杯递给女明星:“回国么?”

    “是啊,回国,你呢?”

    “我也回国。”刘昆仑说,“巴黎的事情办完了,我哥的项目我接手了,凡事有始有终,才是他的风格。”

    提到王海聪,女明星不禁黯然神伤,毕竟是同床共枕一年多的情侣,在看着刘昆仑的面庞,更是触景生情,这两兄弟长得太像了,有种天然的亲切感……而且,王海聪不在了,王氏财团的继承人似乎就只剩一个了。

    “你哪一个航班?搞不好我们同一个舱呢。”女明星呷了一口香槟,矜持的问道。

    “那倒不会。”刘昆仑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我和你肯定不是一个航班。”

    车流行驶依然缓慢,但女明星却不怎么着急了,即便赶不上飞机也就是损失一张头等舱的机票而已,倒不如多和王二少爷共度一段时光,她甚至暗暗希望堵得越厉害越好。

    如女明星所愿,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她和刘昆仑聊得却非常尽兴。

    “糟了,飞机赶不上了。”女明星看了看腕子上的百达翡丽女表说,手腕白皙光洁,手表上的钻石闪闪发光。

    “没关系,坐我的飞机。”刘昆仑说。

    以女明星的聪慧,当然能够猜到刘昆仑坐的是私人飞机,但是她还是要卖一个萌,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道:“你的飞机难道不会晚点?”

    刘昆仑爽朗大笑:“我不到,飞机不敢飞走,因为是我自己的飞机。”

    “那好吧,请问你的飞机还有多余的位子么?”

    “有,但只有一个空位了,海樱也跟我一起回国,还有我们的团队,你知道,海聪出事后,父亲给我们派了很多保镖,非常讨厌,可是没办法,只能带着这帮废物。”刘昆仑耸耸肩,满脸不屑。

    女明星看看前面后面跟着的悍马车,心生羡慕,她虽然是明星,但在欧美没什么人认识,根本不需要前呼后拥的保镖,再说欧美的安保费用也高,经纪人没有这个预算,只能在国内雇一帮廉价的安保在商场里招摇过市过过瘾。

    当车队终于抵达戴高乐机场的时候,女明星的航班已经飞走了,他们的车队驶入一个警卫森严的大门,这里是私人飞机航站楼,一样有海关和安检,但都是专人服务,不用排队,只需要坐在贵宾区喝着咖啡等候即可。

    过了海关之后,安保服务并未结束,保镖们一路将客人保护到机库里,高大威猛的白人黑人保镖个个都有一米九身高,西装笔挺,墨镜酷帅,还有*哩,虽然女明星作为王海聪的女朋友也没少坐过这架湾流,但这一次体验很不一样,两个字,刺激。

    她预感会在飞机上发生一点浪漫旖旎的故事。

    ………………………………

    新年好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