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七章 富贵还乡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不需要凭借匹夫之勇,他有几乎用之不竭的金钱,以王家的财势来说,想解决一个人不是难事,不管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地位。

    马修.米勒是个很好的私家侦探,他几乎可以动用任何资源,只要钱到位,此前在巴黎生的全城大堵车就是他组织的,雇佣了不下三十辆车互相生碰撞,车辆赔付和人员佣金高达数十万欧元,这些费用都是刘昆仑用现钞支付的,那十万英镑是单独给老马修的佣金。

    老马修的工作并未结束,他通过法国海关的关系,从出关通道的监控摄像里截取了克里斯的清晰头像,光这张图就花了一万欧元。

    为了验证此叶枫是否彼叶枫,刘昆仑专程回了一趟近江,他要找一个当事人,当年曾经见过叶枫的人,这个人就是曾几何时在近江道上颇有些名气的赵宏波。

    自从被刘昆仑揍了之后,赵宏波就偃旗息鼓,后来也惦记着重新出山,但是江湖名气臭了就是臭了,再想混出头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刘昆仑现在出行都是私人飞机,哪怕两三个小时的航程也要耗费数十万,这主要是为了节省时间,但是对于别人来说,这就是排面,这就是气派,这就是谱儿!

    昆仑哥返乡,近江的朋友们别管手上的工作多忙,都要抽空去机场迎接,这次也不例外,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公务机候机楼外的大门口,聚集了十几辆汽车,近江场面上的人物都来了,有6刚这样的商界精英,也有詹子羽、庄誉这种警界翘楚,大伙儿彼此都面熟,递一支烟,攀谈起来,从近江地面上最近生的大事小情谈起,聊到江东省政治格局,再到国际大事,忽然有眼尖的指着天空说:“看,昆仑哥的飞机来了。”

    湾流已经在低空进行降落,刘昆仑透过舷窗看到地面上有一群人冲飞机招手,于是让飞行员抖一下机翼,这下地面的人更激动了,兴奋地简直要跳起来。

    刘昆仑是他们的偶像,他们的英雄,谈起昆仑哥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的故事,这个话题是近江道上永恒不变的谈资,你要不认识刘昆仑,没和他喝过酒,那都不好意思自称社会人。

    从最初的垃圾场盲流,到敦煌的门童小弟,再到苏容茂的司机兼保镖,再到名震江湖的东门小霸王,最后是级富豪唯一的继承人,刘昆仑身上的传奇简直太多,几次刀斧加身不死,在高位截瘫的情况下灭掉对方五人,这简直不是人,是神。

    因为是国内航班,公务机候机楼里并没有设置海关,刘昆仑带着几个随从径直开车出来,在门口停车,下来寒暄,大伙儿一拥而上,齐刷刷掏出烟来,其实刘昆仑已经改抽雪茄,但是回到故乡就得入乡随俗,他随便接了一支烟,递烟那人欣喜若狂,心说回去有的吹了。

    一片打火机伸过来,火苗如同公祭日晚上的蜡烛,刘昆仑就近点着了,说大家都好吧,好就上车,喝酒去,金天鹅大酒店包场,我请客。

    “昆仑,坐我的车吧,有事和你汇报。”6刚说道。

    “好,路上谈。”刘昆仑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下上了6刚的宝马车,他在近江投资了不少生意,6刚的金天鹅大酒店工程后期资金出现缺口,是刘昆仑慷慨解囊,拿了一千万出来解了燃眉之急,6刚投桃报李,招聘人员时把刘沂蒙聘为金天鹅大酒店的副总经理。

    在去酒店的路上,6刚拿出金天鹅开公司的财务报表,在刘昆仑的大力帮助下,金天鹅迅成为近江房地产业的龙头,拿下了原纺织厂地块,成为当年的标王,天鹅苑一期销售情况非常好,挣得盆按钵满。

    “欧洲花园征地已经完成,三通一平也差不多了,但是机场还没搬迁,是不是有什么变故?”6刚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变故,照计划进行。”刘昆仑说。

    金天鹅大酒店屹立在火车站西侧,是一座五星级酒店,餐饮住宿的硬件软件在近江都是屈一指,刘昆仑先去房间稍事休息,他问6刚,之前不是说武汉华天会有投资么,他们占多少股份。

    “后来那个事儿黄了,我不想和他们合作。”6刚轻描淡写道,但是刘昆仑明白,这是因为楚桐和自己分手的缘故,6刚不能再和楚嫣然合作,两头他只能顾一头,当然这是确认自己是王化云私生子之后才生的事情,6刚这个人很有智慧,不会意气用事。

    刘昆仑想起楚桐,心头还是一阵酸楚,他不再多问,对一旁不敢插话的詹子羽说:“赵宏波呢,混的咋样了他?”

    詹子羽说:“昆仑哥是不是要办他,你一句话,我马上找个理由拘他。”

    刘昆仑说我不办他,我找他有点事。

    “那行,我安排。”詹子羽说,立刻到一旁去打电话,然后祁庆雨凑过来汇报别的事儿。

    ……

    傍晚,赵宏波在羊肉馆和朋友喝酒,这几年他混的很差,一直在走下坡路,本来他是省政府接待办的正式工,事业编,江湖上朋友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和省市领导家的公子们关系处理的也不错,眼下经济大展,连6刚那样的前纺织厂工人都摇身一变成了开商,手上多少个亿的资金,可是他赵宏波却把工作都给丢了。

    接待办出了贪污案件,领导被查,赵宏波作为从犯也被抓了,幸亏他反戈一击,提供了关键性证据,把老领导妥妥的办进去判了十年徒刑,可是他也没落到好,被单位双开,从此官场上的朋友也不搭理他了。

    赵宏波以前认识的衙内们也都混的不咋地,好不容易巴结到一个中央级别的红三代还挂了,原来的市委书记李星文卸任后当了省政协的副主席,只能说是安全落地,他儿子李小军也没了往日的威风,转战外地,赵宏波后台全没,名声又烂,屋漏偏逢连夜雨,又生了一场大病把积蓄都花光了,可谓穷途末路。

    他图谋着东山再起,找了两个老娘们开了个洗头房,平时正儿八经做生意,遇到肥羊就搞一把仙人跳,赵宏波藏了一套警服,专门干这个事儿用。

    刚才遇到一个熟人,在羊肉馆吃了顿饭,还是熟人买的单,赵宏波叼着烟,穿着一身阿迪达斯运动服,摩挲着刮成青色的大秃头,来到洗头房休息,两个老娘们一边嗑瓜子一边和他聊天,外面有个青涩的年轻人似乎想进来消费,可是看到一个秃头流氓坐在里面,硬是不敢进来。

    赵宏波怕耽误生意,起身出门,可是那年轻人却冲他来了:“是赵宏波么?”

    “你是谁?”赵宏波很警惕,生怕遇到寻仇的,早年他得罪的人不少。

    “是子羽哥喊你有点事,找不到你的电话号码了,听人说你在这边有个店,就让我来叫你。”年轻人说道。

    “哦,是么,他应该有我号码的,可能换手机了吧,我给他打一个。”赵宏波隐隐觉得有好事降临,拿出手机来“詹子羽号码多少来着?”

    打通了电话,詹子羽说赵哥你赶紧过来吧,金天鹅大酒店楼下有人等你,别问了,好事,机会!

    赵宏波立刻打看一辆出租车直奔金天鹅大酒店,来到附近想起身上没好烟,又去买了一包硬中华别在身上,这才上去,酒店楼下有詹子羽的小弟,带他上电梯,按了最高的楼层按钮,这一层据说有金天鹅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谁来了?”赵宏波问。

    “昆仑哥。”小弟骄傲的回答。

    电梯门开了,这一层被全部包下,电梯口有两名保镖负责安检,用金属探测器在赵宏波身上扫来扫去,排场大的吓人。

    刘昆仑正在套房里和臧海说话,这小子因祸得福,因为断了手得到王海聪的巨额补偿,给他开了一个大饭店,但臧海底子太差,只在烧烤摊上打过工,根本没能力管理大型饭店,他把亲戚朋友全都叫来上班,管理的一塌糊涂,现金账乱的堪比旧社会,每月入不敷出,光朋友挂单白吃的就上十万。

    “臧海,你这样不行,要不然包给别人干,要不然你找个总经理当家,你做个甩手掌柜就行,你看我,名下那么多资产,我从来不胡乱插手,不懂就别装懂,懂么?”

    臧海点头如捣蒜,说知道了。

    刘昆仑叹口气,他想到李明曾经教育过自己,不要给这些旧朋友太多钱,他们福薄,承受不起,反而因为得到大笔金钱丧失了劳动的能力和进取心,沉迷于赌博吸毒,早早葬送了性命,还有什么升米恩斗米仇之类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

    詹子羽敲敲门:“昆仑哥,赵宏波到了。”

    刘昆仑说让他进来,然后就看到一个满脸沧桑的老男人走了进来,一身过时的运动服,透着过气老流氓的颓唐,遥想当年,赵宏波风华正茂,在北岸桥头一战后,高朋满座,上百辆车在淮江二桥呼啸而过,何等的威风,何等的潇洒,如今却跟一条老狗一般。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