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京城四少之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有了护照号码和清晰照片,想找叶枫就相对简单了,刘昆仑全球悬赏,在暗网上开出天价,不久就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克里斯.李有很多化名,叶枫就是其中之一,有黑客从加拿大移民局的系统里把叶枫的底子扒的清清楚楚,这个人是香港移民,居住在温哥华,但是在香港和加拿大都没有他的受教育记录,也许之前他用的是另一个身份,这个人非常神秘,非常可疑,因为按照他的护照年龄来看,他今年也不过二十八岁。

    叶枫的背景身份是空白的,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人,他年纪轻轻就有巨万家产,根据情报分析,他有一个秘密的基金会提供财力支持,拥有私人飞机和游艇,以及遍布全球的物业,论起年少多金,不亚于王海聪。

    但是找到人并不代表抓到人,叶枫在所在国并没有违反法律,引渡条例也不适用于他,刘昆仑向来不走寻常路,他考虑采取以色列特工抓捕纳粹残余分子的手段,来一次跨境抓捕。

    但是就在刘昆仑筹备人手和器材的时候,一个突发状况出现了  。

    有点晚上女明星忽然约他见面,说有关于叶枫的事情要谈,电话里不方便说,要找一个私密的地方会面,于是刘昆仑就安排了王家旗下的一个私人会所,在深夜时分见到了女明星。

    曾经差点死在他手里的女明星大概是个受虐狂,或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虽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刘昆仑这张和王海聪酷似的面庞和凌厉决绝的做派,让女明星欲罢不能,反而有些爱上他的意思。

    “他们联系好了,说是叶枫马上要来中国,让我腾出档期来接待,我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会保护我的对么?”女明星抱着膀子,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刘昆仑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他说你随时报告,我当然会保护你。

    面谈只持续了十分钟不到,女明星就离开了,然后刘昆仑也离开了,谁也没发现,黑暗中有长焦镜头对着他们座驾啪啪啪一顿乱拍。

    这个好消息让刘昆仑如获至宝,他需要紧急调拨资源进行抓捕,在北京抓叶枫比较困难,稍有疏忽就会闹大到不可收场,所以这事儿要走官方程序,合理合法的传唤嫌疑人。

    真要干大事,那些膀大腰圆的保镖都不靠谱,别管什么来路什么资历,什么兵王什么特警,技术好不代表敢拼命,还得要靠老兄弟,刘昆仑想起当年和小健哥一起半夜血洗狗群千里大营救的往事,一个电话就把马君健叫到北京。

    马君健是坐火车来的,还是硬座普快,刘昆仑带着司机一大早的去接人,挂着京A牌照的宾利车开到月台上,马君健风尘仆仆的过来,先绕着圈看了一下车,眼馋的不行,上车试试座位的弹性,说真软,比奥迪还舒服。

    “吃了么?”刘昆仑问,他虽然已经迈入亿万富豪行列,但还是喜欢和老朋友相处,放松、随意,亲切。

    “吃了,带的烙馍卷鸡蛋。”马君健说,“还剩点,你吃不?”

    “来了北京,就尝尝北京的早点,豆汁儿胶圈卤煮火烧,走。”刘昆仑拍拍司机,宾利车缓慢驶出站台,来到大街上,马君健感慨说自己上次来北京,还是小时候,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北京变化可真大。

    “那就先带你看看北京。”刘昆仑让司机上长安街,瞻仰一下天安门。

    当车辆行驶到王府井附近时,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并了过来,试图挤压宾利车,刘昆仑注意到这辆车悬挂的是京V06号段的白色牌照,说明这是军委领导人家属的车,不过也未必,因为车牌号管理没那么严格,社会上的有钱人通过各种关系总能搞到牛逼的车牌。

    司机并没有请示刘昆仑该怎么处理,他是王化云派给儿子的专职司机,二十年安全行驶的记录,不开斗气车,遇到这种情况规规矩矩办就行,出了事自然有警察,有军队纠察,有法律,天子脚下,谁还敢乱来不成。

    但是奥迪车似乎就想乱来一把,它将宾利车挤到无路可走,被迫停下后,奥迪后门打开,下来一个男子,面熟但叫不出名字,手里拎着一把锯断了木托的霰-弹枪,骂骂咧咧指着宾利车后窗内的刘昆仑。

    “你丫给老子出来!”标准的京腔。

    刘昆仑岿然不动,这种喷子是打霰-弹的,根本打不穿宾利车的防弹玻璃,他只是纳闷为什么有人敢和自己亮枪,而且是在王府井这种公开场合。

    “这个傻子是谁啊?”马君健问道,一脸的不可置信,“北京的社会人都这种玩法么?”

    “大概是谁家少爷吧。”刘昆仑道,亮枪这个举动非常愚蠢,拿枪出来就是要威慑别人,但万一对方没怂,你又不敢开枪,这就非常尴尬了。

    “我来!”马君健初来乍到,表现一把的欲望非常强烈,他胆大包天,心里有数,对方绝对不敢当街杀人。

    马君健下了车,一把攥住对方的枪管顶着自己的脑袋瓜。

    “来来来,开枪,不开枪你是孙子!”这是地道的近江味普通话。

    枪是真家伙,钢制的枪管冷冰冰的,大概子弹已经上膛,真要扣动扳机的话,马君健的脑袋就得变成烂西瓜。

    “开啊,眨一下眼我都是你孙子。”马君健目不转睛盯着那人。

    对方没料到遇到这种硬茬子,恨得咬牙切齿,想开枪又被理智克制住,骑虎难下,难以收场。

    司机已经在报警了,而且用手机摄像头拍下了对方持枪的图像作为证据。

    刘昆仑降下车窗说:“小健哥,你和他废什么话?”

    马君健得了令,一把就将攥得紧紧的喷子夺了过来,顺手捣在对方肚子上,奥迪车又下来一个人,想动手又不敢,想走,却根本走不脱,车流人流汹涌,难不成还能撞出一条路来。

    最先到的是交警,然后是巡警,将双方带到派出所解决,京城的警察都是有眼力的,一看两辆车的牌号就知道是贵胄公子在斗气,犯不上多管闲事,先让他们各自打电话安排吧,看谁的背景更硬了。

    刘昆仑不打电话,他对所长说法律,说的头头是道,法条倒背如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本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个人是军人么,不是军人开什么军牌车,他有持枪证么,没有证拿枪算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首都北京,首善之地,用枪指着人威胁,这算什么?”刘昆仑振振有词,“我不会打任何人的电话,我只相信法律。”

    所长公事公办,打电话叫卫戍区军务处来人处理。

    北京军队机关多如牛毛,挂军牌的车也多,但都得归卫戍区管,卫戍区是正军级单位,建制下有重装师和快速反应部队,以及著名的三军仪仗队,中央警卫团虽然归警卫局指挥,但是编制也在卫戍区,所以这个单位堪称御林军,负责北京市的军事警卫以及军纪纠察,直属中央军委领导,别管多牛气,只要不是真的,遇到纠察就得丢人现眼。

    刑警队来人了,纠察也来人了,首先证实车辆是套牌车,但也不是完全假牌子,千丝万缕的关系暂且不去管它,总之车被扣了,司机也被扣了,拿枪吓唬人的这位叫王乐,号称京城四少之一,在这一版本的京城四少中,王海昆接替了王海聪的位置成为新的四少之一,也就是说这是京城两少之间的冲突。

    “什么他妈的京城四少,老子丢不起这个人。”刘昆仑深深地感到被羞辱,他问王乐,你丫为什么要对付我?

    王乐狠狠地说,你动了我的女人!

    原来那女明星是王乐的心头好,已经花了大几百万送礼物,还没怎么着呢就看到八卦新闻,说是女明星夜会小叔子,王海昆接盘未亡人。

    那天晚上刘昆仑和女明星的约会,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盯上了,登上了八卦新闻,刘昆仑不看这些东西,王乐可是每天都盯着,他是真正的二世祖,富家公子,爹是个成功的商人,儿子却一事无成,全部精力都泡在脂粉堆里,和小明星约会,在夜场拼酒,闹各种绯闻,以京城四少的名头沾沾自喜,今天早上他是刚从夜场出来,喝了一夜酒,碰巧遇到刘昆仑的车,司机认出车牌,王少怒不可遏,一定要当场找回面子,所以落到这个结果。

    “傻逼,爷告诉你一句话,枪要么不掏,掏枪就必须开枪,懂么?”刘昆仑丢给王乐一句箴,扬长而去,至于王乐,则被警方以非法持枪和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经过这场小插曲,刘昆仑对马君健的胆略有了认知,小健哥在里面蹲了四年半,锐气不减。

    这样一条好汉,抓叶枫派得上用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