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章 盘古大观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女明星腾出了档期,刘昆仑也预备好了人手,克里斯.李终于如约来到北京。

    国泰航空的头等舱里,克里斯.李放下手中的《Discovery》杂志,露出白的近乎病态的面庞,他有一张不属于正常人类的面孔,这张脸应该属于吸血鬼或者精灵族,这不是英俊,不是帅,只能称之为美,一种摄人心魂的阴柔之美。

    服务头等舱的空姐简直不敢看这位先生,什么明星什么鲜肉,在他面前都是渣一般的存在,如果他也是一位明星的话,空姐绝对会做他的死忠粉,买他的每一张唱片,看他出演的每一部电影,把所有积蓄都奉献给爱豆。

    飞机靠上廊桥,舱门打开,头等舱的客人优先下机,李先生礼貌的冲空姐们双手合十行礼,两个空姐兴奋地差点休克,等旅客下完,她们凑在一起讨论个不停,这位神秘的李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

    “你知唔知呀,佢食饭嘅个样好优雅,一对手皮肤白到透明,可唔可以见到血管嘅,好靓仔好靓仔嘅……”香港空姐毫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词,这次航程势必成为难忘的回忆。

    不光见多识广的国泰头等舱空姐方寸大乱,此时北京上流社会圈子也阵脚大乱。

    时间提前到昨晚,也就是王乐宿醉的时候,他在会所里和几个身份更加高贵的公子喝酒,事实上那种人按照古代的说法应该称作世子才对,那些人哪个父辈不是大院里出来的,王乐这种商人子弟还敢号称什么京城四公子,在他们眼里同样是笑话。

    当时在会所里的还有另一个人,此人名叫李星寒,也算是官宦人家的公子,他父亲当年做过副省级干部,他的兄长也干到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不过前两年仕途不顺,发配到政协去了,李星寒本人的经历也很传奇,他在九十年代中期曾任江东省某证券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过手资金数以亿计,参与过327事件,后来因为挪用巨额资金被捕判刑,出狱后流落到北京,靠接近这些权贵子弟混一口饭吃。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星寒就算再差劲,手里也有几百万家底子,他夜夜笙歌,醉生梦死,恨不得把自己泡在酒里,图的就是东山再起,重振雄风,他心里很清楚,江东省的资源怕是用不上了,眼下只有一条路,抱大腿,当个白手套才有出路。

    喝到半夜两点钟的时候,忽然有个平日里玩的还不错的红三代打电话过来,说李星寒你手头有钱么?

    李星寒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毫不迟疑的回答:“需要多少?”

    “你有多少?”对方反问。

    “五百万,就这些了。”李星寒一咬牙道。

    “给我打过来,用一星期还你。”

    “好的,把账号发过来,我明天一早就去银行。”李星寒没有问对方这笔钱派什么用途,也不会索要什么借条收条之类,人家找他借钱,就是给他脸,给脸就必须接着。

    当王乐开着套牌奥迪假军车在街上冲撞刘昆仑的宾利时,李星寒正等在银行的VIP客户区,大笔资金转账需要他亲自到场,再说去银行转账有一种仪式感,他预感这次是命运的转折点。

    当款项转过去之后,李星寒没打电话过去,他知道这个时间对方很可能在睡觉,贸然打电话适得其反,他只是发了条短信,幸运的是,对方既然秒回,是收到提示短信了,还邀请李星寒去参加一个聚会。

    李星寒欣慰地笑了,他感觉这个聚会没那么简单,也许是进入更上一级圈子的通行证,他不怕五百万打水漂,就怕别人不带他玩。

    聚会的地点在盘古大观,这片建筑就在奥运场馆隔壁,距离水立方不到二百米米,距离鸟巢五百米,车走在北四环路上,远远的就能看见大楼顶端火炬一般的头部,非常醒目,属于奥运区域的地标性建筑。

    李星寒隐隐有个预感,聚会是为了见一个更尊贵的人,而这个人一定住在盘古大观的空中四合院。

    他猜的没错,除了女明星接到通知要去侍奉之外,京城上流社会小圈子也接到通知,克里斯要来北京了,想入会的抓紧了,会费不打折,一口价五百万,名额有限,拿钱都不一定让你加入,人家还得考核你够不够格哩。

    到了傍晚时分,李星寒再次接到通知,着正装参加晚会,现场有很多规矩,不要乱说乱问,带着一双眼睛就行。

    与此同时,刘昆仑也接到女明星的报告,叶枫抵达北京,晚上在盘古大观举行一个稍大型的新人见面会,每个俱乐部会员可以带一个朋友去感受气氛,而正式会员的门槛是会费五百万元人民币。

    女明星已经缴纳过会费,可以带一个人去,刘昆仑正是这个人选。

    “要求穿正装。”女明星说。

    “什么样子是正装?”刘昆仑对这个概念不是很明确。

    “参加两会那种服装吧。”女明星回答,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没错。

    刘昆仑带人前往盘古大观,发现这里气氛如常,并没有交通管制和大规模的堵车现象,只是停车场有些繁忙,豪车接踵而至,大腕云集,一个个衣着光鲜,有西装革履的,有立领正襟的,也有民族服装和宗教服装,真有些人民大会堂开大会的意思。

    这里门禁极其严格,没有会员卡的人不准入内,现场有大量安保人员和安检门,安检堪比机场水平,过安检门之后还要用金属探测仪搜身,确保没有武器和相机,手机也不许携带入内。

    停车场的角落里,两个来自近江的警察犯了难,他们是来北京抓人的,和当底派出所也打了招呼,但是到了现场才发现这事儿不太好整。

    抓捕小组由詹树森亲自带队,副手是张湘渝,小组成员是三名精干的年轻刑警,詹局的儿子詹子羽也在其中。

    望着那些衣冠楚楚的人,詹树森看了看自己,再看看张湘渝,苦笑道:“这么一对比,咱们跟打工仔一样寒酸。”

    两人都是便装打扮,开了一夜车来到北京,风尘仆仆的,脸也没洗胡子也没刮,衣服邹巴巴的,这种打扮走在大街上不起眼,但是在达官贵人中就太扎眼了。

    张湘渝点了两支烟,递给詹局一支,蹲在花坛沿上说道:“老大,你知道这座楼的来历么?”

    “有什么来头?”詹局眯着眼仰头看雄伟的大楼,还真气派。

    “这座楼,不对,应该是这五座楼,当年号称北京第一烂尾楼,现在呢,是他妈北京第一豪宅,比尔盖茨来北京都住这哩,空中四合院,一个亿!”

    “一个亿,乖乖,一个四合院顶一个乡镇的GDP了,不过比尔盖茨好像没来中国吧。”詹局说。

    “老大你搞错了,一个亿是租金,只能住一年,人家只租不售,要是单租的话,一天一百万,不讲价。”张湘渝说的痛心疾首,“你说这些人都有钱成啥样了啊,住一天一百万,妈的我一辈子工资都没有一百万,连人家一晚上过夜费都不够,操!”

    詹树森身为近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半只脚已经踏入江东省的权贵圈,北京的事儿他又岂能不知道,他知道这座楼坐北朝南,在北京的中轴线上,以前叫摩根中心,现在叫盘古大观,为了这片地,扳倒了一个副部级的北京副市长,资本与权力的苟合与对抗,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别管什么人,只要触犯了法律,一视同仁。”詹树森拍了拍张湘渝的肩膀,又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咱们的这里,有国徽。”

    “詹局,你这句话,提气。”张湘渝挑起大拇指。

    詹子羽回来了,说联系上了,他给信号,咱们进去抓人。

    “妥妥的。”张湘渝摸了摸腰间的六四式手枪。

    ……

    刘昆仑挽着女明星进入了会场,今天要动手,他特地换上战袍,当年那件浸泡过狗血的雅戈尔西装,干洗熨烫过之后,穿在身上丝毫也不怯场,气质来自于人,而不是衣服。

    会场内群星灿烂,刘昆仑发现很多熟悉的面孔,演艺圈的明星来了不少,其中有从小就面熟的香港明星,也有近几年爆红的皇帝专业户,有穿着喇嘛僧袍的仁波切,也有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国际友人,还有些看起来低调或者跋扈的陌生面孔,想必都是京城权贵圈子里的重要角色。

    “我看到王乐了,他是不是最近一直在骚扰你。”刘昆仑问女明星。

    王乐本该待在看守所里,但是他爹有本事,很快就办妥了取保候审,这会儿也堂而皇之的来参会,他也看见了刘昆仑,还挑衅地伸出了中指。

    刘昆仑笑笑,这种小杂鱼,才没空和他一般见识,今天要办的是大白鲨。

    随着一阵喧哗,正主儿出场了,如同古代的官员出行一般,走在前面的是安保人员,即便是在经过层层安检的会场内,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安保等级。

    人群自觉地闪开一条路,如同红海在摩西面前劈开一般。

    克里斯.李出现了,红底黑斗篷,高领欧式中世纪刺绣礼服华丽无比,苍白无血色的面孔,美得令人屏息凝神。

    会场顿时一片寂静。

    在现场的李星寒忽然明白,五百万的会费是有道理的,这个人一定不是凡人,他具备某些神奇的力量,才能吸引这么多权贵富豪明星趋之若鹜。

    刘昆仑却睚眦欲裂,恨不得当场撕了这个装神弄鬼的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