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一章 妖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克里斯.李的身量很高,大约在一米八七左右,头脸小,腿长,呈现出一种动漫人物的九头身形象,五官轮廓分明立体,再加上刻意准备的中世纪贵族范儿服装,整个人神格四溢,头顶都快出现光环了。

    人群逐渐开始窃窃私语,都被克里斯大人的仪容所震惊。

    “我早就说吧,他不是凡人。”红三代扭头对李星寒说。

    李星寒微笑颔首,心说你啥时候给我说过。

    红三代借了李星寒五百万,就多说了几句,努嘴道:“你看见那个黑人了么,是联合国官员,那边那个谁,演过上海滩的香港明星,那个白白净净戴金丝眼镜穿红色藏袍的是白马奥色法王,法王知道不,比仁波切大,朝阳区那么多仁波切都是他封的。”

    李星寒笑道:“跟着您可见着大世面了。”

    “那可不,您等着瞧好吧,大世面还在后头呢。”红三代乐滋滋道。

    李星寒想了想还是问道:“那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

    红三代白了他一眼:“说什么呢?不要问大人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好处,要扪心自问,我们能为大人贡献什么,懂不懂,中国人啊,完蛋就完蛋在没有信仰上,信仰,懂不懂,我们要做有信仰的信徒。”

    李星寒礼貌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铺着红地毯的路已经通畅,尽头是神坛,克里斯大人一甩斗篷,又引起一阵小小的惊呼,大多是女会员发出的,她们不能承受这种心理上的巨大冲击,很多人感到窒息,感到心跳在加速,肾上腺素在分泌,有些女明星还感觉到自己湿润了。

    克里斯大人面无表情向神坛走去,这是计划中的北京专场,他只逗留一个晚上,享用一番信徒们的奉献便会离开,不为别的,北京的空气太差了。

    可是有一个人挡住了去路,他个子不高,比克里斯大人矮了一头,穿的很普通,西装衬衣而已,两人对峙的场面极有画面感,一个高一个矮,一个神祗一个凡人,一个巨轮一个螳螂。

    克里斯大人并没发话,他用不着吭声,保镖已经上去了,一米八几的大块头,看着就凶横无比,力大无穷,普通百姓见着都绕着走,黑社会都不敢惹的那种猛人,气势汹汹上前要推搡刘昆仑。

    刘昆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一把黝黑的*,一刀就把保镖劈翻了。

    人群一阵骚动,刘昆仑仰头面向克里斯大人:“叶枫,你还记得罗小巧么!”

    克斯里大人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这个螳臂当车的凡夫俗子不值得他应对,可是刘昆仑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对着领子说了一句什么,大喝一声向克里斯奔去。

    克里斯从国外带来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他们一拥而上,挡住了刘昆仑,一场混战开始了。

    外面,詹树森等人正在等待通知,对讲机一响立刻行动,六名干警在詹局的带领下,统一将警官证挂在脖子上,向大门走去。

    大门口的安保还没撤,他们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保安,而是专门聘请的安保公司,和政法机关权力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眼高于顶,岂能瞧得上外地来的刑警。

    詹树森亮证执法:“我们是江东刑警,请不要阻挠我们执行公务。”

    黑西装大汉讥笑道:“江东的刑警在北京不好使,就是你们厅长来了也得给我乖乖等着,让你进,你才能进,不让你进,你就不能进。”

    旁边一人帮腔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丫的撒野的地方么?”

    詹树森气量好,不代表他儿子脾气好,詹子羽可是个暴脾气,有人敢当中羞辱他尊敬的父亲,这口气当儿子的怎么可能咽下去。

    警察执法遭遇暴力抗法的很常见,中国警察是不会随便开枪的,尤其是异地执法,在首都动枪是大事,就算詹树森也没这个胆子,所以此次任务带了一组精兵强将。

    四个年轻警察,说是刑警,其实有三个是从特警队调来的,都是玩器械的高手,詹子羽本身也是个高手,在警校的时候是警棍比赛的冠军,他们四个人四根警拐,对付十几个人没问题。

    “我再次警告你,阻碍执法是犯罪行为!”詹子羽说完就动手,警拐狠狠捣在对方小腹,詹树森悄然后退,三个小伙子挥舞着警棍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将保安们打得落花流水,雄赳赳的簇拥着詹树森进去。

    会场里已经乱成一团,克里斯从国外带来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但他们无法在中国使用枪支,战斗力就打了一大半的折扣,何况刘昆仑还带了帮手。

    混战刚开始,马君健就出现了,他一身黑皮衣,背上查了两长两短四把刀,脸上蒙着黑布,看起来好像盗版的日本忍者,助跑加速奔过来,抽刀劈人,如同砍瓜切菜。

    刘昆仑正挥舞着弯刀鏖战,家伙有点短不给力,小健哥和他背靠背,刘昆仑反手从小健哥背后刀鞘里抽出两把黑黝黝的日本刀,一把打刀一把肋差,左手短右手长,攻守合一。

    他们拿到并不是真正的钢刀利刃,而是美国 Cold  Steel出品,台湾制造的高强度聚丙烯训练器材,虽然不是钢铁材质,但是打人效果一等一,照小腿迎面骨一刀下去,妥妥的骨折。

    而且这是合法的武器,不是管制刀具,真出了事也有说辞。

    克里斯的保镖并不是银样镴枪头,也都是练过空手道、学过自由搏击的好汉,有几个还拿了黑带之类,但是训练归训练,实战归实战,更何况徒手对器械必定吃亏,几个保镖被塑钢刀劈的脑震荡加骨折,迅速丧失战斗力。

    他们见势不妙,按照紧急预案护送着克里斯逃离,刘昆仑哪给他们机会,

    在场所有人睁着大眼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刘昆仑握刀在手,加速助跑,跃起,越过众保镖,狠狠一击砍在克里斯大人的脖子上。

    人身上有几个部位不能挨打,颈部神经丛,腋下神经丛,腹部的太阳神经丛,因为神经密集,遭遇重击人会立即休克,刘昆仑这一刀就砍在克里斯大人的颈部神经丛,整个人立马瘫倒在地,如同烂泥一堆。

    刘昆仑横刀立马,踩在克里斯大人身上,很有一种弑神的快感,看看克里斯,怎么看怎么恶心,清清喉咙,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草你妈的,洗干净屁股等着进看守所吧。”说罢潇洒的掀起西装下摆,将塑钢刀别在皮带上。

    早上才和刘昆仑起过冲突的王乐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刘昆仑也在人群中看见了他,冲他勾勾手,伸出大拇指向下指。

    便衣刑警们也赶到现场,郑重宣布,我们是江东刑警,现在对加拿大籍嫌疑人克里斯.李实施逮捕。

    詹子羽给克里斯戴上了手铐。

    看到警察出场,会员们恍然大悟,胆子也大了起来,纷纷指责警察执法不合理不合法,过于暴力,詹树森多少年老公安了,搭眼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对,在场的明星大腕太多了,这些人颇有些能量,甚至能干涉执法,北京不比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管事的衙门太多,随便哪个部门出来说话,自己这个近江市公安局副局长都接不住。

    “此地不宜久留,带着犯人,撤!”詹局一声令下,刑警们押着克里斯迅速撤离,刘昆仑和马君健手持双刀断后,留给明星大腕们两个飘逸的刀客背影。

    近江警方开了两辆车过来,一辆帕萨特,一辆GL8,他们将克里斯塞在GL8的最后一排,安排老刑警张湘渝和他坐一起看押,两车立刻离京。

    他们刚走,会场里就炸了窝,尤其是那些新会员,花了五百万就看了这么一出,这算怎么回事。

    主办方是和克里斯有深度合作的,他们立即通知自己的靠山,并且派车派人追踪,争取在路上把近江警车拦截住。

    但是他们没料到的是,近江警方没有走南线出城,而是奔北边机场去了,刘昆仑的专机等在那里,湾流飞一趟十几万,为了安全的将叶枫送到近江绳之以法,刘昆仑也是豁出去不过了。

    如果王海聪还活着的话,就不需要这么麻烦,海聪哥京城的朋友多路子野,军方警方都有哥们,但刘昆仑不同,他还没接手哥哥的人脉,海聪就去了,所以只能依靠自己的基本盘,也就是近江系的力量。

    克里斯并未反抗,他很有自知之明,这时候反抗只能自取其辱,但他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顺从,让他脱衣服就脱,让他换衣服就换。

    “穿这一身跟他妈婚纱摄影一样,唱戏呢?”张湘渝拎着克里斯脱下的衣服调侃道,金属丝刺绣的衣服极重极考究,造价应该非常昂贵,难怪古人对于衣冠格外看重,私造龙袍就是谋逆大罪,这玩意穿上确实有逼格。

    克里斯换上了蓝白条的病号服,依旧让人无法直视,这小子长得太妖孽了。

    “这他妈是个妖人吧。”詹子羽说。

    “不,我不是妖人。”克里斯说,“我说我活了四百年,你信么?”

    詹子羽严肃地看了他一会,说:“你他妈是属王八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