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打脸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计划,克里斯被空运回近江,刑警们在车里罩上印着便衣刑警和jjcid字样的背心,依旧把证件挂在脖子上,下了车,押解着外籍嫌疑人在众人瞩目下向候机楼走去,他们精神抖擞,走路带风,骄傲的扬起了头。

    刑警工作辛苦无比,尤其抓逃最为艰辛,有时候十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身上都发馊发臭,头发乱蓬蓬的跟乞丐差不多,经费也有限,抓到犯人之后千里押运,坐不起卧铺,就拿手铐把自己和犯人铐在一起,蹲在火车两节车厢连接处,詹树森和张湘渝都是这样过来的,没想到晚辈们竟然有机会坐私人飞机押运犯人,这可是好莱坞电影里才有的桥段啊。

    近江警察和机场分局进行接洽,出具了相关证件和法律文书,顺利过关,为了不引起群众骚动,詹子羽给克里斯头上罩了一个黑色布套,只露出两眼来看路,但是他瘦高挺拔的身躯还是引起了不少关注。

    押解分队乘坐摆渡车来到湾流停机处,登机,落座,终于松了一口气,空乘送上香槟酒,大家碰杯庆祝抓捕圆满成功。

    虽然抓捕过程短暂快速,但是介于嫌疑人的身份特殊,参战干警们精神压力很大,现在终于上了飞机,忽然松弛下来,倍感疲倦,一个个坐在宽大的航空座椅上打着盹,等待起飞,只有张湘渝坐在克里斯身旁,不敢懈怠,这家伙透着诡异,不可不防。

    飞机正常起飞,两小时后抵达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到了自家地面上,詹树森就得杀一杀这个嫌疑犯的威风了。

    对于形形的犯罪嫌疑人,警方有的是办法灭他们的气焰,像克里斯这样有背景,身份神秘的家伙,就得让他明白警方的决心和魄力,飞机降落之后,滑行到跑道尽头,外面一片警灯闪烁,一队蓝白涂装的警车簇拥着一辆黑色装甲车,车上涂着特警的字样,近江市公安局特警大队派出最强阵容押解罪犯,两名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雄壮特警登上飞机押人,克里斯一米八七的身高立刻相形见绌,几乎是被两名特警提着下的飞机。

    外面已是黄昏时分,警灯警报让干警们有一种到家的感觉,让犯罪分子胆颤心寒,克里斯被带上装甲车,车里六名持枪特警负责押送他,一水的黑头套,钢盔防弹衣,95式步枪,这种押送规格,就算是有人武装劫法场也是徒劳。

    押送克里斯的路上,交警实行交通管制,车队一路呼啸而过,最终把嫌疑人押送到市局,詹树森不顾旅途劳顿,立刻安排精干人员进行预审。

    克里斯非常顽固,任何攻心战术似乎对他都没用,他拒绝承认任何指控,连续换了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上阵都没用。

    这是市局新装潢的审讯室,内部看起来和普通审讯室差不多,铁质的审讯椅,嫌疑犯坐在里面,双手用手铐固定在审讯椅的前方,但在审讯人员的后方是一面单向玻璃墙,詹树森就坐在玻璃后面,通过扬声器听取审讯内容。

    “姓名,年龄,籍贯!”一名新上阵的老刑警问道。

    克里斯一言不发,冲着老刑警背后的玻璃微笑,詹树森知道他在看自己,扭头对詹子羽说:“把赵宏波叫来。”

    赵宏波是半夜里被刑警从被窝里提出来的,带到市局,詹树森冲单向玻璃后的人努努嘴:“这个人,认识么?”

    “他谁啊?”赵宏波眨眨眼,忽然回过味来,“哦,想起来了,他是那个那个叶枫!”

    “你确定?”詹树森邹起眉头。

    “化成灰我都认识他。”赵宏波眼神有些躲闪。

    “认识他,上回问你怎么不说?”詹树森一句话就戳穿他的谎言。

    “你知道他有多高么?”詹树森紧盯着赵宏波又问了一句。

    “不矮,起码一米八。”赵宏波说。

    詹树森挥挥手让他滚蛋,对儿子说:“你去把李小军找来。”

    詹子羽问道:“难道赵宏波作证不管用?”

    詹树森说:“他之前根本没见过嫌疑人,信口胡说而已。”

    詹子羽奇道:“不对啊,刘昆仑上次回来的时候,拿着克里斯的照片当面问赵宏波,他一口就答出是叶枫,我在场的。”

    詹树森说:“赵宏波和刘昆仑闹掰,不就是因为这件事么,刘昆仑发迹了,又突然叫他过来,拿着照片问他,赵宏波这么精明的人,立马就顺杆子往上爬,不管当时刘昆仑拿出谁的照片,他都会说是叶枫。”

    “这小子真精,怪不得他说不出克里斯的确切身高,他根本就没见过真人。”詹子羽一点就透,“起码一米八”和一米八七的差距还是蛮大的,尤其是克里斯这种瘦长型,不知道他确切身高的,乍一眼看过去会往一米九上靠。

    李小军是在夜场被叫过来的,他倒是敞亮人,对于那年发生的惨案心里也有些愧疚,玩归玩,害人性命就不对了。

    “我没见过叶枫,还是刘昆仑发出江湖悬赏令之后才知道这个名字。”李小军这样说,“我只认识林晓晓,我倒是想认识更高层的人呢,可是咱没这么能量去结交啊。”

    李小军说的是真话,悬案依然是悬案,线索随着唯一的知情者林晓晓的死亡而中断,哪怕抓到了嫌疑人也无济于事,詹树森已经收到来自于高层的压力,让他尽快拿出证据来,不然警方会非常被动。

    “熬鹰!”詹树森在压力下并不屈服,他是从基层刑警一步步升上来的,对于罪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仇恨,眼看着杀人凶手不能伏法,他咽不下这口气,对于克里斯这种境外犯罪嫌疑人,一些常规手段还不能用,就只能使用车轮战术。

    所谓熬鹰就是不眠不休的不停顿审讯,让嫌疑人精神体力双崩溃,困乏到无法忍受,一般人都受不了这一招,但离奇的是克里斯精神头十足,似乎永无倦意,把几位车轮战的老刑警倒是累垮了。

    克里斯始终保持着优雅从容,不急不躁,智慧的近乎妖,张湘渝审问他的时候,拿出了罗小巧的多张照片,问他还记得这个人么。

    “她生前一定是个很美,很温柔的女孩子。”克里斯的口音并不带港台腔,反而是标准的普通话,上央视当个播音员都绰绰有余,他淡定的看着法医解剖后的尸体,脸上再次露出迷之微笑,“这么清纯的女孩子,嗯,一定很可口。”

    张湘渝一拍桌子:“是你杀了她!”

    “我只是说很可口。”克里斯伸出舌头舔了舔白森森的牙齿,笑容更加诡异,“她的嘴唇就像花瓣,她的皮肤就像丝绸,她的……”后面他忽然改口使用一种奇怪的语言,绝非英语,事后经外语学院专家鉴别,竟然是拉丁语,依然是在赞美罗小巧的身体之美,溢美之词赶得上黄色小说,但是这些并不能当成证据来定罪。

    克里斯还放了一句狂言:“你们怎么把我抓来的,还得怎么把我送回去。”张湘渝没忍住动了手,抽了他一个大嘴巴,被打的口鼻蹿血的克里斯只是头歪了歪,继续迷之微笑,让人愤怒又无奈。

    次日,李小军主动来到公安局,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他说这个克里斯很不简单,是修罗会的大天使。

    “修罗会是什么玩意?”詹子羽从没听说过这个组织。

    “是一个非常非常秘密的组织,加入门槛极高,光一年的会费就五百万,还只是初级会员,这是我小叔告诉我的,他在北京路子野得很,你们抓人的时候他就在场,听说全球都被惊动了,詹局这回不一定顶得住。”李小军翘起二郎腿,觉得不爽,又把脚搁在詹子羽桌子上。

    詹子羽顾不得呵斥他注意影响,打开电脑百度修罗会,却只搜到一些网络小说的名字,阿修罗这个词汇他是知道的,来自于印度梵文的音译,意思是非神、非鬼,非人的存在,这是佛经里的概念,但是大天使这个词儿却是基督教词汇,这么混搭的组织,显得有些山寨的意味。

    但是现场情形詹子羽也目睹了,确实有很多上流人士是克里斯的信徒,想必这个修罗会和所谓的骷髅会、共济会一样,是一个上层精英们自娱自乐的小众组织,普通的刑侦手段很难获取情报。

    在克里斯被带到近江的第二天傍晚,詹树森被叫到省厅,面对来自于更高层级的质询,具体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大家只看到詹局的脸色很难看,四个穿着西装的精干男子前来提走了克里斯,直接奔着机场去了。

    据机场分局的伙计说,克里斯走的贵宾通道登机,坐的是头等舱,而且整个头等舱都被包下,克斯里兑现了他的话,怎么抓来的怎么送回去,这等于打了近江警方和詹树森的脸,但没人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唯有愤怒和不解。

    詹树森对参加抓捕和审讯的兄弟们说,案子的复杂程度超出我们的预期,也确实不是我们近江公安局能处理的来的,你们知道带他走的什么人么?

    “总不会是安全口的吧?”张湘渝说。

    “你猜对了,带队的一个副部长助理,这个级别亲自来接克里斯,可见一斑啊。”詹树森苦笑道,“咱们把天戳了个窟窿。”

    事实上还有很多情况詹树森没有告诉大家,这个克里斯确实有些妖力,不但京城那些权贵们运用了各种手段施压,国际上一些大牌明星也都纷纷联名力挺,指责中国侵犯人权,外交部门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再加上詹树森拿不出证据指控,所以只能放人。

    但是吊诡的是,虽然詹树森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但组织上却没给他任何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