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黄勇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克里斯被释放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刘昆仑耳朵里,他相信警方,更相信自己的能力,事实上刘昆仑做了大量工作来摧毁克里斯和他背后的势力,一个舆论团队专门在网上揭露真相,而且将罗小巧案件重新翻出来,再次成为天涯热帖,无数人关注,都在期待真凶得到严惩。

    人逢喜事精神爽,刘昆仑心情很好,手下人趁机向他报告一件事,此前刘昆仑曾经说过要寻访几个故人,弄到身边来工作,其中一个人是他在西藏遇到的北京籍援藏干部黄勇,这个人已经从西藏回到北京工作,在延庆县当公务员,但是他拒绝了刘昆仑的邀请,手下人怕昆少生气就瞒着没说,其实刘昆仑自己都忘了这茬事。

    “你们没说我给他开多少钱么?”刘昆仑问。

    “说了,五十万起步,但是……他是公务员,仕途上还是有些追求的。”负责找人的手下欲言又止,意思是人家是堂堂的国家铁饭碗,岂能来给你牵马坠蹬,别管开多少钱人家也不稀罕啊。

    “人各有志,那我去延庆看看他,也算是还了愿了。”刘昆仑说。

    延庆在北京的北方,三面环山,西面是官厅水库,著名的八达岭长城就在延庆境内,去那里得爬山,所以刘昆仑从自己的车库里选了一辆奔驰大G,轻车简从,只带了司机和马君健,单车前往延庆寻访故人。

    在车上,刘昆仑看了黄勇的档案,此人是延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北京警察学院毕业,援藏三年,现在是延庆县政府下属乡镇的一名副处级干部,简历没啥可圈可点的地方。

    刘昆仑打了个哈欠,在车上睡了。

    等他醒来,车已经停在一栋建筑前,楼上飘扬着国旗,黄勇下楼迎接,把刘昆仑一行迎进自己的办公室,端茶倒水,殷勤招待。

    刘昆仑打量着黄勇,他脸上的高原红还没褪去,基层干部打扮,即使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丝毫没有架子,办公桌后面摆着党旗和国旗,桌上有三部电话机,还有一部手机,每隔几分钟电话铃声就会响起,打断他们的谈话。

    “实在不好意思,基层事就是多。”黄勇说,“不过回到家里就是好,老婆孩子热炕头嘛,不过延庆的海拔才五百米,还是有点不习惯。”

    刘昆仑看着窗外的莽莽群山,突然问道:“你想当延庆县长么?”

    黄勇一怔,笑道:“没这个野心。”

    刘昆仑说:“那你干的有什么劲啊,不如跟我工作,年薪百万还没有压力。”

    马君健帮腔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黄勇再次笑了笑:“我谢谢您,年薪百万确实诱惑挺大,在北京工作也比在山沟沟里强得多,可是我还挺喜欢这份工作的,我是警校毕业的,在西藏干的是政法委,在这儿也差不多,我到了您那,没压力才是最大的压力,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那点机缘,也不够让您养活我一辈子啊,我还是喜欢踏踏实实干点实事为家乡父老,为延庆这片热土。”

    刘昆仑挑出大拇指:“是个爷们,我服气,小健哥,拿礼物。”

    马君健从皮箱里拿出两捆钞票,码放在桌子上:“一点小意思,黄主任拿去抽烟。”

    黄勇看了看钞票,再看看刘昆仑,嘴角浮起笑意:“都说您是亿万富翁,怎么出手这么寒酸?”

    刘昆仑一听这是话里有话啊,但马君健是直肠子,当场就怼:“二十万不少了好吧,嫌不够,你想要多少,一百万?”

    黄勇说:“一百万还是寒酸。”

    “你丫疯了吧。”马君健诧异的转向刘昆仑,“这家伙怎么这样?”

    刘昆仑说:“黄主任,你是想要上亿的数吧?”

    黄勇点点头:“几千万也行。”

    “丫的真疯了。”马君健愤愤不平。

    “我们延庆,山美水美,冬天的雪更美,很适合搞一个滑雪场,咱们国家开过奥运会了,还差冬奥会,我看延庆就很适合,您在这儿投资,绝对不会后悔,肯定能得到回报的。”黄勇微笑着解释道。

    “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我说嘛,你又不是贪财的人。”马君健摸摸脑袋笑了。

    刘昆仑说:“没问题,我们家族就是做投资生意的,回头我让专业人员来和你对接。”

    “那我先代表延庆人民感谢您。”黄勇伸出手来,和刘昆仑热情握手,似乎几千万的投资已经到账。

    “晚上别走了,我安排,让你体验一下延庆人民的好客。”黄勇看看手表,快下班了,“我还有点工作要安排,先让工作人员领你们去招待所开个房间,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刘昆仑他们跟着工作人员去招待所开房间,路上问他黄主任现在负责哪一块,怎么这么忙。

    “黄主任从西藏回来之后提了一级,现在除了正职还兼管*。”工作人员说。

    “哦,那克里斯该归他管。”刘昆仑说。

    工作人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安顿好房间之后,司机忽然接到电话说是家里有急事需要回去一趟,刘昆仑听到他的对话,便主动说你开车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接我就行。

    司机着急赶路,自己在外面随便垫了垫肚子就驱车回京了。

    到了傍晚,刘昆仑带着马君健赴宴,黄勇带着两个手下前来,一共五个人,找了个常去的饭馆坐定,酒是二锅头,菜是羊蝎子,餐具是那种塑封包装的粗白瓷,筷子也是一次性的,刘昆仑已经很久没在这种规格的饭店吃过饭了。

    “简陋了点,你别嫌弃。”黄勇开口道,“偶尔接接地气也好。”然后向两个手下介绍说,这位是咱们国内排名前三的富豪,身家千亿都不止。

    两人咋舌,如果不是黄主任平素不打诳语,他们肯定认为是在吹牛。

    马君健就笑了:“咱家昆仑不接地气?那你是不了解他。”

    “看来我消息闭塞了,好,你有故事我有酒,咱们开始。”黄勇拧开一瓶二锅头,咣咣咣倒满了杯子,厨师在外面热火朝天的炒着菜,五个人高谈阔论,都是豪爽爷们,酒下的极快,三瓶二锅头迅速见底。

    酒多了,话更稠密,刘昆仑和黄勇相见恨晚,恨不得当场拜把子,黄勇说我们延庆人是契丹人的后裔,我打小最佩服的就是萧峰,那是真爷们。

    “为萧峰,走一个!”刘昆仑举起杯子,五个杯子碰在一起。

    每人一瓶一斤装的二锅头喝完,依然酒兴不减,黄勇说咱们去唱歌,我请客,刘昆仑就说好啊,我好久没唱歌了。

    唱歌的KTV就在不远处,步行即到,名字叫做大富豪夜总会,装潢的富丽堂皇但极其俗气,外面灯火明亮,一辆辆车开到门前,喝的醉醺醺的客人走进夜总会,刘昆仑恍惚中看到年少的自己在门口笑意盈盈,而对面站着的是如同雪莲盛开的苏晴。

    夜总会的妈咪一见黄勇,立刻哥长哥短的扑了上来,安排包间酒水最好的服务。

    “勇哥,你这是喝了多少啊,今天来的有点晚,不过妹妹给你安排的妥妥的。”妈咪年岁不大,也就是三十出头,腰肢一扭一扭的风骚无比。

    “你勇哥不要别人,你陪就行,给我这几个兄弟安排头牌。”黄勇一伸手揽住妈咪的腰肢,手还不客气的抓了一把。

    “勇哥你好讨厌,这几位面生的很,是北京来的吧。”妈咪套近乎,刘昆仑根本不搭理他,马君健倒是热情响应。

    不大工夫,一排佳丽站在屋里,马君健瞄了一眼:“换!”

    换到第三波,妈咪吃不住了:“今天就这些了。”

    “就门口那个。”刘昆仑说。

    门外站着一个很不起眼的妹子,似乎完全就没预备被选中,很有些惊讶,还是走了进来,马君健也不好再挑三拣四,也选了一个胸大的坐在自己身边。

    五个人开始唱歌,延庆汉子们都是属麦霸的,马君健也有一幅好嗓子,刘昆仑只听他们唱,最后在黄勇的怂恿下才唱了一首友情岁月,赢得一片掌声,包间里射灯光怪陆离,桌上酒瓶一片,桌下更是成箱的啤酒,喝多了就想上洗手间,虽然包间里就有,但刘昆仑鬼使神差的还是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各个包间的鬼哭狼嚎隐约出来,大概是警方规定,包间的门都是透明的,里面的情形一览无遗,刘昆仑无意中瞥了一眼,看到对门包间里长沙发上,一个陪酒女郎正站着对瓶吹,一瓶啤酒几秒钟就进了肚子,桌上摆着一排空瓶,她放下瓶子,英姿飒爽,客人们鼓掌吹口哨,妹子四下拱手,拿起手机出来了。

    对门的门来了,陪酒女郎和刘昆仑擦肩而过,她走得急匆匆的,没看刘昆仑,直奔公共洗手间而去,但刘昆仑却看得真切。

    她是苏晴。

    刘昆仑跟了过去,站在女洗手间门口就听到里面呕吐的声音,苏晴用手抠喉咙让自己吐出来,过了半分钟,传来她打电话的声音。

    “宝宝乖不乖?宝宝在家别乱动,妈妈上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