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起底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苏晴心里并没有刘昆仑,即便是在敦皇时期,也不过把他当成哥们,但是在昨天重逢之后,却瞬间将他当成了可依靠的对象,她孤身一人还拖着个有病的孩子,太需要一个坚实的臂弯了,她不挑,只要真心对自己好,对孩子好就行,这几年来也遇到过一些男人,但只是觊觎她的美色肉体,吃过一次亏就够了,苏晴不会再吃第二次,在这个时候,刘昆仑很适时的出现了。

    但老天给苏晴开了个玩笑,刘昆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啥也不懂的懵懂少年了,自己也不再是那个青涩任性的大小姐了,岁月改变了每一个人,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刘昆仑向苏晴伸出手:“我们走。”

    苏晴拢了拢头发,接过妮妮抱着,挽着刘昆仑的臂弯走出羁押室,她天生丽质,虽然在羁押室过了一晚蓬头垢面的,但依然难掩光彩,外面聚拢了大批人,苏晴也是见过世面的,能看出今天的场面极大,这一切都是刘昆仑安排的,天知道这家伙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刘昆仑把苏晴母女安排在房车里,再回到派出所处理善后,繁杂琐碎不需要他亲自操办,律师和会计们就办了,崔荣贵是个聪明人,见阵仗不对立刻全招了,他寻思这不过是个误会,再说吃亏的是自己,认怂总行了吧。

    原来昨夜在路口拦车的依然是崔荣贵的人,那个神秘的电话再度打来,通报刘昆仑的位置在公路上移动,崔荣贵立刻安排手下保安队出动,半夜拦车抓人,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神秘电话是一个虚拟号码,查不出源头,线索又断了。

    刘昆仑留下一些人和县领导谈投资事宜,自己带着大队离开延庆,在房车里他和苏晴进行了一番对话。

    “你恨我么?”刘昆仑问。

    “有什么可恨的,这些年我都想透了,该恨的人不是你,也不是韦康,而是我爸爸,他安心做生意就不会有事……贩毒这种事,早晚出事,即便没有韦康,没有你,一样出事,都过去了,我没有怨恨了。”苏晴幽怨道,她确实没有恨,恨其实也是一种奢侈品,她日子过的艰辛,来不及顾不上去恨,去报复。

    刘昆仑心静如水,这是他要的答案,也是最佳的答案,虽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对于爱过的人而言,真相是必须要说的,于是他从接触毒枭张彦斌开始,将事情娓娓道来,很多真相和苏晴掌握的并不一致,仔细一分析,还是刘昆仑的版本最为可信,苏晴这回是真的释然了,刘昆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一边是大哥,一边是老板,忠义两难全,昔日同僚伙伴成为火并的敌人,韦康死了,吴刚死了,苏容茂无期徒刑,每个人都得到了应有的结局,刘昆仑本就是最无辜的那个,也是最幸运的,这是老天该给他的。

    “妮妮的病我来负责,先去协和医院看病,不行就送去美国。”刘昆仑说道,“你有什么打算么?”

    “我没有打算。”苏晴说,她曾经想过和当打手的刘昆仑相依为命,但是面对亿万富翁的刘昆仑,她自惭形秽,没有非分之想。

    “你先陪孩子看病,痊愈之后想进修就进修,想做生意就做生意,我来安排。”刘昆仑知道苏晴的想法,当年两个人的差距是天壤之别,现在差距拉得更大了,心底的那点旧情只能祭奠,无法复燃。

    “还有,妮妮的父亲,他叫什么名字,在哪儿,我得帮你做点什么。”对于复仇,刘昆仑还是很有兴趣的,但苏晴索然道:“算了,我再也不想提这个人。”

    回到北京后,刘昆仑安排苏晴母女住进自己的大别墅,苏晴少女时期也是住别墅的,但是近江的云山别墅和北京的别墅比起来天差地别,这是带着巨大院落的庄园,院子里还养着两匹矮马,妮妮开心的不行,闹着要骑马,苏晴虎着脸说不行,这又不是咱们自己家。

    “这就是咱们自己家。”刘昆仑说,让佣人抱着孩子去骑马,他和苏晴远远看着。

    “这孩子很久没笑过了。”苏晴说,“也没见过外人,我不放心把她交给托儿所,就锁在家里,再这样下去,性格都会出问题,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这样说就见外了,咱们不是好朋友么。”刘昆仑笑道。

    “我和妮妮住在你家,你夫人不会有什么想法吧?”苏晴试探着问道。

    “我还没有夫人,所以你不用担心。”刘昆仑的回答让苏晴定了心,她倒不是痴心妄想,只是怕寄人篱下,既然刘昆仑是个钻石王老五,那就不用担心了。

    安排母女俩住下之后,刘昆仑又联系了专家医生会诊,妮妮的病情是可控的,经过手术即可痊愈,没有后遗症,最大的担忧了结之后,苏晴容光焕发,整个人似乎脱胎换骨。

    刘昆仑接到近江的电话,克里斯居然被释放了。

    这个结局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刘昆仑当即给马修.米勒发了一封邮件,内容只有一句话:想挣更多的钱么?

    MI5的前特工非常敬业,很快就回复了邮件,并且附带了报价表,非常专业细致的报价包含了预付款、第一次和第二次付款以及尾款的数额,人员招募设备购置租赁甚至死亡抚恤金都包含在内,整体报价高达九位数,而且是美元。

    刘昆仑在电脑屏幕上浏览着加密邮件,愤怒让他不再计算成本,敲下了成交的单词,安排会计按照约定付款,这不是雇凶杀人,所以费用极高,支付款项的隐蔽手段也很繁琐。

    “就没有更好的办法既能快速支付,又能避免追查么?”刘昆仑问自己的会计简艾。

    简艾推了推眼镜,张口说道:“最近有个叫中本聪的日本人发明了一种虚拟货币,叫BitCoin,以后或许用得上。”

    “虚拟货币,能干什么用?”刘昆仑随口一问。

    “这是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货币,通过计算产生而不是央行发行,是一种极为安全隐蔽的货币,能够保证交易流通的匿名性……”

    “买十万个玩玩。”刘昆仑根本听不懂,也不想搞明白,反正买就是了。

    ……

    马修.米勒的人脉非常深厚,在拿到一千万美元的预付款之后便开始筹备,根本不需要刘昆仑操心,因为雇主要的是活捉并且送到中国来行刑,所以技术要求极高,难度极大,比暗杀要高几个级别,历史上只有以色列摩萨迪抓捕纳粹余孽的经验可以借鉴。

    事实上老马修找的就是以色列情报局的退休人员作为顾问,又找了一帮美国、俄罗斯、南非、以色列的前情报人员,基本上都是六十岁以上的退休老头,经济拮据,急需外快的那种。

    这买卖很划算,买一送一,不但包抓人,老马修连修罗会的情报都附送了,修罗会比起欧美日韩东南亚的邪教,更像是一个只接纳高级会员的俱乐部,这个组织的头面人物隐藏的很深,旗下包含数个信托基金、财团公司,亦有许多合法经营的普通产业,诸如高尔夫球场、赛马协会等,据说他们在东南亚某处有一个岛屿,为高级会员提供*性服务。

    克斯里.李是修罗会的大天使,名义上的领袖,接引神的旨意的使者,是这个组织的代言人、吉祥物,他长着一张妖异的混血面孔,结合东西方的美,很有些东欧吸血鬼的感觉,但是据老马修的情报显示,这小子确实是一个混血杂种,不过出身一点都不高贵,他父亲是一个中英混血的香港籍卡车司机,母亲是深圳一个女职员,早年深圳特区刚成立的时候,卡车司机在深圳认识了外贸公司的女职员,生下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中文名叫叶枫,英文名叫克里斯,后来移民香港,辗转去了加拿大,他的母亲陪住在多伦多,父亲依然在香港穷困潦倒。

    上次在盘古大观突袭抓捕叶枫之后,修罗会就有了警惕,再次抓捕非常困难,而且要在异国抓捕,万里遥远押送到中国,其中环节众多,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导致灾难性后果,所以老马修拒绝了刘昆仑的另一个要求,就是亲自参加抓捕行动,哪怕加钱也不行。

    抓克里斯的周期很长,这段时间刘昆仑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司机的尸体还停在太平间,刘昆仑私下里请来在伊拉克战场服役过的美国军医来验伤,结论让他无比震惊,司机确实是被12.7毫米的反器材步枪打死的。

    那么是谁能够左右公安机关的验尸报告,给出误导性的结论呢,他通过自己的关系网结合老马修给的情报,一层层推理摸索出了修罗会在国内的保护伞,这个名字让他沮丧无比,甚至几乎想放弃报仇。

    这个人的权大过天,而且是绝无可能扳倒的存在,仔细盘点这个人的过往种种,更加令人触目惊心,贪得无厌、欲壑难平,掌管法律的人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还有比这个更令人绝望的么。

    小时候,刘昆仑的敌人是大垃圾堆的野孩子们,在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面对的就是穷凶极恶的毒枭了,今天他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对立面已经是正国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