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复仇女神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如此强大的对手并未让刘昆仑胆怯,在短暂的彷徨后,他反而生出无尽的雄心,大人物无足畏惧,他把人家当对手,人家只把他当苍蝇,只要别在脸上嗡嗡就行,所以,这个仇还得报,不能停。

    报仇要一步步来,先报简单的,就是苏晴的仇。

    刘昆仑坐在一辆不起眼的别克君威轿车里,车停在海关大楼停车场,下午四点半,一个穿着海关制服的男子从大楼里出来,和进出的同事打着招呼,他的制服笔挺,皮鞋和头发一样锃亮,笑起来阳光灿烂,满口白牙,样貌间依稀有韦康的影子。

    “这个人叫陈剑飞,以前是边检的干部,中尉军衔转业到海关,靠的是老婆家的关系,他岳父是本市的市委秘书长,他老婆在国税局工作,长得不漂亮,而且妒忌心很重,不过陈剑飞特别聪明,又会哄人,没让老婆抓住过把柄,和他交往过的那些女生,都是倒贴的,就算有了孩子也是自己去打掉,不然给陈剑飞添乱。”后座上的简艾看着资料介绍道。

    “这个陈剑飞长得挺帅的,你们女人是不是就喜欢这种帅的人渣?”刘昆仑问道,他语气轻松调侃,其实恨得牙根痒痒,苏晴算是他的初恋,初恋情人被人骗的这么惨,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不,我喜欢有钱的。”简艾恶意满满的反调侃道。

    “他除了乱搞,还有什么把柄?”刘昆仑望着陈剑飞钻进一辆宝马三系,恨不得驾车过去冲撞,但是那太便宜他了,得慢慢玩才过瘾。

    “当然是靠山吃山,他在海关工作,吃的就是进出口商,不过这个人很谨慎,做事不出格,捞点外快够吃的就行,不贪。”简艾说,“是不是想给他安排一个特大走私案?这家伙怕是吃了鱼饵把鱼钩吐出来,这边收受贿赂那边就去纪委举报了。”

    “还真是个滑不留手的鲶鱼哩。”刘昆仑道。

    别克车启动了,远远跟着宝马车,陈剑飞哼着歌儿,丝毫不知道被人跟踪,他有个副厅级的老丈人,自己是正科级干部,在单位里八面玲珑,在这个城市里呼风唤雨,老婆虽然凶悍,但是智商欠费,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日子过得真心惬意。

    陈剑飞的办公室和车里都安装了窃听器,车底盘装了追踪器,手机卡被复制,任何短信记录会同步到另一部手机上,他的银行账户被全面监控,在刘昆仑眼里,陈剑飞就是个透明人,想搞死他有一万种办法,但对这种人要对症下药,让他死得其所。

    刘昆仑拨通了李同池的电话,通吃哥仰仗王家的势力已经成为京城名流,路子野得很,经常帮昆少办一些不上台面的事儿。

    “通吃哥,你有天上人间那个经理的电话吧,我想找一个人,一个尤物。”刘昆仑说。

    “全是尤物啊,你要什么类型的?这事儿我在行。”通吃哥立刻来了精神。

    “要艺术院校表演系出身的,会演戏的,价钱好商量。”

    “得嘞。”

    一周后,陈剑飞出去办事,在一个路口被后车追尾,他下车查看自己的保险杠,后车是一辆京牌的阿斯顿马丁,开车是个很有气质的女子,举手投足透着知性,一时间阅女无数的陈剑飞竟然有些恍惚,这不就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么。

    陈剑飞搭讪几句,顺利套到想要的情报,女子叫叶文,北京人,一个人开来到这个海滨城市散心,没想到刚到就出了交通意外,车伤的不重,但是阿斯顿马丁就算补漆也得去香港,所以还挺麻烦。

    在等拖车和交警的时间里,陈剑飞大献殷勤,约饭约咖啡,还毛遂自荐要当导游,叶文礼貌而坚决的婉拒了,让一向从不失手的陈剑飞有些沮丧。

    但是缘分来了谁也挡不住,当晚陈剑飞就在酒吧重逢叶文,她一个人坐在海边礁石上,孤独的剪影像一尊女神。

    陈剑飞拎着一提啤酒过去,默默在叶文身边坐下,打开一罐嘉士伯递过去:“我有酒,你有故事么?”

    叶文扭头看看他:“这么巧?”

    “是啊,我也纳闷,这么大一座城市,几百万人口,海边的酒吧少说有一千家,为什么咱们又能遇上。”陈剑飞望着无边的大海,“就像是这大海里的鱼,一条鱼遇到另一条鱼,需要理由么。”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连续两次遇到另一个人就可以称之为缘分了,叶文接受了这个现实,向陈剑飞敞开了心扉,讲述自己的故事,故事很老套,无非失恋,但陈剑飞听得津津有味,心中暗喜,机会来了,他最擅长的就是抚慰落寞孤独的女青年,可谓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陈剑飞的套路一般是灌醉之后下手,酒醒之后痛哭流涕表达爱慕之情,女的一心软就认了,就算不认,也不敢声张,但是这个叶文不按剧情配合,一提啤酒根本放不倒她,当陈剑飞打算再起买酒的时候发现晚了,涨潮了,海水将两个人困在了礁石上。

    陈剑飞心说潮水都帮我,这妞非拿下不可了,但是叶文却直接打电话报警,消防队带了救生筏过来将两人救上岸。

    “真不好意思,听我讲故事差点耽误你明天上班,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睡觉吧。”叶文说完,打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陈剑飞百爪挠心,如同吃不到鱼的猫,他悻悻回家,老婆睡的稀里糊涂,见他回来还问呢:“又加班了?”

    “是啊,刚回来。”陈剑飞上床,正要睡觉,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叶文发来的短信:睡了么?

    陈剑飞精神一振。

    第二天,陈剑飞上班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一夜没睡光陪聊了,付出这么多时间精力,连人家的手都没摸到,这在陈剑飞的战绩表上可是头一遭。

    这个女人不简单,和以前玩的那些都不一样,陈剑飞心里有数,叶文开的是阿斯顿马丁,包是爱马仕的铂金,手上是百达翡丽的镶钻女表,光是这些配置就上千万了,陈剑飞自诩本市上流社会人士,家底子也不薄,但是老婆至今也没买上爱马仕的包哩。

    叶文很快就回北京了,一直和陈剑飞保持着联系,两人白天在QQ上聊,晚上在手机上聊,陈剑飞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短处,他的优势是帅和善解人意,短处是没啥真本事,就是个吃软饭的货,如果不是老丈人帮忙,他现在最多是边检支队一个超期服役的士官而已。

    通过长时间大密度的聊天,陈剑飞也了解到叶文的底细,这个女人是英国留学的博士,高级干部家庭出身,比自己大一岁但是至今未婚,因为要求太高,而够资格的男人要么已婚,要么太老。

    陈剑飞觉得自己应该闯一下,娶到叶文,这辈子就不用愁了,什么市委秘书长的老丈人,什么海关的正科级工作,谁还在乎!

    在陈剑飞的真情攻势下,叶文似乎有些松动,陈剑飞打动人心靠的不是秀肌肉展现财力,而是示弱,他并不隐瞒自己的情况,只是加以改动显得自己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不幸福的婚姻,被岳父家看不起,老婆凶恶婆媳关系极差,说到伤心处陈剑飞几度哽咽。

    既然做不了大男人,就做个小奶狗也不错,陈剑飞的策略调整的非常正确。

    机会来了,海关总署组织学习,陈剑飞拼了命争取到了机会,前往北京探望叶文,这回叶文带他见了真正的大场面,京城的权贵和富豪们骄奢淫逸的生火让陈剑飞涨了见识,也明白了叶文家的背景到底有多强大,如果真当上叶家的乘龙快婿,从政至少副省级,从商位列富豪榜百名之内不在话下。

    叶文也含蓄的表示可以给陈剑飞一个发展机会,但自己绝不会和有妇之夫来往,何去何从,陈剑飞自己抉择。

    陈剑飞决定搏一把,他提起了离婚诉讼,老婆全家猝不及防,岳父亲自找他谈话,单位领导也介入沟通,陈剑飞一意孤行,他对领导说我不但要离婚,我还要辞职哩。

    一切如陈剑飞所愿,他顺利离婚,办理了辞职手续,他净身出户,几乎是身无分文,坐着火车兴冲冲来到北京,一路之上短信不断,憧憬着未来的生活,陈剑飞笑的嘴都合不拢。

    叶家的宾利车直接开到月台上接人,司机毕恭毕敬,陈剑飞并没有盛气凌人,他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刚开始,必须夹起尾巴做人才行,路上一直和司机攀谈,问东问西,司机倒是守口如瓶,绝不透露主人家的任何信息。

    叶文的父母家是一栋朝阳公园附近的大别墅,光院子就几千个平米,陈剑飞心潮澎湃,激动万分,进了大厅,管家上前迎接,说小姐在楼上书房等你。

    陈剑飞三步并作两步飞身上楼,一颗心怦怦乱跳,甜蜜感都要溢出来了,他轻轻推开门,看到书房里除了未婚妻叶文,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剑飞,来见见我的闺蜜苏晴。”叶文笑颜如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