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九章 渣男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陈剑飞愣住了,这幅场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苏晴他自然是认识的,猎物之一嘛,而且是一个比较执拗刁蛮的小辣椒,当时甩她的时候费颇了些周折,因为闹出了孩子,等等,那个小女孩难不成是自己的……

    一个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这是个针对自己的局,陈剑飞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但是他的直觉又告诉他,不太可能,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啥大罪过,不就是玩了十几个妞儿么,花费这么大精力成本布局来害自己,幕后之人该多无聊,多有钱啊,所以这不可能是一个局,仅仅是巧合罢了。

    作为一个资深渣男,陈剑飞用了一秒钟就想出了对策,耍赖狡辩是没用的,唯有用真情打动,才能获得谅解,搞不好还能来个通吃哩,这俩不是闺蜜么,大被同眠岂不是美哉。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陈剑飞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心情过山车,他打定了主意,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说道:“苏晴,老天不负我,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你们母女。”

    “怎么,你们认识?”叶文故作诧异。

    “不但认识,还很熟呢。”苏晴淡淡道,语气中带着些许揶揄,让陈剑飞胆战心惊。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僵硬,三岁的妮妮感受到了异样,扭动着嚷道要找爸爸。

    所谓爸爸,就是刘昆仑,最近才认得干爹,刘昆仑说孩子不能缺了父爱,找别人不合适,我来当这个爸爸吧。

    陈剑飞心里咯噔一下,一块石头落了地,根据时间来算,这个小女孩应该是自己的孩子,既然有爸爸,那就说明苏晴已经有人接盘了,就不会赖着自己,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以前的事儿捋清楚,让叶文心里别有疙瘩,这事儿挺难办,但是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够胜任。

    “你不打算给我说说你们以前的故事么?”叶文饶有兴趣道。

    不祥的预感再次袭来,陈剑飞硬着头皮开始追忆从前,无非是真挚的爱情,被棒打鸳鸯,自己因为单位出差的原因没能及时赶回,赶回来的时候苏晴已经离开,如果现场有个韩剧制片人的话,一定会花大价钱把陈剑飞签下来当金牌编剧。

    “我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冒着雨像个疯子一样到处找你,打你手机关机,我想过逃离,想过自杀,想过一了百了,苏晴,我对不起你,如果上天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会保护你不受伤害。”陈剑飞真挚的眼神让人动容,这货不但可以当编剧,还可以免试进中戏表演系了。

    女人们面无表情,看着陈剑飞一个人唱独角戏。

    “叶文,很抱歉有这样的往事,但我是男人,就要承担我的责任,对不起了,或许我不能兑现对你的承诺了。”陈剑飞见苗头不对,干脆以退为进,这一招屡试不爽,女人嘛总是心软的,谁会舍得伤害一个重情重义的美男子呢。

    “这样也好,我先回避,你们掰扯清楚再说。”叶文冷着脸离开,还把妮妮给抱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陈剑飞和苏晴,苏晴看着这个长得很像韦康的男人,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陈剑飞很是心虚。

    “我笑自己,并不是长得像个好人,就真的是好人,以前的我太幼稚了,是我活该,是我眼瞎,不怪你。”

    “苏晴,你和叶文是怎么认识的?”陈剑飞顾左右而言他,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叶文以前有一个男朋友,现在是妮妮的爸爸。”苏晴笑着说,“他对妮妮很好,他给我的,是你一辈子也给不了的。”

    陈剑飞深吸一口气,说:“我祝福你,那个男人很幸运,能有你这样的女人相伴,不过听你这样说,你和叶文并不是闺蜜这么简单。”

    苏晴说:“应该算姐妹吧,那种姐妹你懂得,不过你放心,叶文是不会嫁给妮妮的爸爸的。”

    陈剑飞曾经和叶文无数次的彻夜长谈,知道叶文以前有个男朋友,身价亿万,年轻气盛,多次把叶文的心伤透,没想到这个情敌居然还是苏晴的现任,这事儿有些乱,得捋捋。

    苏晴见他不说话,继续道:“没错,妮妮是你的种,但她永远不会认你,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对了,你也别初心妄想叶文了,你不配!”

    说完,苏晴摔门昂然而去,陈剑飞追出去,看到楼下客厅沙发上一个年轻男人左手抱着妮妮,右手揽着叶文正在开怀大笑。

    苏晴下楼,接过妮妮,依偎在男人的左侧,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陈剑飞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局,一个为自己而设的超级局,可怜自己傻乎乎的上套,离了婚辞了工作,一无所有不说,连叶文的手都没摸过。

    他想发飙,但是四个膀大腰圆虎视眈眈的保镖让他迅速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想讨个说法,但是意识到只会自取其辱,此刻的陈剑飞只感到喉头腥甜,一口血堵在那里。

    刘昆仑很开心,这种报复手法比简单粗暴的殴打痛快多了,虽然周期长成本高,但是更好玩,也更诛心。

    陈剑飞失魂落魄的下楼,拎起自己的行李出门,一言未发。

    “就走了,不再玩会了?”刘昆仑在背后恶意满满的调侃,这事儿没完,最多进行到三分之一,不把这小子玩死玩残不能结束。

    陈剑飞仓皇出门,哇的一口把血吐出来才感觉好受点,他躲在角落里喘息着,抽了一支烟,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狗,他没在北京逗留,他买了最近一班火车票回去,事情还没到最坏地步,只要诚恳地和老丈人认个错,把前妻哄好,一切就还能回来,他想。

    但这只是他想而已,陈剑飞在外面胡搞的确凿证据,包括视频音频短信记录开房记录等全部都放在他前妻的桌上,而且精华部分在网上进行了曝光,他的名声已经臭了大街,前妻就算有复合的念头也丢不起这个人,而且陈剑飞违纪的证据也出现在海关领导案头,就算辞职了也逃不过党纪国法的严惩。

    后续的消息是陈剑飞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

    陈剑飞滚蛋之后,刘昆仑左拥右抱,在苏晴和叶文脸上各亲了一口,妮妮用小手指点着自己肥嘟嘟的脸蛋挤眉弄眼:“爸爸羞不羞。”

    刘昆仑笑道:“你来亲亲爸爸。”

    妮妮爬过来亲了亲刘昆仑的面颊,苏晴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命运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如果一切能够从头开始该有多好。

    “昆仑,谢谢你。”苏晴也凑上去,在刘昆仑脸上啄了一下,她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在庄园了住了一段日子,她不止一次见到刘昆仑带国色天香级别的美女回来过夜,有时候还是当红的女星,大陆港台欧美日本的都有,苏晴就知道这个男人其实已经不适合做丈夫了。

    “我们应该谢李小姐的精彩演出。”刘昆仑说,“终于可以正式介绍了,李梦蝶小姐,未来的影视歌三栖艳星,我准备投资包装她。”

    叶文就是李梦蝶,昔日天上人间的头牌,现在已经是幕后操盘手,京城特殊行业里有她一席之地,手下十几支队伍,上千个小姐,每天光抽头何止巨万,李梦蝶可谓日理万机,忙里偷闲客串叶文,帮刘昆仑搞定渣男陈剑飞,看中的当然不是报酬,而是当年的交情。

    他们私下里的约定是公狗腰再和蝶姐金风玉露一相逢。

    这些苏晴也能猜到,所以她心灰意懒,不知该向何处去。

    刘昆仑带妮妮去骑马了,留下两个女人说私房话。

    李梦蝶说:“苏晴啊,你有什么打算?”

    苏晴哀怨道:“怎么每个人都问我有什么打算,我有资本选择么?”

    李梦蝶说:“傻了吧,大树就在眼前,当然是背靠大树,你盯准刘昆仑就行,只要你大度点,你就是他不倒的红旗。”

    苏晴瞪大了眼睛:“蝶姐,你说笑吧,我带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没上过大学,琴棋书画都不会,打理生意也不会,我凭什么啊我?”

    李梦蝶说:“幼稚了不是,你是不是觉得刘昆仑这样的就得找一个才貌双全还是处女的?你对有钱人一无所知,这是屌丝宅男的要求,昆仑的阅历见识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你不能用常规的世俗的眼光去看他,你有先天优势,你是唯一的能够陪伴他身边的女人,那些不过是过眼云烟,逢场作戏,再说你还年轻,有学习能力,迎头赶上不是难事,抓住机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苏晴笑了笑:“我不痴心妄想,我只求妮妮能健康快乐的成长,让我做什么都行。”

    李梦蝶说:“你这个心态就对了,姐姐我先祝福你们。”

    苏晴明白李梦蝶的意思,但她不敢苟同,她的父亲虽然是毒枭,但家庭教育却一直是传统的,她不会做刘昆仑家中不倒的红旗,任由外面彩旗飘飘,她才二十六岁,完全有机会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她决定,在合适的时候,选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