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章 托孤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李梦蝶深谙男人心理,但她算错了一点,刘昆仑正年轻,等他收心的时候怕是三十年之后了,这三十年间有着无数的诱惑,无数的机遇,当然也有无数的转折和突发事件,谁也无法预测将来。

    比如王化云的寿数就很难预测,李明至今还在雪域高原寻找神医没有下文,而王化云已经大幅度减少社交活动,一多半的时间都在京郊的私人医疗机构里疗养。

    刘昆仑惩治完了渣男陈剑飞之后,突然接到父亲的通知,让他带着孩子去医院,爷爷要看看孙女。

    “这都哪跟哪啊!”刘昆仑哭笑不得,他知道家里的工作人员都是父亲安插的眼线,可是眼线也不是万能的啊,妮妮并不是自己留在外面的私生女,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误会,老人嘛,总是乐于看到孙辈的。

    来接他们的是晁晓川,自从王海聪死后,此人就回到了王化云身边工作,再没有针对过刘昆仑,相反他还有些向这边靠拢的意思,毕竟王化云已是垂暮之年,刘昆仑却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一辆丰田埃尔法将刘昆仑和苏晴母女送到了王府,今天王化云精神很好,看到三岁的小孙女他非常高兴,拿出一块羊脂白玉的玉佩说当见面礼。

    当年苏容茂也是喜欢收藏玉器的,他曾经说过在中国根本见不到真正的羊脂白玉,因为全都在顶级收藏家手里,市场上的统统都是假的,即便有交易也是不公开的,苏晴略懂一点点,这块羊脂玉佩有价无市,真拿去卖,上千万是能卖到的。

    其实苏晴的估价还是保守了,因为这块玉佩出自宋代,据考证是李清照佩戴过的,加上历史文物的附加值,根本就是无价之宝。

    刘昆仑不想造成这种误解,他上前轻声解释:“妮妮并不是我的孩子。”

    王化云看了他一眼,说:“生恩不如养恩,你和这孩子有缘,留着吧。”

    刘昆仑这才明白,一切都瞒不过老人家,八十多年的人生智慧,够自己学的。

    中午王化云安排家宴款待他们,他精神矍铄,风趣健谈,苏晴放松下来,妮妮更是满屋疯跑,一声声爷爷喊得王化云笑逐颜开,一家人其乐融融,就像是寻常百姓家那种天伦之乐。

    午饭后,王化云照例要午休,他叮嘱儿子:“你先把她们娘俩送回去再过来,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刘昆仑下午三点再次来到王府,王化云已经休息完毕,带着儿子上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A6,车上除了司机之外,没有其他随员,出门上长安街,向西行驶,经过天安门之后,路的右侧是一座七开间的两层门楼,黄瓦红墙,雕梁画栋,门外站着两个便装警卫,门内是三名手持五六式半自动礼宾枪的礼兵,马靴绶带,*肃穆,头上是蓝底金字的牌匾:新华门。

    新华门是不能进车的,车辆继续前行拐入府右街,行驶一段距离进西门,王化云的车牌号码是进入系统的,可以免检进门,海里烟波浩渺,岸上绿草茵茵,地上一尘不染,饶是刘昆仑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来到此处也不敢喧哗。

    王化云带儿子来觐见一位大人物,正是刘昆仑判断为对立面的那个人,在一处小楼里,三人见了面,大人物西装革履,平易近人,那张脸亲切的就像邻家大叔,谈话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客套话,但刘昆仑明白,这是父亲在和对方讲和。

    红色的老式沙发上披着白色的纱网,脚下是厚实的地毯和精美的痰盂,窗外景色如画,鸟鸣悦耳,很难想象这里是北京的核心地带,也是中国的权力中枢,刘昆仑如坐针毡,他很不习惯这种对话。

    好在会见只有半个钟头,结束之后,王化云又带儿子去了玉渊潭附近一个警卫森严的小区,在这儿又见了一位九十多岁的伯父,他老人家离休之前是正部级领导,现在虽然退了,但当年的门生旧部都在位子上,能量不可小觑,在这儿王化云说话就直接多了,他说老哥哥啊我是来托孤的,我时间不多了,以后您可要照顾犬子啊。

    老领导豪迈洒脱,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对死亡看的很开,没说那些安慰人的套话,而是说老王你放心,当年我代表中央去香港,你父亲托孤给我,现在你又把儿子托付给我,我一定不辜负你,你就放心的去马克思他老人家那里报到去吧。

    一番畅谈后,老领导留他们吃饭,非要喝两盅,秘书和保健医生极力劝阻也没用,老领导发飙了,说搞不好我们是最后一次见面了,难道连一杯酒都不能喝么!

    当晚王化云舍命陪君子,喝了七两茅台。

    回去之后,王化云继续带儿子见各路老朋友,不过已经不需要出门应酬了,都是别人登门拜访,王化云总是含蓄的说以后我就退居二线了,生意上的事情儿子全盘做主,全赖各位帮衬,诸如此类的话,大家都明白,老王怕是没多少时间了。

    连续的社交活动后,王化云操劳过度,健康状况明显恶化,住进了自家的医疗机构,说是医疗机构而不是医院,是因为这一片地方,所有的医护人员和专家教授,全球最先进的设备,只为王化云一个人服务,他每年都拨出巨额资金来维持医疗机构的运转,但是这些投入似乎作用不大,无法对抗人类的生老病死自然规律。

    医疗机构位于远离地铁线路的郊区,周围环境安静优美,建筑群是白色的,大门口挂着一块并不起眼的白色牌子,上面刻着一行字:中科院遗传与生命科学研究所。

    刘昆仑作为儿子,当然要亲自前来侍奉,他穿着无菌罩衣在床前陪着老爷子聊天,王化云宽慰他说:“别担心,我不会这么快就走,等我好起来,还得带你去欧洲几个国家走走,那边咱们家的生意也不少。”

    “你多休息,这事儿不急。”刘昆仑说,见老爷子有些倦了,便服侍他躺下,自己出来了,研究所内的装潢设备如同宇宙飞船,每一扇门都是自动开关的,整个建筑装有新风系统,空气与外界隔离,整体科幻感极强,想必在这里上班是很开心的事情。

    刘昆仑与父亲的主治医生进行了一番交流,医生是解放军总医院出身,在大名鼎鼎的301南楼工作过,那里是专门负责国家领导人医疗保健的地方,医生的经验可谓丰富,他告诉刘昆仑,按理说在极其优越的医疗保健条件下他活上一百岁没有问题,但是由于王化云的生命中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在劳改农场度过,极大的损害了他的健康,这是无法弥补的。

    “还有多久?”刘昆仑问。

    “最乐观的估计,还有两年。”

    “不乐观呢?”

    “随时。”

    ……

    刘昆仑很悲伤,他的爸爸死了,现在他的父亲也要走了,好在他还有母亲,想到母亲,刘昆仑已经很久没回家探望了,他立刻乘坐私人飞机飞回了近江,同时给远在英国留学的林海樱发了邮件,让她时常回来看看。

    家里一切照旧,两个外甥茁壮成长,母亲的病情得到很好地控制,姐姐刘沂蒙在金天鹅大酒店当副总,日子过得也挺好,唯一的遗憾是至今未婚。

    “你也想着点你姐姐的事儿,给她介绍个好的对象。”母亲虽然唠叨个不停,但却是幸福的唠叨,但刘沂蒙眼神却有些闪烁,刘昆仑知道肯定有事,他找个机会私下里和姐姐谈话,问她是不是被坏人骗了。

    “小弟,你想多了,姐姐经历虽然没你多,但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刘沂蒙一咬牙,干脆说了实话,“没错,我是谈了个男朋友,是网上认识的,但是后来发现这个人竟然也是现实中的朋友。”

    刘昆仑警觉起来,现实中的朋友,那就是自己认识的咯,这小子九成是想当自己的姐夫捞好处,这事儿不能忍,别管是谁,都得大卸八块。

    “他叫杨正强。”刘沂蒙抿了抿嘴,等待着弟弟的反应。

    刘昆仑眨眨眼:“这名字有点熟,不记得了,哪路人马?”

    “他是医科大附院肿瘤科的医生,主任医师,网名叫萧邦。”刘沂蒙说。

    “哦,想起来了,给咱妈治病的那个,带个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个斯文败类,我找他去,问问他想干什么。”刘昆仑拔脚就走,刘沂蒙一跺脚:“站住,你找不到他,他被抓了。”

    “被抓了,是不是犯了流氓罪?”刘昆仑幸灾乐祸的笑了,“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好人。”

    “不,他是因为别的事情被抓的,假药。”刘沂蒙解释道,“其实也不是真的假药,是印度出产的治疗白血病的替代药,但是在国内出售属于违法行为,萧邦,不,杨医生他是肿瘤科的医生,见了太多吃不起药活活病死的惨剧,他良心上受不了,就自己从印度走私药物,原价出售,甚至自己还贴了运费,他有一个庞大的销售网络,我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后来医药公司发现并报警,把杨医生抓了,本来也想抓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抓,所以,小弟,我希望你能救救他。”

    刘昆仑歪着头想了想。乐了:“这么说,这小子倒是有点意思,这种行为怎么说呢,能称得上侠义之举了,没问题,这个忙我帮了,谁让他是我未来姐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