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一章 子不语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格列卫的生产厂家是诺华药业,全球三大制药公司之一,是眼高于顶气势凌人的跨国大集团,但是既然在中国就得遵守本地的游戏规则,以王氏财团的能量想保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杨正强在看守所已经住了一个月,从最初的情绪崩溃到现在的逐渐适应,但是依然度日如年,他是医学硕士,大医院的主任医师,救死扶伤的职业,受人敬仰的工作,在病人家属眼里简直就是上帝一样的存在,平日里接触的也都是高素质人士,虽然单身,但不缺女朋友,个人生活更是精彩纷呈,而现在,他是人人唾弃的阶下囚,和诈骗犯杀人犯流氓混混住在一个大通间里,早上六点钟起床,一天浑浑噩噩,如同机械,在这里是没有任何尊严的,每一个夜晚杨医生都会梦到自己重获自由,醒来后现实又将他打垮。

    狱友说,忍忍吧,等判了就好了,转到监狱里日子比现在好。

    未来的日子杨正强不敢想,他懂法律,根据刑法规定,销售假药的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也就是说,还有三年的牢狱之灾等着自己,他不敢想象三年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又过了七天,杨正强刑事拘留满三十七天,检察院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起诉,警方按照法规只能放人,是刘沂蒙带着律师将他接出看守所的,在车上杨正强问有吃的么?刘沂蒙拿出一包奶油面包来,他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的太快噎的打嗝,刘沂蒙拧开一瓶水递过去,扭转脸不让他看到自己落泪。

    一个风流倜傥的医生,在看守所里蹲了一个多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畏畏缩缩,呆滞迟钝,和记忆中的萧邦简直判若两人。

    杨正强重获自由,但是他的工作却丢了,他知道自己是被同事举报的,有几个医生和医药代表关系匪浅,那天警察是到医院当着大庭广众实施抓捕的,杨正强正在办公室里和病人家属交待病情,就被戴上了手铐,众目睽睽之下抓走,他至死都记得那些医生护士还有病人们的眼神,他没办法再回到医院工作。

    医院也不希望杨正强这样一个不合群的家伙再回来耽误大家的财路,相关部门吊销了他的医师执照,医院也将他除名,回到家里,他闭门谢客,甚至也不愿意接受刘沂蒙的帮助,第一个夜晚,他失眠了,自由的感觉太虚幻,他生怕一闭眼再睁开又回到看守所,周围都是恶臭的体味和狰狞的面孔,晚上睡觉人挨着人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

    次日,刘沂蒙去杨正强家敲门,许久没有人应,她担心杨医生想不开,找来开锁匠打开房门,发现人已经走了,回去打开电脑,果然发现萧邦发来的邮件,意思是永别了,我无法在这个城市继续生活下去,发件时间是午夜。

    刘沂蒙长叹一口气,她做了该做的事情,却失去了爱情。

    ……

    林海樱回到了近江,她在英国留学,却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寒暑假才回家,她是想起来就回来看妈妈,反正家里不缺头等舱机票的钱。

    刘昆仑和林海樱进行了一番对话,姐弟俩打算做些事情,就算是对父亲的临终关怀。

    “父亲几乎是终生未娶,想必他心里惦记着谁。”刘昆仑挑起话头,意有所指。

    林海樱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不会的,如果他心里还有我妈妈,早就娶她了。”

    “父亲没有太长时间了,我想他们应该见一次面,化解误会。”刘昆仑还是不死心。

    “那也要有误会才行。”林海樱说,“其实我也搞不懂,父亲未再娶,我妈也没再嫁人,很奇怪,要不你跟我回家探听一下虚实。”

    刘昆仑果然登门拜访,林海樱的母亲叫林蕊,曾经是一名医生,现在是江东医学院的教授,她还没退休,保养的也极好,事实上还不到五十岁,看起来和林海樱就像是姐妹一样。

    晚辈登门,林蕊很客气,但是并不愿意提及往事,刘昆仑说父亲恐怕时日无多了,林蕊也不为所动,说人都逃脱不了自然规律,我和他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林医生喜欢养花,阳台上建了一个小型的温室,养了许多花朵,刘昆仑看到一盆君子兰有些眼熟,花盆和邵教授阳台上的如出一辙,这种蓝瓷花盘恐怕是八十年代的产物,搞不好还是同一批次的,但是盆里的花却是牡丹。

    “这花盆适合种君子兰。”刘昆仑说。

    林蕊说:“这孩子挺有眼力的,这个花盆以前栽的就是君子兰,有二十……二十一二年吧,挺久的,有一天突然就枯萎死掉了。”

    刘昆仑奇道:“您这么会养花,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儿,是不是有一种花的流行性病毒啊,江大邵教授那里有两盆君子兰,也是养了二十多年的,也是突然就枯萎了。”

    林蕊说:“巧了,我这一盆就是邵教授送的,你说他的花死了?怎么回事?”

    刘昆仑说:“他办公室里总喜欢摆着君子兰嘛,我是他的学生,总要登门求教的, 我去了两次,他死了两盆君子兰,邵教授说家里还有最后一盆,打死也不让我去他家了,说我和这花有孽缘,专克君子兰。”

    林蕊表情怪异,林海樱察觉到了什么,说道:“妈妈,上次不是海聪来过之后……”

    “海聪到家来看我,也看到了这盆花,他走后没多久,花就枯萎了。”林蕊说。

    刘昆仑很震惊,这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分别落在自己和王海聪身上,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个时间点,距离海聪身亡有多久?”刘昆仑表情严肃的问林海樱。

    “一个月左右。”林海樱被吓到了,这难道是什么灵异事件不成。

    “海聪在这儿是不是睡了一觉?”刘昆仑忽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是啊,他在沙发上眯了一会,也就几分钟。”林海樱的声音在颤抖。

    “这盆君子兰是邵教授送的,按照年头来算,是那一盆母株分株繁殖法分出来的,也就是说,和邵教授办公室里的那两盆是姊妹花,那两盆被我见到之后就死了,这一盆被海聪见到之后也死了,这里面一定有玄机。”刘昆仑当机立断,“咱们去找邵教授,再看看另一盆花。”

    林蕊虽然好奇,但也不会跟他们一起胡闹,于是两个孩子跑到邵文渊那里,道明来意,邵教授也很震惊,他虽然是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但却是文科出身,对于怪力乱神这种事情并不像理科出身的人那样嗤之以鼻。

    邵教授并不是普通教授,他的祖父邵秋铭是江东大学创始人兼第一任校长,江大可以说是他们家开的,邵教授本人也担任过江大校长,江大的各种资源可以说随便用,他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将家里这盆母株交给了生物系的教授们检测,当然是一无所获。

    “应该让搞物理的人来看看。”邵教授恍然大悟,又把这盆将近三十年的君子兰转到物理系,用特殊的设备检测有没有生物电流之类。

    结果依然是一片空白,物理系的老师说老校长啊咱们的技术和设备都不是第一流的,是不是该帮我争取一下经费啥的啊,也好帮您看看这君子兰上有啥玄机。

    邵教授顿时明白了,别说以江东大学的科研实力了,就是整个中国,整个世界,恐怕都没有能力窥测到君子兰的秘密,这就像是一枚芯片落到了明朝,全国的能工巧匠集合起来也无法破解跨时代的技术。

    但是探索不会放弃,邵教授帮刘昆仑重新梳理了一下来龙去脉,林海樱在场陪同。

    “你见到第一盆君子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邵教授问。

    “当时你有事儿出去了,我坐在躺椅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说来也挺奇怪的,我一向精力旺盛,不会在别人办公室里打瞌睡,可那天就是忍不住睡着了,梦里好像在看电视,看二战的空战片,等我醒来一看表,其实才五分钟而已。”

    “然后呢,你有什么变化?”

    “我……我觉得还好吧,变化没什么大变化,就是学习能力进步的挺快,过后没几天,我去航校学飞行,教官带我们几个学员上天体验飞行,飞机被鸟撞了,飞行员昏迷,我就接过了飞机控制,顺利的降落了,当时觉得自己特聪明,特天才,在旁边看了几眼就学会了开飞机,现在想起来,也许和这事儿有关?”

    “那第二次呢?”

    “第二次也眯了一会,但是梦到什么记不得了,后来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邵教授转向林海樱:“你说王海聪去过你家,也眯了一会,然后我送给你妈妈的那盆花也枯萎了?”

    林海樱点点头。

    “那么王海聪发生了什么显著地变化?”

    “他……一个月后的某天凌晨,他驾机坠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林海樱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