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三章 死刑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君子兰沉默不语,邵文渊对花伤怀,刘昆仑和林海樱一筹莫展,凭他们的能力想解开这个谜绝无可能,只能放弃。

    晚上,刘昆仑大驾光临烧烤城,他虽然贵为亿万富翁,但依然好这一口,薛老板的生意和以前一样兴隆,算起来这买卖已经干了五年,起早贪黑的积累了不少钱,据说已经买了房子和车,两口子日子过得惬意无比,孩子也上了小学。

    喝酒的时候,忽然来了几个熟人,张湘渝带队,四五个便衣斜挎着包,一人一个小马扎,坐下就点菜点酒,花毛一体啤酒一箱,但是并不像来喝酒的样子,看那眼神分明在警惕什么。

    刘昆仑拎着一瓶啤酒过来,直接点破他们:“张队,执行任务啊?”

    张湘渝说:“就不兴我们当警察的放松放松?”

    刘昆仑说:“没问题,随便点,记我账上。”

    “谢了。”张湘渝和他碰一碰瓶子,低声说:“别声张,影响不好。”

    “我懂。”刘昆仑笑着点点头,回去坐着了。

    马君健盯着那几个警察,恶狠狠将烟蒂踩灭,低声问:“雷子来干啥?”

    “可能有事。”刘昆仑说,一共来了六个便衣,其中四个不喝酒,只喝饮料,张湘渝面前的酒下的也很慢,不由得令人怀疑,今夜烧烤城怕是有什么案子发生。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一直营业到凌晨两点,所有客人散去,平安无事,便衣们的一箱啤酒只喝了两瓶,肉串手擀面倒是吃了不少,结账的时候薛老板说刘昆仑买过了,张湘渝客气两句也就算了。

    烧烤生意是勤行,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下午五点开始出摊,一直忙到凌晨时分,睡到第二天上午,进货切肉串肉也得忙上一下午,两口子早已习惯这种生活,用了十几分钟把桌椅收拾起来,垃圾打扫打扫,泔水交由乡下喂猪的拉走,忙完这些才回家。

    他们的新家就在附近,两室一厅八十五平米的房子,薛文武打开防盗门,忽然停顿了一下,对罗小梅说:“家里进贼了。”

    罗小梅吓得魂飞魄散,儿子一个人在家,进贼了岂不是要害儿子的命。

    她拿出手机要报警,薛文武却阻止了她,摇摇头,从包里取出一柄割肉的利刃来,他总是随身带刀,这种刀虽然锋利但是属于厨刀,不算管制刀具,打开门,开灯,客厅里一切正常,并无被盗的迹象。

    罗小梅急急忙忙跑进儿子的房间,儿子已经睡着,安然无恙,她拍拍胸口,自言自语道:“吓死我了。”

    忽然门后伸出一只手来捂住罗小梅的口鼻,让她无法出声,但是扭动挣扎还是惊动了外面的薛文武,他快步走来,只见一个男人抓着妻子面向自己,眼神复杂。

    “是我,别怕。”男人放开了手,罗小梅看了他一眼,嘴角抽动,说不出一个字来。

    薛文武似乎猜到了什么,将刀收了起来,淡定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想她们娘俩了。”男人轻轻关上次卧的门,在客厅沙发上坐下,问道:“有吃的么?”

    “我去给你下挂面。”罗小梅走进厨房,薛文武走到窗前看看楼下,  拉上了窗帘,只开了一盏最小的灯。

    “喝点?”他问。

    “喝点。”男人说。

    薛文武从柜子里拿了一瓶二锅头,两个茶杯,开饭店的人家里常备着各种吃食,厨房里现成的一大不锈钢盆的五香毛豆和煮花生,装了一盘子来正好下酒。

    两杯酒倒满,薛文武举杯:“走一个。”

    男人一仰脖干了,咳嗽了一阵:“很久没喝酒了,真香啊。”

    “你是释放还是越狱?”薛文武问。

    “我自己出来的。”男人说,“我是模范犯人,政府对我不警惕,出来的挺容易的,没伤人没害命。”

    “你胆子够大,今天警察到店里来了,想必是堵你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楼下也有他们的人。”薛文武又给男人倒满了酒。

    “我见见老婆孩子,就是死也无憾了。”男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监狱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年都长,我没有罪,凭什么要蹲监狱。”

    “你怎么进屋的?”薛文武平时会在门上放置记号,记号掉了就代表有人开过门,孩子不会开门,那么就只有外人开门。

    “我猜楼下可能有人蹲守,就从另一座楼跳过来的。”男人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薛文武知道,两座楼之间的距离并不短,只有最矫健的人才能跃过,这哥们在里面一身功夫没荒废。

    “小梅跟着你,没受罪,我谢谢你,我儿子还跟我的姓,我也谢谢你。”男人笑了笑,“晚上我和儿子聊了聊,给他讲了个故事,他一点都不怕我,我看到他作业本上的名字了,小梅没骗我,我敬你一杯。”

    两人又干了一杯。

    罗小梅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挂面出来,面条上卧着两个荷包蛋,还滴了香油,撒着细碎碧绿的小葱,她两眼红肿,应该是没出声的大哭了一场。

    男人开始吃饭,狼吞虎咽,面条虽然刚出锅但并不烫,细心的罗小梅用矿泉水过了两遍,看着他吃饭的样子,女人又开始哭泣,薛文武把身子埋在沙发里,点着了一支烟。

    这个男人叫李铁,是罗小梅的前夫,他并没有判死刑,而是无期徒刑,当年罗小梅还怀着孩子的时候,两口子出去散步,在公园角落里遭遇一群流氓,两下不知怎么就起了冲突,李铁被人围攻,抢了一把刀杀死对方三人,杀伤四人,然后投案自首,他满心以为是正当防卫,没想到一审被判死刑。

    好在李铁是部队出身,虽然已经退役但生是部队的人死是部队的鬼,军方施加了影响,死刑改成了死缓,但是死了三个人,无罪释放是绝对没有可能的,罗小梅带着孩子孤苦伶仃,又被婆家人嫌弃,还要被死者家属追着讨要民事赔偿,过得痛苦不堪,生不如死,要不是当年刘昆仑帮她找了个卖毛鸡蛋的活儿,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

    后来罗小梅在薛老板这里帮工,薛文武是个厚道人,不止一次帮她打发了讨债的,罗小梅知道薛文武对自己的好,她一个女人也实在难熬,左右为难也就袒露了心事,说了实话,薛文武说没关系,大哥是个好样的,你该等他。

    但是话虽这样说,道理也该这样做,真摊到身上也难把持得住,罗小梅考虑再三,为了孩子的将来,也为了自己的下半辈子,决定探监的时候给这边也说实话。

    没想到的是,李铁一口答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这是两年前的事情,如今改判无期徒刑的李铁越狱了,而且就坐在面前,睡了人家的老婆,让人家的儿子叫自己爹,薛文武本该担心才是,但他坦荡无比,见李铁吃完了面条,把汤都喝得一干二净,递上一支烟,帮他点燃,问道:“下一步怎么打算?”

    “世界那么大,总有我的活路。”李铁说,“我见过他们娘俩,也就放心了,你是个汉子,我信得过你,能照顾好他们。”

    薛文武说:“小梅,拿钱。”

    罗小梅打开大衣柜,里面藏着一个布包,是应对不时之需的救命钱,一共五万块。

    “不够,把明天进货的钱也拿着。”薛文武说。

    罗小梅又拿了几千块凑一起,想了想把自己的金耳环金戒指也取了下来,薛文武从衣柜里挑了几件自己的衣服,他和李铁的体格差不多,正好能穿。

    一堆钞票和金器堆在面前,薛文武郑重道:“这些你拿着跑路用。”

    “这……”李铁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来的时候,未尝没有带着复仇的意思,但是看到儿子那么乖巧可爱,还有一家人的幸福美满的合影,一颗心就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醒了,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他搞不懂这里面的关系,究竟哪个才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又是为什么这么伤心。

    “回去睡吧,大人说话呢。”罗小梅擦一把眼泪说。

    “不,让他过来。”薛文武把儿子叫过来,指着李铁说:“这个才是你的亲爸爸,叫爸爸。”

    孩子直往薛文武怀里钻,晚上李铁来的时候他倒是不怕,现在却认生了。

    薛文武摸摸孩子的脑袋:“这孩子,时间长了就好了。”转而对李铁道:“兄弟,这样,你明天早上五点钟,开我的面包车走,我给你说一条路,能绕过检查站,这车你最多开一天,警察不是白吃饭的,很快他们就能发现,别担心我,我就说车是被你偷走的,车钥匙我就不给你了,你自己接线吧,在部队练过吧?”

    李铁点点头,他在部队是特种兵,这些都是小儿科。

    “时候不早了,能休息一会是一会。”薛文武说,“你睡大床吧,小梅陪孩子,我在沙发上睡。”

    “那行,我歇一会,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李铁也不客气,进了卧室倒头就睡,鞋也不脱。

    罗小梅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言未发,带着孩子去睡了。

    薛文武走到阳台抽烟,

    他知道李铁逃不出去,警方高度重视这种越狱重刑犯,一定会动用最强大的力量搜捕通缉,即便李铁是受过训练的退伍兵也没用。

    所以他需要做一个决定,一个爷们的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