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四章 送佛送到西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五点钟,李铁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心脏狂跳,越狱之后他的精神高度紧张,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再熬下去就要崩溃了。

    醒来之后,他就看到薛文武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正紧盯着自己,那眼神可不像一个寻常的烧烤摊老板。

    “去冲个澡,你都臭了,闻着就是逃犯味。”薛文武说。

    李铁有些迟疑。

    “要举报你早就举报了,快去洗洗,用沐浴露洗干净点。”薛文武很淡定,似乎有什么计划。

    李铁进了洗手间,打开热水器冲了个澡,洗手间里充满家庭的味道,洗衣机篓里放着孩子和女人的衣服,沐浴露和洗发香波是那么的好闻,李铁洗着洗着就泣不成声,他受不了这个,这本该是他拥有的一切,这世界对他太不公平,如果那个傍晚不去公园,如果去了公园不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如果被人打了跪地求饶,也许一切就不会发生,可是,命运无法假设,人生不能重来。

    他洗澡的时候,薛文武踩着凳子从大衣柜上面拿下来一个大型迷彩背包,里面鼓鼓囊囊装满了杂物,他从一套卷着的87式迷彩服里面摸出一个假发头套,又拿出一件女人衣服,一双大码的女鞋。

    监狱里洗澡都是用凉水,而且速度极快,李铁奢侈的洗了一个五分钟的热水澡,出来之后,薛文武让他坐在梳妆台前,拿出假发戴在他头上,然后用梳子梳理着,严肃认真的神情就像美发中心的托尼总监。

    罗小梅的梳妆台上没多少硬货,无非一些便宜的粉饼口红之类,薛文武手法很高明,他擅长使用颜色来改变面容特征,李铁一张硬汉脸在他的双手下竟然变成了半老徐娘,还是风韵犹存的那种。

    李铁的衣服都脱了,系上罗小梅的胸罩,里面还塞了两个馒头,再戴上项链,穿上女装,在大衣柜的镜子前一照,俨然是女人。

    “走路的姿势需要调整,不然有经验的警察一眼就看穿,你跟我学。”薛文武在前面走路,李铁在后面有样学样,他学的极快,有板有眼。

    “对了,就这样,要微微扭胯,但不能太夸张。”薛文武给他做了一些调整,瞥见李铁两条腿上都是毛,摇了摇头,拿出一把剃须刀来:“把毛刮了,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

    罗小梅站在门口,已经傻眼,她不知道家里为什么有女人的假发,有四十码的女鞋,还有大码的女人衣服,薛文武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他还会化妆,不,那不是化妆,简直是易容。

    “小梅,借你一个包用。”薛文武头也不回道。

    “好的好的。”罗小梅急忙拿了一个女式提包出来。

    “六点半的时候,你先出门,上天台,过五分钟下楼,到四号楼前等我,注意走路姿势,别开口说话,就这样,再休息一会吧。”薛文武看了看时间,从容安排。

    六点三十三分,在楼下蹲守的警察看到薛文武吹着口哨下楼,还和一楼早起的大爷打了个招呼,步履轻快的去了,他们就明白了,逃犯肯定没到这里来。

    薛文武上了自己的面包车,开了出去,在小区里绕了一圈确认没人跟踪,此时李铁也下了楼,他一身女装,戴着墨镜和帽子,警察完全没认出来,只当是这座楼上的住户。

    李铁来到四号楼前,薛文武的面包车驶了过来,一脚刹车,李铁上车,面包车离去。

    “谢了。”李铁伸手扯下了假发。

    “继续戴着。”薛文武说,“别抬头。”

    面包车行驶在清晨的马路上,走的时是出城的方向,两个男人抽着烟,一言不发。

    “你哪个部队的?”薛文武突然问道。

    “十五军四十五师。”李铁回答。

    “可以嘛,特级快反师,全军战备值班部队,怪不得。”薛文武赞了一句,但是语气里却没太多的溢美,只是肯定而已。

    “大哥你哪个部队的?”李铁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什么老实巴交的小生意人。

    “保密条例忘了么,不该问的不问。”薛文武没有正面回答,李铁懂事,便不再问。

    面包车出了城,驶入一个停业的汽修厂,薛文武从后座上拎了一个旅行包出来,让李铁把女装换下来,穿上另一套工作服,然后两人拎着包出门,走了一段距离,一条土路平行的是火车道,一列电气机车由远及近,在此处需要减速慢行,这是一列货车,薛文武飞身上车,李铁把旅行包抛给他,薛文武接了包丢在车厢里,伸手过去,李铁抓住这只手,一跃上车。

    车厢里装的是经过初步处理的木材,两个男人仰面朝天躺在木材上,蓝天白云悠悠,薛文武叼上一支烟,把烟盒丢过去,两人就这样抽着烟打着盹,任凭时光飞逝。

    “你打算送我到哪里?”李铁问。

    “送佛送到西,我把你送出境再回来。”薛文武说,“本想让你自己走的,但是你这个毛糙劲,怕是出不了省就得被抓。”

    李铁服气的点点头。

    ……

    罗小梅送孩子上学后就被警察找了,本地刑警张湘渝她是认识的,另外还有两位监狱管理局的司法警察,是专门追捕李铁的。

    一番例行询问后,罗小梅什么都没说,张湘渝突然问她:“你男人上哪去了?”

    “他回一趟老家,办点事。”罗小梅按照薛文武教自己的说辞回答。

    “回山西啊,怎么手机没带,车停在郊区,他不是应该坐火车回去么?”张湘渝问道,“你知道窝藏包庇罪怎么判的么,情节严重的, 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一个男人已经判了无期,这个也想送他进去蹲几年?”

    罗小梅不为所动,嘴唇嗫嚅了一下,说道:“李铁是冤枉的。”

    “法律是公正的,他杀了三个人,重伤四个,才判个无期,你还想什么好事呢?难不成判无罪释放你才满意?”张湘渝怒道。

    罗小梅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张湘渝见问不出什么,便放她回去,警方开了一个会,判断李铁有可能裹挟绑架了薛文武,带着人质走不远,或许还在本市活动。

    菜场小学,校长室,张湘渝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校长让老师将罗小梅的儿子带来,说这是警察叔叔,家里的事情要老老实实的告诉警察叔叔,下学期就让你戴红领巾。

    “我不要红领巾。”小孩很执拗,“爸爸说过家里的事情不能让外人知道,老师也不行。”

    “你哪个爸爸说的?”张湘渝故意问他。

    “我现在的爸爸。”

    “那你以前的爸爸怎么说的?”

    “他说让我好好学习。”

    “妥了。”张湘渝打了个响指,小孩就是好骗,一两句话就套出了实情。

    下一步就是刑拘罗小梅,女人嘛,总是胆小的,抓起来不怕她招,但罗小梅并不是一般女人,她遭遇的不幸太多了,先是丈夫因为正当防卫被抓被判,后是妹妹被人虐杀,至今不见破案,公检法她都熟,也上访过,根本不怕这区区拘留。

    “警官,你拘留我没事,你管我儿子吃住,辅导他学习就行。”罗小梅满不在乎的撂了这么一句话,依然是什么都不招。

    薛文武失踪,罗小梅被捕,这烧烤摊就没人管了,店里的伙计找不到人就打电话给臧海,臧海又找到刘昆仑,昆仑哥当即安排律师出马,警方倒也没为难他们,罗小梅办了取保手续,重获自由。

    两日后,西南边陲的中缅边境,南伞口岸,薛文武花了三百块钱找了个当地人骑着摩托车绕路将李铁送到了缅甸境内。

    “这里就是外国了,你安全了,今后改个名字吧,凭你一身本事,干什么都能发达,记住,千万别贩毒。”薛文武郑重嘱托。

    “我明白。”李铁点头。

    “去吧,不必来信。”薛文武挥挥手。

    李铁转身就走,走出十几步,猛回头,看到薛文武还在原地,他啪的一个立正,举起右手到额角,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薛文武潇洒回礼。

    李铁再不回头,消失在莽莽密林中。

    ……

    薛文武回去的路依然不露任何踪迹,不住店,不用银行卡取款,更不使用身份证乘坐火车和飞机,就是看到摄像头都避得远远的,他回到近江后立刻就被警方传唤了。

    “都是聪明人,就别绕弯子了,撂了吧。”张湘渝说,“你觉得你做的干净利索,但是你忘了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李铁在你家浴室里,床上都留了毛发,这就是铁证。”

    薛文武无语,他出门前叮嘱罗小梅打扫干净,这娘们怕是忽略了。

    “是男人就认罪伏法,别让女人跟着倒霉,你们两口子都进去了,孩子怎么办,你好好想想。”张湘渝丢了一根烟给他。

    “我想打个电话。”薛文武说。

    “打几个都行。”张湘渝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他面前。

    薛文武打了个电话,然后招供了,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警方以窝藏包庇罪正式逮捕他,移送看守所,等待法律的审判。

    但是在送往看守所的过程中,薛文武竟然逃脱了,过程中一名辅警受了轻伤。

    张湘渝追捕无果,回到局里,三个正襟危坐的军人在等他,居中是个上校,张湘渝注意到军人们的肩膀上是中央军委的臂章。

    “我是薛文武老部队的上级,特地来了解一下案情……”上校说。

    与此同时,罗小梅家来了一位客人,他自我介绍道:“嫂子,我叫李不建国,老薛委托我来帮着处理点事。”

    罗小梅说:“他交代过了,他不在这店也就别开了,盘给别人算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应付不了,你帮着张罗张罗就行。”

    李不建国帮着盘掉了店面,那些桌椅板凳餐盘铁签子新老板都不要了,只要这块风水宝地,连同原来的招牌都扔了不要。

    招牌上四个烟熏火燎的大字:地地道道。

    李不建国捡起牌子说:“嫂子,要不这些零碎我拿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