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巴颜喀拉山的石盘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地地道道的桌椅厨具餐具,都装上一辆卡车,交给拉去江北,空荡荡的店面以二十万的价钱盘给了下家,据说要在这儿开一个火锅店,但这就不是罗小梅关心的了,她一个妇道人家支撑不起一家店来,好在这些年有了些积累,买上理财产品不愁吃喝,在家门口的超市当个理货员,轻松之余还能照顾孩子,倒也不错。

    只是她两任男人都亡命天涯,想起来不免伤怀,这天罗小梅在超市上班的时候,忽然收到一条短信:安,勿挂。

    这是薛文武发来的消息,罗小梅欣慰不已,热泪滚滚。

    菲律宾,马尼拉街头,花衬衫打扮的薛文武收起了新购置的手机,戴上墨镜走在炎炎烈日下,花花绿绿的招牌和来往穿梭的摩托车都在提醒他,这里是异国他乡,但薛文武对此间并不陌生,他服役的时候来此执行过任务,这个国家最大的特色就是一个字乱,乱了才好藏身,水混才好摸鱼,他很快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拥有了真的护照和身份证,以及一个新名字。

    薛文武的跑路比李铁容易多了,他甚至都没求助老战友们,只是找到了臧海,臧海二话不说伸出援手,一个好汉三个帮,臧海的大哥刘昆仑虽和此事无关,但也加入进来,是他亲自将薛文武送到机场,藏在自己的私人飞机里直接飞到菲律宾。

    在飞机上,刘昆仑和昔日烧烤摊薛老板进行了一番对话,他说真人不露相,看不出来薛老板还是个过江龙哩,是不是特种兵出身,兵王那种。

    “哪有什么兵王,退伍兵而已。”薛文武淡淡道。

    “怎么没听你提前以前的事。”刘昆仑很纳闷,他认识几个当兵的,都特别喜欢追忆军旅时光,而且喜欢过度的夸大其词,薛文武和别人反着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根本没人知道他当过兵。

    “不想提。”薛文武答道,三个字里不知道藏了多少当年的惊涛骇浪。

    “我挺纳闷的,按理说你们军人都是响当当的硬汉,一人做事一人当。”刘昆仑说,“你犯了事儿,该认罪伏法才是啊。”

    薛文武说:“我没犯罪,我只是把小梅的前夫送到安全的地方而已,法律判他无期徒刑,但天理判他无罪,小刘,这个世界上除了法律还有天理,保护自己的妻儿不被人伤害,是老天爷赋予我们人类的最基本的使命,大过一切法律。”

    刘昆仑点点头,这话说到他心里去了,法律经常会成为坏人的保护伞,比如克里斯,所以就得用天理公道来惩罚他。

    “开香槟,我给老薛哥践行。”刘昆仑说。

    飞机到马尼拉,离别之际,薛文武没多说什么,只说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以后用的着我的时候一句话。

    刘昆仑说我帮你不图什么,就只许你仗义,不许我豪迈一把么,这是玩笑话,但薛文武懂,有些人就是这样,不为利益,只管对错,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

    湾流g550私人飞机从马尼拉直飞北京,刘昆仑是属空中飞人的,满世界的飞,想走就走,一个月光是航空油料的钱就是天文数字,他这么急去北京是因为李明从西藏回来了,而且带来了最新发现。

    中科院遗传与生命研究所,刘昆仑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大管家李明,老李变样了,整个人瘦了两圈,面孔黑里透红,这是长期在高原生活的烙印。

    “发现什么好东西了,老李。”刘昆仑充满希望的问道。

    “确实发现了一些玩意儿,给大老板汇报过了,怕是一时间用不上。”李明神情落寞,并没有想象中的兴高采烈。

    “到底是什么?”刘昆仑想起自己在西藏的神奇经历,对这片神秘的高原充满了好奇。

    “我在阿里地区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308块石盘。”李明说,“历史上不是第一次发现了,1938年,科考队曾经在巴颜喀拉山里发现了716块类似的石盘”

    刘昆仑眨眨眼:“等等,这事儿我好像在哪儿看到过,网上的新闻还是地摊的杂志上,想起来了,在《飞碟探索》杂志上。”

    李明说:“是啊,这事儿早就有发现,但我们看到的资料都是片面的和不真实的,这个科考队是谁组织谁赞助,谁领队,队员有谁,这一切都找不到详细的记载,他们为什么要在1938年抗战开始的时间点去巴颜喀拉山考察,是随机的,还是直接奔着目标去的,后来这些石盘的破译有人说是中国的教授搞得,也有说法是送到莫斯科去破译的,还有什么一万多年前的外星人降临地球之类的解释,统统都是谣言,都是假的,自古以来就没有人破译过石盘上记录的信息。”

    刘昆仑瞠目结舌。

    “你去见见老爷子吧,回头细聊。”李明拍拍他的肩膀,先出去了。

    刘昆仑再次见到了父亲,王化云日渐消瘦,然他心痛不已,算命的说得对,自己就是个天煞孤星命,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遭遇不幸,连正当年的王海聪都莫名死掉了,现在又轮到王化云,老人家虽然八十多岁了,但是按照这种保健条件,本应该活到一百岁才对的。

    王化云虽然瘦削,但精神奕奕,他还主动问起追捕克里斯的事情,说其实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杀了海聪,你不要意气用事。

    刘昆仑没说什么,心里想着罗小巧的死,如果为她报仇叫意气用事的话,那自己宁愿为之付出最大的代价,不然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从病房出来的时候,刘昆仑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正想追过去查问,李明打电话喊他过去,也就忘了这茬。

    ……

    郊区的一座仓库里,聚光灯照耀下,地上摆着三百零八块石盘,花岗岩质地,坚硬无比,中间有孔,一条条长短不一的线条放射出来,形如唱片,这些是李明在阿里的收获,用碳十四测年法进行过测试,这些石盘都有超过一万年的历史。

    李明的团队有一半撤了回来,还有一半留在西藏继续找寻,具体找什么东西不清楚,但刘昆仑知道,这东西和延续王化云的生命有关。

    “没找到那个神医?”刘昆仑问。

    “你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也无法找到故意藏起来的人。”李明说,在西藏待久了,人说话都带着禅意。

    “老李哥辛苦了。”刘昆仑戴上手套,蹲下拿起一块石盘观察,当然什么也看不出来,破译一万年前的信息,就跟古代人破译现在的条形码一样,没门。

    “你说1938年发现了多少石盘来着?”刘昆仑突然想起一件事。

    “七百一十六块。”李明说,他很快意识到了数字上的玄机,,不正是1024么,而1024是二进制的数字整数,这一定不是偶然。

    “当年那些石盘存在哪里?”刘昆仑紧跟着问。

    “不知所踪,也许在莫斯科,也许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李明摇头叹息,“或许1024块凑在一起能解开某个秘密,但是这需要花时间,破译更是需要时间,老爷子等不起啊。”

    刘昆仑问:“是什么让老爷子一心在西藏寻觅呢,老李哥事到如今你也就别瞒着我了,有啥说啥吧。”

    李明说:“我不是瞒着你,是我知道的也不多,西藏那块地方,太苍凉太神秘,有些地方美的简直不像是在地球上,你躺在那里,周围是雪山和蓝色的湖泊,方圆几百公里都没有人,你想想这种感觉,空旷幽远,时间都像停滞了一样,那里一万年前就是那样子,今天还是那样子。”

    刘昆仑说:“被你说的我都想去看看了。”

    李明说:“去一趟可不容易,我拍了很多照片,你就在照片里欣赏一下吧。”

    照片拍了足有上万张,刘昆仑在笔记本屏幕上浏览,一张张的看过去,赞叹无比,忽然他指着屏幕上说:“这是什么?”

    照片是雪山的愿景,雪山之巅有个银色的小点在半空中,大概是飞行器。

    这些照片都是用昂贵的专业相机拍摄,像素极高,李明慢慢放大照片,终于看到了轮廓,这确实是一架飞机,但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区域。

    飞机是可以上高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现在西藏的新兵就都是客机运上去的,高原上也有直升机,比如八十年代特地进口的美国西科斯基公司的s70,绰号黑鹰的直升机,可是这个银色的小点既不是黑鹰也不是客机,而是一架喷气式战斗机。

    喷气式战斗机也不稀奇,但这架战斗机却是已经退役的型号,头部进气,后掠式机翼,粗短的身子,典型的早期米格战斗机样式,最令人震惊的是,这架战斗机下方有若干个巨大的个圆盘状物体。

    “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李明被自己无意中拍到的东西吓到了,他认识这种战斗机,是空军早就退役的歼六式战斗机,六十年代中国根据联的米格十九仿制而来的主力战机,这东西出现在内地公园或者博物馆里才正常,出现在阿里无人区的雪峰之上,还带着怪异的大脚,这就令人毛骨悚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