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八章 闪回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夜,长安街,宾利车疾驰,车里李明和刘昆仑对坐,开了一瓶红酒,还抽着雪茄,两人妄图用这种办法消除嘴里强烈的蒜味和韭菜味,但是似乎不怎么管用。

    “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一肚子坏水,没一句实话,看起来好像说的很多,其实啥也没说,全让我们自己猜,还他妈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是想给谁当爹呢。”李明悻悻道,忽然打了个饱嗝,一股浓烈的韭菜味弥漫在封闭良好的宾利车厢内。

    刘昆仑默默降下车窗通风,其实他肚里也翻江倒海的,虽说好吃不过饺子,但他吃了七十多个韭菜鸡蛋馅的饺子,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李明见他一脸难受,还补刀:“怎么样,壮阳草有效果了?要不找个小明星来泻泻火?年轻的许是不顶事,得找六零后的老妖精才行。”

    “我有梦蝶姐,六零后就留给你吧。”刘昆仑道。

    放浪形骸的夜生活是刘昆仑的常态,两人直奔李梦蝶开的会所而去,可惜今天李梦蝶不在,会所里也没有中意的妹子,刘昆仑口味刁钻,宁尝仙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李明在西藏日久人已经变得佛系,一晚上尽给妹子讲金刚经了,讲的妹子不停打哈欠。

    凌晨时分,刘昆仑终于回家,虽然喝的醉醺醺的,但他神志清晰,宾利车驶入大门的时候,他看到别墅楼上只有一间屋亮着灯,那是苏晴住的房间,不管多晚回来,这个家总会有一盏灯为自己亮着,这感觉真是温暖。

    服务人员都睡了,只有苏晴穿着睡衣忙着给刘昆仑泡茶拿热毛巾,昔日青春活泼的少女已经成为风韵少妇,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的曲线,或许是当年旧情使然,或许是平老的韭菜做功,刘昆仑的情和欲一起涌上心头,从后面抱住了苏晴。

    苏晴身子颤抖了一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她期盼许久的事情,但是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之后的苏晴已经不是当年刁蛮任性的女孩,她是寄人篱下的单亲妈妈,仅凭旧情是无法长久的,她正年轻,需要男人,需要臂膀,没有比刘昆仑更合适的了,但是主动投怀送抱男人反而不珍惜,所以她欲拒还赢,半推半就,先是推开刘昆仑说这样不好,但很快就放弃了抵抗。

    口口口口口(此处删减若干字)

    与此同时,平老正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一张张相关经纬度和时间的卫星照片,希望找出歼六的航线来,但是除了刘昆仑拿来的那一张照片之外,就再没有任何线索了。

    “你究竟在哪里……”平老掩卷长思,墙上的挂钟指向三点钟,一旁的小包早已鼾声大作。

    ……

    刘沂蒙现在的工作是金天鹅大酒店的副总经理,但她并不喜欢管理岗位,也不相信年仅二十六岁的自己能服众,每个月工资单上的数字让她很忐忑,很愧疚,她不止一次的找到金天鹅公司的董事长陆刚请辞,说让我当个客房部的部长就很好了,我真当不来副总。

    陆刚每次都不批,说沂蒙啊把你放在这个岗位上是公司的全盘考量,是董事会一致同意的,再说你也完全胜任啊,你的工作能力和责任心是有目共睹的啊。

    刘沂蒙知道人家看中的并不是自己的工作能力,勤劳肯干的服务员多了,为啥提拔自己当副总,还不是因为自己有个超级富翁的弟弟,陆刚这是借这个机会向昆仑示好呢,这让刘沂蒙不太舒服,但也无可奈何。

    副总的工资高,管的事儿却不多,刘沂蒙有足够的时间精力来孝敬母亲,照管两个外甥,大姐和宁玛扎西的两个儿子都上小学了,进的还是近江最好的第一实验小学,刘昆仑顾不上这些细节,都是陆刚帮的忙。

    两个孩子没上过学前班,什么钢琴美术英语跆拳道啥都不会,就会疯跑打闹,刘沂蒙一个大姑娘连男朋友都没有,何谈育儿经验,她学着别的家长的样子,花大价钱给俩孩子报了兴趣班,学英语打基础。

    俩孩子大的叫丹增,小的叫欧珠,户口本上都标的是藏族,性子也随他们的爹宁玛扎西,豪放不羁爱自由,在英语兴趣班的第一天就和别的孩子发生了冲突,刘沂蒙被紧急叫到学校处理。

    对方家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珠光宝气,挎着LV的包,虽然颇有些姿色但是气势凌人,令人不快,她儿子是个十岁的高壮男孩,比丹增和欧珠高一头都不止,据说俩孩子打人家一个,把小胖孩打伤了。

    “对不起对不起,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刘沂蒙赶忙赔礼道歉,妇人不依不饶,撇着一口近江塑料普通话说:“你们家孩子太野蛮了,怎么教育的啊,跟野人一样。”又对学习班老师说:“你们学校也是,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收,打坏了张书记的儿子,你们付得起责任么?”

    老师唯唯称是,妇人又道:“我的要求很简单,这俩个孩子必须道歉,退学,赔偿损失。”

    刘沂蒙问丹增:“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丹增操着一口川西口音说他打人,我没错。

    “哪来的乡下人啊,暂住证办了么,你是他俩的监护人?你哪个单位的?”妇人摆出一副执法单位的派头来质问刘沂蒙。

    刘沂蒙性子柔,再加上知道自家外甥自幼放养长大,确实性格比较粗野,她息事宁人,逼着丹增道歉,但是大外甥脾气跟小倔驴一样,拧着脖子就是不道歉,没办法刘沂蒙只好自己道歉。

    “我在金天鹅酒店工作,我叫刘沂蒙,这是我的身份证,孩子受伤我们出钱看病,这都没问题,退学我看就算了,毕竟是小孩子……”刘沂蒙没说完,妇人就怒了:“必须退学,不能讨价还价,今天打了我们家孩子,明天打别人家孩子,有完没完了,你们不退学,这事咱就没完。”

    刘沂蒙和对方交涉着,没注意丹增拉起弟弟的手出了门,妇人是个很难缠的角色,不依不饶还打电话叫人,刘沂蒙一回头,俩孩子不见了,她还以为在院子里自己玩呢,也打电话叫臧海来帮忙。

    臧海坐拥一个大饭店,当的是甩手掌柜,每天店里净利润好几千,他负责打麻将泡澡按摩就行,接到刘沂蒙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麻将桌上,把牌一推就走了,开车赶过来问清楚原委,说还是问清楚吧,俩孩子呢?

    刘沂蒙到院子里去找,不见踪影,问门卫室的保安,保安说没看见,这下她才慌了,打电话回家,母亲说没看到外孙子回来。

    “俩孩子跑远了。”刘沂蒙冷汗直冒,这俩孩子如果是在附近玩耍倒也无所谓,就怕负气跑了,被坏人拐走,那自己可就追悔莫及了。

    臧海立刻报警,警方处理起来效率很快,通过附近监控查到孩子确实走远了,而且不是回家的方向。

    刘沂蒙吓得腿软,赶紧动员所有人上街去找,臧海也叫了十几个人到处找,找了几个小时下来,一点踪迹都没有,刘沂蒙的嗓子都喊哑了,不停地自责,眼泪就没停过。

    警方的监控体系存在盲区,无法看到俩孩子究竟去了哪里,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搜寻,刘沂蒙只能打印了几百张孩子的照片到处张贴,在电视台和广播电台都打了寻人启事,悬赏重金搜寻孩子下落。

    终于有了线索,一个卖冰棍的老太太说她看到了俩男孩,还在她摊子上买了两个盐水冰糕。

    令人震惊的是,这个摊子在三环外的国道边上,这是一路向西的国道,俩孩子这是要回家找亲爹妈去啊。

    大家赶忙驱车追赶,俩六七岁的男孩走的再快也不可能超过五十公里,按理说应该能找到,但是他们依然一无所获。

    刘沂蒙打电话给弟弟,请求他支援,刘昆仑表示当即飞回近江。

    孩子丢了,得给人家父母一个交代,刘沂蒙又忐忑不安的打给大姐,还没拨通号码呢,大姐的电话先打过来了。

    “小四,孩子……”

    “大姐对不起……”刘沂蒙呜咽起来。

    “小四你哭啥啊,你在哪儿么,俩娃娃怎么回来了?”大姐问道。

    “娃娃回来了,回哪里?大姐你说什么?”刘沂蒙懵了。

    一千五百公里外,甘孜草原上,大姐拿着手机找着信号,丹增和欧珠俩孩子在身后撒欢的奔跑着。

    “喂喂,儿子们在我身边,我在甘孜,你在哪儿呢,怎么不过来?”大姐找到了信号,她也奇怪,突然间俩孩子就回来了,但是不见有大人跟着,问孩子,孩子也说不清楚,所以打电话问四妹妹。

    “不可能啊。”刘沂蒙觉得毛骨悚然,孩子才丢了几个小时而已,就是插上翅膀飞也飞不到甘孜啊,她要求和丹增说话,大姐把手机交给了大儿子。

    丹增还气哼哼的:“小姨,我没先打他,是他打我的,我才打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