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飞碟探索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沂蒙怎么也想不通俩外甥如何到了三千里外的甘孜,孩子也说不清楚,大姐心疼手机费赶紧挂了,这边刘沂蒙又打给刘昆仑,说孩子找到了,你不用过来了,别耽误你的正事儿。

    刘昆仑问了原委,说这事儿离奇我得搞清楚,此时他已经到了首都机场,临时变更航线来不及了,于是买了一张去成都的头等舱机票,单枪匹马杀了过去。

    成都到甘孜还有一段路程,王氏财团在成都有个进藏探险的基地,常年有人值班,李明安排了一个司机开着兰德酷路泽送刘昆仑进甘孜草原找大姐一家人。

    甘孜藏族自治州位于川西高原,大姐夫的家在一片大山中,省道从家门口经过,不远处是几间砖石房屋的断壁残垣,这是以前的道班,宁玛扎西自己建了一排现代化的房子,经营着一家四川饭馆和一个小型加油站,养了三条健壮的藏獒,这里天高地阔,空气清新,放眼望去就是几十公里,难怪孩子在城里住的不习惯,在这儿接触的是大自然,是最淳朴的人和动物,不像城里的人那么坏。

    俩外甥都很喜欢舅舅,他们告诉舅舅,因为被小姨冤枉了所以要回家,俩孩子决定自己走回来,丹增先带着弟弟上了一辆公交车,开到城郊就沿着大路往太阳落山的方向走,小孩子对于距离是没有概念的,以为一路向西就能到,可是走了半天就忘了初心,跑到路边一个公园玩了起来,公园里有一架飞机,看飞机的叔叔问他们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问清楚之后就开飞机把他们送到家来了。

    刘昆仑也懵圈了,这都什么事儿啊,公园里的飞机,还有看飞机的叔叔,完全不符合逻辑啊,飞机只能在机场起飞,那是戒备森严的地方,别说小孩子了,就是大人挖空心思都溜不进去。

    小孩子心智还不成熟,越问越糊涂,刘昆仑索性先不问了,大姐夫安排了酒菜,两人一通喝,一人二斤青稞酒下去了,倒头就睡,醒来发现手机上有几条苏晴发来的短信,都是嘘寒问暖的,但又不像女朋友那种查岗,让人心暖之余还舒坦,到底是少妇啊,会疼人。

    刘昆仑在这儿住了两天,便带着俩孩子去了成都,大姐眼泪汪汪但是非常坚决的送他们走,丹增和欧珠本来坚决不愿走,听小舅舅说去成都看飞机才改口的。

    湾流已经来到成都,刘昆仑带着俩孩子在飞机场上认飞机,这是波音那是空客,你俩是坐什么来的呢?

    丹增说我们坐的飞机很小,有两个汽车那么长,刘昆仑寻思这么小的飞机是塞斯纳啊,于是又拿出以前拍的塞斯纳的照片给他看,丹增却说没有螺旋桨。

    没有螺旋桨,难不成是喷气式飞机,刘昆仑更加疑惑了。

    小舅舅带着俩外甥飞回了近江,刘沂蒙在机场等他们,见到俩孩子先哭了一场,说姨不该冤枉你们,小孩子不记仇,当然不会再抱怨什么,但刘昆仑却不依不饶,说我外甥怎么能让人欺负了,走,小舅舅带你们去报仇。

    回去的车上,刘沂蒙说后来有个学生家长给我说了,是那个大孩子欺负别的女生,丹增虽然小但是一腔侠义,上前见义勇为,这才发生冲突,丹增是好孩子,是男子汉。

    “那个家长当时怎么不说?”刘昆仑愤愤不平。

    “那个家长的老公和大孩子的爸爸在一个单位。”刘沂蒙说,“张书记是区委副书记,那个家长是区里的普通工作人员,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太太更厉害,所以她不敢帮我说话。”

    刘昆仑冷笑:“我倒要领教一下官威。”

    他们连家都没回,直奔课外补习班,这个补习班是一家著名的全国连锁培训机构,在当地颇有名气,假期生意火爆,此时正是快下课的时间,家长们等在外面,张书记的太太也在。

    刘昆仑直接找到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把手机交给他:“你们大老板要和你通话。”

    通话结束,负责人脸色都变了,跟着刘昆仑来到教室,示意老师提前下课,家长们正要接孩子,刘昆仑大声道:“趁着大伙儿都在,宣布个事儿,长话短说啊,前几天我外甥在这里被人欺负了,对,就是你,姓张的小胖崽子。”

    小胖孩跋扈惯了,冲他妈嚷道:“妈,他骂我。”

    张书记夫人怒道:“你谁啊,你哪个单位的?”

    刘昆仑说:“我自由职业者,没有单位,放心,我不打人,更不打女人和小崽子,我就是宣布个事儿,小胖子,以后你不用来上课了,你被开除了。”

    张夫人一翻白眼:“凭什么啊,你老几啊?校长,这算怎么回事?”

    负责人陪着笑脸说:“大姐,这个真没办法,人家把我们全国连锁机构都给收购了,别说开除学生了,就是辞退我,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张夫人说:“哟哟哟,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为所欲为啊,我们还不稀罕上呢,行啊,先把学费退了。”

    刘昆仑说:“没问题,但是我想说的是,开除你儿子,不是因为我报复,而是这小子欺负同学,这种害群之马留不得,大姐,我劝你好好教育一下,不然将来没人给你养老送终,保不齐还得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话说的诛心,张夫人大怒,但她也是有眼力价的人,刘昆仑带了一帮随从,那趾高气扬的劲头比市委书记的谱儿都大,她骂骂咧咧拉着儿子就走。

    刘昆仑在背后说道:“大姐,我还没说完呢,你男人混到副处不容易,你就低调点吧,别坑他了,我就不信你男人屁股上没有屎,哪天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一封举报信你家就破了,弄个十年徒刑啥的,你儿子再想见爹,就是上大学之后了。”

    张夫人听到举报信三个字,哆嗦了一下,再不敢回嘴,加快速度跑了。

    搞定了此事之后,刘昆仑当即带外甥沿着原路搜寻所谓飞机,俩孩子坐的是605路公交车,坐到西郊段店的终点站,然后沿着尘土飞扬的国道一路向西,沿途有些汽配店和物流配货点,来往车辆多,但行人很少,也看不到有什么公园。

    “公园在那里。”丹增指着远处一片树林说。

    众人寻进去,这哪是什么公园,明明是一个烈士陵园。

    这一处烈士陵园修建于八十年代初期,埋葬着三十多位牺牲在越南前线的年轻近江籍战士,这些年中越关系缓和,而这些战士的父母业已年老,这地儿又偏僻,所以很少有人来祭扫,年久失修成了荒废的墓园。

    但是墓园当年也曾红火过,建有纪念碑,还有一个花岗岩的基座,上面摆着一架残破不堪的老式战斗机,银白色的铝制机身,涂装着红五星和编号,机头进去,大后掠翼,分明是一架歼六。

    丹增指着飞机说:“我们是坐这个飞机回家的。”

    刘昆仑心里咯噔一下,他想到四号任务的歼六了,可是这飞机可不像是能飞的样子啊,发动机和武器装备都拆掉了,就是一个空壳子而已,而且基座很高,没有梯子都爬不上去,即便是刘昆仑这样身手的人,也得靠别人搭人梯上去。

    爬上基座之后,才发现这飞机比在下面看的还要烂,座舱里空空如也,能拆的全被拆走了,只剩下一个座椅的金属骨架,座舱玻璃倒是完整,可是已经模糊不清,机身内部有很多腐朽的落叶,还有些积水,飞机轮子完全瘪掉,打死他也不能相信,这架飞机还能飞。

    但是丹增信誓旦旦的说就是这架飞机,欧珠年龄小一些,但也认真的点着头,说我们就是坐的这个。

    “把俩孩子抱上来。”刘昆仑就是不信邪,让人把丹增和欧珠抱上来当场对峙,看到破烂的飞机,俩孩子傻眼了,然后哭了。

    “不是这个,是新飞机。”丹增哭着说。

    “就是新的也飞不起来了,没有跑道啊。”刘昆仑蹲在高高的基座上,望着下面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一帮大人被俩孩子耍的团团转,如果不是他俩真的神奇的快速移动到甘孜,刘昆仑一定认为是撒谎。

    但他知道丹增绝不会撒谎。

    “昆仑哥,爆料给央视吧,走近科学,请他们来调查。”臧海说。

    “走近科学怕是不顶事了。”刘昆仑喃喃自语,他知道孩子是不会撒谎的,虽然说话会带有些许夸张和想当然的成分,但是大体上不会错。

    他把俩孩子抱下去,自己蹲在基座上细细观察,忽然发现飞机的轮子处有些异样,虽然这架歼六的引擎武备都拆掉了,但是一个几米长的金属壳子还是颇有些分量的,而且摆在荒郊野外的墓园里,三米高的台子上,不可能有人搬动它,那么瘪掉的轮子和下面的黑色痕迹并没有严丝合缝的吻合,这应该怎么解释?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架飞机被人动过。

    想动飞机也不难,找一台起重机就行,刘昆仑说你们帮我四下看看,有没有重型轮胎或者履带压过的痕迹,大家找了一通,什么都没发现。

    刘昆仑蹲在台子上点了一支烟,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玄机。

    臧海又说话了:“昆仑哥,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看的杂志么,飞碟探索,外星人,这事儿绝逼是外星人干的,咱地球人干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