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一章 捕蝉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念完了经,刘沂蒙再次观察野花,并未发现有什么变化,她觉得这东西有些邪性,不敢放在家里,第二天拿到医院值班室窗台上放着了。

    又是一个夜班,刘沂蒙连续接到两个急诊病号,第一个是个孕妇,羊水破了被路人送到医院,急诊科迅速帮她转到妇产科,第二个是在烧烤摊斗殴被人砍伤的男人,身上刺龙画虎,后背上挨了一刀,皮肉脂肪翻卷,隐约能看到里面的内脏,因为失血过多,这个人没能抢救过来,当医生宣布他死亡的时候,刘沂蒙却并未看到透明流体的出现。

    黎明时分,刘沂蒙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值班室想躺一会,却愕然起身,因为她再看向那盆野花的时候,眼睛里不会再出现飞蚊症了,流体消失了。

    刘沂蒙的困意顿时消失无踪,她仔细回想着晚上发生过的一切,一个迷信的想法浮上心头,她立刻前往妇产科打听消息,上半夜送来的孕妇半小时前正常分娩生下一个男婴,因为不足月,还在保温箱放着呢。

    听妇产科的同事说,这个产妇家庭条件不错,高学历知识分子,老公也是年轻有为的企业家,身价上亿的那种,这孩子可算托生到了好人家了。

    隔着玻璃,刘沂蒙看到了那个婴儿,此时她眼中并未出现飞蚊症,但是冥冥中她总觉得,流体注入了这个婴儿,同事的无心之言给了她启迪,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转世投胎吧。

    但是为什么不是那个被砍死的纹身男现场转世呢,还趁热乎,难不成婴儿还能自主选择?刘沂蒙百思不得其解,她失眠了。

    白天,刘沂蒙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一座寺庙,找得道高僧寻求真相,可是那个肥头大耳的大和尚云山雾罩一番后,老想着摸刘沂蒙的小手,她愤然离开。

    从此刘沂蒙开始留意那些濒临死亡的病人,听说哪个病区有人刚去世她就会跑去看,看有没有透明的流体出现,还真被她总结出一些经验来,医科大附院是三甲医院,门类齐全,经常有病人去世的是肿瘤科和呼吸科,肿瘤科不用说都是癌症患者,这是很难治愈的疾病,而且在去世前病人总要经历长期而痛苦的化疗放疗等,而呼吸科都是年迈的病人,身体各个器官都面临衰竭,最终带走他们的往往是呼吸系统衰竭,在肿瘤科从来见不到流体出现,而在呼吸科偶尔能见到。

    仔细观察的话,这些透明流体很多,体积大小不一,有的浮在空中,有的附着在花草树木上,有的自由流动,医院里尤其多见,外面就很少见,比如人来人往的大商场里就从未见过。

    刘沂蒙将这种只能自己一个人看见的触摸不到的透明流体称作魂魄,她明白自己是能看见魂魄的异能人士,但这个秘密她谁也没有告诉,因为告诉了别人也没人相信。

    急诊科的护士长是个话痨,有一次她告诉刘沂蒙,江东造船厂工人新村有一个房子特别便宜,一百二十平才卖五十万,简直跟白捡一样。

    “可是你知道么,那地方是凶宅,曾经有一家人在屋里被歹徒杀死,谁买了那房子可就烂手里了,不能住不能卖,租都租不掉。”护士长说的煞有介事,刘沂蒙这回没有害怕,反而说护士长要不咱们去探险吧。

    “我可不去。”护士长连连摆手。

    刘沂蒙趁休班来到造船厂工人新村,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房屋中介,站在外面看广告的时候,里面出来一个圆脸胖子,一脸油光,穿着廉价黑西装,说大姐你要买房还是租房啊。

    刘沂蒙说我想买房子,只要便宜就好,破点老点无所谓。

    无良中介立刻向她推荐一百二十平的精装修房源,说低于市价三十万,只要七十万,刘沂蒙知道说的就是凶宅了,边问有钥匙么,我想去看看。

    “必须有啊,您稍微一等。”中介拿起了手机开始联系,很快就有别的中介送来一把钥匙。

    刘沂蒙跟着中介来到这处房屋,开锁进门,屋里一股霉味,装修倒是真不错,可惜是很多年前的风格,窗子紧闭,令人压抑不安,中介打开窗户说通通风就好了,这房子真不错,房主真心想卖,您看看,不临街,安静,附近还有幼儿园和小学。

    “我想单独呆一会可以么?”刘沂蒙开口道,中介狐疑的看了她一会,说行吧,我在楼下等你。

    刘沂蒙进门就出现了飞蚊症的症状,她知道这个房子确实有问题,这屋里有三股流体在乱撞,但是体积极小,和蚊子差不多,在眼前转瞬即逝。

    “你们的仇已经报了,这是法院的判决书,凶手去年就枪毙了。”刘沂蒙大声说道。

    中介其实没下楼,在楼道里抽烟,听见刘沂蒙的声音,吓得烟都掉了。

    刘沂蒙在室内溜达了一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从包里拿出三个小盆多肉植物,放在客厅茶几上,在沙发上坐着静静等待,那三股流体果然一路乱撞后落到植物上,就像蝴蝶落在花朵上那样,再也不动了。

    刘沂蒙将三盆多肉收进包里,出门,中介在外面站着,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大姐,您……”

    “这房子干净了。”刘沂蒙笑笑,径自下楼去了。

    中介走进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压抑气氛一扫而空,竟然有豁然开朗阳光灿烂之感。

    ……

    老马修.米勒忙活了大半年终于有了下文,按照他的计划,为了稳妥起见,不可以在加拿大实施绑架,必须等到克里斯去往外国途中下手,而且这个目的地国家不能是欧美西方国家,只能是落后的发展中国家。

    老马修的团队黑进了克里斯高级助理的电脑,截取了多封邮件,对克里斯的行程和安保了如指掌,这个神棍全世界到处游荡骗钱,下一站是马尼拉,这是最适合下手的地方。

    刘昆仑的一亿美元不是白花的,他得到了全球顶级阵容的谍报团队服务,来自英美俄以色列的退休特工们精诚合作,只为捞钱,此次任务经过长时间的情报侦查,确保万无一失,所以老马修发了邮件过来,邀请刘昆仑亲临现场观摩,算是一项免费的附加服务。

    杀克里斯是刘昆仑一直挂念的大事,他当即带着马君健奔赴菲律宾,和老马修会和。

    马尼拉的夜生活进入尾声阶段,街上的人和车都少了许多,刘昆仑和马君健上了一辆厢式货车,车厢被改装成智慧站,摆着一排电脑屏幕,车顶上还有经过伪装的天线,老马修戴着耳机坐在车里运筹帷幄,他让司机开车,操作电脑调出一幅画面,屏幕上有五个坐在车里的人,都是大腹便便的欧美白人,穿着热带风情的花衬衫或者T恤,大裤衩沙滩鞋。

    在菲律宾这种欧美又穷又老的老头子很多,他们那点退休金在本国过不上好日子,但是在菲律宾不但能天天喝酒吃海鲜,还能找一个当地的临时老婆陪睡,看他们的样子哪有精英特工的范儿,分明都是混吃等死的老废柴。

    “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冲进去,把人抓出来带走。”老马修说。

    屏幕上的老家伙们慢条斯理的在手枪上拧着*,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连防弹衣都没穿,因为情报精准,危险极小,克里斯身边只有三个白人保镖有一定战斗力,其他五个本地带枪保镖都是样子货。

    “事实上我们没打算开枪。”老马修得意洋洋道,“抓捕环是最简单的,搜集情报和安全的将目标运出国境,运进中国,才是具有含金量的。”

    “你们要价有点高了。”刘昆仑现在有点心疼,早知道这么容易,自己拉个队伍也就干了。

    “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老马修点了一下鼠标,另一个屏幕上呈现出克里斯居住场所的情形,这是一栋西班牙风格的老房子,单独院落,铁门高墙,有监控和电子围栏,院子里有几个菲律宾籍的保镖在打牌,M16步枪就放在身边,镜头一转,客厅里两个保镖在看电视,还有一个保镖在窗口站着,而克里斯正在卧室里和一个混血女子缠绵。

    “你是怎么做到的?”刘昆仑很纳闷,都能监控到别人床笫之事,这帮特工还真不简单。

    “仿生机器人,一只电子甲虫,身上藏着微型摄像头和传输装置。”老马修解释道,“这是CIA的东西,全球最先进的间谍装备,一般是用来对付*的,你现在知道我们这帮老家伙的厉害了吧。”

    “确实霸道。”刘昆仑赞道。

    厢式货车慢速绕着弯子,再次检查有无纰漏,附近停着一些车辆,用红外热成像仪查看,车内无人,一切正常,指挥车停下,,老马修下达了行动指令,老家伙们大大咧咧的从车上下来,分批走向克里斯的住所。

    刘昆仑饶有兴致的盯着屏幕,等待着抓捕大戏,突然他看到屏幕上的老家伙胸前出现一团血迹,然后仰面倒地,紧跟着是密集的弹雨扫射,另外几个人连枪都没拔出来就被扫倒在地,显示器是没有声音的,只有老马修的耳机能听到密集的枪声,他惊的脸色都变了,拍着驾驶室说快开车。

    但是已经晚了,一个路人走到厢式货车旁,毫无预兆的举枪射击,司机的太阳穴被打穿,当场就死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埋伏了,好在老特工临危不乱,迅速拽出一支雷明顿*来,隔着驾驶室的门就开了火,轰了三枪之后踢开门,袭击者被打成了马蜂窝,马君健扑过去将尸体掀出去,坐上驾驶位,踩离合挂挡加油门一气呵成。

    一场追车大戏开演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三辆路虎车和十几辆黑色摩托,骑手也都戴着黑色封闭式头盔,穿着全黑的摩托服,一手掌把,一手握枪,帅是够帅了,但是效率就打了折扣。

    刘昆仑一身冷汗都下来了,这个阵势可不简单,说明克里斯不但是有备无患,甚至极有可能是布下圈套引自己上钩,打猎的人反而成了猎物,这感觉可不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