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刑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马君健驾车夺路而逃,他对马尼拉这座城市完全陌生,没头苍蝇一样乱开,这辆车是改装过的,前后保险杠加强,马力强劲,如入无人之境。

    只逃跑不反击是跑不掉的,老马修拖出一只造型古怪的枪丢给刘昆仑,是比利时的P90单兵武器,五十发弹匣火力持续性极好,他推开车厢门对着后面就是一通扫射,几辆摩托车应声倒地,在地面上擦出一长串火星来,但是更多的摩托车却不要命的扑过来,大马力引擎的轰鸣和爆豆般的枪声不绝于耳。

    三辆路虎车前后夹击,挤压碰撞,但是他们没料到的是这辆货车配备了防爆胎和防弹装甲,尽管子弹打的车厢如同暴雨下的铁皮屋顶,但没有一发子弹能穿透车体,反而是刘昆仑发射的子弹可以轻松射穿路虎的风挡和车体。

    深夜的街头,如此大规模的飙车驳火竟然没有引来警察,没有警车出现,没有警笛鸣响,马尼拉似乎成了不设防的城市,罪犯的天堂。

    老马修钻到驾驶室里去指引马君健开车,他知道一处安全屋,但首先要把追兵摆脱才行。

    马君健不懂英语,老马修不会汉语,全靠手势指挥,小健哥左冲右突,势不可挡,时不时还一脚急刹车,后面紧跟着的摩托车猝不及防也跟着刹车,前轮抱死后轮翘起,摩托车手一头扎进车厢里,被刘昆仑顶着头盔扣动扳机,头盔里就成了血葫芦。

    本来是一场群狼猎虎的捕杀行动,却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追兵被干掉一大票,剩下的摩托车手悄然消失,大概是胆怯溜走了。

    这场虎头蛇尾的战斗让大家觉得很是无厘头,事后分析猜得出结论,一方面是人的因素,另一方面是武器的因素,这些杀手都是菲律宾本地人,拿钱办事,只有前面三板斧的锐气,一旦受挫就怂了,菲律宾是个不限枪的国家,民家枪械泛滥,这些杀手使用的是手枪和*,子弹都是九毫米手枪弹,而且是本地生产的货色,穿透力和杀伤力都不够高,在高速行驶的车辆上射击,能打中全靠概率,而刘昆仑用的是比利时产的P90,精度极高,5.7毫米的小口径高速ss192空尖弹,能打穿48层凯夫拉,穿透力堪称恐怖,再加上困兽犹斗的勇气,胜败自然分明。

    追兵消失,伤痕累累的货车步履蹒跚,老马修正在回忆安全屋的方位,刘昆仑让他到车厢里看电脑里回放的录像,是克里斯对着屋顶监控的甲虫做了个比出中指的手势。

    “这是个陷阱,但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刘昆仑杀红了眼,“杀一个回马枪,把他干了。”

    老马修死了一票老伙计,再看到克里斯猖狂的挑衅,英国佬遇敌必战的雄心也燃烧起来了,这个回马枪出乎意料,可行。

    于是马君健调头往回开,快到地方的时候老马修拎着个长条形的包下了车,刘昆仑穿上防弹背心,枪上膛刀出鞘,一路杀回,货车直接撞开大门,菲律宾籍的保安们一枪未发,四散奔逃。

    果不其然,超级自信的克里斯并未离开,但他身边的保镖却远不止三人,而是十个人,刘昆仑自投罗网,立刻落入重围。

    但是包围圈很快就被撕开一个口子,临近一座楼顶,老马修抱着一支AWP狙击步枪,用瞄准镜圈住那些保镖,一枪一个,干净利落。

    最后刘昆仑是从大衣柜里把克里斯拖出来的,薅着头发穿过血迹斑斑尸横遍地的客厅,丢进车里,扬长而去。

    ……

    一小时后,蒙着眼的克里斯被带到安全屋,绑在一张椅子上等待审问,刘昆仑和马君健都受了枪伤,好在这种低烈度交火没用动用自动步枪,挨上一发步枪弹可就笑不出来了。

    处理好伤口之后,刘昆仑亲自审问克里斯,摘下他的头套,二话不说先抽一顿大嘴巴,把这张帅脸抽的跟猪头一样,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你知道我会怎么杀你么?”这是刘昆仑的第一句话,他才不屑于取得什么罪证,克里斯和修罗会不但个非常狡猾,还势力庞大,指望法律惩罚他们是幼稚的想法,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血洗血,血债血偿。

    “我是杀不死的。”被抽的脸颊红肿的克里斯依然是一张嘲讽脸,眼角带着笑意,“你每杀死我一次,都会让我变得更强大。”

    “那就试试。”刘昆仑拔枪顶住克里斯的脑袋,期望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恐惧,可是并没有,这家伙难道真的有什么妖法不成。

    “怎么做个交易吧。”刘昆仑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我会让你有尊严的死。”

    “如果我拒绝呢?”克里斯还有心情耍嘴。

    “知道凌迟么,那是古法,我手艺不行,但也会尽量让你多些痛苦。”刘昆仑说。

    “没有创意,我虽然不喜欢,但也不怕,换一个死法。”克里斯满不在乎的耸耸肩。

    “我说一个。”马君健插言道,“不成熟的建议,姑且一听,你们知道檀香刑么,找一根坚硬的檀香木,前头削尖,从这小子的谷道捅进去,把木头竖起来,让他利用自身体重一点点的往下滑,尖木桩子捅到腰,捅到心口窝,最后从嘴里捅出来,玩得好的话,七天才死,这七天还得给喂水喂饭,免得饿死了就不好玩了。”

    “呵呵,这个有点意思了,中世纪的时候,土耳其人喜欢用这种方法处死不听话的亚美尼亚人,希腊人和特兰斯瓦尼亚人。”克里斯赞许的点点头。

    “小健哥,你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哩。”刘昆仑也不由得赞道。

    马君健挠挠脑袋:“其实不是我的创意,我这个人喜欢读书,在里边看过莫言的檀香刑,这是跟他老人家学的古法。”

    老马修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克里斯用流利的英语翻译给他听,翻的很是信雅达,老马修听了赞不绝口,连说几个法克。

    “就当是个游戏,我陪你玩,你提问吧。”克里斯忽然来了兴致。

    “罗小巧是怎么死的?”这是刘昆仑的第一个问题。

    “我杀的。”克里斯回答,“我是大天使,行使祭司的职责,在她的喉咙上割了第一刀,她的血很甜。”说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像蛇眼一样凶残无情。

    “装修祭坛的工人也是你杀的吧?”

    “我当然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们灭的口。”

    “王海聪是你杀的吧?”

    “你猜。”

    刘昆仑怒不可遏,这家伙死到临头还敢戏弄自己,看来他是真的有恃无恐啊,不过是人就有弱点,克里斯肯定有怕的。

    “小健哥,这小子瞧不起咱们,怎么办?”刘昆仑问道。

    “办他!”马君健恶狠狠回应。

    “小健哥,靠你了,上他!”刘昆仑注意着克里斯的表情,果然有一丝惊恐。

    马君健立刻解裤子:“你还别说,在里边我干过一个小白脸,那滋味比干妹子都强。”

    克里斯变了脸色:“别别别,我说,我没杀王海聪,”

    老马修看不下去了,“你们在开玩笑么,刑讯不是做交易,俘虏是没有权利谈条件的。”

    刘昆仑虚心请教:“您老说该怎么办吧。”

    “就按你说的办。”老马修一脸严肃。

    克里斯被放倒在地,他身长一米八七,玉树临风,面容比女孩子还俊秀精致,一身细皮嫩肉加翘臀,这种姿色无论是在白马会当鸭子还是在GAY圈里混,都是一等一的货色。

    马君健淫笑着扑了上去,看到克里斯绝望的眼神,刘昆仑这才满意,退出房间任由小健哥发挥,自己点了一支烟和老马修聊天。

    “这是为了彻底击垮他的自尊心。”老马修说,“刑讯逼供中很常见的手段,劳伦斯被土耳其军队俘获后受过这种待遇,导致他后来性格扭曲,当然这还不是最狠的,待会我去讯问他,如果感兴趣你可以旁观。”

    “我很乐于看他受刑。”刘昆仑说。

    小健哥用刑完毕,出来点上一支事后烟,淡定道:“给丫整肛裂了。”

    刘昆仑再看,克里斯的脸已经扭曲,再也不能神气活现,看来羞辱才是打击他的有效手段。

    现在轮到老马修下场,他先上了一些常规手段热身,比如拿毛巾捂住克里斯的脸,然后往毛巾上倒水,造成窒息感,但这个办法似乎无效。

    “我们出去抽根烟,你慢慢玩。”刘昆仑说。

    等他们一根烟抽完,老马修也出来了,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张纸巾上放着两个血红的肉球。

    “这是什么玩意?”刘昆仑问。

    “亏你经常吃烧烤。”马君健道,“是那玩意。”

    饶是刘昆仑这样的硬汉都不免打了个冷战,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发起狠来简直就是魔鬼。

    “他现在很愿意倾吐一切,因为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死。”老马修轻快的说道,“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喜欢干这个,但不代表我不擅长,他杀了我五个老伙计,需要付出一点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