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避风港一号梯台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阿曼达也远远看到了刘昆仑,四目相对,她立刻感觉到危险,这是被狼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只见那个恶少对身旁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那个人就冲这边走了过来。

    “小心,如果有危险就表明身份。”庄尼也发觉了异常,为何两人一进门就被盯上,难道说已经暴露?

    “谢谢,我有数。”阿曼达低声道,反而迎着那人走过去。

    “小姐,昆少请你过去喝两杯。”那人彬彬有礼的将阿曼达请了过去,刘昆仑坐在沙发上,一副标准的土鳖暴发户纨绔恶少嘴脸令人作呕,他只穿一条拳击短裤,披着浴巾,戴着硕大的墨镜,嘴里叼着雪茄,腕子上是金光闪闪的镶钻手  表,一只手里还转着两枚钢质的保健球。

    “昆少好。”阿曼达一低头,行了个礼。

    刘昆仑把墨镜扒拉下一半,眼睛色眯眯盯着阿曼达,看的她浑身发毛,忽然问道:“你哪个模特公司的?谁带你来的?”

    “我……”阿曼达来之前没做足功课,因为根本也没打算贴近侦察。

    “我来错场子了,不好意思。”阿曼达心知要露馅,赶紧放个*就跑,没想到却被刘昆仑拉住了手,“来了就别走了,陪我玩玩。”

    阿曼达几乎要亮出警察身份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好的卧底机会放弃了未免可惜,便硬生生忍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刘昆仑摘下了墨镜,认真的问道。

    “Amanda。”

    “中文名。”

    “李胜男。”

    这是阿曼达真实的中文名字,李胜男出身世家,祖父曾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称号,她的父亲是一位大律师,也是太平绅士,她的叔叔就是警务处的助理处长李伟聪,总体来说,李家并不比王家逊色,也是一跺脚港岛震三震的家族。

    所以这才是阿曼达的底气所在,更何况她是跆拳道黑道,对自己的身手相当自信,这种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阔少,她一个能打八个。

    “好啊,那就玩玩。”李胜男嚼着口香糖,故意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太妹样子,但她装的不够像,毕竟警察不是专业演员,二十多年上流社会家庭的教养让她装不出真正的底层出身太妹的样子。

    但正是这种良家少女努力学坏的调调对了昆少的胃口,他眨眨眼,问李胜男:“好啊,怎么玩?”

    李胜男一翻白眼,心说不是你要玩的么,你们恶少还能有什么玩法,无非是嗑药滥交群P外加SM,忽然她冒出一个念头,想整蛊一下这个恶少。

    “不如去庙街逛夜市。”李胜男恶意满满道,庙街是油麻地的夜市一条街,平民消费的地方,亿万富翁是不会喜欢那种抵挡场所的。

    “庙街,不错,走起。”刘昆仑起身,将浴袍脱下,又当场脱下拳击大裤衩,李胜男差点转过头去不敢看,但是想到自己的人设是古惑女,硬是没转头没闭眼。

    好在刘昆仑里面还穿了条内裤,还是印着蜡笔小新的卡通内裤,随从递上一条牛仔裤,普普通通的半旧牛仔裤没什么特别,然后上身穿了件更没特色的白T恤,看起来就像个香港大学的学生。

    “走啊。”刘昆仑说,

    “去哪?”李胜男傻了。

    “不是去庙街么。”刘昆仑拉起李胜男,抛下一屋子的客人,就这么走了。

    庄尼远远看到Amanda被带走,心急火燎,想报警又觉得不妥,只好也跟过去尾随保护。

    刘昆仑拉着李胜男到了车库,停在面前的是一辆黑色的雅马哈重型机车,他戴上头盔,又拿出一个头盔给李胜男戴上,示意她坐上后座。

    李胜男犹豫再三,还是跨上了摩托车,刘昆仑一拧油门,雅马哈风驰电掣而去,庄尼刚从楼梯上下来,只闻到了摩托车的尾气,忽然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短信两个字:庙街。

    刘昆仑的驾驶技术很好,开的不但稳,还不超速,李胜男暗暗纳闷,豪门纨绔玩跑车的多了,玩摩托的也有,玩这种高速交通工具追求的不就是刺激么,尤其是带着女人的情况下,简直是能开多快就开多快,这个严守交规阔少倒是稀有动物。

    转眼就到了庙街,刘昆仑停下车,摘下头盔,李胜男忍不住揶揄道:“开的好慢哦,看来你对自己的技术没什么信心。”

    “摩托就是个交通工具,开得快有什么好处,人生不会多一秒,搞不好还会戛然而止。”刘昆仑说。

    李胜男无言以对,心说这货怎么搞得像港大哲学系的一样。

    “其实我挺讨厌他们的,他们都是冲着我的钱来的。”刘昆仑说,“你就不一样了,你是……”

    “我是什么?”李胜男警觉起来,莫非他已经察觉自己的警察身份。

    “你是走错场的,哈哈哈。”刘昆仑大笑起来,李胜男也心虚的陪着他笑了几声。

    庙街让刘昆仑生出了一些亲切感,这不就是夜市一条街么,各种廉价商品摆的琳琅满目,其中不乏山寨A货,刘昆仑拉着李胜男的小手,徜徉在小商品市场中,如同巡逻在当年的金桥大市场,他甚至还停下脚步,用蹩脚的粤语和小贩讨价还价,买了一个廉价的包。

    “送给你。”刘昆仑郑重其事的把包递给李胜男。

    “刚认识就送包,不合适吧。”李胜男揶揄道,价值几百港币的包,亏他送的出手。

    “没事儿,谁让咱俩投缘呢。”刘昆仑说,“饿了,吃夜宵去。”

    李胜男翻了个白眼,知道准没好事。

    几分钟后,两人坐在路边摊上,点了两碗煲仔饭,廉价的塑料桌椅,一次性筷子,几十块一碗的煲仔饭,这是真的亿万富豪么?或许是王海昆的替身吧?李胜男生出疑窦来。

    吃夜宵的时间最适合套底细,李胜男问东问西,刘昆仑有问必答,而且还回忆起了往事。

    “在我的家乡,也有这样的小商品市场。”刘昆仑说,“我在里面当保安,整天抓小偷,抓了一段时间,小偷都不敢来了。”

    “你怎么抓的?”李胜男托起下巴,很好奇的问道。

    “我拿刀斩他们。”刘昆仑做了个挥刀的手势,“在我的地盘,严禁盗窃。”

    忽然路边一阵嘈杂,一男一女缠斗在一起,男的抓住女的头发用脚踹她,女的大声呼救,粤语和普通话夹杂着,看打扮很风尘,应该是个来港捞钱的北姑。

    李胜男情不自禁的起身想干涉,被刘昆仑按着肩膀坐下。

    “看我的。”刘昆仑拿起一双一次性筷子,嗖的一声甩手出去,男的腿弯巨疼,差点栽倒,回头看过来,指着刘昆仑大骂,又是扑街又是冚家铲,李胜男皱起眉头,刘昆仑虽然听不懂也知道不是好话,受手一动,又是一根飞筷,男子的嘴巴被打出了血。

    李胜男心中一动,“王海昆”功夫了得,出手伤人,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抓他么,可是抬头看看附近店铺的监控摄像头,虽然对着这边,但是他的动作幅度很小,很容易被律师推翻,无法当做呈堂证供。

    庙街,入夜之后就是社团的地盘,被刘昆仑教训的男子当场打电话叫人,转眼就聚集了十几号人,黄毛金链刺龙画虎,典型的低级古惑仔打扮。

    “走啊。”李胜男见势不妙,拉着刘昆仑就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去路全被封死,路边摊老板也忙着收摊,生怕殃及自己的摊子。

    斗殴是突然发生的,显然古惑仔们认为他俩是不识相的大学生,打了也就打了,而且古惑仔们动用的武力比较克制,没有西瓜刀和棒球棍,只是用拳头简单教训而已。

    但是事态的发展瞬间失控,这一男一女都不是凡人,男的身手利落干脆,让他们仿佛现场观摩了一场甄子丹主演的动作片,女的逊色点,一看就没经过实战,但对付一两个男人没压力。

    但是这里是人家的主场,敌人越打越多,眼瞅着一大群古惑仔抡着西瓜刀冲过来,刘昆仑踹翻一人,抓起李胜男的手:“跑!”

    两人跑的飞快,一路向西,经过茶餐厅,经过红茶冰室,经过中医按摩店,经过模型玩具公司,庙街的霓虹灯飞速向后,喊打喊杀的声音越来越远,前面越过三号干线就是大海。

    “你等一下。”李胜男跑去7-11买了一提啤酒,带着刘昆仑从下面穿过道路,来到油麻地避风港一号梯台,两人坐在台阶上面向大海。

    “对面就是大屿山,香港迪士尼。”李胜男说,眼神迷离起来,“迪士尼星期开业嘅时候,我上中五,同学约一齐去玩,但系老豆唔畀钱,我憎佢,宜得离家出走,不过当我走上社会先理解佢,我哋屋企五个人,住100呎嘅屋,你可唔可以想象嘢,塔隔离就系饭枱,晒屋企人唔同时喺屋企,唔系连个拧转身嘅空间都冇,屋企得个窗,好小,睇唔到阳光,喺啲噉嘅地方人都会变得压抑。”

    李胜男在演戏,她在用一个同学的经历卖惨,以此来博得刘昆仑的同情,方便进一步交往。

    刘昆仑冷笑一声:“生在香港,你已经跑赢了很多人,你生来就是在国际大都市,那些出生在偏远落后地区的同胞,要用多少时间多少血汗,才能站到和你平齐的起跑线上?”

    李胜男撇嘴娇嗔道:“你噉嘅亿万富豪当然企喺度讲唔腰疼  。”

    刘昆仑说:“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不费什么力气就赚到大钱。”

    李胜男讥笑道:“在这儿帮你吹一管么?然后打发我几千蚊?”

    刘昆仑说:“思想肮脏,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我给你三年时间,你拿到大学文凭,我奖励你一千呎的房子。”

    李胜男瞪大了眼睛,这是色迷心窍无恶不作的花花公子么?分明是港片主旋律里的第一男主角,头戴光环的那种,英俊神武不说,还有一颗正义的光明的心。

    刘昆仑看看手机:“哎呀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

    李胜男的家在半山豪宅,被送回去岂不露馅,她赶紧说和家里人吵架了不愿意回家。

    “那好,我给你开个酒店房间。”刘昆仑说。

    “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这个目的罢了。”李胜男为自己的幼稚感到羞耻。

    两人从梯台上来,打了一辆出租车到附近海港城的马哥波罗香港酒店,刘昆仑刷自己的运通百夫长黑卡要了一个海景套房,李胜男正在想着怎么脱身,刘昆仑将房卡地给她说:“明天直接退房就可以了,愿意的话,可以把你的兄弟姐妹叫过来一起享受一下。”

    李胜男瞪大了眼睛,这一招欲擒故纵也太漫长了吧,难不成这个恶少真的想放长线钓大鱼的泡自己,还是他真的就是这么纯良?

    “有缘再见了妹子。”刘昆仑潇洒离去,再不回头,只留李胜男怅然。

    刘昆仑上了出租车吩咐司机:“快,半岛酒店。”

    前女友许英和他再续前缘,突然来港,刘昆仑可不敢放她的鸽子,再说这个李胜男和许英比起来,那就是野鸡和凤凰的差距,香港本地妞儿,成色再好也就是七十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