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的女儿叶小冬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这种提问刘沂蒙已经厌烦,见报之后几乎每一个认识的人都这么问,还有些记者来刨根问底,起初她还会严肃的解释,后来发现大家只是当个笑话而已,也就懒得搭理了。

    “那是无稽之谈,小报记者为了赚取眼球胡诌的,不好意思,我还有事,需要入住您可以去前台办理。”刘沂蒙才没闲空搭理这种猎奇之辈,她礼貌的结束谈话,起身便走。

    “可是我相信是真的。”费医生说道,“你看到的透明流体就是冻结状态的灵魂。”

    刘沂蒙站住了,对方的话让她心中一动。

    “人的体温是37.5摄氏度,体表和体内相差半度,当灵魂出窍后,外温低于体温,灵魂就冻结了,是这么理解的么?”她头也不回的问道。

    “当然不是。”费医生笑了,“这里说的冻结,是冻结银行账户的冻结,而不是物理意义的冻结,人的灵魂可以冻结,可以转移,可以在其他躯壳里重生,这些都应该是常识啊。”

    刘沂蒙回来坐下:“费医生,你在哪家医院工作?”

    “我是Doctor费,是博士,不是医生,虽然有段时间客串过医生,妇产科医生。”费博士笑道,“我的研究方向是生命科学,事实上我一直在寻找能看到灵魂的人,这是一种很稀缺的特异功能,上一个能看见灵魂的人是一个僧人,我建议咱们换一个地方聊,我带你去一个人,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刘沂蒙说我去交代一下工作,随即到前台安排了一下,一名服务员跟着他们出来,记下了费博士的车牌号码以防万一。

    费博士的车是一辆不起眼的老款别克,费博士很有风度的拉开车门,请刘沂蒙坐在后排。

    刘沂蒙坐进车里才发现后排还有一位乘客,是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小姑娘,对方很礼貌的冲自己打招呼:“姐姐你好。”

    “这是我女儿,叶小冬,随她妈妈的姓。”费博士发动了汽车。

    他们去的地方很近,是滨江花园的一个露天咖啡馆,费博士点了两杯咖啡,让女儿去江滩上散步,自己和刘沂蒙谈事儿。

    小女孩很乖巧的去了,虽然年纪小但是个头很高,亭亭玉立,举手投足都显示出良好的家教。

    “你一定很宠女儿。”刘沂蒙说,她虽然不爱打扮,但也能看出女孩的衣服质地和裁剪都是一流的。

    “我亏欠女儿太多。”费博士说,“今天咱们聊的主题就是她。”

    “你女儿?叶小冬?”刘沂蒙看着远处追逐蝴蝶的少女,狐疑不解。

    “叶小冬生于1967年,死于1995年。”费博士的话让刘沂蒙震惊无比,脑子全乱了。

    既然女儿已经死了,那江滩上活蹦乱跳的这个是谁,难不成是鬼!

    “当时她被人囚禁,遇到水灾,被活活淹死的,我来晚了一步,没能救活她,只好复制了一个女儿,就是克隆,多莉羊知道么,和那个技术差不多,克隆人类受到伦理上的约束,并不是技术上的,我的女儿在1996年出生,她成长的很幸福,不缺物质,也不缺爱,但她毕竟是另一个人,我想要的是原来的女儿。”

    刘沂蒙懂了:“你想把第一个叶小冬的灵魂移植到这个女儿的躯壳里?”

    费博士摆摆手:“没可能的,大女儿的灵魂已经消失无踪,小女儿有自己的灵魂,我怎么可能为了大女儿的重生杀死小女儿呢?”

    刘沂蒙更不懂了:“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会有一种办法让二者兼容,把大女儿的记忆拷贝到小女儿大脑中,这样虽然还不够完美,但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刘沂蒙的世界观已经崩溃,感觉自己跟一个疯子坐在一起,忽然她意识到一个问题,费博士说女儿1967年出生,那么照理说这个父亲至少是四十年代出生的,今年应该六七十岁,怎么看起来顶多四十岁而已,她怀疑自己真的遇到了精神病患者。

    可是费博士的举动看起来很理智,说话逻辑清晰,并不像疯子,或许是个科学妄想狂吧。

    “您今年高寿?”刘沂蒙问道。

    “我……我来到这个世界四十多年了。”费博士说,“确切的说,四十四年不到。”

    刘沂蒙注意到他话语中的漏洞,问道:“  那您原先在哪个世界?”

    “这个说起来就太复杂了,我怕你消化不了,咱们先说眼前的事儿,我女儿就是死在这里的。”费博士指着江滩说,“九五年的时候,这里还不是江堤,建有一片房子,违建害死人啊,江水漫上来的时候,她被锁在地下室里,那种绝望,我无法想象。”

    刘沂蒙看着野花烂漫的江滩,无法想象当年的惨剧。

    “我听人说,魂魄会停留在植物上,所以经常带她来玩,其实我也知道,就算有,也停不住啊,早就随着滔滔江水远去了。”费博士感慨万千,潸然泪下。

    父爱打动了刘沂蒙,这段话也让她确信,费博士并不是疯子,因为自己从未告诉过别人,魂魄可以附在植物上。

    “那么您是听谁说的呢?”

    “一个僧人,就是那个能看到灵魂的人,其实他是一个活佛,噶举派的僧人,我们同在青海蹲监狱,就是劳改农场。”费博士回忆着往事,将刘沂蒙带到七十年代初期。

    “香巴是他的俗家名,他得正式称呼是至尊自在不空法王,他的俗家父亲是个修行者,母亲是个空行母,香巴在两岁的时候被指定为不空法王,地位很崇高,仅次于我们周知的那几个大喇嘛,那年月,藏传佛教可不像现在那么受欢迎,不空法王被打倒,强迫还俗,还被关进了劳改农场,强行改造,他一个。”

    “然后呢?”刘沂蒙听的入神。

    “被关进来的时候,他才二十岁,他的成分太差,活佛嘛,连犯人都不敢靠近他,只有我愿意和他做朋友,农场很大,很荒凉,甚至连看守都懒得管我们,因为跑出去根本走不到有人烟的地方,只能饿死,或者被狼吃了,在高原的阳光下,我们聊得很多很多,成为挚友。”

    “香巴很神奇,有一次外国友人来访,我记得是阿尔巴尼亚监狱管理局的人来农场参观,领导给我们换了新衣服,食堂也弄了很多好菜,那红焖羊肉的味儿我至今还记得,香啊,大家都知道,外国友人一走,这些饭菜就得收回不给我们吃,所以大家拼死的吃,有一个老犯人已经吃的太急,活活噎死了,都准备收尸了,香巴不让,他给老犯人做人工呼吸,拍他的后背,折腾了一阵子,居然把个死人给救活了,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因为佛家慈悲为怀?你猜他怎么说?”

    “他知道老犯人并没有死。”

    “对,你很聪明,香巴告诉我,他没有看到灵魂出窍,所以认为还有得救,那个老犯人是上海人,老派留学生,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先是判了十五年,他觉得冤枉就上诉,二审给他加刑到无期徒刑,他冤啊,不服啊,每年都写申诉信,都石沉大海,他想家,想亲人,这口气顶着,不愿意死啊。”

    刘沂蒙唏嘘不已,但是有些不解:“如果不救,是不是真的死了。”

    “那当然,自然规律违背不了。”费博士说,“人死之后,魂魄会出窍,这是香巴告诉我的,半透明状态的流体从头部的七窍流出,盘桓不去,寻常人看不到,只有佛法有大成者能看到,香巴才二十岁,我不相信他对佛法的研修有这么高深,所以我俩争论了许久,直到后来,我重获自由,在这方面涉猎了一些东西,才知道他们噶举派的高深,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制度就是他们这一派创立的,包括最普及的宗教仪式,灌顶,佛法的灌顶和世俗的灌顶,其实不是一种东西……”

    费博士滔滔不绝,刘沂蒙却更糊涂了,自己能看到冻结的魂魄,难不成也是佛法修炼得大成者?可自己对佛教的全部了解也仅限于母亲拜的菩萨念的经而已。

    “香巴人呢,你找他帮忙岂不是更好?”刘沂蒙问道。

    “他死了。”费博士遗憾道,“落实政策后,他过了没多久的快活日子,就得了重病死掉了。”

    “那我怎么才能帮到您?”刘沂蒙是个善良的人,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费博士相信自己能看到灵魂,仅凭这个她就愿意帮忙。

    “这事儿挺复杂的,我暂时也没想好,咱们先建立起联系来,以后多得是合作的机会。”费博士说,“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费天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