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安全的地方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临别之际,刘沂蒙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她说既然香巴是个活佛,死了之后肯定会转世,你怎么不去找这个活佛解决难题呢。

    费博士说:“你这个问题非常好,你玩过电脑游戏么,那种角色扮演的rpg游戏。”

    刘沂蒙摇头。

    费博士说:“你玩几次就懂了,前世就像是你玩过的一次角色扮演游戏,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你不会在意游戏里那些悲欢离合,对你来说都过去了,释然了,放下了,不在乎了。”

    刘沂蒙点点头,似懂非懂。

    费博士又说:“不空活佛现在是有一个,但他根本不是香巴的转世,庙里那帮喇嘛佛法不精,又不愿意放弃利益,就胡乱找了个小男孩充当香巴的转世,倒也不会露马脚,你想啊,随便谁家的小孩,只要不是天生呆傻,整天佛经和高僧围绕着你,就是熏陶也熏出来了,以假乱真不难。”

    刘沂蒙愕然:“那……”

    费博士说:“对,你猜想的没错,大多数都是鱼目混珠,传承早就断了。”

    最后,费博士留给刘沂蒙两个联系号码,一个是普通手机号,还有一组比较长,00+14807682500再加上十二位数字。

    “这是铱星电话,我经常不在服务区,打这个才能找到我。”费博士说。

    父女俩离开了江滩,开车走了,刘沂蒙也坐公交回酒店,她没看到的是,那辆老款别克在被一辆保时捷911超了之后,瞬间加速反超,留给911一个背影的场景。

    刘沂蒙回到金天鹅大酒店,立刻被叫到陆刚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人是刑警张湘渝,另外两人都说普通话,自我介绍说是公安部刑侦局的,李刘沂蒙的心就提了起来。

    果不其然,是关于刘昆仑的事儿,这个弟弟又惹祸了,据说这回犯的事非常严重,有几个国家已经向中国提出了引渡请求。

    “如果你弟弟给你打电话,请及时告知我们,主动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公安部的人这样说。

    张湘渝也跟着说:“知情不报可是包庇罪,是要判刑的,那个薛文武知道么,就犯了这个罪,最近才从菲律宾引渡回来,过几天就要上庭了。”

    刘沂蒙咬着嘴唇不说话。

    陆刚说:“大义灭亲嘛,这个我们都懂,一定配合,放心好了。”

    警察们又交代了一番,这才走了。

    “没事的,昆仑一定能逢凶化吉。”陆刚安慰刘沂蒙道,“多少大风大浪他都闯过来了,这不算个事儿。”

    刘沂蒙心里很乱,说陆总我先回去了,起身离去,陆刚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掐了,他比刘沂蒙更加慌乱,金天鹅集团和刘昆仑捆绑的很深,欧洲花园项目投了不少钱,现在王氏财团大厦将倾,作为同一条船的人,恐怕要考虑跳船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沂蒙尝试着拨打弟弟的几个号码,要么关机要么没人接,再打他身边几个工作人员的电话,得到的信息和警方通报的一样,刘昆仑确实在逃。

    刘沂蒙镇定心神,她相信弟弟的能力,不会轻易被捕,也相信他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到了下班时间,刘沂蒙先去饭店找臧海商量,臧海说警察也来找过我了,四姐你放心,昆仑哥绝对不会有事的,这会儿他已经到了国外了,安全的很。

    ……

    刘昆仑确实已经到了境外,但未雨绸缪,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很多本假的真护照,他走的是和李铁同样的路线,从云南口岸出境然后用高价买来的遗失护照逃往马来西亚,在那儿进行了一系列操作,故意伪造出已经到了美国的假象,然后观察后续进展。

    后续很不乐观,得到的消息是多国对“王海昆”发布通缉令,他现在是国际红色通缉令上的人,国际刑警组织全球缉拿他,另外克里斯所属的修罗会更是发出追杀令,悬赏一千万美元要他的性命。

    国际上有专门为这种被通缉的富豪提供解决方案的团队,服务全面,包括整容、更换身份、洗钱等全套流程,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帮客户销户,就是假死亡,提供官方法律文书,法医鉴定,如假包换,但这也意味着从此之后你就没了原先的身份,注定要在异国他乡孤独终老,永远不能见亲人,不能光明正大的返回故乡。

    刘昆仑拒绝了这种操作,倒不是畏惧这种生活,他觉得这事儿太简单了,自己就能操作,何必花冤枉钱。

    吉隆坡闹市区,一间公寓房内,刘昆仑对着电脑收取邮件,他和国内保持联系的方式就是使用加密邮件,这是一封简艾发来的信,信上说马君健已经被捕,警方调查了江东航空,包括许英在内的很多相关人员被传唤,老爷子病情加重,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刘昆仑关闭邮件页面,搓了搓脸,往日自己出行都是前呼后拥,私人飞机加直升机豪车,随从保镖一大群,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还要担惊受怕,这个落差实在太大,变化皆因复仇而起,但是重新来过一遍的话,他还是要杀克里斯。

    敲门声响起,刘昆仑在电脑屏幕上敲了一下,显示出外面走廊的情况,几个穿花衬衫大短裤的彪形大汉虎视眈眈,他抽出手枪,对着大门砰砰砰一阵乱枪,外面惨嚎连连,刘昆仑背上包从窗口跳出,怎料外面也有杀手,只得边打边撤,逃出生天。

    马来西亚已经不安全了,刘昆仑撕掉一本护照,检查背包里的东西,还剩三本护照,一捆美元和一些本地货币,行踪暴露,何去何从,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了个决定,灯下黑的地方最安全,那里有他最信赖的人。

    刘昆仑从中越边境口岸返回中国,一路上采用各种交通方式,终于回到家乡,此时的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分明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连警察都懒得查他。

    ……

    西伯利亚来的寒流抵达江东,气温骤降,春韭穿上了厚外套,早早来到店里生炉子,昆仑面馆的生意很稳定,她雇了两个学徒干活,都比小红麻利勤快,倒也省心。

    一大早就有个乞丐上门要饭,学徒嫌晦气,把人往外撵:“走走走,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干点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春韭心善,对于上门乞丐从不会让人空着手,她正要拿点零钱打发这个乞丐,忽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不要钱,只要饭,给我一碗面吃吧。”

    这是刘昆仑的声音,春韭激动的手都在颤抖,她听沂蒙姐说过,刘昆仑犯了事儿大概永远不会回来了,当时难过了许久,没想到刘昆仑竟然出现在眼前,没错,绝对是他,那眼神是别人装不出来的。

    春韭知道刘昆仑的通缉犯,收留帮助他都是犯罪行为,保不齐自己这儿也有警察盯着呢,但她此刻想不到那么许多,只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外面,将乞丐让进来,叫学徒去批发市场买调料,亲自下了一碗面端过来,坐在一旁看乞丐吃饭。

    “你怎么来了?”春韭低声说。

    “我妈我姐还有你都在这,这就是我的家,我得回来。”刘昆仑说。

    春韭心里一阵暖意,昆仑哥这是把自己当亲人看待,自己还有啥不满足的呢。

    “也行,你就住我这,我养你。”春韭脱口而出,说出来脸就红了,也许这句话她已经在心里藏了许久,但她抿抿嘴,加重语气道:“我养你。”

    春韭心里一直有昆仑哥,但她知道自己不配,自己只是一个乡下穷丫头,没相貌没身高没学历,还傻乎乎的,除了干活勤快之外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她不敢奢望能做昆仑哥的另一半,能照顾他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当刘昆仑高位截瘫之后,她义无反顾的接盘,实际上刘家也认可了这个儿媳妇,虽然嘴上并不承认,还说不愿意耽误春韭一辈子。

    奇迹来的太快,刘昆仑不但恢复了健康,还莫名其妙的成了亿万富翁的继承人,两人的差距迅速拉大,春韭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绯闻不断,身边绝色女子走马灯一样换着,但她连吃醋的心都没有,因为她知道自己不配。

    老天爷眷顾,昆仑哥又倒霉了,这回成了通缉犯,春韭没想太多,就算是窝藏包庇罪她也认了,昆仑哥从此就是她的了,没人夺得走,那些女人不行,警察也不行。

    “吃完了回家,我在旁边小区租的房子十七号楼一单元101,钥匙给你。”春韭解下腰带上的钥匙放在桌子上。

    “行,回头你把我姐叫过来,我有事和她说。”刘昆仑吃完了面,拿着钥匙走了。

    春韭心情大好,一边擦桌子一边唱歌,过了片刻,菜市场管理所的张大姐带着一个人过来,说小苗啊,你老家亲戚来找你了。

    那人四五十岁年纪,老实巴交的面孔,穿一身旧军装,解放鞋,背着蛇皮口袋,脸上挂着局促的笑容。

    “三叔,你怎么找到这儿的。”春韭有些警惕。

    “春妮儿,这些年你咋也没个信儿呢?”三叔埋怨道。

    “我不是经常寄钱回去么?”春韭冷冷道。

    “钱是钱的事儿,人没有音儿怎么行,逢年过节也不打个电话回去,要不是我一个工友告诉我说你在这儿,再过十年也找不到你,哎呀,旁的不说了,你赶紧回去吧,你娘病重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