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四章 葫芦崖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春韭瞬间泪奔,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没想到那年一别,再见就是永诀,她立刻做了决定,回家!

    “三叔,我收拾收拾东西这就回去。”春韭临危不乱,有条不紊,她先拿了五百块钱给三叔,然后打电话让学徒回来看店,又给刘沂蒙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趟,有事交代。

    刘沂蒙和春韭情同姐妹,接到电话立刻赶过来,春韭说姐啊我得回老家一趟,家里钥匙你帮我拿着,有事情也好照应一下,刘沂蒙说行,于是跟春韭回家,敲开门,就看到刘昆仑站在门内。

    “小弟,你回来了。”刘沂蒙惊喜万分,难以言表。

    “四姐,  昆仑哥,我妈病重,我得回老家一趟,昆仑哥你就住这儿,让四姐给你送饭。”春韭一边说一边收拾行李,她拿了个旅行包,往里面塞衣服,又拿了存折和一些现金。

    “要不我跟你去吧。”刘昆仑说,他听春韭讲过一些老家的事儿,再加上春韭这么多年都不回去一趟,这老家肯定不对劲。

    再说,他也知道自己亏欠春韭许多,一个弱女子回到不愿意回的故乡,身边有个男人会稳妥很多,这个人非自己莫属。

    春韭惊喜不已,没有推辞,没有客气,只说咱们今天就得走。

    “我随时。”刘昆仑说。

    此时刘昆仑已经去掉了乞丐的装扮,打扮的像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走在街上丝毫引不起注意,形象和人们心目中奢华高调的富家公子截然相反,他收敛起狂狷邪魅的霸道总裁范儿,和春韭假扮两口子倒也珠联璧合。

    事不宜迟,收拾好行李立刻出发,刘沂蒙甚至没时间和弟弟好好唠唠,因为担心人多目标大,四姐就没送他们。

    刘昆仑有其他的身份证,顺利的买了火车票,和春韭一起踏上回家的旅程,在火车站进站过安检的时候,两个全副武装的巡警就在安检口随机查人,看到形迹可疑的就要求出示身份证,刘昆仑的心理素质无比强大,神色如常的从警察面前经过,警察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瞥他一下。

    这趟旅程无比的漫长,先要坐四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到一个县城,然后在县里的长途汽车站转车去乡里,这种长途车并非城际大巴,而是破旧不堪的私人承包中巴车,招手停的那种,车上的人大多是乡民,彼此间熟悉,抽烟的放屁的无拘无束,车顶上堆着货物,货架上是活鸡活狗,如果刘昆仑是原生的富家公子,光是坐这趟车就够让他崩溃的。

    中巴车走的是盘山路,一路蹒跚,四十公里的山路走了三个小时,到地方之后人困马乏,天也黑了。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小乡镇,  只有一条大街,两排房子,汽车站在镇子的尽头,其他旅客下车之后或步行,或坐拉客的三轮车四散而去,只剩下刘昆仑和春韭拎着行李站在车站大门外,四下一片荒凉,山风呼啸,大门上锈迹斑斑的铁牌子上刷着一行字:葫芦崖乡汽车客运站。

    “上哪去?”一个拉客的三轮凑了过来,说的是当地土话。

    “苞米顶。”春韭也用当地话回应,拉三轮的咕哝了一声,默默骑着车走了。

    “我老家距离这儿还有几十里山路,不通公路,夜里走危险,怕掉到悬崖下面去,山里还有狼。”春韭说,“找个地方住下,天亮了再走。”

    镇上只有一个招待所,就在镇政府隔壁,一大一小两座楼,一个大院子,没有前台,只有窗口,宛如八十年代卖电影票的拱形小窗口内是负责住宿登记的工作人员,一位披着棉袄,面容严肃的大妈。

    “今天镇上开会,就剩床位了。”大妈说。

    “床位是啥样的?”春韭问。

    “八人间,按床位收费,男女分开。”

    春韭探寻的目光投向刘昆仑,后者正在欣赏墙上挂着的价目表,他忽然说道:“我要小南楼的房间。”

    大妈鄙夷道:“那是县领导来时住的地方,不对外。”

    刘昆仑说:“不对外你贴什么价目表,我又不是出不起钱,现在什么年代了,奥运都开过了,咱们国家实行市场经济都多少年了,你们怎么还这么固步自封,还领导住的地方,你这是招待所还是行宫啊。”

    大妈嘴笨说不过他,一推算盘:“就是不让你住!咋的吧。”

    旁边过来一人劝和,大妈消了气,说住也行,不是市场经济么,那就溢价,六百一天。

    墙上明明写着三百一天,溢价直接翻倍,但刘昆仑根本不在乎,掏出一叠钞票递过去:“剩下的当押金。”

    “身份证,结婚证。”大妈伸出了胖手。

    “我们没有结婚哪来的结婚证。”刘昆仑诧异了,这地方是不是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啊。

    “没有结婚证男女不能合住。”

    “我有说合住么,给我们开两间。”

    “就剩一间了。”大妈恶意满满,有一种复仇的快感。

    “你就说能不能住吧。”刘昆仑已经做好了甩手走人的准备,大不了花钱住老百姓家,也不受这个窝囊气。

    旁人又劝了几句,大妈气哼哼的给他们开了房间,这种招待所是没有门卡的,钥匙统一由服务员掌管,别管什么时间,总有一个服务员拿着大串钥匙等在值班室帮客人开门。

    招待所设施陈旧,一层楼才有一个洗手间,洗澡要去锅炉房,只有小南楼才有点现代宾馆的样子,虽然也陈旧的一塌糊涂,猩红色的化纤地毯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产品,有些部位已经磨秃了,但好歹屋里有洗手间,拧开龙头还有热水。

    “热水瓶在桌上,打热水去锅炉房,晚上九点半以后房间停热水。”服务员交代完了便离开,刘昆仑搬过一把椅子抵住门,看看表,他在跑路期间戴的是一块多功能的电子表,能显示这里的海拔在七百米以上,现在是夜里九点钟。

    “趁还有热水,赶紧洗洗睡。”刘昆仑说。

    “怎么睡?”春韭为难的看了一眼大床,这个房间里可没有沙发,“我睡沙发你睡床”的梗儿派不上用场。

    “该怎么睡就怎么睡。”刘昆仑何许人也,怎么会被这种低级的世俗问题所困扰。

    “噢。”春韭心中暗喜,她当然明白昆仑哥不会站自己的便宜,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想占昆仑哥的便宜。

    房间的热水温度不足,两人只是简单洗了脸洗了脚,上床歇息,刘昆仑和衣而卧,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被通缉的人要随时准备夺路而逃。

    春韭舟车劳顿,很快睡着了,刘昆仑睡的浅,每隔半小时就醒过来一次,他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人,对于危险有种敏锐的嗅觉,这地方就透着不安全。

    果然,在深夜两点钟左右,有人踹门了,不是歹徒,因为歹徒是不会这么正大光明的踹门的,来的是本地的公安。

    “开门,开门,公安查房。”门外的人用钥匙开了锁,但是因为门内还有一把椅子抵着所以打不开。

    刘昆仑下床开灯,春韭也惊醒了,忙不迭的穿上外套。

    门开了,三个穿制服的男子冲进来,手中握着强光手电,他们的制服很不标准,臂章上是治安,胸标是协警,外面还披着军大衣。

    “你们干什么的!”刘昆仑喝问。

    “你干什么的,身份证,结婚证!”制服男喝道。

    刘昆仑知道这是故意找茬来的,给春韭使了个眼色。

    “拿不出来是吧,我告诉你,你这叫现行流氓罪,走吧,跟我们去派出所说清楚。”制服男拿出了手铐。

    “老实点!”后面的协警拿着橡皮棍色厉内荏。

    刘昆仑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大江大河都闯过来了,岂能在一个山村派出所落网,他苦笑一下,一记手刀砍在制服男颈部,将他当场打晕,另外两人猝不及防,也被他从容放倒。

    三个协警被他们自己的手铐锁在暖气片上,嘴里塞着他们自己的袜子,小南楼的两位住客收拾行李,下楼消失在夜色中。

    这回山路不走也得走了,好在刘昆仑缴获了两个手电筒可以照明,这条山路崎岖蜿蜒,确实不能行车,哪怕山地摩托也不行,只有人和山羊可以走,两人走走停停,累了就裹着同样缴来的军大衣坐在避风处坐一会。

    背靠着山崖,面前是群山莽莽,抬头是一轮冷月,耳畔隐约还有狼嚎,这里就是春韭的家乡。

    “春韭,你从小就长在这里?”刘昆仑点了一支烟,长夜漫漫,冷的睡不着,不如唠唠嗑。

    “我家还在更高的地方,叫苞米顶,要爬上去才能到,九十度的山崖。”春韭比划着,“山上没有耕地,只能在犄角旮旯种点苞米,常年吃不饱,见不到荤腥,我上学要早上四点钟起来,走三个小时夜路才能到学校。”春韭笑了笑,“我一共就上过五年学,大山里太苦了,老师待不住。”

    刘昆仑问:“你这个名字是老师帮你取的吧?”

    春韭说:“家里给我取得名字是春妮,因为我是春天出生的,但是春韭这个名字是我妈帮我取的,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取得是这个意境。”

    刘昆仑有些不解,有一次他听春韭说过,她妈妈是个被铁链子锁在猪圈里的疯子,疯子怎么会念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