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五章 盲山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不觉,天亮了,两人依旧依偎在一起酣睡,头发上结着晨露,大山里的空气沁人心脾,鸟语花香,宛如世外桃源。

    春韭先醒了,她晃醒刘昆仑说:“再翻过三座山,就是苞米顶了。”

    山峦起伏后面,是一座状如苞米的高山,想必就是春韭的老家了。

    两人吃了点干粮,开始赶路,望山跑死马所言不虚,三座山要走三个小时,终于来到苞米顶前,却看到一架通往烟云缭绕处的绳梯,春韭说的九十度悬崖就是这里。

    “为什么要住在这么高的山上,搬到下面来不行么?”刘昆仑仰着头问道,如果是恐高症患者,光是这么看就得犯病。

    “听说最早这里的村民是躲避战乱特意住在山上的,住的年头久了就成了家,就舍不得走了。”春韭说,“政府也来人劝过,没用,等哪天村里的人死绝了,这个地方也就没了。”

    正说着,身后传来脚步声,原来是几个村民也要从这里上去,他们都是妇女,穿戴简直落后时代三十年,旧军装,解放鞋,背上是藤条编的篓子,有个妇女还背着婴儿,她们没认出春韭来,还以为这两个年轻人是乡里下来扶贫的干部,寒暄了几句还要帮他们背行李,被春韭婉拒。

    妇女们就这样毫无防护的爬上了绳梯,没有安全绳,没有保险带,轻轻松松的往上爬,春韭背起行囊,也爬上了绳梯,刘昆仑断后,爬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有人从头上掉下来,但是人家爬的都比他矫健利落。

    绳梯并不是直上直下几百米,而是隔了一段距离就有个缓坡可以休息,有些路段的角度也没有那么陡峭,但是爬上去依然非常艰难,城里的大学生,哪怕是身体素质很好的,也经受不了这个考验。

    终于上了山顶,苞米顶到了,这儿地势开阔,适合群居,村落是一片错落有致的石头房子,墙壁是石头垒的,屋顶也是石片铺盖,春韭的家在村子的角落里,一个简陋的三合院,院子外面有个草棚,棚下两口猪躺在烂泥里,但并没看到传说中春韭的疯娘。

    春韭敲开了家门,过了许久,才有个人慢吞吞过来开门,其实门只是虚掩着,根本没锁,春韭不愿意直接进去,她下意识的排斥这里,不认为自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来人一身褴褛的破军装,头戴蓝布解放帽,走路一瘸一拐,面貌上看不出和春韭存在亲属关系,但刘昆仑知道,这就是春韭的爹。

    “春妮子回来了。”爹很冷淡,开了门,拖着瘸腿往回走。

    “俺娘呢?”春韭没喊爹,直奔主题。

    “你娘在西屋。”爹坐到门口台阶上,摸出烟锅子来开始抽烟,用的是火刀火镰而不是打火机,他自始至终没看刘昆仑,也没问这个小伙子是谁。

    春韭奔到西屋,刘昆仑也跟了进去,屋子里太黑,只有一扇极小的窗户透亮,眼睛需要适应十几秒才能看清楚,一张破木床,床腿下垫着石头,床上的被褥已经漆黑,散发着难闻的体味,墙上贴着报纸,隐约可见革命口号,床上躺着一个人,形容枯槁,两眼微睁,想必就是春韭的娘。

    “娘!”春韭喊了一声就哽咽了。

    娘还没死,听到女儿的呼唤,咧嘴傻笑起来。

    春韭掀开被子,一股恶臭弥漫,娘的身体各处长了脓疮已经腐烂,骨瘦如柴,宛如活骷髅一般,床头放着一个破口的碗,碗里装着冰冷的苞米糊糊。

    春韭回头从包里拿出巧克力来剥开:“娘,吃糖,外面的糖,可好吃了。”

    娘吃了一口,又吃了一口,她虽然疯了,还是能分辨出甜味的。

    “昆仑哥,我要把娘接走。”春韭没哭,语气坚定。

    “怕是不大容易。”刘昆仑说,他透过狭小的窗户已经看到院门口聚拢了一些村民,都是沉默的男人。

    爹喊来的乡亲们并不是来找事的,相反他们很热情的招待了刘昆仑,邻居们搬来桌椅板凳,拿来杯盘碗筷,杀了一只鸡,炒了八个鸡蛋,一坛子苞谷酒那是自家酿的土酒。

    村里有身份的男人都来陪客,春韭爹一直忙着张罗,也不怎么说话,一张大方桌上做了八个人,都是四十岁以上的男人,他们喝着酒抽着烟,谈天说地,最有见识的也不过是去过县里,谈起来都是陈年往事,刘昆仑没有表露出锋芒毕露的一面,相反他装的像个不懂世故的大学生,而且酒量很差,两杯包谷酒下肚就口齿不清了。

    乡亲们很快就用烈酒将外乡人小哥放倒,接下来就是老苗家的家务事了,但他们并不退席,而是叼着烟袋看热闹,醉成烂泥的刘昆仑躺在一边无人问津。

    这是春韭第一次和爹正面抗衡,她打开旅行包,拿出一沓钞票放在桌上,平静地说:“钱留下,娘我带走。”

    爹吧嗒吧嗒抽着烟,看得出他是一个头脑简单而且不善言辞的人,这种人遇到复杂的问题只会用最粗暴的方式解决。

    果然,爹没有绕弯子,很干脆利落的回答:“不中,你也不要走了,亲给你说下了,彩礼都收了。”

    春韭傻眼:“啥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你上学时候的事儿。”爹说。

    “这是包办婚姻,买卖人口,犯法的!”春韭怒道,“你们在犯法!”

    乡亲们麻木不仁的看着她,没一个人帮着说话。

    “彩礼多少,我还他们,你还要多少钱,我都给,我要把娘带走!”春韭斩钉截铁。

    爹抽了一口烟,在鞋底上磕了磕,脸冷得像石头:“不是钱的事儿,答应人家的不能反悔,这是脸面。”

    春韭怒急,拿出手机想报警,山里哪有信号,乡亲们冷冷看着,依旧一言不发。

    “我已经结婚了,不能再嫁人。”春韭意识到这里是天高皇帝远的深山里,法律和警察在此处无效,只能以理服人。

    这个借口还真让爹有些为难,他又装了些烟丝,皱着眉头抽了一会,冲烂醉如泥的刘昆仑努努嘴:“这个后生?”

    “对,这就是我的男人。”春韭抱着膀子回答,从小到大,爹都是她心目中凶暴残忍的象征,是家里的天,决定着她和娘的命运,现在她终于长大,有了对抗爹的能力,这感觉,很爽快。

    但爹显然不这么认为,虽然这个问题确实很让人头疼,他又皱着眉问了几个问题,诸如你俩睡没睡过,有没生过娃之类,春韭告诉爹我们是正式登记结婚,法律保护的,虽然暂时没有娃,但是很快就有了。

    “没有娃还行。”爹终于做了决定,拿烟袋锅子指了指刘昆仑,“回头把后生扔崖下面去,就说半夜走黑路不小心掉下去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好像扔的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件东西。

    春韭倒吸一口凉气,爹说到害人性命如此稀松平常,而那些乡亲们也见惯不惊,一个个还暗自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这不是家乡,这是魔窟!

    一直装睡的刘昆仑忍不下去了,要把女婿丢到山谷里喂狼,这个爹果然狠毒,那就不需要孝敬了,当做敌人对待就好。

    被苞谷酒灌醉的女婿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哎呀这酒真上头,春韭啊,我睡了多久了?”

    “没多久,爹正寻思害你呢。”春韭当然知道刘昆仑的酒量,也知道他的手段,她现在恨不得昆仑哥把全村人都打一顿出气,尤其是这个爹,要用拳头触及他的肉体才能触及这个丑恶的灵魂。

    “春韭你瞎说啥呢,爹不是那样人,再说咱们得讲理不是,就算是再偏僻的山村,那也是孔夫子走过的地方,也得讲究个仁义道德不是,咱们素昧平生的,谁害谁都不对,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再说春韭也不是不孝顺,她给钱啊,给十万够不够,给你在县城买房子够不,把娘接走,再给你娶一个新的还不行么?”刘昆仑说的天花乱坠,爹一张冷脸就没变过表情。

    “先住下吧。”爹终于说话了,说完起身走了,倒背着手,出了大门,咣当一声落锁,将女儿女婿反锁在院里。

    乡亲们也都各自散去。

    山风依旧呼啸。

    ……

    葫芦崖乡招待所小南楼,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服务员打扫房间才发现保卫科的三个人被人铐在屋里,那两个住客没结账就跑了。

    服务员没有手铐钥匙,先把科长嘴里的臭袜子拿出来,保卫科长气急败坏道:“快,去找王所长。”

    王所长是乡派出所的所长,接到报警后迅速出现场,他用自己的手铐钥匙打开了三个人的铐子,询问来龙去脉,科长言之凿凿说一定是个逃犯,我就是简单查个房他就暴起伤人,身上必定背着事儿。

    “我看一下住宿登记。”王所长并没有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住宿登记簿上有刘昆仑的身份证号码,输入电脑查询,并不是通缉犯,但是不管怎么说殴打了保卫人员,还抢夺警械私自铐人,这就是犯罪。

    和那个生猛小伙子同行的是苞米顶村的苗春韭,这就好办了,王所长给苞米顶村委会打电话,虽然苞米顶不通公路,但是通电话,这还是省里不惜血本给他们搭建的电话线路,为了达到省里的“村村通电话”的政治要求。

    苞米顶村委会就设在村主任家里,这是个当个兵的老头子,也是村里最有威信的男人,乡里的电话让他警觉起来。

    “行,王所长我有数了,一准办到。”村长挂了电话,披上大衣出门,召集包括春韭爹在内的十几个男人,村里后生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五十岁以上的半老头子和腿脚不便的男丁。

    “这个人是个流窜犯,非常危险。”村主任说着,从床底下掏出一杆黑漆漆的火铳来,“都把家里打猎的家伙亮出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