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宇宙飞船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双眼紧闭,通体滚烫,一柱擎天,春韭全无经验,只靠本能操作,好在刘昆仑这小子是属种马的,就算昏迷依然晨勃,一柱擎天的,春韭摸索了半天,磕磕绊绊总算是把这个事儿给办完了,办完之后还没穿上衣服,就听到头顶上有直升机的轰鸣声。

    春韭见过直升机,近江郊外驻扎了一个直升机运输团,偶尔会有军绿色的米171训练飞过,她记得这种声音,直升机想必是来搜寻刘昆仑的,但肯定不是救他,而是为了抓人。

    她猜的没错,此时谷顶盘旋的就是一架从当地军方借调的军用直升机,坐在飞机上的是几个连夜赶来的国际刑警抓捕队员。

    军方的上尉飞行员看了看谷底,摇头说没法降落,下面气流紊乱,我不能冒险。

    “必须下到谷底,这是命令。”抓捕队长以势压人。

    “那你跟我们团长说去。”上尉才不搭理他这套,地方归地方,军方是军方,军方没有理由为了抓捕一个什么通缉犯去冒损失一架直升机和两名飞行员的风险。

    抓捕队长用无线电联络上级,上级再与军方高层沟通,来自军区陆航的命令很简单,服从气象条件,不要冒无谓的风险。

    “你们在哪儿下?”上尉问道。

    直升机的旋翼掀起一阵阵烟尘,巨大的轰鸣声中,六名抓捕队员索降到苞米顶,县里和乡里的干部们按着头顶的帽子,弯着腰等待直升机飞走才上前迎接。

    来的是国际刑警抓捕队,带武器,但并未配备救援工具,让他们下到谷底去找人也有些勉强,大伙儿抽着烟商量着,忽然村长爆了一个猛料,他说你们不用怕,通缉犯中枪后掉下去的,就是铁打的金刚也死透了。

    “枪?你别乱说话啊。”王所长知道苞米顶的村民有私造*的传统,这事儿民不举官不究,别闹大就行,可是在北京来的人面前能说这个么。

    果然,国际刑警揪住这一点不放,村长只好说是老二放的一枪,打的是铁砂子,王所长心说完了,这得另案处理了,但离奇的是国际刑警对村民私藏枪支根本不在意,他们用卫星电话通知了上级,要求调派救援队过来。

    救援队要从省城赶过来,怕是来不及,国际刑警看向村民们,按理说本乡本土的人熟悉地形,比救援队还管用哩,可是苞米顶的这帮老汉们都鬼精鬼精的,袖着手蹲在地上不说话,装傻充愣。

    王所长点名:“村长,你说说下面的情况。”

    村长说这个山谷没有出口,下去一趟得两三个钟头,下面就是水潭和灌木,没有值钱的动植物,所以没人下去。

    国际刑警把王所长叫到一边低声道:“我们可以给费用,把尸体背上来,给五千块钱。”

    王所长点点头:“行,我有数了。”转头就对村长说:“叫四个人下去,把尸体背上来,每人给五十块钱。”

    村长说:“五十也太少了吧。”

    王所长说:“五十五,不能再多了,等救援队过来,这五十五你都赚不到了。”

    村长说:“中!五十五就五十五,要现的。”

    王所长也不含糊,当场点了二百二十元钱给村长,让他安排人手。

    四个身手矫健的村民顺着藤蔓下山谷去了,临行前,国际刑警给了他们一个对讲机,以便随时联络,。

    上面的人翘首以待,两个小时后,山谷下传来一声枪响,是*发射的动静。

    国际刑警拿起对讲机呼叫:“什么情况!”

    “老二家的春妮子没死……男的死了……春妮子开枪打我们……”对讲机里传来乱糟糟的回答,夹杂着电波杂音。

    四个村民仓皇爬上来,说就算一人给二百也不下去了,这玩意要命啊,在他们的描述中,刘昆仑已经死掉,春韭发了疯,拿着他爹的火铳保护着尸体谁也不让靠近,谁靠近就打谁。

    国际刑警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们追捕的嫌犯已经死亡,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带队的用卫星电话再度和北京方面通话请求进一步指示。

    增援陆续赶来,他们是从就近调来的消防队员、武警特战队员和登山俱乐部的教练,黄昏时分,一根坚固的绳索已经垂到谷底,沿途石壁上钉了很多固定安全绳的装置,消防队员带着尸袋在特战队员的保护下降到谷底。

    此时苞米顶成了救援大本营,照明灯高悬,救援人员各自带了帐篷,挑灯夜战,争取天亮前把尸体和幸存者运上来。

    救援总指挥是一位北京来的领导,谁也不清楚他所属的部门和真正的级别,但看他的气势和指挥若定的风范,应该是某强力部门至少副局级的官员。

    先头部队下到谷底却既找不到活人也找不到尸体,副局级听到报告后决定亲自下去探查,有这样身先士卒的领导,大家都服气,当地乡长也在现场,拍着胸脯说领导您放心,后勤工作交个我绝对办的妥妥的。

    副局级真格儿的亲自下去了,看他身手还挺敏捷,看来确实不是个坐办公室的文职,大伙儿都发自内心的敬佩。

    谷底,一片黑漆漆,这里的天比外面黑的早,救援比想象的还要困难,谷底根本就没有道路,杂草荆棘灌木密布,寸步难行,还要小心暗处的埋伏,队员们一边喊话一边搜索,进展非常缓慢。

    实际上在春韭开枪的时候刘昆仑就醒了,他发了一场高烧,浑身上下水淋淋的,醒来就看到春韭正娴熟的用探条捣着枪管里的*,春韭从小就会用这种前装的火铳,打的还挺准,不过刚才这一枪她是抬高一尺打的,不然那四个大叔起码有一个回不去。

    看到昆仑哥睁开眼,春韭又喜又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扶我起来,咱们得尽快出去。”刘昆仑浑身虚脱,四肢乏力,强行站起来后两腿直打颤,“我这是中了什么毒啊。”

    刘昆仑这个状态走不了路,两人休息了一会才开始寻找出路,苞米顶上人喊马嘶,灯火通明的,刘昆仑知道坏事了,肯定是自己露了相,引来大队人马追杀,他告诉春韭,自己宁死也不愿被抓,因为那意味着永远的失去自由。

    副局级亲自带队搜寻,他把全体人员重新编组,组成一字长蛇阵进行地毯式搜索,又协调附近县市的警犬前来助阵,领导拿着喇叭给大伙儿打气:“兄弟们,收工之后我请大家喝酒,喝茅台,想喝多少有多少!大家说好不好?”

    地道的京腔普通话,自信中带着煽动,小伙子们齐声回答一声好,副局级还不满意,继续煽动:“怎么都没吃饱么,我听不清楚。”

    “好!”齐刷刷,震耳欲聋的回答,让副局级颇为满意,他手下带着经验丰富的寻踪专家,通过发现的脚印得出结论,刘昆仑没死,还能走路。

    “沿着脚印追,让兄弟们注意,不许开枪,要活口。”副局级传下命令。

    搜索队员们的吼声远远传到刘昆仑耳朵里,他一阵绝望,这声音他似曾相识,应该是那位国级首长身边的人。

    谷底就那么大点地方,找两个人并不难,眼瞅着追兵越来越近,刘昆仑打定主意,来个鱼死网破。

    “昆仑哥,你看那是什么?”春韭指着前方,声音发抖。

    刘昆仑定睛望去,谷顶有限的月光照射下,能看出前面二三十米处有一个椭圆形的大家伙,汽车那么大,花花绿绿的,敞着蓬,有短粗的机翼和机关炮,还有彩灯和卡通图案,这应该是一艘游乐园里常见的儿童版宇宙飞船。

    这玩意怎么会落到山谷里,刘昆仑百思不得其解,更让他震惊的是,飞船里居然还坐着一个人,那人冲自己招手,意思是过来,上船。

    刘昆仑和春韭对视一眼,两人慢慢走过去,半信半疑的上了船,船上的座位狭窄,明显是为小朋友准备的,开船的那位很陌生,但是面善,不像是坏人。

    反正这辈子经历的稀奇事儿已经够多,也不差这一桩了,刘昆仑在陌生人的手势指挥下系上安全带,这儿童飞船居然还有安全带,而且是专业级别的,和汽车上用的一样。

    人员就位之后,陌生人启动了飞船,冉冉升起,然后迅疾加速,离奇的是听不到引擎的轰鸣,也看不到喷口和火焰,也看不到旋翼之类,刘昆仑有一种坐在高速电梯里上行的眩晕感,等他回过味来已经身处高空,头顶是一轮明月!

    谷底搜索的人们都没有看到飞船,依然在苦苦搜寻着。

    “求求你,救救我妈。”春韭向陌生人求助,那人点点头,驾驶飞船下降高度,无声的掠过苞米顶上的后勤基地,那儿人声鼎沸,村民们围成一圈看着热闹。

    飞船在春韭的指引下停在了自家院子里,刘昆仑和春韭下来,推门进屋,爹一个人正在喝闷酒,见女儿突然杀回来,惊愕万分,刚想动手,就被刘昆仑踢翻在地。

    春韭抱着娘出来,上了飞船,刘昆仑把火铳丢下也跟着上去。

    这一脚踢得太狠,爹起码断了三根肋骨,他爬出门去,眼睁睁看着一艘飞船在自己眼皮底下飞走,他捡起火铳,朝飞船开了火,用尽全身力气大道:“狗日的,敢打你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