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街上流行红裙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赵执信一言九鼎,实际上他三个多小时就赶到了,一辆江A牌照的GL8驶入医大附院,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匆匆下车,没急着进病房,先联系了刘沂蒙在外面碰头。

    这对男女都在四十岁上下,穿戴体面,气质不俗,男的递上名片,自我介绍:“赵执信,雅兰的同学。”

    刘沂蒙看了一眼名片,自己的情报更新不及时,原来赵执信已经从总工晋升到一把手了,是单位的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这是徐敏,我爱人,也是雅兰的大学同学。”赵执信介绍身边的女子,徐敏很关切的问起邝雅兰的病况,说老赵一得到消息就打电话给我,我们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赶过来,本来打算开车的,可是觉得太慢,所以我俩在虹桥站会和,坐高铁过来的,雅兰怎么样,精神状态允许她见我们么?

    赵执信也说道:“我们担心她再次刺激,也担心老人家心脏受不了,就暂时没告诉她家里,等我们看了情况再说。”

    刘沂蒙自信满满道:“在精神医生的帮助下,她已经把被拐卖后的记忆全部人工抹除,见到你们肯定会有一些触动,但不至于到刺激的程度,但是你们也不要提拐卖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赵执信感慨道,“二十三年,我找了雅兰二十三年,从没停止过努力,没想到被你们找到了,我替雅兰和她的家人谢谢你。”

    刘沂蒙说:“应该的。”心里却在纳闷这两人光在这里啰嗦,怎么还不进病房,过了一分钟她明白了,原来司机去医院门口买东西去了,医院周边全都是吃病人经济的小店,鲜花水果小超市到处都是,司机买了两篮子鲜花,两个果篮,都是最贵的规格,刘沂蒙暗道中年人真是麻烦,都这个节骨眼了还有板有眼的繁文缛节。

    鲜花果篮到了,赵执信和徐敏才进屋,病房里暖气很足,两人把羊绒大衣和围巾脱了拿在手里,站在门口,看着病床上的故人。

    邝雅兰倚在枕头上,春韭拿着汤匙给她喂小米粥,两个陌生人进来,她根本认不出来,但还是礼貌的停止吃饭,问道:“请问你们是?”

    “雅兰,是我,赵执信。”赵执信走了过来,春韭很有眼色的让出位子,没想到赵叔叔很自然地把小米粥和汤匙也接了过来:“雅兰,我喂你。”

    “赵执信?”邝雅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歪着头打量,男人的相貌在二十年间的变化通常不会太大,眉眼间依稀有当年那个青葱少年的影子,只是变得更成熟稳重有风度了。

    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细腻的,邝雅兰并未和赵执信展开寒暄,而是将目光投向他背后的女人。

    “那是谁?”

    “那是咱们班同学徐敏,现在是我爱人。”赵执信说。

    “雅兰,你认不出我来了?”徐敏微笑着上前。

    “认出来了,你还是那么好看。”邝雅兰说,语气里分明带着一丝丝的醋意。

    刘沂蒙和春韭退出门外,春韭已经没有语言表达心中的触动了,猪圈里锁着的疯女人和眼前纯情少女心竟然是同一个人,如果娘沿着正常的命运轨迹行进,也许陪在赵执信身旁的应该是她吧。

    过了一会儿,徐敏先出来了,看到两个女孩不解的眼神,她解释道:“让他们叙叙旧,我想和医生谈谈。”

    “我陪你去。”刘沂蒙说。

    徐敏的意见是尽快吧邝雅兰送到上海,她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先用救护车从医院送到高铁站,然后铁商务座抵达上海后再由当地的救护车接力,重点在于高铁阶段要求医生护士全程陪护。

    “所有费用我们负担。”徐敏说,“病人很虚弱,我们不能让她在路上出任何意外,谢谢你们了。”说着竟然鞠了一躬。

    医生知道这是病人的老同学,时隔二十多年还能保持深厚的友情,这是值得敬佩的,他当即表示,全力配合。

    刘沂蒙去了一趟洗手间,恰巧遇到赵执信从男厕出来,双眼通红,分明是哭过。

    赵执信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手机响了,他先接了电话:“您好您好,金市长好,一点私事,不用麻烦了……”

    刘沂蒙回到病房,邝雅兰满面兴奋的红光,说我要回家了,我不能穿病号服回去啊,得买一身新衣服,你们帮我参谋一下,穿什么好。

    春韭说您喜欢什么颜色呢,邝雅兰想了一下说红色吧,白衬衣配红裙子,今年流行红裙子。

    年轻人不知道,邝雅兰说的是当年一部电影的名字,或许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祭奠自己逝去的青春。

    现在是晚上九点钟,再去商场购物已经来不及,刘沂蒙想出了办法,金天鹅大酒店的服务员配备红色的裙装,可以去后勤部要一条新的来,白衬衣更好找,外面穿上呢子大衣,搭配围巾和帽子,齐活。

    晚上,赵执信本来是打算在医院陪护的,但是临时多了应酬的业务,近江市常务副市长金沐尘非要设宴接风,于是就让妻子徐敏在病房陪着雅兰聊天,他去应酬了一番。

    这些都没瞒着邝雅兰,她由衷的替老同学感到高兴,对徐敏说:“赵执信现在老结棍了,市长都要请他吃饭。”

    徐敏说:“老赵后来去复旦进修了硕士,现在不但是企业的一把手,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待遇,是全国人大代表呢。”

    “你呢,徐敏?”

    “我在大学里教书。”

    “你们都挺好的,我耽误了二十多年,怕是追不上你们了。”邝雅兰有些黯然。

    “不会的,你养好身体,会比我们都优秀的。”徐敏强忍着悲伤说道,她知道雅兰的生命已经接近了终点,现在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临终关怀。

    邝雅兰身体很弱,聊了一会儿就陷入昏睡,医生说这种昏睡非常危险,随时可能变成长眠。

    赵执信去了没多久就匆匆赶回,他解释说单位有几个项目和近江的企业有合作,自己来的匆忙所以向合作单位借了车和司机,没想到他们通知了金市长,搞得还得抽时间应酬,真是麻烦。

    他说的含糊,但刘沂蒙却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的项目,能让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倒履相迎的人,不简单。

    赵执信话锋一转,提到了当年的失踪事件,刘沂蒙判断的没错,赵执信就是所谓的暑期社会实践的发起人,而邝雅兰则是他的恋人,虽然是那种懵懂的,没挑明的关系,但同学们都知道,因为各种阴差阳错,两人在外地失散,然后邝雅兰就彻底失踪了,赵执信找了很久也没有踪迹,这成了他一辈子的心结。

    “雅兰的遭遇,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赵执信叹道,“你们是在哪儿发现她的?”

    “她被人拐卖到葫芦崖,这二十多年一直软禁在苞米顶村,一个不通公路,只种苞米的小山村,还生了两个孩子,小的夭折了,大的就是她。”刘沂蒙低声说着,眼光投向病床前的春韭。

    “怪不得,这孩子眉眼有些像雅兰。”赵执信点点头,“葫芦崖,这个地名我有印象,当时是有怀疑雅兰被人拐卖,我们到处寻访,张贴寻人启事,我应该是去过葫芦崖的,但是一无所获。”

    当晚,赵执信夫妇下榻在医院附近的酒店,次日一早五点半就到了医院,但是救护车和陪同的医护人员没有就位,一直等到八点钟全部人员才到齐,可是正摊上近江的交通早高峰。

    邝雅兰已经在春韭的帮助下穿上了红裙子,女儿想的周到,除了这条适合冬季穿着的呢料红裙子,还有厚实的打底裤和一双靴子,再配上蕾丝女式白衬衣和V领羊绒衫,外面是羊绒大衣和围巾绒线帽,娘像个穿上新衣服的小姑娘一样开心,她现在已经能接受镜子里的自己了。

    娘年龄并不大,长得也不差,梳洗干净略施粉黛后,倒也容光焕发,此时春韭已经完全不能将眼前这人和自己的娘重合在在一起了,这个人只是邝雅兰,和苞米顶那个饱受虐待的疯婆娘没有关系。

    昨天和金市长的一场应酬并不是全无用处,金市长安排交警部门护送救护车前往高铁站,一路警车开道,警笛长鸣,鉴于护送的是一辆救护车,被堵在路上的群众们并没有骂街,而是主动让开道路。

    刘沂蒙和春韭全程陪同,他们抵达高铁站后并未走常规路线检票进站,而是救护车开到月台上,等高铁到站后直接上车,一个病人加上医护人员和陪同人员,几乎占了半个车厢,这是商务座车厢,座位可以调整至平躺,在邝雅兰的记忆中,最先进的火车也不过是电力机车而已,更没见过这种科幻般的座位,一路都在惊叹中度过,甚至忘记了病痛。

    赵执信在高铁上才联络了邝伯父,他没有提前打电话是怕老人家一夜睡不踏实,提前几个小时联络最合适,有个心理缓冲期又不至于太过漫长的等待。

    列车进入上海城区,邝雅兰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车窗,上海变化太大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和记忆中的故乡不太一样。

    下了列车,上海方面的救护车前来接力,近江的医护人员乘坐下一班车回去,邝雅兰上了救护车,  精神焕发的她拒绝躺在担架上,非要坐着看风景,医生尊重她的要求,救护车走延安高架路穿过繁华的上海,通过隧道来到浦东陆家嘴,特地绕了个圈让离别二十三年的上海女儿看一下今日的浦东,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和错综复杂的城市高架路,穿梭的车辆,巨幅广告牌,邝雅兰目不暇接,她问赵执信:“咱们已经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对不对?”。

    “雅兰,四个现代化的事情咱们待会再讨论,你家静安区的房子拆迁了,现在二老住在浦东,我已经联系过了,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千万控制住情绪,不要太激动。”赵执信提前打了预防针。

    邝雅兰说我知道了,但是当救护车驶入崂山路某小区大门时,她一眼就认出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两个老人就是自己阔别已久的父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