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与兰共生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父母满头银发,穿着长款羽绒服携手守在大门口,邝雅兰真的没有太激动,因为对她来说,苞米顶的二十三年并不存在,她只是睡了一个很漫长的觉而已,醒来后父母已经年迈,同学都已功成名就,而她,永远停留在十九岁。

    也正是如此,邝雅兰没有丝毫的生疏感和自卑感,在父母面前依旧是小儿女状,一家三口的团聚让很多人落了泪,邝雅兰坐在轮椅上被父亲推上电梯,进了新家,邝家的房子是拆迁后分的,九十多个平米,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挂着二十多年前的家庭合影,家里甚至给女儿预备了一间卧室,床头摆着女儿上大学时的课本,邝雅兰忍不住又哭了一场。

    团聚总是欢乐胜过悲伤,一家三口再加上两位老同学有说不完的话,外人似乎就有些多余了,这也包括名义上的外孙女春韭,这个家和她没有关系,她是多出来的孽种,所以春韭很识趣的和医护人员一起退了出来,就在楼下的救护车里待命。

    这个家,和春韭的原生家庭格格不入,外公家里整洁高雅,有一整面墙的书架,有梅兰竹菊,有小提琴和书画案,而苞米顶的那个家,家徒四壁,爹残娘疯,从懂事起就照顾弟弟,喂猪放羊,如果不是疯娘的坚持,春韭和可能会成为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如果不是疯娘的指引,春韭早早就会嫁人生子,浑浑噩噩。

    虽然春韭一个字都没说,但刘沂蒙明白她的心事,握住春韭的手和她一起静静坐着,让娘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赵执信的动员能力很强,在他的召唤下,当年二工大的在沪同学纷纷赶来,在邝家开了一个小型同学会,期间邝雅兰吸了三次氧气,脸色泛起病态的潮红,她太高兴了,以至于别人都没注意到。

    同学们帮邝雅兰制定了人生规划,继续学业,修完推迟了二十三年的本科课程,然后继续读研,同时学电脑、上网、瑜伽和钢琴,课程之余出国旅游,走遍世界,客厅里响彻欢乐的上海话,邝父削了水果招待大家,陪着年轻人们高谈阔论。

    邝家老人很高兴,要留同学们吃饭,赵执信说你们别忙,我已经叫了外卖,小南国的套菜,多少人吃都够,他还没忘了救护车里的工作人员,也给他们叫了一份。

    邝雅兰胃口很好,吃了很多,吃完了就有些瞌睡,头一歪睡着了,赵执信将她推进卧室,抱到床上,母亲来给女儿盖上被子,父亲打开空调,拉上窗帘,同学们纷纷告辞。

    只剩下几个核心同学了,赵执信才说出了真相,并且告诉二老,下面车里坐着的就是雅兰的女儿。

    “怪不得看那个小囡有些面熟。”邝母说,“赶紧叫上来啊。”

    春韭在刘沂蒙的陪伴下进了外公外婆的家门,老人换了普通话问外孙女多大了,读书没有,又问了一些关于女儿在苞米顶的生活琐碎,春韭不傻,这个情况下岂能刺激老人,锁链猪圈这些不提,只说温馨的往事,即便如此,这二十三年的坎坷生活还是让两个老人泪流不止。

    赵执信怕邝雅兰听到,几次进卧室探望,雅兰睡得很沉。

    邝家父母都是文化人,不难想象自家女儿是被*被囚禁的,这个外孙女也绝不是爱情的结晶,只能说是命运结的瓜,既然来了,他们也只能接受,虽然心里多少有些排斥感。

    春韭心里很有数,她从来也没打算依靠外祖家,谈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老人挽留了几句也就没再勉强。

    当天刘沂蒙和春韭睡在附近的一家宾馆,赵执信又询问了一些情况,他说要启动法律调查,追究一系列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人贩子该杀,买家也应该入刑,下届两会,我会提出相关议案。”赵执信恨恨道。

    春韭不由得想起爹的样子,爹没了儿子,然后没了女儿没了媳妇,孤家寡人一个,还天天酗酒,过的人不人鬼不鬼,这是他罪有应得吧,但是想到小时候爹赶集带回来的高粱饴,她又有些不忍。

    ……

    晚上,邝家二老睡不着,多次到女儿屋里看望,凌晨时分发现女儿已经没了气息,救护车是二十四小时等在楼下的,迅疾上楼抢救,但至少走程序而已,拉到医院后,医生说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二老都是明事理的人,知道女儿器官衰竭,本来也没多少日子了,不计成本的抢救只能增加病人的痛苦而已,还不如让她就这样在睡梦中离开人世。

    刘沂蒙和春韭也闻讯赶来,对此结果春韭早有心理准备,但仍然哭了一场,刘沂蒙冷静无比,她观察到邝雅兰的灵魂并没有离体,而是依然虚浮在躯体上。

    “邝爷爷,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是我有办法能让阿姨的灵魂陪着你们。”刘沂蒙说出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果然,邝父道:“小刘啊,我和阿姨谢谢你的好意,雅兰已经走了,就让她安息吧。”

    这话说的客气,但背后的意思分明是我们不相信封建迷信那一套,刘沂蒙有些着急,心一横啥也不顾了,她做出一个很出格的举动,附耳对老爷爷说了一句话,邝父的表情立刻就变了,说我们应该怎么做,你尽管说。

    “我记得您家里有几盆花,雅兰阿姨既然名字带兰字,我们就把那盆君子兰拿来吧。”刘沂蒙其实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每个人都震惊了。

    邝父把家里的钥匙给了赵执信,让他回家去把君子兰拿来,花盆摆在遗体旁边,只在春夏开花的君子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吐蕊绽放。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绝对是超自然现象,无法用现有的科学体系来解释。

    “雅兰阿姨和花一体了。”刘沂蒙很欣慰,大家也都在哀伤之余有了一点寄托,这个世界上玄奥的事情很多,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是懂得敬畏,赵执信就深信不疑。

    雅兰阿姨的遗体按照正常流程火化安葬,追悼会上人不多,都是当年的老同学,春韭作为家属出席,但是在葬礼之后,她并未留在外公婆身边,而是选择返回近江。

    在回去的火车上,春韭才问起刘沂蒙对外公说的那句话究竟什么内容,这么有效。

    “这是雅兰阿姨和你外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刘沂蒙才不会告诉春韭,自己对邝父说的是雅兰九岁那年提前放学,看到一个阿姨和爸爸手牵手从家里出来的事儿。

    此时邝家二老正推着婴儿车沐浴在阳光下,车里放着的不是婴儿,而是一盆花。

    ……

    刘沂蒙和春韭下车各自回家,刘沂蒙回到酒店就被早已等在此处的公安人员带走,春韭回到菜市场,还没到摊位前就看到卖水果的张雪峰给自己猛使眼色,她没反应过来呢,一辆面包车停在身旁,车门拉开,警察出示了证件:“苗春韭,跟我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一个事,走吧。”

    春韭认识这个警察,是负责菜市场周边治安的片警,她坦然上车,但是警车并未驶向派出所,而是去了市局,春韭被移交给穿便服的人员,关进一间羁押室,没人问她,先晾了一个晚上。

    次日终于有人来给春韭做笔录,一切都是审问犯人的程序,铁质的审讯椅,上了铐子和脚镣,但春韭毫不畏惧,娘死了,她最后的牵挂也没有了。

    “姓名,籍贯,年龄,住址……”例行套路之后,审问人员厉声喝道:“知道为什么传唤你么!”

    “有啥你就直说,我不太懂法,但是懂道理,我没伤天害理,没伤害谁也没碍着谁。”春韭淡定回答。

    “你窝藏包庇刘昆仑,这就是罪犯,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如果这算犯罪的话,我认,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春韭痛快承认,眼皮都不眨。

    “我们可以给你个机会,你老实交代,谁帮你们逃出来的?”

    本以为春韭这么硬气的人会直接说一句不知道,但她却毫不隐瞒,口供可她爹说的一样,一艘飞船,而且是敞篷的,花花绿绿的游乐园飞船他们从山谷里救出来的,顺便还把娘也借走了。

    与此同时,刘沂蒙也被讯问,她的回答和苗春韭基本一致,而且更加离谱,什么灵魂出窍,大脑格式化,负责讯问的警察从屋里出来,连抽两支烟才缓解了郁闷之情。

    谎言是很难骗过有经验的警察的,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而且这次说了下次不一定记得,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不管换谁来问,什么时间,什么方式,采用什么技巧,苗春韭就只有这一种回答。

    有关部门将刘沂蒙和苗春韭以包庇罪送进了看守所,但他们没料到的是这两个女子的耐受能力都是一流的,她俩一个是垃圾场长大的盲流,一个从大山里爬出来的苦孩子,这辈子的苦已经吃的够多,看守所的生活对于平常人来说堪称灭顶,对她俩来说只是生活中的一次挫折罢了。

    警察突袭了废弃游乐场,如同预料的一样,没找到刘昆仑,更没找到什么能反重力超音速飞行的什么超级飞船。

    “谁信谁傻逼。”一个警察啐了一口,眼前的儿童飞船斑驳陈旧的壳体上,橘红色的指示灯罩缺了一块。

    缺的那块有机玻璃在春韭老家的屋顶上,爹喝了二斤苞米烧,醉醺醺的走到崖边踅摸,一不留神滑了下去。

    等刑警来到苞米顶调查当年买卖人口案时,爹的尸体已经凉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