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失踪人口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近江市局刑侦支队最精干的力量组成了抓捕组,任务是抓捕刘昆仑,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刑侦放下手头正在办的其他案子,专心办这个案子,组织上给予了极大的后勤支持,经费几乎是不设限额的,用多少报多少,还给配了一辆兰德酷路泽专门用于跑乡下土路。

    上边来了一个大领导,谁也不清楚他具体在哪个部委工作,只是隐约知道这个人叫林建东,行政级别副局,也就是说和地级市的副市长平级,领导都喊他林主任,林主任没有官僚作风,和大家打成一片,还亲自发放了加班费,强令连续加班十几天的干警回家休息,大家对他印象还不错。

    林主任每天电话不断,负责协调工作的詹树森从林主任的电话里可以听出来,近江这个抓捕组只是全国若干个抓捕组中的一个,这次为了抓刘昆仑,上面可是下了大力气,因为刘昆仑是近江人,这里的社会关系最多最复杂,所以林主任才在这里坐镇指挥。

    但是广大干警还是不免有些抵触情绪,因为大家都知道刘昆仑犯的什么罪,这小子杀的是什么人,那个克里斯分明是连环杀人案的罪魁祸首,杀他完全是替天行道,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所以对于林主任拍板逮捕刘沂蒙和苗春韭,大家也都有些腹诽,但是谁也不敢公开说些什么。

    刘昆仑这家伙有着极其强悍的生存能力和反侦察经验,如果真的隐姓埋名找个犄角旮旯藏起来,大概一辈子都找不到他,但是警方对他的个性也很了解,从某些角度施加压力,他会自投罗网。

    ……

    与此同时,香港警察总部,同事们都已经下班了,李胜男还在电脑前忙碌着,不久前,就在王海昆跨国杀人案初现端倪,即将获得重大进展之时,上面突然宣布案件终止,联合调查组撤销,加拿大骑警庄尼也回去了,连王海昆也取消了国际通缉令,但更奇怪的是,没有人表示质疑,李胜男去问叔叔李伟聪,助理处长语焉不详,让她不要多管闲事,老老实实做事。

    出于一个警察的天职,以及一个女人的好奇心,李胜男开始私下调查王海昆,以及他的背景,得到的情报汇总起来,整个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王家是香港望族,但是似乎有厄运笼罩,现任家族首领的王化云长期居住在北京,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王海铭十九岁时意外身故,二儿子王海聪在月的一个午夜,飞机失事殒命英伦北海,现在三儿子王海昆下落不明,另外有一个叫王锡爵的王家远房子弟,在更早的时候驾驶帆船在印尼海域失踪,现在户籍已经注销。

    李胜男再把目光投向修罗会,这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宗教组织虽然极力掩饰所做作为,但还是露了很多马脚,他们和多宗绑架谋杀案有关,有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的,也有发生在美国欧洲之类发达地区,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些案件后来都不了了之。

    根据极其有限的资料,可以觑见修罗会宗教外衣下的真实嘴脸,这个组织和血腥、罪恶、金钱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加拿大人克里斯.李就是修罗会的大天使,这个人的履历也颇为可疑,大陆出生,香港成长,明明是社会底层,却在若干年后华丽转身,成为国际舞台上的地下明星。

    李胜男不禁回忆起那天“王海昆”在警察总部掷地有声的话:“我和你说的这个人没有梁子,但这个人和正义,和法律,和良知有梁子,他虐杀孕妇,宣扬邪教,但是你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公平,所以他至今逍遥法外。”

    到底谁是正义,谁是邪恶,公平和法律的关系,李胜男掩卷长思。

    下周有个大假,李胜男计划出去旅游散心,她的目的地是日本北海道,搭乘飞机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个单身男乘客手中的护照不小心掉落,李胜男捡起来职业性的翻开看了一眼,这是一本香港特区护照,首页上的名字是王锡霖,照片似曾相识,她将护照还给男子后发现,两人居然是一前一后的座位。

    飞机旅程中,李胜男戴着眼罩休息,梦中还在惦记着案子,各种资料走马灯一样闪过,有一张看过的证件照和前座的王锡霖如此接近,她猛然醒悟,那是失踪者王锡爵的照片,而王锡霖很可能是他的兄弟。

    一个奇怪的念头冒出来,李胜男决定临时更改计划,她要跟踪王锡霖,也许能发现些什么。

    抵达东京成田机场后,王锡霖拖着登机箱匆匆下机,入关,半途进了洗手间,李胜男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人出来,她在警校培训的知识提醒她,王锡霖在洗手间里易装离开了,刚才出来的那个戴墨镜穿甩帽衫背旅行包的潮男就是王锡霖,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她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洗手间,果然发现角落里丢着一只空的登机箱。

    王锡霖根本没带行李,他的登机箱里放的是另一个旅行包和另外一套衣服,  他用这种方式轻而易举的摆脱了跟踪。

    李胜男性格倔强不服输,她分析了一番,做出大胆的判断,王锡霖大概是要去和某人见面,但日本并不是藏身之所,只是中转站而已,他的下一站是第三国。

    她打电话给在香港的警察朋友,托他们调查一下王锡霖,结果令人震惊,王锡霖确系王锡爵的亲兄弟,而且在港,并未出国!

    李胜男索性把定好的形成统统取消,北海道的滑雪课程和酒店都不要了,她进入机场候机楼,幸运之神总是眷顾这种豁出去的人,变装后的王锡霖被她发现,远远地站在安检队伍中等待过关。

    没有机票就不能继续跟踪,李胜男紧急买了一张回港的机票,再次过海关后记,第六感告诉她,王锡霖的去向是东南亚。

    果然,李胜男在去往雅加达的登记口发现了这个人。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临时再买票怕是来不及,李胜男索性豁出去了,她来到“王锡霖”旁边问道:“这里有人坐么?”

    “没人,请坐。”王锡霖应该也发现了这个女孩在香港飞来的航班上见过,但墨镜遮盖下,看不出他的神情。

    “自我介绍一下,李胜男,你可以叫我阿曼达,香港警察。”李胜男说道,“那么我应该称呼你什么呢,王锡霖,还是威尔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冒充王锡霖的男人还在强辩。

    “放心,我虽然是警察,但并不是在执行公务,我来日本度假的,碰巧遇到了失踪人口,蛮好奇的,可以聊聊么?”李胜男盯着男人,语气中带着不容辩驳的坚定。

    “不好意思,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抱歉。”男人起身要走。

    “不配合的话,我就叫警察了,你使用假护照,警察只要仔细查,我想查出来不难。”李胜男懒洋洋道,一副老娘吃定你的表情。

    男人左顾右盼。

    李胜男冷笑道:“别忘了,我是警察,情报科编号66774李胜男督察,别和我玩花招,即便在日本,我一样能搞定你。”

    “好吧,你想干什么?”男人终于放弃了挣扎。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王锡霖,你在躲避什么?”

    “我是王锡爵,我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了,我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就这样。”

    “回答错误,重新来一遍。”

    “OK,我在躲避追杀。”

    “谁的追杀?为什么要杀你?”

    “王化云父子的追杀,动机嘛,你懂的。”

    王锡爵不愿意说透,李胜男也明白,无非是豪门恩怨,家族情仇,王化云这一支是王蹇最小的儿子,还是养在外面几十年的私生子,却继承了绝大部分的遗产,这对于嫡长曾孙王锡爵来说显然不公平,何况家族长辈在八十年代还曾发生过腥风血雨的争斗,名为亲人,实为仇敌,王锡霖从未放弃过对王化云父子的暗杀,而王化云父子也以牙还牙,最终还是王锡爵实力不济,选择了假死退出。

    这样分析,似乎合情合理,但是李胜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难道说王海聪之死和王锡爵有关?存在这种可能性,但也不排除另有隐情。

    李胜男记忆力惊人,过目不忘,她记得王锡爵的履历很干净,虽然名义上是王家的嫡长曾孙,但在他祖父那一辈就失宠了,他的父亲更是个花花浪子,他的母亲是一个澳门葡人,王锡爵智商160,堪称学霸,拥有麻省理工的博士学位,这样一个人即便不靠家族遗产,也能闯出一片天来,开创自己的事业,就像扎克伯格那样扬名世界,将家族中这帮只会搞政治玩古董的老家伙踩在脚下,才是王锡爵的真正人设。

    “你骗我。”李胜男说。

    王锡爵苦笑:“遇到你算我倒霉,也算是有缘,算了,行程取消,我们换个地方聊,我知道一家寿司店很不错,只有三张桌子,我请你吃。”

    “好啊。”李胜男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毕竟这不是自己的案子,玩失踪也不犯法,她并不想惊动日本警方把王锡爵抓起来。

    两人办了退关手续,从机场出来上了电车,走了没几站,就在电车门快要关闭的一瞬间,王锡爵突然窜了出去,李胜男早有防范,也紧跟着追出去,行李箱都不要了,但是终归是王锡爵腿长步幅大又熟悉地形,三转两拐就不见了。

    李胜男恨恨地回去,她得找回自己的行李箱,好在日本治安良好,路不拾遗,没花多少工夫就在地铁站值班室领回了箱子,工作人员又给她一张纸条,说是有人摆脱转交。

    纸条上写的是汉字:有些秘密不知道为好,远离王氏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