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交代和体面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字条显然是王锡爵写的,前半句好理解,这个世界上存在许多秘密,有些秘密知道以后往往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灭口,后半句就难以理解了,和王氏父子何干?李胜男动了一下脑筋就明白了,智商160的王锡爵在故意提醒自己调查方向,他故意说远离王氏父子,背后意思其实是“你赶紧去调查王氏父子,秘密就在那里。”

    李胜男笑了,这一趟日本来的太值了,酒店和滑雪课程还没取消,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她没有试图去追王锡爵,在异国他乡追踪一个隐姓埋名数年的,名义上已经不存在的人,这绝不是明智的做法。

    香港女警李胜男乘坐电车前往北海道,一路上她都在读川端康成的小说,但思绪却飘忽到千里之外的北京,王氏父子,那就是王化云和仅剩的儿子王海昆,亦或者是另一对父子,已故的王蹇和王化云,到底从何查起呢。

    这次旅行注定不会尽兴,因为心里装着事儿,李胜男在北海道的酒店里上亚马逊订了一套英文版的《王蹇爵士传》,准备回港后好好研读。

    ……

    近江,金天鹅集团,一队人马突然杀进来,这些人全都穿着制服,公安税务工商俱全,他们首先进入财务科,宣布立刻查封所有账本,进行税务稽查,财务人员被要求不需外出,交出手机,与此同时,金天鹅大酒店也爆出丑闻,有人在客房里发现针孔摄像头正对着大床,而摄像头的另一端连着是居然是监控室,相关人员被公安逮捕。

    臧海的饭店也被封了,起因是一桌客人饭后上吐下泻,卫生检疫人员在后厨房发现了污水和老鼠,经查大肠杆菌严重超标,将面临高额罚款和赔偿,臧海被派出所传唤并拘留。

    刘昆仑参与开发的欧洲花园项目直接叫停,土地冻结,预售证作废,已经建成的楼盘无以为继,祁庆雨账户冻结,发不出工人工资和材料款,工地停顿,工人爬上塔吊以自杀要挟讨要工资。

    甚至连与刘昆仑关系好的交警小庄也遭遇无妄之灾,他父亲被牵连进一桩贪腐案件,交警副支队长的帽子摘了,人也被纪委带走,小庄本人停职。

    唯有詹树森詹子羽父子安然无恙,而且因为工作尽心尽责受到上级嘉奖。

    这一切远在异国他乡的刘昆仑并不知道,但是有人会让他知道。

    菲律宾,马京达瑙省谢里夫阿瓜克市,这是棉兰老岛自治大区的一座城市,位于菲国南部,治安情况极差,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不久前曾经发生过省长安帕图安家族的私人武装将另一个家族派出的下一任省长候选人队伍连同数十名记者劫入深山全部屠杀的恶性案件,可以说马尼拉当局对这里无法实行有效管辖。

    刘昆仑就躲在这里,虽然政府冻结了王家的财产,但家族早有准备,有一个信托基金私下为刘昆仑提供资金支持,依然能保证他高于普通人的生活水准。

    庇护者是当地一个家族,和王家有生意上的密切往来,他们给刘昆仑准备了一座别墅,司机佣人厨子保镖以及四个姿色中上的侍妾,但是严格限制他的自由,去哪儿都有人跟着。

    刘昆仑在别墅迎来两位客人,其中之一是本省的警察局长阿武萨纳马吉德,另一个人长着典型的中国人面孔,国字脸,浓眉大眼,正气凛然。

    会面在游泳池旁进行,别墅的高墙上保镖戴着墨镜挎着*眺望远方,池子里几个比基尼女郎在玩水,刘昆仑躺在躺椅上,一手夹着雪茄,一手端着马提尼酒。

    “林建东,中办调查部一室副主任。”国字脸做了自我介绍,开门见山劝刘昆仑回国自首。

    他笑着说:“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来抓你的,我看过你的全部档案,很钦佩你,咱们甚至可以交个朋友哩。”

    “这案子牵扯到很深的国际政治,没有人能保得了你。”林建东说道,“哪怕你父亲也不行,当然了,老人家也不会有事,没有人会难为一个快要入土的人,他走后,国家会善待他的后人,但是前提是必须对叶枫的死有一个交代,你懂么?”

    “我不配合呢?”刘昆仑问。

    林建东摇摇头:“你是聪明人,不会不配合的,你姐姐刘沂蒙和你的朋友苗春韭现在关在看守所,她们触犯的是窝藏、包庇罪,你也是个懂法的,应该知道后果,犯这个罪的三年以下,情节严重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根据情况你这个算是严重的了,顶格判,就是九年半,你希望她俩因为你在监狱里度过最黄金的十年光阴么?你拿什么补偿她们?”

    “对了,你妈现在谁照顾?还有你的那些朋友们,都因为你受到牵连,陆刚、臧海、祁庆雨,还有李明,简艾、冯媛,甚至苏晴,认真追究,他们每个人都有罪,都是你带给他们的罪。”

    林建东看看四周,揶揄道:“他们生不如死,苦苦煎熬,度日如年,你却在这儿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我不相信你晚上能睡着。”

    刘昆仑心头火起,杀气毕现。

    林建东鄙夷道:“怎么,想动手?你真以为他们能保护的了你?老实说吧,采取你对付叶枫的手段来对付你,对我来说非常简单,但我不想那么做,我想给你一个体面,你给我们一个交代,大家都好,不是么。”

    刘昆仑眼中的火焰熄灭了,他知道林建东说的是实情,自己对抗的不是某个人某个势力,而是整个国家机器,注定赢不了也跑不掉。

    “我回去,她们就会获释么?”他问。

    林建东正色道:“我不能回答你,因为这不是交换,法律也不是儿戏,但她们可以得到公正的审判,甚至不起诉的特殊对待,还是那句话,你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结果,这里的我并不是我个人,你懂的。”

    刘昆仑点点头:“我跟你回去。”

    林建东击掌赞道:“爽快,是条汉子!”

    刘昆仑接着说:“如果敢骗我,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

    林建东说:“谁说你一定会判死刑?大家要的不过是一个交代罢了。”

    刘昆仑放弃了逃亡和抵抗,实际上在逃亡的每一个夜晚他都辗转难眠,在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失去了亲人朋友甚至自己的身份,苟且偷生有何意义,他相信林建东和他背后的人会给自己一个体面,也许判处无期徒刑,服刑一段时间减刑,或许直接引渡给加拿大,万事皆有可能。

    林建东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四个随从,一个特别任务分队,包括医生和狙击手在内,方案也有三套,突击抓捕麻醉后运回国或者直接狙杀,但是最终使用的是第一套方案,不流血的劝返方式。

    下一班飞往广州的国航班机上,公务舱被押解分队包下,刘昆仑没戴手铐,享受礼遇押回国内,在广州转机,飞往北京。

    ……

    近江市公安局看守所,刘沂蒙和春韭被提出来,警察告诉她俩,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你们没事了,可以走了。

    与此同时,简艾冯媛也从异地看守所里放了出来,她俩的罪名也是包庇窝藏。

    但其他人就没那么走运了,举起来的板子不会轻易放下,能不能逃过一劫全靠个人能力,陆刚的企业相对规范,缴纳了一笔所谓罚款后过关了,臧海就没那么幸运,赔钱罚款,饭店倒闭,还欠了一屁股债,好在人没有牢狱之灾。

    祁庆雨最倒霉,原来说好搬迁的空军机场又不挪窝了,欧洲花园即便建成也卖不出去,彻底沦为烂尾楼,祁老板宣布破产。

    一夜之间,网上所有关于刘昆仑的新闻全部消失,这个名字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获释之后的刘沂蒙联系弟弟,却再也找不到人了,她相信弟弟是落网了,去公安局打听,却被告知这案子是中央直管,我们也不掌握具体情况。

    刘沂蒙回来后,简单收拾了行李买火车票进京,她不信邪,要杀要剐总得通知一下家属吧。

    在火车站她遇到了春韭,两人的车票买的是同一班次。

    这两个女人本来打算当上访户,但是火车一到北京她们就被王化云派的人接走了。

    在王府,两人遇到了同样忧心忡忡的林海樱,王化云的状态也很不好,但依然安慰她们说没事,一切都有转机。

    王化云说,现在人已经关在豆各庄的看守所里,打过招呼不会遭罪,因为案情特殊,羁押期间亲属不能探监,只能委派律师会见,他已经聘请了最好的律师团。

    “最坏的情况是在国内审,死缓或者无期,最有节能的情况是引渡到加拿大,判决结果不好预测,但加拿大是没有死刑的,当然,最好的情况也有可能发生,就是无罪释放。”王化云顿了顿,“不论如何,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