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备件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沂蒙只是信口一说,时间倒流怎么可能呢,但费天来却说的煞有介事,顿时让她无言以对。

    两人都有些无趣,就此散了各回各家,江滩上撒娇的小女孩何曾知道自己刚躲过一劫。

    刘沂蒙回到家里,母亲又开始唠叨:“你给小五打电话了么,这孩子怎么一走就是几个月,连个信儿都没有。”

    这个状态不知道要维持多久,刘沂蒙寻思是不是照实说,母亲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女人,她这辈子所经历的磨难远比儿女要多得多。

    正寻思呢,母亲又说了:“小五是不是犯了事儿又给抓起来了,小四你给我说实话,妈扛得住。”

    “妈,小五是出事了,关在国外的监狱里,还没判,兴许还得关几年,妈你放心,国外没有死刑的。”刘沂蒙瞬间就招了。

    母亲开始哭天喊地,说小五肯定犯了大案子,自己怕是没有儿子养老送终了。

    刘沂蒙黯然,但母亲只哭了一会儿就恢复了冷静,说拾掇拾掇,我跟你去国外探监去,给小五打点打点,别让人欺负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刘沂蒙哪有本事探监啊,连她自己都很久没有见到弟弟了。

    ……

    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岛南部某码头,李胜男穿着T恤和卡其短裤,头发剪得短短的,戴着草帽和墨镜,一路走一路打听,最终找到一艘渔船,船上正在打理缆绳的男子皮肤黝黑,肌肉健硕,正是王锡爵。

    王锡爵对李胜男的突然造访并未感到惊讶,李胜男是警察,又有一颗超好奇的心和坚韧不拔的毅力,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是善意的,所以被她找到是迟早的事情。

    船舱里除了王锡爵,还有一个个子娇小的印尼女人,大概有些华裔血统,长相柔美,低眉顺眼,给客人奉上椰子水之后就悄悄上岸了,渔船在水中轻轻荡漾,赤道的阳光直射在船篷上,如同人的心情一样焦躁火热。

    “我需要知道真相。”李胜男开门见山。

    “你不需要。”王锡爵生硬拒绝。

    “你特意提醒我关注王家父子,难道不是想让我做你的棋子?”李胜男回击道,“如果你真的想隐居,就不会来回频繁的走动,还故意让我发现。”

    王锡爵鼻子差点气歪:“我回去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在飞机上被你发现,并不是可以所为,在此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你好不好。”

    李胜男说:“总之我已经找到这里,我不能空着手回去率。”

    王锡爵看了她一会儿,确认这个倔强的女警是认真的,便解开缆绳,起锚。

    “你要干什么?”李胜男警觉起来,她的水性没那么好,只能在泳池里扑腾。

    “到海上去。”王锡爵扬帆起航,他是香港游艇俱乐部的会员,帆船好手,驾驶着这艘破旧的渔船游刃有余,来到空旷的海面上,空气稍微湿润了些,但是赤道地区是没有强风的,天气依然酷热。

    王锡爵点了一支烟,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我爹地叫王海逸,是王家的长子长孙,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花花公子,四十岁才成家立业,有了我和我弟弟,但我们兄弟俩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死了。”

    “怎么死的?”李胜男问道,她知道这是一个开头。

    “死于家族斗争,意外身故,没什么好说的。”王锡爵抽着烟,看着大海,神情落寞,“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是没想到斗争这么惨烈,王家又不是帝王家,都已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还要赶尽杀绝么,后来我才知道,没那么简单,李警官,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多管闲事,这件事和你理解的不一样,不是一个陈年冤案,几条人命,这件事超出你的理解范围,我都放弃了,你更没必要以身犯险。”

    “我并不是出于好奇。”李胜男说,“好奇是以前,现在有命案了,我的一个师兄,他死了,所以,这件事和我有关了,我一定要管。”

    “你确定?”王锡爵斜眼看了她一下。

    “确定。”李胜男斩钉截铁。

    “我一直在调查王氏父子,就是王化云和他的儿子们,起初我怀疑王化云并不是我曾祖的骨肉,你要知道,王化云来港,是中央派人陪同的,他是奉旨接收,我父亲和他的叔叔们不愿意家产落在外人手中,奋起抗争,无所不用其极,包括投毒买凶杀人等手段,但是最终还是没斗过他,幸运女神一直站在他那一边,我们联合了王家的御用律师,甚至找了警务处的高级官员和香港法院的大法官,官司差点打到英女皇那里,他见招拆招,逢凶化吉,一路过关斩将,简直能拍一部电视剧了。”

    王锡爵缓了口气,看了看发呆的李胜男,知道她一定想岔了。

    “和政治无关。”王锡爵说,“他们使用了某种邪恶的技能迷惑了我的曾祖,继承了他的遗产,而这个邪术本身就是王家的家学,后来我找到一封我爹地留下的笔记,上面说他很小的时候在祖父书房里看到一些装饰华丽的羊皮纸卷轴,上面的文字不是拉丁文,也不是汉字,更不是英语,是一种不认识的文字,你知道我曾祖父活了多久么?”

    “王蹇出生于1874年。”李胜男脱口而出,这问题可考不倒刚看过《王蹇传》的人,“他活了一百一十一岁。”

    “而且去世的时候身体也很硬朗,是突发心脏病走的,但是此前体检他的心脏移植很健康。”王锡爵说,“这很奇怪,一个老人,在一百多岁时候找到留在异地六十年的私生子来继承家业,而身边的儿子们孙子们也很优秀,他却视作空气,这一点倒是和王化云近年来的表现如出一辙。”

    李胜男说:“王海昆是王化云的私生子,数年前才认祖归宗,现在三个儿子只剩下他,继承家业的想必也是他了,你们王家,是不是对私生子有什么偏好?”

    “那根本就不是私生子。”王锡爵冷笑,“是克隆人,是备份。”

    李胜男震惊了,但很快缓过来:“不对,第一个克隆动物是多莉羊,1996年复制成功,王海昆出生于八十年代,王化云更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人,那时候不可能有这个技术。”

    “我秘密获取过王海昆的血样,经对比,和王化云一致。”王锡爵说,“王海昆是王化云的备件仓库,心脏肝脏肾脏角膜都能拿来用,他第一个儿子王海铭,就是用掉了。”

    李胜男已经在瑟瑟发抖。

    王锡爵长叹一声:“所以我选择回避,我是普通人,斗不过他们,现在你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案件的问题,是邪术,是黑暗,是我们对抗不了的邪恶。”

    “给我一支烟。”李胜男说,哆嗦着点燃香烟抽了一口,勉强镇定下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海昆已经被拆散用掉了。”王锡爵说。

    ……

    刘沂蒙不敢找王化云打听消息,通常她都是通过弟弟的女朋友苏晴来获取最新的消息,一个电话过去,苏晴告诉她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引渡手续在办了,估摸着不久之后就能开庭审判,私下里的博弈还在继续,所以最终是什么结果还不好说。

    菜市场,春韭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只是眉宇间一丝愁绪,她已经接到家乡的消息,父亲身故,但她并没有回去祭扫,只是汇了些钱过去,从此之后,她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了,甚至有可能连丈夫也没有,按照算命的说法,这叫天煞孤星。

    也许我会有孩子,这是春韭心底的期盼,她一直留意着,买了三种验孕棒,事实证明她这一步棋走对了,刘昆仑一发命中,春韭怀孕了。

    她惊喜又忐忑,打了个电话给刘沂蒙,打算向大姑姐报喜,但是电话里又不好意思说,只说你来我这儿坐坐吧,刘沂蒙来了之后,两人先扯了些其他的,春韭正打算说,忽然刘沂蒙手机响了,是个00852开头的号码,刘沂蒙没敢接,电话锲而不舍的响个不停,她只得接了。

    是个普通话说的不太熟练的女声,问她是不是刘昆仑的姐姐,刘沂蒙说我是,那人说刘昆仑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弟弟好得很。”刘沂蒙说,“我相信国家相信法律,就算真的判他死刑,我们也认了。”

    “你是说他已经在监狱里了,等待审判?”那女人很惊讶。

    “对,你是谁啊?”刘沂蒙问道,那人却挂了电话。

    这么一打断,春韭的话又咽回肚里了,刘沂蒙也被搞得心烦意乱,过了一会儿,没想到那个电话又打过来了,这回对方表明了身份,是香港警察,曾经侦办过刘昆仑的案子,但是这个案子已经撤销了,刚才她通过广东省公安厅的关系查了一下,大陆方面从未对刘昆仑(王海昆)进行过通缉。

    刘沂蒙拿着手机的手开始僵硬,头上有冷汗渗出。

    “我知道你很难理解,但是你的弟弟可能只是一个复制品,用来给行将就木的老人提供备品的会走的人体器官仓库。”那个女警官最后的话让刘沂蒙彻底崩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