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一章 他不是他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李明没看出继位的新老板有任何要重用自己的意思,反而有一种上位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也许是父亲的去世让浪子回头,也许是牢狱生涯让他快速成熟,总之眼前的昆少不再是当初的刘昆仑,他现在是王家的新当家人,他只有一个名字就是王海昆。

    “你还有别的事情么?”王海昆居高临下问道,身上一股凛然的威压和已故的老板如出一辙,李明说没了,然后倒退着出门,王海昆再没拿正眼看过他。

    李明找到自己的老相好张倩打听内幕,张倩告诉他老板简直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一扫往日纨绔大少醉生梦死女人堆里打转的脾性,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作息时间都变了,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在跑步机上一边听人读报一边运动,早餐和老头子一样,都是小米粥小咸菜,健康绿色。

    “他这是在模仿老头子。”李明感慨道,“昆少终于懂事了,长大了。”

    张倩说:“你的苦日子也到头了吧,不用再去高原上风吹日晒。”

    李明苦笑道:“还得去,昆少,不,老板一点不念旧,这一点太像老板了,铁面无私,喜怒无常。”

    张倩说:“那你赶紧回去吧,别惹新老板不高兴,新君登基都是要立威的,别撞枪口上。”

    李明说不急,咱俩找个地方好好唠唠嗑呗,说着抓住了张倩的手。

    张倩将手抽了回来:“我还有事,挺忙的,还有,咱俩好久没见了吧,这期间发生了不少事。”

    李明讪笑:“我懂,你只要别和晁晓川搞到一起就好,我最讨厌这家伙。”

    张倩就不言语了。

    “得嘞,我明白,走了。”李明摆摆手,转身走了,再没有回过头。

    ……

    林海樱很哀伤,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父亲年纪大了,八十六岁的高龄离开人世算是喜丧,父亲这一生可以盖棺定论了,这是堪称传奇的一生,有书生报国,有戎马倥偬,也有苏武牧羊一般的塞外苦寒,最终是以著名爱国人士和知名实业家的身份离开的,其实他还有几个为人所称颂的身份,那就是艺术家和收藏家。

    在父亲的熏陶和鼓励下,林海樱在艺术上颇有造诣,她现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搞艺术需要资金,单凭母亲那点工资收入是远远不足留学英伦,频频举办艺术展的,所以她很感激父亲。

    王化云的葬礼很隆重,作为他唯一的女儿,林海樱是和王海昆站在一起同来吊唁的宾朋们握手致谢的,葬礼之后,两人却没有进一步的交流,林海樱觉得有些意外,怎么隔了没多久这个弟弟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林海樱回到近江家里,向母亲林蕊报告了父亲葬礼的情况,林蕊拿着喷壶浇花,手上的动作都没停:“终于死了,活的挺久的。”

    “妈!你说什么呢,好歹他也是我的父亲,是你曾经爱过的人,你不觉得这样的言辞对一个逝去的人很不厚道么!”林海樱忍不住了,妈妈也太过分了,就算有再多怨恨也不应该这样刻薄。

    林蕊放下喷壶,拿起小剪刀修剪枝叶:“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不见这个人,也不让你接触他么,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是你爸爸。”

    林海樱呆住了:“妈,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王化云不是你爸。”林蕊扫了一眼女儿,不以为然。

    “那我爸爸是谁?”林海樱已经完全被搞糊涂了,那个宠爱自己,培养自己的男人不是生身父亲,自己的身世难不成还有更大的秘密?

    “你爸爸叫南裴晨,当他改名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他了。”林蕊脸上出现了怨毒之色,,这表情林海樱太熟悉了,从小看惯,她松了口气,忙乎自己的事情去了。

    忙着忙着,心里时而想到母亲的小心眼,不禁感慨女人女人记仇能记一辈子,忽然一个很突兀的想法闯入脑海,在祖父王蹇死后,父亲南裴晨仿佛变了个人,而且改名为王化云,而在父亲王化云死后,弟弟刘昆仑也好像性情大变,而且也正式采用了他的另一个名字王海昆。

    这两件事的一致性让林海樱不寒而栗,莫非母亲说的话是对的,自己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那个人并不是南裴晨,他只是王化云,就如同王海昆不是刘昆仑那样。

    再联系起王海聪的离奇死亡,更多的疑点冒出来,林海樱脑洞大开,她试图斥走这些匪夷所思的想法,但又不由自主的去思索,去质疑,去浮想联翩。

    ……

    刘沂蒙虽然没了工作,但手上的事儿可不少,她现在主营业务是帮凶宅驱邪,这个护士出身的女法师胆子奇大,法术奇高,虽然出道以来只接了几个单子,但都是顶级凶宅,一一被她化解,所以在圈内小有名气。

    驱邪并不忙,一个城市的凶宅总是有限的,所以刘沂蒙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上次费天来的话刺激到她了,她不想做一个只会考试的优等生,所以现在她涉猎的范围非常广泛,买了很多书看,却不再报考任何学历职称,同时她也在网上拼命地汲取营养,注册了当下最红火的新浪微博,关注了很多人,在系统学习之外也学习一切碎片知识。

    在刘沂蒙关注的人里面,有一个北京天机律师事务所,也就是弟弟的辩护律师谢天机的工作单位,就在王化云的葬礼后没几天,这个博主发布了一则消息,准确的说是一则讣告。

    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谢天机,前日在美国纽约遭遇意外身故。

    死因说的语焉不详,于是刘沂蒙上外网搜集线索,她的英语口语很差,但是经过刻苦学习,浏览文字已经没什么障碍,果然被她找到了相关新闻,一个姓谢的华人男子在纽约布鲁克林区遭遇黑人打劫,身中三枪不治而亡,事发时间是深夜,新闻上还配了一张图,虽然打了马赛克,还是能看出死者心脏和头部中枪。

    刘沂蒙听弟弟说过,职业杀手杀人往往要打三枪,两枪打心脏,一枪打脑门,这说明谢天机是被职业杀手击毙的,并不是寻常黑人抢劫犯。

    谢律师之死并不能说明什么,只是在刘沂蒙心底又增加一点疑惑,她用来接单的平台是QQ,每天都有无数人留言,她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处理留言,却发现无数跳动的头像中有最难忘的一个。

    是萧邦,他出现了,刘沂蒙心跳加速,点开对话框,是一段留言,约在医院停尸房见面。

    医院停尸房是个很冷僻的地方,平常不会有人去,在那里见面比在大庭广众见面安全的多,刘沂蒙回了一个好字,关了电脑,换衣服出门,风风火火赶到医院,距离约会时间还早,她先到处溜达了一圈,医院是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来的是新生儿,往的是逝者,刘沂蒙发现自己辨别魂体的能力又加强了,能看到满大厅灵魂乱舞,但是能量极小,因为她眼中呈现的只是严重的飞蚊症。

    快到时间了,刘沂蒙起身向停尸房走去,刚走到楼后,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擦肩而过,低低的声音响起:“跟我来。”

    那人是从后面超过去的,刘沂蒙很自然的跟随他的脚步,相隔五六米距离,走上楼梯,过了一扇防火门,正好是处于摄像头死角的楼梯拐角,那人停下,扯下口罩,正是杨正强。

    “你……”刘沂蒙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杨正强脸色凝重,并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反倒像是地下党接头,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是一张撕碎了又重新拼接起来的纸,刘沂蒙接过来看了一眼,大惊失色,这是遗书,是刘昆仑亲笔所写的遗书,要求将自己葬在康哥左近。

    “刘昆仑已经死了,是我亲手执行的,现在活着的是王化云。”杨正强快速说道,“谢天机被他们灭口了,还有很多知情者不明不白的死了,我是逃出来的,如果我死了,也是王海昆杀的。”

    刘沂蒙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弟弟死了?”

    “对,现在这个占据你弟弟躯体的,是别人,是王化云,他做了一个完美的局,刘昆仑自始至终都在局里,他觉得自己在报仇雪恨替天行道,其实所有的事件都在王化云掌控之中,什么通缉追捕关押审判,统统都是假的,都是让他相信自己真的死了,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死,只是深度昏迷,然后就被取代了。”

    “你怎么知道?”刘沂蒙一时处理不了这么多的信息量,下意识的质疑。

    “他收拢了很多走投无路的医生,在他的生命遗传研究所里,其中就包括我,他们研究的都是违反人伦的黑暗技术,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延续王化云的生命,刘昆仑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的替代品在生产和研发中,好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你心里明白就行,那个人不是你弟弟了,保持距离。”

    杨正强说完就要走。

    “等等!”刘沂蒙说,“我弟弟死在什么地方了,我需要知道确切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