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二章 灵魂的海洋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杨正强说,他是跟着刑车过去的,不知道具体的方位,但是听当地人称那地方是传统刑场,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在那块儿枪毙人,应该不太难找。

    说完这些,杨医生就匆匆走了,仿佛担心被人跟踪一样。

    刘沂蒙呆坐在原地许久不能平复,虽然那个香港女警早就打过预防针,但她下意识的觉得那是危言耸听,弟弟命那么大,怎么可能会被人拆了当零件呢,现在看来所言不虚,杨正强不会刻意跑来骗自己,纸上的字迹更是刘昆仑亲笔,最重要的是,刘沂蒙懂得弟弟的心,和康哥葬在一块儿绝对是他最后的遗愿。

    刘昆仑的肉身没死,被人鸠占鹊巢,但他的灵魂死了,被夺舍之后的躯体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但刘沂蒙还存有一丝侥幸,一丝希望,如果把弟弟的灵魂找回来,再请费博士再造一个躯体,这就叫涅槃。

    在寻找刘昆仑魂魄之前,刘沂蒙又做了最后一次尝试,她再次拨打了弟弟常用的手机号,这回有人接了,但是却不是弟弟,而是王府的工作人员。

    “我会转告老板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的回复。

    “你可以现在就去叫他接电话么?”刘沂蒙说,“我是他亲姐姐,他都多久没打电话回家了。”

    “抱歉女士,我会转告的,但是这会儿老板不在国内。”

    “那你告诉我一个能找到他的号码,我自己打给他。”刘沂蒙的心越来越凉。

    “抱歉女士,这不在我的权限之内。”

    刘沂蒙挂了电话,死心了,弟弟对自己的感情对母亲的感情不会变,变的是人,那副躯体,确确实实被人夺走了。

    萧邦所说的刑场位于江东省东部的一个地级市,叫做淮门市,刘沂蒙只身前往,她乘坐的列车在细雨蒙蒙中抵达淮门火车站,和大多数城市一样,出站口聚拢着小旅馆和长途车的拉客人员,一个中年大叔紧紧跟随着刘沂蒙说道:“大姐,打车么,去哪儿,正规出租车,打表的。”

    刘沂蒙停下说:“我去的地方你不一定认识。”

    大叔说:“我在淮门开了二十年出租车了,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地方,走吧走吧,上车就走,咱不拼车。”

    刘沂蒙本来也要打车,看他一副忠厚相,就跟着走了,大叔的车是一辆破旧的捷达,他殷勤的打开车门请刘沂蒙坐在后排,自己上了驾驶位,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道:“大姐,咱去哪儿?”

    “师傅,我想去刑场。”刘沂蒙说,“就是以前枪毙人的地方,你认识么?”

    大叔愣了愣,问道:“你去那干啥?”问归问,还是把车开上了大路。

    “我有事,你要是不认识我就换个车。”刘沂蒙说。

    “认识,必须认识啊,淮门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地方。”大叔说,“不就是枪毙人的地方么,那地方我去过,一般人还真找不到,公路不通那边,导航都导不到,就是个野树林,1983年大逮捕,那地方第一回当刑场,几十号人用跃进卡车拉过去,一口气全毙了,行刑的是武警,带着大口罩,照后脑勺开枪,一枪一个,后来淮门法院判死刑的就都在那儿执行了,这二十多年也不知道枪毙了多少人,我估摸着几百人总有。”

    出租车行驶在雨雾中,天色暗了下来,关于刑场的话题告一段落,大叔热情的询问起刘沂蒙的私人问题,来淮门干啥,探亲还是旅游,还是见网友奔现,如果刘沂蒙手上有一部GPS机的话,会发现自己坐的车正在绕圈,这是出租车司机惯常的宰客手段。

    “师傅,你车里死过人。”刘沂蒙很突兀的说了一句。

    大叔一脚刹车,后面一连串跟着刹车,愤怒的笛声响起。

    “大姐,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大叔满头冷汗,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

    “我能看见,他就在你副驾驶位子上盘着,没事,老人家不害人,你继续开。”刘沂蒙若无其事道,司机师傅哪还敢开,吓得屎尿都要出来,他带着哭腔说:“不关我的事啊,我是做好事送一个犯心脏病的大爷去医院,路上还闯了好几个红灯,结果送到地方还是没救了,车钱我都没收,怎么就赖上我了。”

    刘沂蒙并不能看出这鬼魂的来历,但她能分辨出能量的强弱,这么微弱的显现分明是个老者,而且全无戾气,所以她才说不会害人,但在司机师傅听来这就是神啊,刘沂蒙可是他在火车站随机拉的客人,还是外地人,绝对不知道自己车里发生的事情,能看出鬼魂是老人家,还不害人,说明这位大姐法力高强。

    “你继续开,我在这就没事。”刘沂蒙说。

    司机这才稍微安心,战战兢兢开起来,速度又慢了一些,但是这回不敢绕弯了,老老实实向城外开去。

    大叔默默开车,雨下的更大了,雨刮器用最快速度运行,依然刮不干净,大叔艰难的开着车,时不时瞧一眼后视镜,镜子里的姑娘愁云惨淡,泪落涟涟。

    “到了。”大叔停下车,指着车灯照耀的前方,“顺着这条土路往前走一段就是刑场,我车底盘低,没法再往前开了,我在这等你,快点。”

    “谢啦。”刘沂蒙拿出三张百元钞票递过去,这比绕圈的车费还要高,司机很高兴,看着刘沂蒙撑着伞向刑场走去,心中泛起各种恐怖的联想,在他的脑补中,这姑娘可能走到刑场来一句我到家了然后消失无踪,那多渗人啊,不行,不能等,赶紧走,可是又想到副驾驶位子上的鬼,他又不敢动了,这姑娘通灵,半道上驱使鬼给自己捣个乱不就完了,走也不敢走,留也不敢留,他纠结万分。

    通往刑场的最后一段路很难走,下过雨之后满是烂泥,刘沂蒙深一脚浅一脚走到没有路的尽头,这儿是一片绿草茵茵的开阔地,周围树木繁茂,杂草丛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附近老人锻炼的地方,实际上方圆五公里之内都没有人烟,就是因为这地方是刑场,开发商都不买附近的地皮。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早就黑了,刘沂蒙撑着伞站在旷野中,无所适从。

    她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不是找不到灵魂,而是太多了。

    被处决的灵魂们没有归宿,它们聚积在刑场周边,栖息在草木上,浮动在空气中,比比皆是,它们没有意识,没有形状,没有质量,无色无味,对这个世界来说,它们就是不存在的物体。

    但是对于刘沂蒙来说,这些灵魂是能感知到的,并且反馈到视网膜中,所以在暗夜中灵魂们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发亮闪光。

    “小五,你在哪?”刘沂蒙喊道,“看见姐姐了么,快到姐姐这里来。”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小盆仙人掌来,这是她精心挑选的植物,觉得符合弟弟的气质,桀骜带刺,能在最艰苦的环境下生存。

    无人回应,没有一个灵魂主动扑到她手中来。

    刘沂蒙想起在急诊科,在邝雅兰临终前,灵魂都会主动附着在植物上,怎么现在就无效了呢,随即她恍然大悟,在那些场合下,只有一株植物,而在刑场上,有无数植物可供栖息。

    她试图从灵魂的能量强弱上来辨别,弟弟去时年轻气盛,肯定是最强的那个,可是在场的灵魂大多都是年轻人,而且一个比一个气盛,虽然绝大部分是八十年代严打时期枪毙的,但三十年时光对于灵魂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并不会因此衰减半分,所以,刘沂蒙完全懵了。

    今天怕是没法接弟弟回家了,刘沂蒙又从包里拿出一堆纸钱来,蹲下来用伞遮着雨点燃了,算是给弟弟祭奠了。

    烧完纸之后,刘沂蒙走了,来到出租车前,司机师傅还在翻来覆去的看那几张钞票,生怕它们变成冥钞。

    刘沂蒙突然出现在车前,司机吓得一哆嗦,仔细分辨一下,车等下有影子,也有脚,这才打开车门,刘沂蒙上了车,平复一下心情,觉得应该说明白,不要吓着人家。

    “我是来招魂的。”刘沂蒙说,“我一个亲人在此处被害”。

    大叔嘀咕起来:“不对啊,我邻居的三舅的儿子在法院工作,我听说这两年淮门都没有死刑犯啊,我们这儿治安可好了。”

    刘沂蒙将脸转向窗外,她知道弟弟一定看到自己了,只是阴阳两隔,用费天来的话说,是不同维度的世界的差距,但弟弟一定渴望回到亲人身边。

    出租车开回了火车站,刘沂蒙计划乘坐午夜的过路车返回近江,临走前司机师傅请她做个法,把副驾驶位子上的鬼请走,给多少钱都行。

    “没事,这个鬼是保佑你不出车祸的,留着吧。”刘沂蒙说。

    ……

    回去之后,刘沂蒙想了许久也没想出合适的解决办法,忽然电视里一则新闻吸引了她,是近江市在争创全国卫生城的消息,卫生城有一项指标是绿化覆盖率,人均绿地面积,这一点近江并不差,但是还要好上加好,她咂摸着意思,忽然想出一个办法。

    刘沂蒙通过陆刚牵线搭桥,见到了近江市的园林绿化局长,本来以刘沂蒙的身份见一个局长是很难的,但她现在不同往日,通缉犯弟弟摇身一变成为大亨级人物,和中央领导都谈笑风生的那种,姐姐见一个局长,那是给局长面子。

    会见在园林绿化局的会客室进行,陆刚作陪,先云山雾罩扯了一通,刘沂蒙说话了,她表示要代表弟弟向近江献一份礼物,捐赠一批花木。

    “欢迎,热烈欢迎,非常感谢。”园林局长热情洋溢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全力配合,有时间也想请王总回故乡视察视察,指导一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