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处安放的灵魂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从异地移植树木是个很费钱费事的活儿,刘沂蒙其实没什么钱,家里倒是住着大房子,可是房证上的名字还是刘昆仑,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刘昆仑改名换姓成为王海昆,依然活着,并且拥有这些财产,做姐姐的无权处置。

    刘沂蒙也曾考虑过其他做法,比如搬到刑场边上去住,搭个棚子,弄台柴油机发电,日夜守护,从数百魂魄中寻找属于弟弟的那一个,但是一来不安全,二来家里母亲还需要人照顾,再说时间上也没有保证,也许甄别需要几十年呢,还不如把那些魂魄一股脑搬来,让弟弟在熟悉的环境中漂浮,自己也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

    这件事就是,使刘昆仑重生。

    刘沂蒙一个人没法做这件事,她必须得到别人的帮助,首先就是母亲的谅解。

    母亲是个性格坚韧的人,能够承受一切打击,但让她接受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刘沂蒙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是事实证明,母亲竟然立刻接受了这个结论。

    “我说嘛,我儿不可能不孝顺,这是被人夺了舍了,唉,都是命。”母亲唉声叹气,如同她接受丈夫被人打死那样,无奈而悲痛的接受了小儿子不复存在的现实,没哭没闹,只在菩萨前默默流泪,她说早就预料到了,小五命里没有大富大贵,这几年啥好吃的好喝的都享受到了,这是报应啊。

    从此母亲不再闹着要小儿子回家,依旧吃斋念佛,说是为小五超度。

    刘沂蒙找的第二个人是春韭,当她告诉春韭,刘昆仑可能已经死了的时候,春韭也告诉她一个秘密,自己怀了刘昆仑的骨肉,两个女人抱头痛哭了一场,完了刘沂蒙说还有补救的余地,但是首先需要一笔钱。

    “我卖房!”春韭说的斩钉截铁,她有一处大房子本来就是刘昆仑买的,现在市价也有大几十万,卖了啥都够了。

    近江的房价正是势头高涨的时期,房子很快脱手,春韭把到手的钱全交给刘沂蒙处置,刘沂蒙用这笔钱雇佣了花木园林企业的工人,又找了运输车队,万事俱备,只欠地方。

    园林局给的地方不太合适,是四环路外面的一片空地,刘沂蒙据理力争,费了不知道多少精力,终于争取到一片很尴尬的地方用来植树,这地儿正在春韭所在的菜市场。

    春天正是移植的好时候,刘沂蒙全程坐镇指挥,为了保守这些树木来自刑场的秘密,她不惜多花钱请了两家园艺公司,一家负责挖,一家负责栽,两伙人不碰面,  磕磕绊绊,花了一星期时间,终于将刑场附近的植物都移植过来了,除了树木还有灌木,连草皮都铲了运过来,幸运的是刑场是无主之地,不然光是购买这些钱怕是都不够。

    刘沂蒙移植来的这些并不是什么名贵树木,都是杂树杂草,一股脑种在菜市场周边的花坛里,有些小树移植在路边充当行道树,昆仑面馆门口也移植了一株小树苗,是春韭自己挑选的。

    刘沂蒙对这些树木视若珍宝,  每一棵树都编了号码,挂了小牌子,没事就来溜达,移植树木是有一个存活率问题的,每年植树节种下的树苗并不是全部存活,为此刘沂蒙和春韭两个人自学成了园丁,施肥浇水,打药捉虫,无所不会。

    面馆门口的小树苗就差点死了,春韭请教了公园里种花的老师傅,花钱买了树木营养液,这玩意和病人用的吊瓶几乎完全一样,树枝上悬着装满液体的塑料袋,另一端是插在树干上的针头,给树打点滴成了菜市场的一景,大家都能理解沂蒙春韭姐妹俩的奇怪作为,闲的嘛。

    ……

    与此同时,林海樱做了一件事,她来到香港,找到香港王家的后代之一,血缘上算是自己的侄女的王凯伦,以请她喝咖啡的方式获取了对方的DNA,然后送检,得出的报告在她的意料之内。

    林海樱和王凯伦,理论上应该是同一个人的也就是王蹇的后代,但是DNA报告证明,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也就是说,南裴晨并不是王蹇的所谓私生子,二人并无血缘关系。

    这个结果也验证了林海樱的最坏预想,她回到近江找到了一直以来对她们母女颇为照料的邵文渊教授,父亲和邵教授是故交,还是刘昆仑的授业恩师,算得上世交了。

    两人进行了一番交谈,先是对逝去之人表达了缅怀之情,然后林海樱话锋一转,问道:“邵教授,是不是在我父亲去了香港之后,你们就再没见过面?”

    “是的,上次不是说了么,我俩割袍断义了,就因为这个人始乱终弃,我不会和这种人交朋友的。”邵教授说,“所以我才把君子兰讨回来。”

    “你是说,父亲赴港之后,就像变了个认一样?”

    “没错,按理说六十岁的人已经花甲之年,人生观已经确定了的,不该这样啊,唉……”谈起往事,邵教授依然耿耿于怀。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我的父亲,南裴晨,和王化云其实是两个人。”林海樱提出了自己疑问,惊的邵文渊说不出话来,这严重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邵文渊连说几个不可能,转而思考了一下,又道:“除非是替换身份,就像大仲马的小说《布拉日隆子爵》里描述的那样,一对恋生兄弟……”

    “不,不是那样,请您看这个。”林海樱拿出检测报告,“我和王蹇的后代没有任何血缘上的联系,也就是说,南裴晨并不是王蹇的私生子,请您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这关系重大。”

    邵文渊戴上花镜仔细看了报告,保持着镇定,细细道来:“七十年代末,国家落实了政策,我和南兄都回到了故乡,而且分到一个单位工作,就是江东大学,五十年代他就是这里的教师,时隔三十年,他成了教授,我是副教授,那时候港打开国门,欣欣向荣,但是物质文明还不发达,人们向往香港欧美等资产阶级国家和地区的生活水准,有机会就跑出去不再回来,有门路出国的人,也趁着回国往家里带彩电录像机,就在这种时刻,你爸爸接到香港来信,不,是中联部转交的信件,也就是王蹇的来信了,认亲信,说你爸是他的儿子。”

    “当时没有做DNA亲子鉴定么?”林海樱问。

    “也许做了吧,但是这东西如果刻意伪造,谁也无法去证明啊。”邵文渊说,“那时候南兄正和你妈妈爱的死去活来,八十年代啊,忘年恋还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也不是不可接受,那时候已经有了你,南兄信誓旦旦,说去了香港不会多待,最多一个星期,他还是要回来的,他的根在这里,他的家在这里,他的爱人和孩子在这里,你妈妈送他去的火车站,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

    “我有一个疑问。”林海樱说,“假如说父亲决定去香港最多一周时间,那他为什么要带着一盆君子兰?”

    邵文渊哑然,这确实是一个很令人费解的问题,出差就要轻车简从,行李越轻越好,衣服鞋子尚且不能带太多,为什么要带着一盆花呢,就算八十年代流行君子兰,南裴晨爱花如命,也可以交托给他人照管,不用千里遥远带着一盆花去香港。

    此时林海樱一惊有了自己的答案,要么南裴晨在撒谎,他从开始就没打算回来,或者玄机在于那盆君子兰。

    关于君子兰的问题,江东大学组织过科研力量进行检测,并未发现奇特之处,这只能说明科技力量不够强大,并不能说明君子兰没有奥秘。

    ……

    美国,亚利桑那州某处,车队行进在高原上,王海昆就在其中一辆悍马车上,他亲自押运的货物比较特别,是一具科技含量很高的冰棺,为了运输棺材他甚至包了一架波音747。

    冰棺只是外形,其实这是一个储存尸体的液氮罐,罐子里装的是王化云的躯体,车队行进的方向是上个世纪美国人罗伯特.艾廷格博士建造的冷冻尸体仓库,也叫低温胶囊。

    亚利桑那州地形特别,著名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就在此处,该州北部气温常年较低,夏季七月的平均气温不过19度而已,冷冻尸体仓库已经运行了数十年,储存了不下百具尸体,都是不愿意屈服于死神的人,他们有的人是去世之后冰冻的,有的是身患绝症干脆不等死亡就冰冻了自己,但所有人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复活。

    王海昆将自己曾经使用过的躯体送入冷库保存,他还特地去瞻仰了一下保存在这里的王蹇遗体,看到先人,年轻的王海昆感慨万千。

    做完这件事,王海昆在美国会见了几位“父亲”在世时的老朋友,相谈甚欢,盘桓数日后,乘坐私人飞机返回北京。

    在飞机上王海昆就感觉有些不适,一股强烈的欲望顶着他,丹田火热,他心中暗喜,年轻的身体就是本钱啊,不过他并不像这具身体的前主人那样肆无忌惮,他多少还有些顾忌脸面,毕竟是老派人嘛,所以并未对飞机上那两个千娇百媚的空姐下手。

    回到北京后,禁欲许久的王海昆还是忍不住跑到了别墅里,找到独守空房孤枕难眠许久的苏晴,二话不说剥了就干,期间他习惯性的拍了一下苏晴的屁股,  对方立刻摆出一个新姿势来。

    王海昆觉得懊恼无比,身体具有惯性,他被惯性掌控了,这让他很不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