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章 三界外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是办公厅打来的电话,工作人员安排马君健去南站接一个人。

    “我去你老母的吧,接人用的着我?随便找一个司机去不行,你知道我是什么的,你知道我什么级别?”马君健怒不可遏,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对方很委屈的辩解,这是大老板的意思,要接的这个人非常重要,不仅是接来,还要保护好,所以才惊动马大哥。

    “怎么,大老板回国了?”马君健立刻收起张狂神色。

    “不,大老板是从国外打来的电话,小马哥,你多费心吧。”电话那边换了声音,是王海昆身边的红人晁晓川,但即使是他也不敢对大老板身边的旧人呼来喝去,照样得和和气气说话。

    马君健就是大老板唯一使用的旧人,当年“潜邸”中的简艾啊冯媛啊都没留用,打发到其他公司任职后陆续辞职离开,所以这份信任和宠爱可想而知,马君健也没辜负大老板的信任,忠心耿耿,把太太保护的好好的,并且按照大老板的授意,严格处理每一个人试图在大老板脑袋上增添绿色的家伙。

    既然是大老板亲自下的指令,马君健就不再说什么,他让手下把卡车开走,自己上了一辆黑色奥迪A8,风挡玻璃下只摆了一张低调的全国政协停车证,现在什么警备、京安都取消了,交警也不认,但这辆车的车牌和行驶证都是备案过的,是真正的特权车。

    马君健开车很规矩,自从老爷子王化云去世后,前一任御用司机老李就退休了,现在给王海昆开车的就是马哥,但仅限于国内,大老板在国外另外有专职司机和保镖。

    火车站接人依然是老规矩,专车走特殊通道开到月台上,要接的人坐在高铁第一节商务座车厢,马君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没带大行李,只背了个电脑包,眼镜片很厚,格子衬衫。

    “陶金聪博士?”

    “是我。”

    “跟我走。”

    马君健将这位博士送到了王府,安排住进客房,王府比外面的酒店安全多了,各种安防设备俱全,他本以为工作完成,没想到又接到任务,后半夜大老板的飞机到,需要现在就做准备,驾车去首都机场私人候机楼处等待接机。

    王海昆是从美国赶回来的,当年的湾流G550已经升级成更先进的G650,大老板也是三十多岁的成功人士了,身上的草莽气褪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儒雅的书卷气,他上了马君健驾驶的加长版劳斯莱斯,听取了马哥关于打断小奶狗两条腿的汇报,只说了  一句:“你掌握好分寸就行。”

    大老板回到王府后立刻将陶金聪叫到书房去谈话,马君健在院子里警戒,他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平光眼镜,虽然不近视,戴上这幅眼镜能遮挡部分凶光。

    ……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苏晴昨晚上做了个旖旎的美梦,神清气爽,起床陪着孩子吃了早饭,坐上保姆车送他去学校,孩子的名字安排王家的辈分来排是锡字,王海昆给儿子起名叫王锡之,取的是王羲之的谐音。

    把王锡之送到学校后,苏晴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健身俱乐部,路上她想到敖晓阳那张稚嫩的,可爱的,长得有点像古巨基的娃娃脸,就忍不住浮起笑意,今天得好好戏弄戏弄这个大男孩。

    可是到了俱乐部却没看到敖晓阳,问别人也说不知道,“也许是昨晚上太累了。”李硕挤眉弄眼道,但苏晴心里却有隐隐的预感,她给敖晓阳发微信,没有回复,直接打电话,这回有人接了。

    但却不是敖晓阳的声音,对方自称骨科医院的医生,电话的主人两条腿开放性骨折,正在住院治疗。

    苏晴惊的手机差点掉了,她问清楚医院地址和床位号,旁边李硕也听出不对劲来,便陪着苏晴一起过去,来到医院就看到敖晓阳躺在病床上,两条腿都打了石膏,人也萎靡不振。

    “怎么回事,给姐说。”苏晴愤然道,“没有王法了么!”

    “没事,我自己摔的。”敖晓阳说。

    “胡扯,摔能摔成这样么,这是打的。”苏晴气不打一处来,摔门去找医生。

    “哥们,咋回事?”李硕问道。

    敖晓阳摇摇头,不愿意说。

    “是不是她男人派人干的?”李硕心有余悸,得亏自己没上,要不然此刻躺在这里的就不是敖晓阳了。

    敖晓阳没否认,他心情和脸色一样难看,啥也没干就被人打断了腿,这口怨气怎么也发不出去,但又无能为力,自己一介草民,对方是背景大过天的权贵,别说打断两条腿,就是要了自己的小命也没地方说理去。

    苏晴问了医生,敖晓阳是夜里被人送到医院的,还给垫付了足够的医疗费,谁会这么好心?当然是行凶者,谁下的手她心知肚明,这是冲自己来的。

    回到病房,苏晴再次问敖晓阳凶手是谁,是不是一个长得很凶恶但是还戴一副金丝眼镜的男人。

    “姐,我认倒霉,你就别问了。”敖晓阳虚弱无比道。

    苏晴说你好好养伤,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完转身就走。

    “兄弟,放心,不会白挨揍的。”李硕丢下一句话也走了。

    敖晓阳当然相信这句话,事实上他已经接到银行短信提示,账上多了五十万元,足够他在家乡买房的首付款了,所以他真的认倒霉了。

    他认,苏晴可不认,表面上是打在敖晓阳腿上,实际却是抽在苏晴脸上,监视,控制,打断健身教练的腿,这太羞辱人了。

    苏晴给王海昆打电话,助理接的,说大老板现在北京,昨晚上飞回来的。

    “好,我去找他。”苏晴挂了电话直奔王府,却在自己家里被挡驾,大老板接待客人中,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我见自己老公都不行么?”苏晴硬闯,一群女助理拦住她,谁也不敢硬气,只是不断哀求,这幅场景像极了后宫剧中宫女们拦阻暴怒的皇后闯乾清宫一样。

    苏晴忽然消气了,她觉得这样很不值,锦衣玉食又如何,还不是养在深宫的金丝雀,她对这群女助理中级别最高的主管张倩说:“张姐,你帮我最后问一声,是见还是不见。”

    张倩也是女人,理解苏晴的不容易,她一咬牙去通禀,但也见不到王海昆本人,在书房跨院外面就被更高一级的工作人员拦下,把苏晴的话转告之后,工作人员进去通报,张倩远远就听到一声怒喝:“滚!”

    工作人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骂了出来,张倩心领神会,回到二门处冲苏晴无奈的摇摇头,苏晴笑了:“好,那我走,不过了。”

    苏晴从小就是任性的女孩,年轻时经历波折改变了一些,但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她并不住在王府里,而是有自己的住宅,回到住宅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去学校接了王锡之,驱车前往火车站。

    王锡之很高兴,说妈妈我明天不用上学了么?

    “妈给你转学,我们回老家去上,北京空气太差了。”苏晴说。

    苏晴就这样带着孩子回近江了,看起来是一时兴起的决定,其实这个想法已经深埋心底许久,依附男人生活可以,但是要有存在感,不然不如单过,再说了,苏晴手里捏着王牌,那就是王锡之。

    ……

    王海昆并不知道苏晴已经带孩子走了,他还在和陶金聪博士畅谈。

    陶金聪是江东医科大的学生,后来又师从林蕊教授读博士,六年本科,五年硕士,博士一直读到现在,这辈子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  社会经验非常不足,但是谈到自己的专业知识,那就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了。

    没有人知道,陶金聪是王化云资助的学生,当年王化云建立了一个助学基金,专门扶助生物、医学、遗传基因方面的学生和科研项目,陶金聪家庭困难,是化云基因支持着他修完学业,当然助学基因也不是无条件的,  那就是学生必须按期汇报自己的成绩。

    王化云去世后,王海昆接手了化云基金,继续慈善事业,六年前陶金聪的一封例行报告吸引了王海昆的注意,那就是林蕊教授主导的植物人体计划,作为林蕊的得意门生,陶金聪掌握大量有价值的科研情报,但是最核心的还不能掌握。

    对于这个项目,其实王海昆贡献的力量也很大,他私下里给陶金聪支招,建议林教授采用“太岁”作为基础物质,太岁是自然界中非植物、非动物和非菌类的第四种生命形式,是一种特大型罕见粘菌复合体,自古有之,多少史前动植物都灭绝了,唯有太岁繁衍至今,不但长寿不死,而且生命力超强,生长于地底深处的厌氧环境中,靠水存活,永不腐烂变质,如果将太岁切成一千片,那这一千片每一片都能单独存活。

    甚至在古代道家典籍《抱朴子》中也有关于太岁的记载,葛洪说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这些林蕊当然是知道的,但是符合条件的太岁并不好找,于是在陶金聪的介绍下,王海昆的秘密安排下,有人献出了珍藏多年的太岁,据说是从秦朝时期就被人收藏的,有据可查的就有两千三百年历史,实际上这玩意的岁数可能在一亿岁以上。

    这个超级太岁是王蹇留下的,但是没能派上太大用场,只不过是当补药服用罢了,大材小用,交给林蕊研究,或许能发挥最大功效,那就不是单纯的植物性躯体器官的事儿了,而是真正的永生,以及不死之身。

    六年过去了,太岁的功效终于显现,陶金聪进京就是来报告的,他听说最近有个人被杀掉之后离奇复活,估计这是一个秘密实验对象。

    “死而复生,不是做梦。”陶金聪说,此刻他仿佛看到金山银山,诺尔贝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