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一章 太岁娃娃危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在陶金聪的描述中,死者是一个不值一提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大学生,就像游戏里的NPC那种角色,死了也就死了的路人,但是杀人凶手却有些背景,是金天鹅集团的太子爷,家产几十亿那种。

    “原来还是故人。”王海昆说,他继承了刘昆仑的部分记忆,知道陆刚的发家史,但毫无感情可言,是不是继续保持关系全凭利益,近年来和金天鹅的商业合作越来越少,和陆刚的交情也渐渐淡了。

    还有在近江的一些烂摊子工程,比如祁庆雨的欧洲花园,就是典型的泥足深陷,必须敬而远之,不过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祁庆雨居然咸鱼翻生,靠着一个叫刘汉东的家伙把欧洲花园给盘活了,然而好景不长,祁庆雨重病成了植物人,欧洲花园也被某位只手遮天的人物吞了去,这些种种,王海昆早已没兴趣过问。

    王家的祖训中有一条就是不参与实体经济,只做投资,在一百年前王家就积累了上千万两白银的资产,经过长时间的稳健投资,资产涨幅惊人,最近一次的重大资产增值是八十年代中晚期王化云在北京投资的土地,利润率简直突破天际,王家喜欢买土地,在香港,在伦敦,在纽约,都有大幅的土地给家族带来巨额收益,所以近江那点小利益,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能引起王海昆注意唯有生命科学方面的进展,以及人类对宇宙的探索,他更是赞助了许多挖掘人体极限潜能的运动项目,比如深海潜水、徒手攀岩、跑酷以及无动力翼装飞行,更换年轻的身体后,王海昆也尝试着玩了几次,但始终无法尽兴,这些运动的死亡率太高,如果能做到不死之身,那么这些运动也能放开玩了。

    陶金聪说,那个屌丝大学生应该只是初级试验品,真正具备含金量的东西还在林教授的实验室里,那是一具全植属性人体,大约六岁男孩大小,这东西公之于众时,必将震惊世界。

    “就像电影阿凡达里演的那样,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一具用脑电波操控的义体,这是很大的商机。”陶金聪兴致勃勃道,“战争的形态也会发生改变,因为士兵全都是不死的。”

    “副作用也很大。”王海昆接着说,“人类伦理将会彻底打破,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都永生,那么地球的资源将无法供养人类,一场大灾难迟早发生,你说的战争形态只会往更酷烈发展,枪打不死,刀砍不死,这个可以有,但是在核弹面前,任何生物都不会有生存的机会。”

    “是是是,您高屋建瓴。”陶金聪说。

    王海昆考虑的更加长远彻底,经济价值他根本不在乎,把这项发明捏在手中,自己就是赐予人类新生的神。

    直到会谈结束,下人才报告说太太来找过,现在已经气冲冲的走了,王海昆知道是什么原因,并没往心里去,但是接下来又有报告称太太带着孩子坐火车走了,他才重视起来。

    苏晴的信用卡是一张副卡,刷卡会有提示,财务人员说太太在近江的金天鹅大酒店刷卡开了一间行政套房,还租了一辆带司机的车,王海昆就笑了,苏晴这是耍小孩子脾气,她带走了小儿子,大女儿还留在北京呢。

    “我也去一趟近江吧。”王海昆说,他的布局可不仅限于一个陶金聪,连江医大的新任校长都是他的人,这位新校长不是学术出身,本是搞政工的大学党委书记,在王海昆的运作下才当上医科大校长,自然投桃报李,所以摘桃子的时刻到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王海昆出行动静很大,除了常规随行人员之外,还带了旗下生命研究所的一帮御用专家,陶金聪也在其中,他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兴奋的不能自已,坐在宽大的航空座椅上不停扭动着屁股,幻想着各种场景。

    王海昆用卫星电话给医科大的江校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下午就到。

    “我代表全校教职员工和学生热烈欢迎王先生莅临视察。”江校长非常激动。

    湾流G650降落在玉檀机场,地面上一列车队已经等候多时,陶金聪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组照片发朋友圈,这一条是屏蔽了林教授的,但是可见分组里却有林海樱。

    当林海樱刷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她很是狐疑,陶金聪怎么坐在湾流里,在仔细看沙发头枕上的徽标,顿时冷汗下来了,这不是王家的标识么,陶金聪和王海昆在一起。

    林海樱立刻点了个赞,然后评论了一句:“这是去哪儿啊?”

    陶金聪一直对导师的女儿怀有非分之想,而林海樱则对他保持着礼貌的冷淡,女神主动评论,陶金聪秒回:“对,陪同王先生视察医科大。”

    此时车队已经驶入了医科大校门,而林海樱则远在伦敦,王海昆突然造访医科大,而且陶金聪作陪,这预示着什么很明显,她急忙给母亲打电话发微信,但是找不到人,此时林蕊正在校长室开会,手机调到静音。

    江校长带领本校的教授们欢迎来自北京的客人,林海樱是学术带头人,自然充当陪客主角,况且算起来她还是王海昆的长辈,用江校长的话说叫亲上加亲,一番寒暄后,林蕊如坐针毡,她也意识到王海昆来者不善,恐怕是冲着自己的科研成果来的,果不其然,没等她找机会遁走,王海昆就提到了这茬。

    “其实还不成熟,没有发现明确的药用价值。”林蕊说。

    陶金聪说话了:“但是进展也很大,我们没有辜负学校的重托,这份答卷可以说接近满分。”

    林蕊的神色有些难看,陶金聪太急于成功可以理解,但这个项目自己可没打算邀功请赏,也没打算用于商业,目前并不想公开,可是校长殷切的目光,王海昆志在必得的眼神,让她知道这回是功亏一篑了。

    为南裴晨定制的躯体,眼瞅着就要落入王海昆之手,林蕊沮丧万分,她下定决心,就算毁掉也不能被人窃取,因为王海昆就是王化云,王化云就是窃走南裴晨躯体的凶手!

    连自己最信任的学生都背叛了,一时间上哪去找合适的人,林蕊悄悄走到江校长身边说:“校长借一步说话。”

    江校长来到会议室外,林蕊说我们这个项目需要保密,不能公开。

    “王总又不是外人。”江校长皱眉道,“他是专程前来调研这个事情的,怎么能让人白跑一趟,再说这也是我们汇报成绩的大好机会嘛,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王海昆在某种程度上是代表中央首长的,所以向他汇报,就是向中央汇报。”

    林蕊没办法了,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到几个未接电话和女儿的微信留言……

    下面轮到江校长做总结发言,他滔滔不绝的走到台上讲起来,冗长的发言结束后,本该散会了,但林蕊站了起来:“江校长,王总,还有北京的同行们,我想就植物器官用于人体做一下发言。”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

    林蕊只拖延了一个小时,就被江校长打断,后者也是在王海昆的授意下强行打断,因为王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一下太岁娃娃了。

    一群科学家走向实验楼,林蕊打开一道道门,进入实验室后说鉴于保密需求,只能允许三个人进去,于是只有江校长和王海昆换了无菌服,走入实验室的核心区域,这是一个无菌空间,中心摆着透明培养皿,里面躺着一截八十厘米上的白色大型复合黏菌。

    王海昆定睛看去,哪是什么六岁男孩,这就是一截太岁。

    林蕊说:“理论上讲,用太岁再造躯体,甚至刀枪不入都是可行的,太岁的合成能力和修复能力都很强,但是它生长的太慢了,比人体自愈的时间要慢许多,试想一下,一个人具备自我修复能力,但是在他修复之前,血都流干了,或者干脆老死,自然界是平衡的,生命力强大,就要付出慢的代价。”

    江校长煞有介事的点头称是。

    王海昆不置可否,严肃的看着林蕊,林教授坦然面对他。

    “林阿姨,您辛苦了,我是希望能将这项技术用于抗肿瘤,提高免疫力,治疗渐冻症、艾滋病这些人类绝症,哈哈,我还是着急了。”王海昆打了个哈哈,感慨道,“科学容不得*,也容不得疯狂和野心啊。”

    “是啊,科学是严肃的。”江校长扶了扶眼镜说。

    林蕊松了口气,她觉得王海昆相信了自己的话。

    但王海昆根本不信,他几辈子阅人无数,能从细微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出苗头,林蕊在紧张,在撒谎。

    事后,校保卫科突然检查了实验室的所有监控视频,果然发现有盗贼光顾,是个穿白大褂戴帽子口罩的人,实验室没有明锁,全都是密码锁,盗贼一路畅通,从实验室抱了一个东西出来,时间就在视察队伍抵达实验楼前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