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二章 海昆探母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昆并没有留在近江处理此事,他将追查事宜交给了马君健处理,自己去金天鹅大酒店轻而易举几句话就把苏晴哄好了,一家三口温馨团圆,其乐融融。

    苏晴本来也没打算和王海昆决裂,耍耍脾气发泄情绪而已,有了台阶自然也就顺坡下驴,不再闹腾,再包下整个餐厅搞一出烛光晚餐,感情还能更上一层楼哩。

    在江校长的授意下,学校保卫科报了警,派出所来调取了监控录像,表示怀疑,这不像是一般窃贼啊,密码锁根本拦不住他,再说盗窃案要有证据,实验室到底丢了什么?

    保卫科说不清楚,实验室的当家人林教授却坚称什么都没丢,那不过是个打扫卫生的工人,鉴于案件特殊,警方不敢懈怠,加了个夜班调取了校园内以及马路上的监控录像,还真找到了这个窃贼。

    窃贼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确系实验室清洁工人,被传唤至派出所后拒不承认偷了东西,派出所觉得这是医科大内部事务,建议他们协商解决,保卫科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向马君健请示。

    马君健说这人交给我就行,就算是铁骨铮铮的地下党,我也给她整开口了,可是当马君健真见到了嫌疑犯的时候,膝盖一软就跪下了。

    嫌疑犯是大老板的亲娘崔素娥,王海昆改名之前叫刘昆仑,是刘金山和崔素娥的儿子,发达之后渐渐就疏远了原生家庭,逢年过节都不回来看亲娘,但亲娘永远是亲娘,认也是,不认还是,马君健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刑讯逼供。

    “大姨,这是咋回事。”马君健问。

    “我咋知道咋回事,在家好好地看电视呢,就给我抓来了。”崔素娥一脸无辜,外加有恃无恐。

    这事儿麻烦了,马君健也不想上缴问题,惊动老板,其实他对老板忠心耿耿,相处融洽,唯一有意见的就是这一点,老板不孝顺,万贯家财居然能把亲生老娘丢在老家,所以他决定用巧妙地办法来解决这个事儿。

    大姨不愿意说,那就不勉强,满大街的监控可不是白吃饭的,可是这只能证实崔素娥从实验室拿了东西,却无法看到是何物品,流向何处,因为实验室核心区域是没有监控的,而崔素娥家里也没有监控。

    最终还是林蕊发现了失窃物品,原来实验室少了一大包卫生纸,是那种超市批发来的六卷一包的超大包装,她表示自己忘了,那是发给清洁工的福利,大家心知肚明,林教授善良不愿意追究,再说案值很少,保卫科和派出所也懒得追究,马君健就更不想多事了,大姨有个亿万富翁的儿子,却连卫生纸都要偷,这上哪儿说理去,他悄悄给大姨塞了五千块钱,说昆仑太忙,您老理解。

    “他不是我儿子。”大姨气哼哼道,“养这样的儿子不如养条狗,还知道给我叫两声。”

    马君健无言以对,黯然神伤。

    王海昆接到报告后,有所怀疑,但也说不出疑点出在哪里,林蕊教授的科研成果一目了然,就是利用植物的一些特性制造人体器官用于医学移植,而陶金聪所说的疑似义体则是另一个科研方向,两者之间看起来接近,其实差距很大。

    他决定回一次家,一探虚实。

    老家仍在金鹰国际,这还是当初李明做主给刘昆仑买的房子,时隔十年之久,金鹰国际已经不是近江最豪华的商住公寓了,物业公司换了好几茬,电梯年久失修,贴满小广告,住户也从高大上的金领白领变成了开学习班美容院的小商户,王海昆轻车简从,只带了马君健一个保镖,与苏晴王锡之一起回家探母。

    崔素娥对“儿子”的到来表现的很冷淡,就像招待不怎么和睦的远房亲戚,两个外甥对舅舅也不亲,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就躲进屋子玩游戏去了,王海昆不以为然,笑容可掬,说儿子不孝,对不住您老人家,这些年来太忙,没时间来看您,这是您儿媳妇,这是您孙子。

    崔素娥看了看苏晴,说我记得这闺女,零四年除夕来过咱家,那时候咱还住在大垃圾场,闺女,你爸妈还好么?

    苏晴一时语噻,她爸爸在监狱里服刑,母亲已经去世,但此时只能点点头说承蒙您老挂念,都好。

    崔素娥又看了看王锡之,这孩子和刘昆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不禁悲从心来,从兜里摸出一叠钱来,还是昨天马君健给的那五千,顺手就塞给孩子了:“乖,奶奶给的压岁钱。”

    苏晴说这可不敢要,太多了。

    马君健背转身去,鼻子有些酸,他想不通老板这么讲究这么仗义的人,为啥对亲娘如此刻薄,这不应该啊。

    王海昆也不想这样,控制一具躯体不是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刘昆仑这种桀骜不驯性格坚韧的,虽然灵魂已经被驱离,但记忆还在,一不留神就被躯体反噬,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所以他一直刻意避免接触以前的亲人,就像王化云永远不见林蕊那样,时间过去了七年,他以为自己能够六亲不认了,但是看到这具躯体的母亲,还是忍不住难过。

    王锡之扭动着身子,不愿意被奶奶抱,苏晴看看王海昆,也不敢教训孩子。

    王海昆以眼神示意苏晴把孩子抱一边去,岔开话题道:“您老现在医科大干保洁?”

    崔素娥说:“对,林教授帮着安排的工作,我这些年病养的挺好的,老在家闲着不是个事儿,有个活儿干着人也有精神,实验室可干净了,一点都不累,我一个老姐妹看公厕的,那才叫累。”

    王海昆说:“听说您从实验室拿了些东西?”

    崔素娥说:“就一卷子卫生纸,保卫科也问,派出所也问,现在你也问,我就想问问,这卷子卫生纸到底多值钱?”

    王海昆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您要是缺东西,给我说一声就是。”

    崔素娥说:“可不敢麻烦你,你是大领导,忙的很。”

    王海昆尴尬地笑笑,左顾右盼:“我四姐呢?”

    “出去打工了。”崔素娥说,“你几个姐姐都没沾你的光,照样靠劳动吃饭,”

    王海昆四处看看,似曾相识的环境唤起了许多记忆,这种反噬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苏晴发觉他的脸色惨白,急忙握住他的手低声问你怎么了。

    “我没事。”王海昆笑笑,“以后得经常回家看看才行。”

    这次短暂的探家到此结束,崔素娥把儿子媳妇送出家门就咣当一声关上了门,在电梯里马君健几次想说要不带老太太一起吃个饭,但是看老板脸色难看就没敢开口,倒是苏晴提了一嘴,说既然来了怎么也得一起吃个团圆饭吧。

    王海昆没接茬,自言自语道,这房子我不想再来了。

    ……

    崔素娥一身冷汗,当娘的岂能不认识自己的儿子,她确定这个长得很像刘昆仑的人不是自己的儿子,四丫头说的是真的,小五被人夺舍了,但她在王海昆登门时应对的非常冷静,没有露出任何马脚,所有的反应都是合情合理的,而给她勇气的是家里供着的菩萨。

    就在王海昆突袭医科大的时候,林教授急中生智,通过手机微信给崔素娥下了指令,让她去实验室拿了东西出来,这是无奈之举,却有着出其不意的好效果,是大家都没料到的。

    崔素娥虽然是个没文化的家庭妇女,但经历并不平凡,早年跟着丈夫走南闯北,踏遍万里河山,风餐露宿,尝遍世间艰辛,又经历了丈夫被害,儿子高位截瘫,自己身患重病等等重大考验,早已历练的意志坚定,换做别人未必比她做的更好,这也是当初林教授请她来做清洁工时没想到的收获。

    从实验室抱出来的当然不是什么卷纸,而是一个“人参娃娃”,至少崔素娥就这么认为的,养在培养皿中的娃娃,却没有真娃娃的体重和呼吸,就像童话故事中的人参娃娃一样白白胖胖,栩栩如生,崔素娥知道这是林教授的科研成果,决不能落到坏人手中,但是放在自家里也不保险,得赶紧找个机会送回去才行,她生怕娃娃离了水会死,所以暂时将娃娃放在一个大塑料盆中,用水泡着,此刻大盆还在床底下放着。

    事情并未到此结束,多疑的王海昆通过校方强行给林教授的实验室安插了自己的三名人员,都是从生命遗传科学研究所调来的专家,同时派人盯着崔素娥家,他总觉得有人给自己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那么好吧,狸猫我不要,太子也别想活着。

    林教授心急如焚,那个“人参娃娃”是她多年来的心血结晶,是为了南裴晨培养的义体,为了保密,一直是她亲自操作,养在昂贵的培养液无菌环境中,二十四小时观测,现在离开适宜环境怕是会枯萎死亡。

    可是正当林蕊想去取回义体的时候,医科大纪委约她谈话,说接到举报信,林教授涉嫌虚*套取资金。

    林蕊并不惊惶,她实话实说,实验室需要购买昂贵的进口试剂,以及学生们各种杂项开支,但是学校报销流程繁琐,为了维持实验室的正常运转,她确实让人虚开了一些*,但钱都是存在实验室公户里,自己没有拿过一分钱。

    纪委的人合上记录本说林教授不好意思了,这案子得移交检察院了。

    林蕊没能回家,手机被没收,人也被检察院反贪局带走羁押。

    半夜里,崔素娥几次三番拉出床底下的塑料盆观察,人参娃娃竟然越来越小了,泡在水里也会缩水,这个朴实的妇女百思不得其解,她不知道,义体在接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