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三章 空行母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昆手中是一份大学生档案,这名师大应届毕业生叫卢振宇,一个标准的屌丝,籍贯江北,父母都是平头百姓,祖上查三辈也没出过奇人异事,但到了这一代怎么就具备了复生的能力了?

    在王府办公厅工作人员的高效执行力下,卢振宇和其父母的DNA样本迅速获取并进行对比,真相揭开一半,卢振宇并非其父母亲生,毫无血缘关系,他本人的活体细胞经培养并未发现有快速生长的能力。

    这世上离奇的事很多,王海昆想到了当年自己所用的这具躯体高位截瘫突然痊愈的奇迹,至今也无法解释,或许这个叫卢振宇的小伙子也是被什么高人所救吧,此人基本没有研究利用的价值。

    检察院扣押了林蕊的个人电脑以及实验室的全部资料,这些既有价值的实验报告都流入了王海昆旗下生命科学研究所的口袋,正所谓杀鸡取卵,莫过于此。

    志得意满的王海昆带着妻儿踏上返程,临行前嘱咐马君健去办一件事,把自己名下的金鹰国际的房子给卖掉,至于崔素娥一家人以后住哪儿,这就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了。

    这项任务对于马君健来说无异于煎熬,他整夜辗转难眠,最后豁然开朗,老板这是在考验自己吧,于是他自己出钱租了一处三居室的房子,帮着大姨从金鹰国际搬出来。

    金鹰国际本来就不适合居家过日子,那是闹市中心的商住公寓,单身白领住着如鱼得水,老人带着孩子就不方便了,所以崔素娥并未发牢骚,也没骂儿子,开开心心搬了出来,破家值万贯,崔素娥又有捡破烂的习惯,家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拉了三大车,那些负责监视的人看都看不过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崔素娥的新家正好和春韭一个小区,但这事儿老人家瞒着春韭,,别看她没文化,但地下党的一套东西无师自通,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保持单线联系才不会被敌人破获,春韭是她的儿媳妇,一双儿女是刘家的后代,但老人家从不敢公开相认,就是怕王海昆那个魔头再盯上孩子。

    林蕊被捕,费天来联系不上,邵教授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更是派不上用场,远在伦敦的林海樱手足无措,痛定思痛,她定了最近的航班回国,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

    林海樱去了医科大,去了检察院,母亲的案子毫无通融的可能,当地检察院无视学界的抗议,决心把案子办成铁案,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义正言辞的说就算是国家级人才,享誉世界的科学家,在法律面前也要人人平等,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贪污五十万足够判刑的了。

    多方奔走无果后,林海樱来到崔素娥家里,看到了依然藏在床底下的义体,人形娃娃已经萎缩成一截五十厘米长的木桩子,早就没了人类的面目形态,变成丢在大街上都没人过问的朽木。

    林海樱是学艺术的,不懂科学上的事情,但她也明白,失去了实验室的环境,义体肯定无法存活,这几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绝望的情绪弥漫在家里,崔素娥没了儿子,几个女儿也远在天涯,两个外孙子学习不怎么好,眼瞅着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就要返回四川老家,生活一点奔头都没有。

    林海樱坐了片刻,起身告辞,她已经对所有一切失去了希望,心灰意懒,崔素娥挽留她,说吃了饭再走吧,大姨给你下面条。

    “不了,我赶飞机去北京。”林海樱说。

    敲门声响起,崔素娥说可能是街道来卖老鼠药,你稍等一下,她过去开门,打开门却愣住了,站在门外的两个人,一个是春韭,一个是离家许久的四女儿刘沂蒙。

    刘沂蒙终于回来了,崔素娥非常高兴,张罗着做饭,春韭陪她在厨房忙着,刘沂蒙和林海樱坐在客厅聊天,谈到这些年的经历,刘沂蒙很平淡,说在佛学院学了几年经,对佛法有了新的认识,但也仅限于此,佛法毕竟比不得科学。

    吃完了饭,崔素娥又提到义体的事情,再把木桩子拿出来看,刘沂蒙心中万念俱灰,什么重生,什么复活,都成了泡影。

    春韭倒是比较平静,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接受了现实,还开玩笑说这截木头不如拿给我当柴火烧。

    “当柴火未免委屈了它。”刘沂蒙拿起木桩子,这一截木头比正常的木头要轻很多,背在身上不费劲。

    “我拿去吧,当个念想。”刘沂蒙说。

    刘沂蒙现在是修行者,她已经不习惯俗世的生活,  在家盘桓一日就要踏上征途,带两个外甥回四川甘孜老家,而林海樱也要去北京为母亲的案子奔走。

    老刘家再度人去楼空,好在还有春韭,还有两个孙子孙女,日子总要过下去。

    刘沂蒙带着初中毕业的丹增和欧珠,背囊里装着木桩子,坐上了去四川的火车,长途跋涉后终于回到甘孜草原的家,宁玛扎西和大姐的生活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刘沂蒙只逗留了一日就再次启程,这次她没有选择任何交通工具,而是决定从甘孜步行去拉萨,磕长头去。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为等身长头,五体投地匍匐,磕长头时两手合十,双手前直伸。表示领会了佛的旨意和教诲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

    甘孜已属藏区,磕长头的人并不罕见,但是天气渐冷,川藏线多泥石滑坡,汽车走难行,何况一步一磕头的步行,大姐苦劝不下,只好备足了酥油糌粑和饮水,从四妹上路。

    苍茫四野,风烈烈的吹,大姐爱怜的看着最小的妹妹,她变了,变得不像是以前那个柔弱的小妹妹,一条笔直的318国道通往西方,长途卡车呼啸而去。

    “真的要去?”大姐问。

    “要去。”刘沂蒙说,她脸上已经晒出高原红,穿着藏民的袍子,看起来和那些虔诚的信徒一般无二。

    “为的啥呢?”大姐不解。

    “不为什么吧。”刘沂蒙也说不出个像样的理由,就这样上路了。

    这是中国最险峻的公路之一,也是一条朝圣之路,长磕头的路上没有补给,全靠别人施舍,有人要走三个月,有人要走半年甚至更久,风餐露宿,艰苦远胜于那些徒步或骑车的旅行者。

    在路上,刘沂蒙遇到一个骑车进藏的女孩子,那女孩给了她一罐红牛,并且问她一个汉族人,为什么要磕长头。

    “你为什么要进藏?”刘沂蒙反问她。

    “那是因为许久以前,我一个人去转山,可是半道上生病了,幸亏有个人照顾才没死,算是半途而废吧,我觉得人生每一个半途而废的事情都应该把它捡起来,再晚都不算晚。”

    说完,女孩唱起一首歌: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拥抱尘埃,不为觐见,只为贴近你的温暖。

    这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是仓央嘉措的长诗,被现代人谱了曲子,刘沂蒙当然是知道的,她只是不清楚女孩到底是为了圆梦,还是为了当年那个人,她说出这个疑问,女孩笑而不答,反问她背着一截烂木头是为了什么。

    女孩最终骑车远去,刘沂蒙继续磕长头,她衣衫褴褛,从秋到冬,大雪封山,公路结冰,历经无数艰难险阻,终于走完了朝圣之路,来到了拉萨,这已经四个月后的事情了。

    在布达拉宫前,刘沂蒙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再次出发,目的地是北方的巍巍昆仑,没有为什么,就是冥冥之中觉得应该去。

    刘沂蒙不再采取磕长头的方式,她备足了给养,搭乘了一辆去青海的顺风车,翻越唐古拉山,穿过沱沱河,她在五道梁下车,在镇上买了些东西,好心的人问她去哪儿,她指着西面,人们告诉她,往西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没有人能走出去,更别说一个女人。

    “我想试试。”刘沂蒙说,她把鞋脱了,帽子摘了,赤着脚走进茫茫荒野这个季节的可可西里气温极低,就算是带着充足给养的越野车都不敢轻易进去,这个女人怎么有这个胆子。

    这里毕竟是藏区,五道梁道班的一个见多识广的工人说,这不是普通女人,这是空行母。

    刘沂蒙是一个修行者,这是她在色达学佛时发现的,但色达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她的老师,她只能靠自己修行和领悟,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佛的指引。

    这片广袤的大地叫做可可西里,由雪山、冰川、冻土和高原草甸、湖泊组成,方圆千里,一望无尽,这里被称作无人区,并非没有人烟的意思,而是人类无法长期生存,这里不长庄稼,没有树木,只有低矮的草甸,常年气温在零下十度,极端时达到零下四十度。

    无人区没有路,刘沂蒙也不需要路,她向着雪山前进,赤着脚走在严寒的荒野上,她不冷,也不饿,兜里有些青稞面,必要的时候和雪一起吞下,能保持很久的体能,这一路她没有遇到人类,只有成群的藏羚羊、白唇鹿和野牦牛。

    在这片大地上没有时间,只有日出日落,不知道走了多久,刘沂蒙终于走到一个地方,她觉得这里就是了。

    雄浑雪峰下,一湖碧水,绿草间星星点点的白花,美的不像是人间。

    刘沂蒙将背上的木桩子解下来,用手挖了个坑,这里虽然不是冻土,但也坚硬如铁,她没有铁锹,只能用双手挖,挖了很久很久,终于挖出一个树坑来,将木桩种了下去。

    她知道,那座雪峰是昆仑山脉的最高峰,而脚下这片土地,都可以叫做昆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