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邵教授抓了瞎,突然之间多出一个孙子来,还是没灵魂的那种,莫非是痴呆儿?他试着和昆仑交流,问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叫昆仑,十八岁。”树人机械般回答道。

    “你吃点什么,我给你叫外卖。”

    “谢谢,我不吃饭。”

    “那你喝水么?”

    “喝。”

    邵文渊倒了一杯纯净水递给昆仑,又问他记得什么,昆仑一副很费解的样子,似乎不理解这个问题,于是邵教授改了说法,说你会背唐诗么。

    昆仑喝了一口水,咂咂嘴,说:“唐诗有五万多首,你说哪个?”

    邵教授心中一喜,道:“你最喜欢哪一篇?”

    昆仑朗朗道:“当然是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

    邵教授说:“背诵不算本事,你能默写下来么?”

    “我能。”

    邵教授急忙去书房展开宣纸,磨了徽墨,取了一支羊毫湖笔,昆仑接了毛笔,略一思忖,下笔如有神,他是站着写的,悬腕更显功力,一手漂亮的行草飘逸恣肆: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一首春江花月夜一气呵成。

    这幅场景让八十六岁的邵文渊想起了七十多年前的一天,那是解放后不久,十三岁的邵文渊正上初中,虽然他出身于书香门第,启蒙就练毛笔字,但总是不得要领,爷爷给他安排了一个书法老师,他听说这个老师只有二十八岁,顿生轻蔑,在邵家大宅的书房中,两人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那老师风华正茂,英气逼人,穿一身薄呢料中山装,夹着书本,不戴眼镜,他问邵文渊最喜欢唐诗中的哪一首,少年邵文渊翻了个白眼说当然是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老师笑着说巧了,我也最喜欢这一篇,咱们各写一幅字,就写这首诗,如果你写的不如我,你就认我当老师。

    年少气盛的邵文渊答应了,两人铺开宣纸,挥毫泼墨,其实邵文渊底子不错,写的一笔楷书有板有眼,但是对比老师的行草就逊色太多,他虽然年纪小但也光明磊落,当场认输,拜此人为师,这位老师就是南裴晨,后来他才听说,南老师和自家是通家之好,书法师从于林散之,那可是著名的大家,称之为当代草圣亦不为过。

    南裴晨写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的这幅《春江花月夜》至今收藏在邵文渊家中,他打开柜子,拿出卷轴,打开铺在桌子上,和昆仑刚写的这一幅墨迹未干的行草比起来,分毫不差,就是一个人写的。

    邵文渊老泪纵横,南兄回来了,虽然三魂七魄不全,但神韵到了。

    “昆仑,陪老弟,不,陪爷爷,不,这辈分乱的,陪我喝一杯吧。”邵文渊拿出珍藏的茅台酒,还是上次和李海军相聚时开的那瓶,家里没啥菜,老人家自己动手炸了了花生米,把剩下的酒全干了。

    昆仑对老教授激动地反应视若无睹,他只是对杯中酒好奇,这透明的液体看起来和水无异,喝一口,口感不佳。

    邵文渊喝了半瓶酒,加上人老精神就不好,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昆仑把轮椅上的毛毯拿过来给他盖上,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

    苗塔格摊上大事了,他从上了树人高中之后就一直不顺,用姐姐木孜的话说就是一直在水逆里没出来,首先是个人问题,他刚从中考的压力下解放出来,又度过一个放松的暑假,少年压抑的荷尔蒙肆虐的释放,进入高中后还没来得及刹住车,就在军训时遇到了一个欢快可爱的女生,对异性的憧憬和好奇突然爆发,苗塔格恋爱了。

    准确的说是单恋,那个女生叫单莺歌,也是凭成绩考进来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树人高中是私立中学,有着明确的鄙视链,作为近江乃至江东省最好的私立高中之一,大部分学生是不需要考试的,他们甚至不用挤高考的独木桥,家长早早就联系好了国外的名牌大学,那种二十年前流行的欧美澳野鸡大学早就时过境迁,中国家长对藤校的概念理解不比美国家长差,所以树人高中根本不和普通高中拼升学率,只是介于国家教育部的相关规定,必须招收一定比例的公费生,所以才对社会招生,既然招了,就得凭成绩说话。

    所以,树人高中里等级最高的是那种学习成绩优异,至少掌握两门外语并且非常流利,兴趣广泛多才多艺,相貌出众个头挺拔,性格阳光开朗,而且家境非常优渥的孩子,其次才是木孜和塔格这种中考状元榜眼探花级别的普通百姓家的优等生,最受鄙视的是那种家长费尽心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名额,递来的条子,使学校捏着鼻子接受的成绩又差,品德又不怎么样的各种二代们。

    塔格在这方面并未继承他父亲的基因,是个腼腆害羞的男孩,他羞于向单莺歌表白,但是看到别的男孩和单莺歌一起有说有笑,一起放学回家,又郁郁寡欢的不行,一来二去就把成绩耽误了,第一次月考名落孙山。

    分数是学生的命根,塔格考试垫底,成了全班的笑柄,鄙视链的底层,此时又发生了另一件事,他的姐姐木孜遇到麻烦了。

    木孜是个好女孩,继承了父亲和母亲的双重优点,就是坚韧不拔,毅力过人,艺术细胞充足,她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条件学习钢琴、摄影、舞蹈,但她天资聪颖,在美术上颇有造诣,小学时的作品就能拿到国际上展览,俩孩子的姑姑林海樱现在已经是伦敦艺术大学的教授,寒暑假时回国点拨侄女一二,再加以助力,所以木孜即便不凭成绩,靠艺术上的造诣也能上树人高中。

    但木孜还是凭着过硬的成绩考了进来,她并不是长得最好看的女生,但却是最轻灵动人的那个,一次校际联谊中被隔壁江大附中的学长看中,非要追求她,严格来说就是死缠烂打。

    江大附中是和近江一中齐名的重点公立高中,但生源也是良莠不齐,不少花钱递条子塞进来的关系户,缠上木孜的男孩叫崔小浩,家里有些背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不能受一点气,要什么就必须马上现在得到,否则就翻脸发飙。

    塔格天然就是姐姐的护花使者,他每天护送姐姐回家,不让崔小浩有任何可乘之机,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谁也不服谁,终于在一次放学路上,两人打了起来,崔小浩是练过跆拳道的,塔格全凭一腔孤勇,以一敌三,打跑了骚扰者,自己也鼻青脸肿,他推着车胎漏气的自行车回到面馆,春韭已经在手机上看到班主任发的成绩,本就一肚子气,再看到儿子和人打架,问也不说,还说什么骑车摔倒,当即骂了他一顿,塔格忍了半天,气的抹眼泪,头也不回的走了。

    春韭有些后悔,但她知道儿子懂事,不会真的跑远,就没打电话催促,正好店里的米线用完了,她给隔壁迟大姐打声招呼,说帮我看一会儿,我回去拿点米线,家就在街后的小区,三分钟路程,春韭在小区里见到一个人,个子高高的少年,两眼茫然不知道在找谁,就热心的问了一句,少年看一眼她,没回答。

    许是嗑药了吧,春韭想,这年头躲避法律的化学合成药品泛滥,青少年吸食上瘾的很多,得亏自家儿女都乖得很,想到塔格,她又难过起来,回家拿了一口袋米线出来,却没看到那瘦高少年尾随在自己身后。

    当春韭回到店里,发现坐着几个客人,不对,这架势不像是客人,来吃面条米线的都是平头百姓,这几位衣着打扮倒像是混社会的,社会人应该去隔壁吃芥末鸡再叫一箱啤酒才对啊。

    迟大姐挤眉弄眼打手势,春韭立刻明白,这几位是来找茬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些年春韭也经历了不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上门了就躲不过,她大大方方说道:“你们几位有什么事,和我说。”

    “你是苗春韭,苗塔格的母亲,对吧。”其中一个人说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点起一支烟又道,“你儿子把我侄子打伤了,现在人躺医院里,搞不好要残疾,你给个说法吧。”

    春韭心里刺疼了一下,儿子果然惹祸了,她并不意外,只是觉得有些提前,这孩子随爹啊,他爹当年就是个不打架不杀人浑身不舒坦的主儿。

    “打伤了,我赔偿,触犯法律了,我也不包庇,该怎么办怎么办。”春韭坦然道。

    “你赔,你赔得起么,叫你儿子出来!”那人将抽了两口的烟掐灭在碗里,凶光乍现。

    “我儿子出去了,我也找不到了,我建议你们报警。”春韭依然是不卑不亢,面对这种明显不怎么讲道理的主儿,就得不卑不亢的硬气。

    “行,不交人是吧。”那人一摆手,“给我砸!”

    他带了三个人过来,都是板寸肉瘤脑袋大金链子的流氓,老大一声令下,立刻将面馆的锅也掀了,一摞摞碗也砸了,米线面条香菜蒜末辣椒粉白芝麻满天飞,春韭上前阻止,被一把推开,撞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身上,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敢打我妈,我和你们拼了!”塔格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手里抡着一块板砖,流氓们都是打惯了群架的,哪怕他这个,脚下轻轻一勾,塔格就摔了个嘴啃泥,几个流氓上前拳打脚踢,但他们下手很有分寸,不会打出什么大问题,这些流氓精着呢,轻伤就得判刑,他们要的是互殴的结果。

    春韭撞倒的人太高,以至于下盘不稳,两人一起倒在门前花坛里。

    “对不起对不起。”春韭急忙道歉,却发现这个人正是小区里遇到的高个少年。

    少年摔的很惨,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春韭欲哭无泪,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少年慢慢抬起头来,懵懂茫然的眼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说不尽的精炼桀骜愤怒不甘,就像是在动物园关了一辈子的野狼,他站起来,浑身筋骨啪啪作响,仰天一声长啸:“十八年了,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