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一章 父与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突然想起来,本来约好周六晚上烧烤城见的,因为自己被拘到半夜,肯定是不能赴约,本来就够不好意思了,还把车给丢了,大电摩当时就被警察扣了,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个事儿。

    “真是对不起,出点小意外,车我会拿回来。”刘昆仑说。

    叶火焱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冷笑一声道:“车是小事,近江还没人敢放我鸽,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刘昆仑坦然道:“你想怎么样,我都接着。”

    叶火焱说:“这还有点诚意,给你个机会,晚饭,你请。”

    刘昆仑说:“不好意思,晚饭我得陪家人吃,雷打不动。”

    “你!”叶火焱简直要气疯了,差点吐口而出:“你是小学生么!”

    “要不夜宵吧,烧烤城我等你。”那边紧跟着传来的一句话又让叶火焱的怒火烟消云散,嫣然一笑,“不见不散。”

    放下手机,周围一群人围了过来,大姐大长大姐大短的一阵瞎问,叶火焱正骑在那辆红色大电摩上,每一辆摩托车都是有车主编号的,派出所第一时间就查到了真正的车主并且通知了叶火焱,问她是不是车辆被盗,叶火焱说是正常借出,然后去派出所领回了车辆,她经常参加赛车,车上加装了全景摄像头和GPS装置,可以遥控拍摄,远程控制,事实上被刘昆仑骑走之后,叶火焱就一直在定位监控,北岸桥头那一幕她更是通过车载摄像头进行了全程拍摄。

    在小伙伴们的强烈要求下,叶火焱又把北岸桥头一挑三十的视频放了一遍,电摩少年们并不是混混,更不是黑帮,他们只是单纯的喜欢速度的青少年,对于热血激情的事物天然的喜爱,刘昆仑车技好已经博得了大家的尊重,又这么能打,简直就是偶像。

    叶火焱再次拒绝了分享视频的要求,这段视频她谁也不给,更不会发在网上,这是专属她一个人的。

    夜宵完了干什么呢?叶火焱想,拿出手机调出订房软件来。

    ……

    刘昆仑不但要陪家人吃饭,他还主动包揽了做饭和家务,闲酒应酬,声色犬马,上辈子已经玩够了,这辈子要洗尽铅华做一个好男人好父亲。

    但是他并不会做饭,厨艺还不如木孜和塔格,但是他善于学习,在手机上下载了学做饭的软件,第一次做饭稍微简单点,给俩孩子下了个面条,天气渐渐热起来,吃凉面正合适,家里是开小饭店的,各种佐料都有,他有板有眼的在碗里撒了辣椒面蒜末葱花白芝麻,烧了一大勺色拉油,趁热往佐料上一倒,滋滋啦啦热油浇下去,香味就出来了,然后加上生抽香醋盐糖,那边面条已经出锅,纯净水过了一遍,拨在碗里,再加上花生米香菜黄瓜丝,齐活。

    他洋洋得意,等着被俩孩子夸赞呢,可是等来的却是白眼。

    塔格说:“虽然你是我表哥,也是我的偶像,但我也得批评你,你忘了我们家是开什么的了。”

    木孜捂着嘴偷笑,刘昆仑恍然大悟,这两孩子打小在面馆长大,吃的最多的也是各种面,早就吃够了,大意了。

    话虽这样说,俩孩子还是把面吃了,算是给表哥一个面子,写完继续做功课,春韭把孩子教育的很好,乖且听话,但是灵活性不足,长这么大别说出国旅行了,就连外省市都很少去过,春韭并非没有见识,但她能做到的仅此而已,靠学习成绩改变命运,逆袭人生。

    九点钟,春韭收摊回到家里,孩子也做完了作业准备看一会儿书就洗洗睡觉,刘昆仑把春韭叫到厨房商量事,说我打算带塔格出去吃个夜宵,你同意么。

    春韭说你要是觉得该去,那就去,我赞成。

    刘昆仑回房间叫塔格跟自己出去,塔格看看墙上的挂钟,面露难色:“这么晚了都。”但是心里却痒痒的,瞧了一眼妈妈,春韭摆摆手说去吧,十二点之前回来,并且明天早上不许迟到。

    “谢谢妈!”塔格兴奋的蹦了起来。

    不管过去多少年,烧烤永远是近江人民最爱的夜宵之一,看到这处搭建的跟车间一样的烧烤城,刘昆仑不禁想到当年的金桥烧烤美食城,眼前闪过无数故人的身影,罗小巧、楚桐、薛老板,还有当年骑摩托的少年们。

    “哥,那是你的朋友么?”塔格的声音将刘昆仑从思绪中拉回来,烧烤城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四张桌子拼起来的超级大桌,桌上摆满食物,旁边堆着啤酒,电摩队的人已经提前到了。

    叶火焱冲这边招招手,刘昆仑带着塔格过去,介绍说这是我弟弟,落座,开喝,塔格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有些紧张,但几分钟过后就自然多了,这些“流里流气”的人其实不坏,至少比崔小浩那帮人好多了,而且他们对欧珠表哥很敬仰,大家属于“自己人。”

    刘昆仑是过来人,和这些小毛孩子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还个人情而已,他不吃东西,只喝酒,一杯接一杯,见谁和谁干,酒量好的不像话,豪爽的更是令人敬佩。

    本以为这场大酒起码喝到十二点,但是电摩队的后生们明显不如前辈那么给力,竟然陆续有人退场,渐渐的只剩下叶火焱一个人,她喝的面红耳赤,对塔格说小弟弟要不然你先回去,我和你哥有事情说。

    刘昆仑说差不多了,该走了,你也回去吧。

    叶火焱说不行,今夜你跟我走。

    刘昆仑看着醉醺醺的妞儿,想到那些年自己胡来的经历,淡然一笑,俱往矣。

    “回去吧。”他再次说。

    “我房间都开好了你让我回去,我回去找谁!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叶火焱拉开皮夹克的拉链,里面酥胸半露,香艳无比,塔格急忙扭头,想看又不敢看,看不到又难耐。

    “我不好看么,胸不够大么?告诉你,近江想上我的人,从盐务街排到东大门……”叶火焱嚷道,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最后趴在桌上睡着了。

    刘昆仑从她身上摸出酒店门卡来,让塔格去叫出租车,然后去结账,被告知早就结过了,过一会出租车到,刘昆仑把叶火焱抱上车,直奔酒店而去。

    这是一家无人管理的自助式快捷酒店,刘昆仑依然是公主抱的形式把叶火焱抱到房间里,她依然醉的不省人事,烂泥一般任人摆布。

    “欧珠,要不我自己回去。”塔格说道,他看到房间桌上摆着的各种小盒子,不禁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你在门口等一下。”刘昆仑说,然后帮叶火焱脱了长靴和紧身皮夹克,拉起被子盖上,调试好空调温度,又拿一瓶纯净水放在床头,这才关灯离去,带上门,脚步走远。

    叶火焱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气哼哼的拿起纯净水,发现瓶盖都细心的拧开了。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叶火焱嘀咕道。

    深夜的街头,父与子没有打车,步行回家,此前刘昆仑已经给春韭发过消息,让她不用担心。

    “欧珠……你为什么不留下。”塔格还是忍不住提出疑问。

    “不能趁人之危。”刘昆仑说。

    “可是她愿意啊,我觉得她是装醉。”塔格说。

    “可是我不愿意啊,见妞就上,那岂不是和牲口无异。”刘昆仑义正言辞,其实他自己也诧异,转性如此彻底,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原汁原味的刘昆仑了。

    塔格对表哥的人品敬佩不已,以至于无法用于语言表达。

    刘昆仑反问起来:“我听说你喜欢单莺歌?”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塔格立刻否认三连发,但是夜幕下都能看到他又脸红了。

    刘昆仑语重心长道:“十七了,搁古代都结婚生娃了,对异性有好感很正常,堵不如疏,强行压抑内心的感情是要憋出毛病的,只要别像崔小浩那样死缠烂打就行,我就支持你。”

    塔格说:“其实……好吧我承认,我想表白,但是很怕她拒绝。”

    刘昆仑惊诧道:“为什么要表白,这是使你俩都陷入尴尬境地的最愚蠢的选择,答应了固然好,不接受你俩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塔格发愁道:“对啊,那该怎么办啊?”

    刘昆仑说:“笨孩子,直接约啊,你约她周末出来玩,一起做作业,看电影骑单车,她愿意出来就证明不反感你,然后趁着过马路什么的牵她的手,让你摸手了就说明她至少有一点喜欢你,然后再亲亲啊,抱抱啊,开房啊,记住,你们还小,别搞出人命来就行,就这样一路下来,你俩都睡几十次了,你还没表白呢。”

    塔格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表哥”,眨眨眼,问道:“那她一开始不愿意出来呢?”

    “那就证明没戏,就更不需要表白了。”

    “合着表白就是多此一举啊。”塔格若有所思。

    刘昆仑继续给他洗脑:“还有那些摆蜡烛,拉横幅,送成千上万朵玫瑰花的行为,都是绝对不可取的,那样只会给别人造成困扰,记住,追女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被她仰慕的那个人,女生只喜欢比自己强的男人,而不是对自己好的男人,当舔狗是没有意义的。”

    “舔狗……多么古老的词汇啊。”塔格说,不过表哥说的很有道理,他不禁升起信心,但迅速又垂头丧气起来。

    “我没有爸爸,妈妈是开小饭馆的,我除了学习好之外没有任何长处,我口语不好,没出过国,不会钢琴马术滑雪赛艇高尔夫,甚至连打架都不会,是那种最没用的书呆子,我做不到被她仰慕。”塔格的声音越来越低,充满了自卑。

    刘昆仑问:“你视力怎么样?”

    塔格自小被春韭严格管束,视力保护的很好,他回答说视力4.5。

    “我教你开飞机。”刘昆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