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四章 网红面馆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心中一动,问是什么康,母亲稀里糊涂的,记性也不大好,说什么康来着,尔康吧?

    “妈,你少看点还珠格格。”刘昆仑说,因为四姐没有手机,云游四方走哪儿是哪,想起来就借别人的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想找她问都不行,只好在家等着见未来的四姐夫。

    母亲拿起遥控器,默默看起了电视剧,刘昆仑摇摇头,出门去面馆帮忙,他每天的闲暇时间很多,除了处理必要的事情外,都待在面馆里帮忙。

    这些年来,春韭并不是一个人在干,当然她是主力,店里会常备一个学徒工,有时候是十七八岁的乡下女孩子,有时候是四五十岁的下岗妇女,在店里打下手帮忙学技术,学完了就出去开店单干,学徒工不固定,之前的女孩子就回老家结婚去了,现在充当学徒的是刘昆仑。

    刘昆仑赶回面馆,正巧这会儿没有客人,春韭坐在门口和隔壁迟大姐聊天,他冲两人点点头,进屋系上围裙,拿起菜刀切起了葱花蒜末。

    迟大姐挤眉弄眼,冲屋里努努嘴:“小苗,你这个外甥长这么帅,就跟你干这个?”

    春韭乐呵呵答道:“不干这个,还能干啥。”

    迟大姐说:“就没有个一技之长么?实在啥也不会可以当明星啊,走流量那种。”

    春韭说:“我们家孩子不干这个。”

    迟大姐又说:“要不我给孩子介绍个对象吧,我那口子单位副所长的闺女,事业单位,没别的要求,就想找个帅点的,人家要是能看上他,老丈人给包工作,带社保的那种。”

    春韭笑了:“别。我外甥眼高,看不上凡人。”

    迟大姐不死心,说别介啊,哪天让俩孩子见个面,看看感觉。

    正好有俩结伴而来的女生走进面馆,春韭把手里的瓜子壳往垃圾桶一扔,拍拍巴掌说来生意了,不聊了。

    俩女生是拿着平板电脑一路导航过来的,在面馆门口还特意怼了一下牌匾上的字,确认是昆仑面馆才进来,刘昆仑停下手头的活儿,拿起干净的抹布上前擦了擦其实并不脏的桌子,微笑着问两位小姐姐要点什么。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情况,美食指南上说这是一家藏在菜市场附近的苍蝇馆子,开了有二十多年了,面积很小,老板娘是个带俩孩子的单身母亲,手脚麻利,做的米线非常美味,但是不要对环境有太多要求,毕竟是苍蝇小馆嘛,可是她俩看到的和指南上不大一样。

    首先肯定没找错地方,就是昆仑面馆,这牌子和照片上完全一致,店面外部环境也一样,门口一棵白杨树下可以乘凉,但是进门之后就不同了,第一印象就是太干净了,干净到什么程度呢,堪比小姐姐们在日本自助游时见到的面馆,目光所及之处,没有污垢水渍的存在,桌椅旧归旧,但是整洁无比,最不起眼的墙角旮旯里也干干净净,没有蜘蛛网,没有陈年老灰,小哥手里的抹布比大酒店的白毛巾还雪白。

    她们当然不会知道,这都是面前这位笑起来一口白牙的帅哥哥的功劳,刘昆仑秉承了树人的生活习性,他晚上是不需要睡觉的,也没别的事干,就打扫店铺,把春韭积攒的面粉口袋全扔了,污渍斑斑的废旧油漆桶改的垃圾桶也扔了,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到,做到全无死角,而且每天都擦,不厌其烦,走进小小的面馆都觉得闪闪发光。

    俩女生点了两小份米线,这时候春韭进来了,刘昆仑轻声说我应付得来,你出去休息吧,春韭便又出去和迟大姐聊天了。

    刘昆仑开始制作米线,虽然叫做面馆,但米线才是镇店之宝,这还是当年从大市场东门高姐米线学来的手艺,历经多年改进配方,口味更佳,俩女生偷偷打开手机,拍摄帅哥哥烫米线的动作,干净利落到酷帅,尤其是最后一个扬起汤舀浇上牛骨头汤的动作,从低到高,清亮的骨头汤如同一道银色的瀑布般,帅的爆。

    至于米线的味道,和指南上说的一样,醇厚美味,美的让人恨不得把汤都喝到最后一滴,其中一个女生开始搭讪:“小哥哥,这是你家的店么?”

    又在切葱花的刘昆仑抬起头:“是啊。”

    “怎么没看到俩个双胞胎在写作业?”

    “他们在家写作业了。”

    “那你是谁?”

    “我是帮工。”

    “那帮工小哥哥你忙完了能陪我们坐一会么?”

    刘昆仑正好切完了葱花,还真就过来陪俩女生坐着,问她们怎么知道这里会有俩双胞胎做作业。

    一个女生说:“我们是按图索骥找来的,这本十年前出版的近江美食指南上说的,昆仑面馆的米线是近江最好吃的,没有之一。”

    “我能看看么。”刘昆仑接过小册子,先看作者,是一个叫古文讷的人写的,作者自称是吃货王,再看对于面馆细致入微充满人情味的描写,不禁莞尔,又笑了。

    俩女生用餐结束,非要和刘昆仑合影,说我们是新一代的吃货王,帮你们在网上宣传一下,绝对生意火爆。

    于是刘昆仑站在中间,俩女生一左一右,拿起自拍杆,比划着手势,“嘢!”一张合影就传到了网上。

    俩女生不但堂食,还打包带走两份米线,欢天喜地的去了,走得远了才开始讨论。

    “哇,他好帅啊,一笑起来我的心都砰砰跳。”

    “是啊,怎么可以帅的这么阳光,这么温柔,这么有男人味。”

    “你发现么,他身上的味道好好闻,是一种类似檀木的自然香味。”

    “你是狗鼻子啊……”

    俩女生的感慨是有原因的,如今娱乐圈的男性偶像处于青黄不接的档口,十几年前流行的所谓小鲜肉们,现在年龄都大了,中性化或者偏女性化的相貌抵不过岁月,一个个都变成小老太太形象,不忍直视,偶然民间看到一个真正的帅哥,还不惊天动地。

    其中一个女生打了辆车,回到云山别墅的家里,她打包的米线是带给妈妈的,母女俩在一起宛如姐妹,而她驻颜有术的母亲正是苏晴。

    苏晴把米线分成两份,呼唤儿子来尝尝,正在上网的王锡之不情不愿的出来,面对赞不绝口的母亲,咕哝一声这有什么好吃的。

    “给你看帅哥。”姐姐苏颜拿出手机,调出视频来播放,王锡之说这不是我们学校书法老师么,网上有他的视频,说着也拿出手机上视频网站找到那一段放给姐姐看。

    “原来他的书法这么棒。”苏颜喃喃自语道,“这么帅气的小哥哥,埋没在民间太可惜了,不行,我要帮他出名。”

    “无聊。”王锡之说。

    “怎么能说无聊呢,你知道这家面馆的故事么?”苏颜振振有词道,“一个小馆子,开了二十多年,老板是个单亲妈妈,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女,起初连户口都没有,只能上民工子弟学校,俩孩子放了学就在店里帮着干活,没顾客的时候就趴在桌上写作业,就这样还成了中考状元,这难道不够励志,不够感动么。”

    王锡之想到了自己班上的双胞胎,听说他俩就是中考冠亚军出身,没想到是这种家庭出身,他不禁想,依靠面馆的收入,能付得起树人中学的学费么。

    ……

    刘昆仑一夜之间成了网红,但他本人还不知道,他走红靠的是两段视频,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这两段视频不论哪一个单独拉出来,也能成就一个小网红,两个合起来的效应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了,而是等于无限。

    一段是学生自发拍摄发布在抖音的课堂视频,青年教师挥毫泼墨,书法老成,功力深厚,人却年轻的不像话,而且帅到爆棚;另一段则是美食栏目内的视频,拍摄技巧要高了许多,而且还配上了音乐,进行了旁白解说,以及经过适当的剪辑,本来这两段风马牛不相及,但是被有心人发现,两段视频的主角竟然是同一个人,然后合并起来加上评论发在微博,这才真正全方位火了起来。

    网上爆火,线下也是如火如荼,昆仑面馆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门口排起了长队,而且以女大学生为主,这个群体不但爱吃,对颜值的要求也极高,她们不但要吃招牌米线,还要语言撩拨小哥哥,肆无忌惮的拿着手机拍照,甚至有些人会要求春韭帮着拍合影。

    春韭很不高兴,但是本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还是忍了,她能忍,刘昆仑可不忍,正巧店里原料用完了,没米线,没面条,没牛肉和猪肉酱,连香菜蒜苗葱花都耗尽了,刘昆仑索性把卷帘门拉下来,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带着春韭扬长而去,两口子逛街去了。

    在大街上,刘昆仑一直拉着春韭的手,搞得她很不好意思,说别拉,人家看呢,确实,这对CP的回头率很高,因为太不对称,男的年轻英俊挺拔,女的年纪大了,保养的也不好,路人们自动脑补,这兴许是一对母子吧。

    刘昆仑才不管别人的眼光,他带春韭去买了新衣服,做了头发,还吃了顿饭,看了电影,全程手拉手,在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年轻的女店员给他抛媚眼,还索要联系方式,他礼貌而断然的回绝。

    这场电影看的是喜剧,整场笑声不断,但春韭在黑暗中哭湿了手帕。

    看完电影,春韭才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木孜塔格发来的信息,问妈妈上哪儿去了,她很想回复一句:和你爸看电影去了,但还是忍住了。

    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刘昆仑看到有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问春韭想不想吃,春韭说想,于是刘昆仑就走过去买,这时候一辆风尘仆仆的挂着云南牌照的越野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略微发福,一脸沧桑,白衬衣邹巴巴的显得略有些窝囊,但刘昆仑还是一眼认出,这是他的康哥。

    韦康去买了一串冰糖葫芦,递给了副驾驶位子上坐的女人,那女人的容颜和十八年前相比未有变化,正是四姐刘沂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