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走寻常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当年刘昆仑还是花花阔少的时候,曾经听从会计简艾的劝说,购买了十万个比特币,这种虚拟数字货币当年还不怎么流行,后来一度火爆,价格上涨到一枚两万美元,按照当下的价格也有一万美元,十万个比特币就是十亿美元,干什么都够了。

    提取兑现比特币需要钱包密码和私钥,当时购买这批比特币完全是会计经手,事后倒是给了刘昆仑一串乱码一样的私钥,早被他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现在想要动用这笔钱,首先就得找到简艾。

    茫茫人海,上哪儿去找简艾,刘昆仑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冯媛,通过冯媛应该就找到简艾,毕竟当年大家都在一起工作,肯定有联系方式,于是他拿起了冯媛留下的名片,打电话约她见面。

    对帅哥的邀约,冯媛立刻答应,风风火火准时赴约,看得出还打扮了一番,中年文青风姿不减,一见面就笑语盈盈道:“怎么,回心转意了?”

    “我想找简艾。”刘昆仑开门见山。

    正要招手点咖啡的冯媛呆住了:“你还认识简艾?”

    “我还认识李明呢,你有简艾的电话么,我有事问她。”

    冯媛拿出手机,调出简艾的号码,用的是免提,目光炯炯盯着帅哥,看他和简艾有什么好说的。

    “冯导,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借钱别找我啊哈哈。”这是简艾的声音,依旧清脆爽朗。

    “不是我找你,是一个帅哥找你,等等啊,帅哥你说话吧,这就是简艾。”

    “什么,帅哥,那你怎么不发视频,挂了换视频,五分钟以后,我先补个妆。”

    电话断了,冯媛苦笑:“等等吧,没有半小时她补不完。”

    但是只等了三分钟,简艾的视频请求就发过来了,她依旧是不施粉黛,容颜不改,只是胶原蛋白流失在岁月中,整个人清瘦了许多。

    “哎呀,果然是帅哥,我以为你骗我呢,帅哥,你找姐姐有什么事?”简艾的脸占据了屏幕,喜笑颜开,无忧无虑。

    刘昆仑直接问道:“你记得以前刘昆仑委托你买了十万个比特币么?”

    “记得啊,我离职的时候交接清楚了啊,帅哥你问这个做什么?”简艾一脸不解。

    刘昆仑死心了,王海昆活了那么久的老妖怪,心细如发,岂能留便宜给别人占,其实他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这事儿不成,他立刻转到下一哥话题。

    “简艾,你还在搞摄影么?”

    “搞啊,我现在是职业摄影师,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是不是想追我?”简艾依然嬉皮笑脸。

    “我需要你,还有你。”刘昆仑转向冯媛,“我决定了,参加选秀,我需要团队,你和简艾还不够,再把李明叫上。”

    冯媛完全不能理解了,这个小帅哥怎么对自己这么了解,不,是对自己当年的那段经历这么了解,李明加上简艾还有自己,就是当初刘昆仑的小团队,见证他如何从花天酒地暴发户阔少变成一个循规蹈矩生意人,可惜老板走上正轨之后不念旧情,这些年来完全没有来往,想起来不免令人心酸呢。

    “你……你是怎么考虑的?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冯媛说。

    “照我说的做就对了。”刘昆仑虽然长着一副崭新的模样,但是面对冯媛依然霸道总裁范儿,说一不二。

    “要找李明是吧,我试试看,不一定能找到他。”冯媛虽然摸不清头脑,但这个年轻人给她一种莫名的信任感,结束和简艾的通话后,又拿起手机搜索了一番,还真找到了李明的号码,打电话不接,留言让他回复,然后接着和刘昆仑聊如何参加选秀。

    《全民偶像》这个大型选秀节目,和以往那些选秀并不一样,这个活动并没有统一的主办方,只有唯一的展示平台,这个平台的名字叫做“我秀”,每个人的手机上都可以下载,这个APP的主要功能是连接VR眼镜和全身穿戴装置,以第一视角来体验其他用户上载的信息,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APP之一,随着VR眼镜的普及,以往的常规游戏全都惨遭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全息影像的游戏以及个人用户上传的情景动态,普通人可以通过这个APP在阿尔卑斯山滑雪,在夏威夷冲浪,和美女共度良宵,在战乱地区抱着AK47和敌人血战,这款软件如今全球风靡,用户多达十亿,真能选秀成功,可不单单是一亿元奖金的事儿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刘昆仑来之前已经研究过,现在侃侃而谈,把冯媛听的直愣神,忙不迭的拿出纸笔来记录,频频点头称是。

    电话响了,是李明回电,冯媛和他寒暄了几句,提到手头的项目,李明说我正忙着,你先写个可行性报告发我邮箱。

    刘昆仑把手机拿了过来。

    “老李哥,别来无恙啊。”他说。

    对方愣了,只有一个人会这样称呼他,那就是刘昆仑,这个声音也像极了刘昆仑,不,现在他叫王海昆,老板怎么会突然和冯媛在一起了?

    “来一趟近江吧,你的人生路要改变一下了。”刘昆仑说完这句,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是当年李明带年轻的刘昆仑去恒隆广场买了块江诗丹顿手表后说的话,多年以后刘昆仑将这句话还给了他。

    李明人在北京,他早就离开了王海昆,因为实在厌倦了常年在高原奔波,他选择了辞职,也像冯媛那样,投资过一些买卖都不成功,后来干脆靠着在西藏学到的各种知识,当起了仁波切,在朝阳区一带颇有些名气,不少虔诚的豪门少妇不惜千金,只求双修哩。

    当仁波切的日子虽然惬意潇洒,但总觉得欠缺点什么,李明没有继续打电话过来询问,他买了一张去近江的高铁票。

    ……

    刘昆仑筹备着自己的班子,想选秀成功,晋级为全民偶像,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团队,要有策划包装炒作,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也不认识更多专业人士,只能依靠这些旧部故交。

    康哥也是他计划招募的人员之一,经验丰富的前特工人员岂能埋没于澡堂,但是前提是帮康哥解决后顾之忧。

    一直在找康哥的麻烦的是王金磊的家人,在医院指着康哥鼻子的叫王金波,是王金磊的堂哥,这个人没有太大的背景,是近江市中院执行庭的一个法警队长而已,但黑白都熟,路子很野,据说私下里还投资了几家买卖。

    正当刘昆仑准备下手的时候,消息传来,王金波被检察院逮捕了,涉嫌行贿以及司法舞弊,同时王金波也再度被捕,警察在他身上搜出了二十克毒品,尿检也呈阳性,王家两兄弟都折进去了,家里人忙着再托关系花钱捞人,哪还有精力找康哥的麻烦。

    恶有恶报的说法,刘昆仑是不信的,否则王化云早就被雷劈死了,王家兄弟一起遭殃也不是老天开眼,康哥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准备不足吃个眼前亏也就罢了,岂能被他们一再欺辱,略施小计就能把他们搞定,具体怎么实施的,不用问,康哥也不会说,大家心照就好。

    这样的人才,不吸纳进来起步可惜。

    刘昆仑把想法告诉了康哥,韦康打量了他一阵,说你这副皮囊要是不弄个明星当当还真是糟蹋了,不过你告诉哥,你究竟有啥拿得出手的才艺。

    “人类能干的事,我都能干,人类干不来的,我也能。”刘昆仑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那就干了,闲着也是闲着。”韦康其实就是随口一问,不管刘昆仑有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他都会加入,毕竟是自己小舅子。

    ……

    李明从高铁上下来的时候遇到了简艾,他坐的是商务座,简艾坐的是二等座,在月台的匆匆人海中两位故人重逢,寒暄之后得知为的是同一个目的,于是搭乘同一辆车,马不停蹄的奔赴约见地点。

    老友们见面的地点是郊区一个面临拆迁的工厂,大铁门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铁索,厂区内杂草丛生,红砖烟囱高耸入云,大家站在草地上,听刘昆仑讲他的计划。

    二十多年前的老伙计们现在都货真价实的可以担当起一个老字,简艾和冯媛的状态差不多,单身的半老徐娘,李明就潇洒多了,昔日的大总管现在一身腥红色的僧袍,袒露着右臂,大秃头,斯文的金丝眼镜,手腕子上是菩提子串和百达翡丽的金表,俨然是混迹于京城的成功上师打扮。

    “我打算拿全民偶像的总冠军。”刘昆仑说,“奖金我一半,你们一半,但是前期费用我没有,需要你们出。”

    李明抱着膀子听着,忍不住打断他:“等一下,冯媛,千里迢迢把我叫来就是听这小子吹牛逼?你知道我时间多宝贵么!”

    冯媛说:“其实……”

    “别急,我现在就展示给你们看,看完再聊。”刘昆仑制止了冯媛的解释,走向烟囱,这是一个工业烟囱,高度超过一百米,烟囱壁上有维护用的铁梯,还有铁网保护罩,爬上去并不算是难事,最多对恐高症患者是个考验罢了。

    但令大家目瞪口呆的是,刘昆仑并没有爬梯子,而是用手指抠着砖缝向上爬,攀爬的速度超过最好的攀岩运动员,简直就像是一只人形壁虎快速向上游走。

    “我靠!”李明惊呆了,摘下眼镜擦试一下又戴上,“不带任何保护器具就这么玩,还真是作死啊。”

    刘昆仑手脚并用,轻轻松松爬到烟囱顶部,站在上面向大家挥手,一百多米的烟囱等于三十层高的楼房,看下面汽车都成了火柴盒,人也变成了小虫。

    大家看得见刘昆仑,今天他穿了一身颜色鲜艳的衣服,特别醒目,他还随身带了一台对讲机用于联络。

    “看好了,下面表演更精彩的节目。”冯媛的对讲机里传来刘昆仑的声音,大家面面相觑,徒手爬烟囱只是前奏啊,更精彩的节目是什么,难道是跳烟囱,那真的是作大死了。

    刘昆仑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纵身就从烟囱顶端跃下。

    两个女人齐齐的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