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一章 跑酷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木孜和塔格曾经来过苏家做客,当时苏晴就觉得有些眼熟,但说不出熟在哪里,现在终于明白,同父异母的兄弟嘛,当然长得接近。

    撞破惊天大秘密的苏晴并没有感到任何震动,因为她对王海昆太了解了,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连亲娘都能置之不理,抛弃抚养责任,更何况外面生的野孩子,苏晴忿忿不平,她对春韭没有恨,也没有醋意,只是对王海昆更加的反感,对这两个无辜的孩子倍感怜惜。

    苏晴还特地绕到菜市场附近去看了一眼传说中的网红面馆,当她远远看到招牌上的昆仑面馆四个字时,就更确信自己的判断,这俩孩子绝对是王海昆的种,春韭是被始乱终弃的可怜人。

    奇怪的是,只有春节停业休息的面馆在营业时间居然关门了,卷帘门拉下来,门前冷冷清清,苏晴走过去想看看门上有没有贴什么告示,也许是人家换了更大的门面呢,可是卷帘门上什么也没有,隔壁一个嗑瓜子的大姐看她在门前逗留,热情说道:“别等了,不开了,养病去了。”

    “怎么?谁病了?”苏晴不太明白这没头没尾的一句。

    嗑瓜子大姐就巴拉巴拉说开了,从春韭挺着大肚子一个人开店开始讲起,娓娓道来,绘声绘色,什么一个人拉扯俩孩子,派出所不给上户口,求爷爷告奶奶也只能上个民工小学,俩孩子多么争气,从来都是第一名,放了学还在店里帮忙。讲到后来,苏晴也搬了个板凳坐下,一把眼泪就着瓜子磕。

    “唉,好人不长命啊,春韭眼瞅着就该享福了,得病了,你说俩孩子咋办啊,这才上高一,当娘的得的是绝症,得有人照顾,俩孩子不能不管娘啊,学习肯定耽误,活生活两个名牌大学的好苗子就这样毁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苏晴眼圈红了,这母子三人确实可怜,但她并不打算告诉王海昆,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不可能不知道真相,他只是不想搭理而已,好吧,他不管,我管。

    为了答谢大姐的义务科普,苏晴买了五只芥末鸡带回家,回家之后就发现儿子一脸忧郁,说妈妈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苏晴说儿子啊妈妈也有事要告诉你,不过你先说。

    王锡之说:“我们班同学家里出事了,就是来咱们家做客的木孜和塔格,他们的妈妈得了渐冻人症,这是绝症,治不好的,他们家是开面馆的,没什么钱,我不想看到他们俩失学,也不想他们没妈妈,妈妈,咱们帮帮他们好么。”

    苏晴热泪盈眶,儿子善良,不像他的生父那样冷血,她很欣慰。

    “那么你希望妈妈怎么帮助他们呢?”苏晴问儿子。

    王锡之早有打算,他说我们可以帮他们联系国际上最好的医生出治疗方案,如果他们没钱,我们可以垫付,等木孜塔格工作以后再还这笔钱。

    少年知道自己家很有钱,但是母亲已经和父亲离婚了,以父亲的冷漠绝情和精于计算,母亲肯定分割不了太多财产,所以他的方案相对是保守的。

    但是母亲的反应却超出了少年的预期,苏晴说没问题,这些我们都可以做,不过我觉得还不够,不如这样,我们把木孜塔格邀请到家里来住,和你一起生活学习,另外我们再给他们的妈妈请两个保姆照顾饮食起居和医院看护。

    王锡之喜出望外,他只要求一,母亲却给到了十,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和木孜塔格之间存在有血缘关系,但正是这种骨子里的关系导致他对这两位同学有莫名的好感,这种好感很容易会被误认为其他感情,他喜欢塔格,也喜欢木孜,如果能够生活在一起,那简直太棒了。

    “妈妈,真的么?”王锡之的兴奋之情简直都要溢出了,苏晴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对了,她微微一笑道:“当然也要人家同意才行。”

    ……

    苗春韭已经住进了医院,虽然渐冻人症是绝症,但也不能放任自流,回家等死,不过刘昆仑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他深深明白想留住春韭,只有林蕊博士才能帮忙。

    此时林蕊母女正要出国,本来她们也只是暂时回国,要不是被几个临时举办的学术研讨羁绊住早就走人了,对于刘昆仑的求助,林教授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利用春韭的DNA制作一个像自己这样的植物躯体,这个办法只是刘昆仑的一厢情愿,技术上完全做不到,刘昆仑以树人躯体再生,严格来说和林蕊没有太大关系,他的涅槃主要靠的是四姐的虔诚和昆仑山的神秘力量,再者说了,即便是刘昆仑的躯体也不过区区三年寿命而已,且不说造不出来,,就算造出来只能活三年,有意义么。

    “你知道光是试验阶段就花了多少钱么?”林蕊质问他,“那些试剂,论克计算,一克几十万,还有我们使用的太岁,那都不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了,我为什么离开家乡,离开医科大,就是因为研发这个树人,在伦理学上是冒了很大风险的,现在离开了医科大,国外的大学更加重视伦理,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做不到。”

    刘昆仑想到一个问题,太岁是寿命极长的生命体,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三年了呢。

    林蕊说这个世界上是有守衡定律的,你看那些活得长的动物,比如王八,行动是不是很迟缓,太岁也一样,正是因为生长缓慢才换来超长的待机时间,但你不同,你是反应速度超过常人的异类,代价就是你要比别人活得短。

    刘昆仑明白了,这事儿只能靠自己。

    他转回去找冯媛,此时冯媛简艾李明三人投资的公司已经迅速办妥了执照,可以正式合法运营了,这家新媒体文化娱乐公司注册资金是一元,资产只有简艾的一台单反相机和几个镜头以及三位人到中年一文不名渴望着发家暴富的穷光蛋。

    在冯媛花费每月一千元租下的小房子里,李明正在给大家开会,讲怎么样才能做成爆款。

    “要点有三个,第一是流量,第二也是流量,第三还是流量!”大秃头仁波切敲着桌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都不够,都给我记住咯,流量为王,就算你是个讨饭的捡垃圾的,就算你只会吃大肥肉,只要有流量,你就是王!咱们手上有什么,有一个颜值逆天还敢玩命的帅哥,咱们做不出爆款,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爆款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爆款爆款爆款!”两个女人也跟着拍桌子大叫,其实这是心虚为自己打气,三人这二十年来干啥啥不成,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命运女神的弃儿了,这回再不能翻身,这辈子怕是就交代了。

    给刘昆仑策划的第一个节目叫做“暴走的藏族帅哥。”利用了刘昆仑所谓的藏民身份,加上颜值和极富挑战性的跑酷运动,绝对吸引眼球,男女通杀。

    跑酷是一种极限运动,虽然比不上无保护徒手攀岩和翼装飞行那么危险,但观赏性更强,费用更低,而且升级型更强,跑酷之后可以再玩其他更酷的极限运动项目,所以非常适合。

    拍摄地点选择在近江一处棚户区,建筑高低参差不平,障碍物五花八门,刘昆仑身上绑了三个运动相机,另外有两部无人机跟踪拍摄,拍摄过程惊险刺激,刘昆仑果然不负众望,他的身体协调性和爆发力都非常优秀,一气呵成完成拍摄,后期制作稍微花费了一点时间,各种剪辑配音,效果增强,终于制造完成后,上传到“我秀”平台上,这还不算完,还得花钱买热搜,买评论和转发。

    做完了这些,三人就准备享受成果了,他们把能做的全做到了,不红都没有天理。

    但是视频发上去之后,如泥牛入海,毫无反响,花钱买的榜单也没有效果,广大受众对帅哥跑酷视而不见。

    冯媛痛心疾首:“难道他们都瞎了么!这么帅的帅哥,跑起来这么酷,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他们为什么看不见,不给我点赞!”

    现实就是如此严酷,这个世界想红的人太多了,每个人都用尽了浑身解数,同时电脑技术的发达也使得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刘昆仑做的这些,随随便便一个工作室就能运用CG技术加人脸模拟合成做出来。

    三人陷入巨大的失望中,手捧着金饭碗却吃不上饭,这可如何是好。

    ……

    医院,春韭躺在病床上,气色还算不错,儿女的学校捐了一大笔钱,有个学生家长甚至表示要接木孜塔格回家去住,当然被春韭婉拒,爹妈还没死呢就想着收养了,这可不行,病房里每天都有客人,春韭人缘好,菜市场的熟人们都经常来看她。

    今天来的是一个多年未见但一直保持着联系的朋友,当年在面馆当过小工的熊爱红,小红现在可不得了,略略发福,珠光宝气,她是和张雪峰一起来的,进门就嚷嚷:“俺姐,有病咋不告诉我,我帮你找北京的好医生大教授。”

    小红虽然发达,但乡音不改,脾气也是老样子,她这些年经历了许多,嫁了人,又离婚,从秀水街的小店主变成了某品牌服装经销商,后来干脆成立了自己的品牌,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但城市里基本看不到,这个品牌的基本盘在广大农村和乡镇。

    正聊着,刘昆仑拎着饭盒进来了,小红的目光顿时黏在他身上了,目不转睛的上下打量,还问春韭:“俺姐,这谁啊,这么俊?”

    春韭说这是老刘家大姐的儿子。

    小红说大姐家孩子都长这么高了,不孬不孬,又冲刘昆仑道:“过来,喊姨。”

    刘昆仑认得小红,当年十六七岁不知天高地厚的乡下傻丫头,如今也耀武扬威的了,真让人感慨岁月变迁,他在春韭的目光暗示下,忍气吞声喊了一声红姨。

    小红哈哈大笑,摸出手机来:“乖,来加恁姨的微信,姨给你转个大红包,见面礼,对了,恁姨最近想找个品牌代言人,咋找都找不到对眼的,姨看你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