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四章 身份危机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熊爱红的投资有了间接回报,而且刘昆仑这个代言人给品牌带来整体提升力,一跃从覆盖乡镇的三线品牌升级为小资们钟爱的二线品牌,作为头脑灵活的生意人,红姨迅速意识到这块宝的含金量,打算以一百万的价格签个长约,但此时刘昆仑的身价已经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了。

    无数广告商影视公司找上门来,出巨资请刘昆仑拍广告拍电影,不论做主演还是导演都行,光是通过渠道送来的剧本就堆成了山,刘昆仑根本不看,他无意进军娱乐圈,但是他也深知流量不能少,于是接了一单广告。

    这则为IWC手表拍摄的广告是继近江往事之后又一个重磅作品,由“欧珠达杰”亲自执导并担任主演,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出场,剧情也非常简单,在阿尔卑斯山间,一辆墨绿色的旧款跑车风驰电掣,疾驰在苍翠之间,最终停在一处山谷里的简易机场,一架喷火式战斗机静静停在跑道上,主角脱下西装革履,换上飞行服,发动飞机,直上云霄。

    广告拍得非常精美,每一格画面都是一幅静止的海报,虽然自始至终并没有出现手表的镜头,但整体格调拉的极高,片尾再出现IWC飞行员手表的广告语,显得低调而高贵,若是但从广告层面来说,这只能是一个还不错的广告,但广告商卖的是背后的故事。

    跟在广告后面的花絮足足有半小时长,这才是正片,片中介绍了出境的跑车和飞机,1967年款的阿斯顿马丁和二战时期的喷火战斗机,驾驶者并未使用替身,而是“欧珠达杰”亲自上阵,这段山间公路还是欧洲地下赛车手心目中的圣地,而主角驾驶老爷车开出的成绩,居然破了赛车记录!这意味着大家心目中的明星不但是天才,还是一名赛车手和飞行员。

    有人挑刺,说欧珠达杰恐怕没有飞行执照,为什么可以驾驶飞机上天,片方早有准备,亮出了主角在瑞士考的私人飞行执照,这一手玩得漂亮,更奠定了刘昆仑的偶像基础。

    刘昆仑在“我秀”上的粉丝量暴涨,截至手表广告上映后一周,已经超过一千万,而全民偶像参加标准是粉丝十万人。

    我秀上的粉丝没有水军,全是实名认证,一千万粉丝的概念意味着什么,懂行不懂行的都很清楚,刘昆仑彻底火了,想不红都不行。

    很多记者为了流量深挖“欧珠达杰”的背景,甚至不远千里跑到甘孜草原,大姐夫家门外长枪短炮,连草原派出所都惊动了,秘密不可避免的被发现,真的欧珠达杰本人并未走出过草原,银幕上的欧珠达杰是假的。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挖出真相来,他们只能从似是而非的各种传闻中揣测分析,靠着天马行空的想象编出各种版本的答案。

    ……

    瑞士,一处风景如画的乡间别墅,王海昆在家庭影院里看完了近江往事这部电影,脸上的表情飘忽不定,对于这段记忆,他有印象,但远远没有这么丰富的细节,甚至也勾不起什么共鸣来,他疑惑的是,横空出世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被自己夺舍的这具躯壳已经用了十八年,原有的痕迹几乎消失殆尽,人的身体细胞每七年就会新陈代谢一遍,就像忒休斯之船那样,虽然样貌看起来没变,但每个人都不是七年前的那个人了,王海昆更是如此,他的神态气度,他的举手投足,都和当年的刘昆仑没有半点联系,故交旧人也都不再联系,唯一还跟在他身边的只有马君健。

    现在马君健已经晋升为首席管家,负责王海昆的饮食起居和安保,老王敢于用马君健,是因为这个人忠心耿耿,本性纯良,不像其他人脑筋那么活络,这些年来,王海昆对马君健也不薄,马家老小全都离开了近江,移民海外,孩子在瑞士上了大学,马君健依然保持着每月给崔素娥汇款的习惯,而且是以王海昆的名义,这一点大老板心知肚明,人有良心不是坏事,反而值得重用。

    《近江往事》这部电影就是马君健推荐的,他的初衷是唤醒老板对家乡对亲人的怀念之情,果不其然,大老板看完之后很感兴趣。

    壁炉里的木柴在燃烧,落地长窗外是阿尔卑斯山的雪景,王海昆在铺着地毯的地面上来回踱步,凡事反常必为妖,这个家伙网名叫做昆仑,一出手就是如此惊世骇俗的作品,作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后生,不可能有如此深厚的修为,难不成是……

    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王海昆镇定心神,笑问在一旁察言观色小心事奉的马君健:“这部电影勾起我许多回忆,谢谢你,君健。”

    马君健说:“您没看出来演苏老板的人是谁么?”

    “很重要么?”王海昆淡淡反问。

    马君健心里一阵黯然,当年老板还叫做刘昆仑的时候,将韦康视作偶像,甚至连穿着打扮都模仿韦康,得知康哥还活着的消息后,自己激动的一夜未睡,本以为老板会同样激动,没想到却是这幅冷淡的样子。

    “是康哥,您当年的大哥。”马君健说。

    王海昆从马君健的表情上看出,这个叫韦康的人对于少年时期的刘昆仑来说非常重要,从影片中也能看出一二,故事开篇就是一身沧桑的缉毒英雄回到故里,然后倒叙展开,看起来这似乎是一部警匪动作片,但本质上是一部文艺片,导演和主演倾注了大量的真情实感,没有经历过刻苦铭心的人,是拍不出这样直击人心的影片的。

    “哦,是康哥啊。”王海昆若有所思,“那这个年轻人是谁?”

    马君健说:“是……是您家的晚辈,您大姐的孩子。”

    “大姐家的儿子这么优秀?”王海昆根本不信,一个藏族道班工人的儿子会开飞机会演戏会书法会飙车,这个世界上存在天才,但不存在全能天才,人的能力大部分来自于后天的学习阅历和锻炼,尤其是一些需要大量时间浸淫磨炼的才能,比如书法和驾驶。

    “网上流传说,这个年轻人和您有关系。”马君健说。

    王海昆说道:“上网,搜索欧珠达杰。”

    电脑迅速响应,语音操控下搜索关于欧珠达杰的所有条目,原先播放近江往事的大屏幕开始滚动各类消息,有人考证说这个化名为欧珠达杰的年轻人其实是王海昆的儿子,并且拿出许多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网民们恍然大悟,怪不得啊,相貌出众,才华横溢,优雅得体,神秘莫测,也只正宗世家豪门的继承人的身份才符合人设。

    王海昆看到了书法课堂的视频,凭他对书法的参悟,这一手字没有三十年的功力写不出来。

    “原来还是我的私生子。”王海昆冷笑,“君健,帮我申请航线,我要回中国。”

    马君健立刻喜出望外,大老板终于肯回国了。

    ……

    刘昆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是为了吸引王海昆的关注,想找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满世界的搜寻他,而是逼他出现,引他现身,让他主动来找自己。

    欧珠达杰的人设崩了,这个身份无法再用,但此时的刘昆仑已经不需要掩护身份了,他对外签约用的是公司法人身份,预定酒店有助理代劳,乘坐民航高铁用的是合法途径购买的查不出底细的香港身份证和新加坡护照,他本人更是神龙不见首尾,行踪飘忽不定,这倒不是为了故作神秘,而是实在不堪其扰。

    首先是无孔不入的记者和狗仔队,然后是数不胜数的粉丝,粉丝中的私生粉狂热偏执,喜欢围堵爱豆的住宅,半夜敲门,跟踪行程,机场接送,住同一家酒店,这都是爆红后的副产品。

    但这些招数对刘昆仑无效,他的行踪谁也查不到,狗仔队们找不到正主,就只好对他亲近的人下手。

    首当其冲的并不是木孜塔格,而是王锡之,这位正牌王家公子的光芒完全被横空出世的私生子哥哥所掩盖,放学时间,王锡之乘坐的丰田埃尔法驶出校门时被记者们团团围住,长枪短炮无线话筒密密麻麻。

    “请问昆仑是不是您同父异母的哥哥?”

    “请问您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是不是具有某种现实的隐喻?”

    “请问王海昆先生知道昆仑的存在么?”

    “请问您父母离婚的传闻是不是事实?”

    隔着车窗玻璃,王锡之依然能听到这些嘈杂的话语,他铁青着脸色一言不发,有几个记者甚至趴在了挡风玻璃前张牙舞爪的不达目的不罢休,苏家的保镖只好下车,强行驱离记者,保护着保姆车离开。

    回到家里,王锡之怒气冲冲找到苏晴,质问母亲:“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我的哥哥?”

    对此苏晴也早有怀疑,昆仑很可能是王海昆之前在外面留下的私生子,取名昆仑就是为了纪念生父,狼心狗肺的生父不认这个孩子,但是刘家认,还让大姐*,对,事实一定是这样的。

    “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他有可能是你的哥哥,不仅如此,木孜和塔格也很可能是你的哥哥姐姐。”

    苏晴本以为儿子会难以接受这个真相,但出乎意料的是,王锡之居然一挥拳头:“嘢!太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