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五章 疑似父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儿子的反应让苏晴颇感欣慰,这孩子自幼成长环境就和其他美满家庭的孩子不同,父亲冷漠寡言,甚至不经常出现,更别说尽到父亲的责任,再加上物质条件比较丰富,苏晴很担心儿子变成纨绔恶少,所以一直以来严加教育,从不放任宠溺,既当爹又当妈,在精神世界给儿子更加充足的营养,多年苦心终于见了成效,王锡之秉性善良,极富正义精神,在他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想到这么多的兄弟姐妹的出现会稀释自己的财产。

    豪门恩怨是非多,苏晴虽然和王海昆共同生活了多年,但越来越不了解这个男人,甚至不知道他在外面是否还有家庭,王家财产不计其数,按照正常男人的逻辑,肯定是力求子孙满堂,后代多多益善,这也是人类男性繁衍本能,苏晴从来不相信王海昆清心寡欲,只是没抓到证据而已,如今证据主动送上门来,光是在近江他就有三个私生子女,在全球范围内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我怎么那么傻呢!”苏晴责怪自己,那孩子给自己取名昆仑,摆明了就是暗示父亲是谁,他那么清楚当年的旧事,说明其母很可能也在近江,至今没有出现或许是去世了吧,昆仑的突然出现,大红大紫,或许意味着一件事,就是复仇,向始乱终弃的渣男父亲复仇。

    苏晴忧虑起来,她担心昆仑的复仇之手伸向自己和儿子,看着王锡之欢天喜地的样子,她又不忍心说出真相。

    与此同时,木孜和塔格先陷入彷徨中,外界流传的谣言他俩也看到了,从小盘旋在心底的疑问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一切都捋清了,父亲并没有死,只是抛弃了他们母子。

    木孜和塔格上网搜索所有关于王海昆的资料,这个人完全没有花边新闻,和公众人物不搭边,甚至在百度百科里的介绍只有寥寥几行而已,说他是香港名流王化云的儿子,全国政协委员,常年定居于海外,仅此而已。

    木孜塔格搞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香港富豪会和母亲牵扯上关系,这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啊,又怎么会产生爱情,生下两个孩子,这完全说不通嘛。

    塔格读书多,他给父母找了个貌似合理的解释,摩纳哥大公阿尔贝二世不就有若干个私生子女么,或许是父亲年轻时到大陆来旅游,因为各种机缘巧合遇到了母亲,珠胎暗结,却因为陈腐的门第观念不能在一起,倔强的母亲隐瞒了事实,不要王家一分钱,一个人抚养孩子长大,但现在母亲要死了,父亲有权知道真相。

    对于塔格脑补出来的精彩故事,木孜深以为然,姐弟俩从小生活环境单纯,春韭虽然是开小饭馆的,但生意一直不错,对儿女的教育也积极正面,身为孩子,当然会把父母想象的善良伟大。

    姐弟俩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和母亲摊牌。

    但春韭此时已经不在国内了,她随刘昆仑出国治疗,所以不便打扰,小姐弟只能从侧面入手,去探寻这一桩大人们都知道但却瞒着孩子们的秘密。

    奶奶有点神神叨叨,找她解密是不可能的,隔壁迟阿姨虽然热心,但是后来才搬来的,未必清楚真相,俩孩子唯一认识且认定知道来龙去脉的,唯有对面卖水果的张叔叔。

    张雪峰叔叔最早在金桥大市场卖水果,那时候母亲也在那儿打工,如今张叔叔已经是连锁水果店的大老板,旗下三十七家分店,近江市的水果生意,他说了算,俩孩子打小儿没缺过水果吃,别人家吃不起的车厘子他们都成箱吃,以至于木孜塔格一度认为张叔叔有可能是亲爹,后来他们才知道,就算亲爹都不会舍得这样消费车厘子,张叔叔那是对母亲有意思哩。

    但是木孜塔格没能在张叔叔这里寻找到答案,春韭早就告诫过张雪峰不要告诉孩子真相,所以张叔叔只是云山雾罩的一通忽悠,啥实话也没有。

    木孜塔格都是聪明的少年,虽然没得到答案,但从张雪峰这里得到了另外一些线索,于是他们辗转找到了另一个线索人物,高大姨。

    高大姨就是当年高姐米线的高俊玲,虽然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大妈,依然豪情万丈,口无遮拦,她的米线店还开着,生意也做的不错,两家逢年过节是有来往的,只是距离有些远,走动的不太频繁。

    得知俩孩子是来寻找身世之谜的,高大姨拿了小碗装了两个茶叶蛋,陪俩孩子坐下,语重心长道:“这些年来春韭一个人是不容易,可是你们的亲爹到底是谁,大姨还真不知道。”

    木孜塔格对视一眼,充满了失望。

    “但是能猜出来。”高大姨又说,“春韭这丫头性子倔,能让她死心塌地生孩子的,天下只有一个人。”

    俩孩子心跳开始加速,真相来了。

    “这小伙以前跟老板开车,老板是贩毒的出事被抓了,他就到咱大市场当了保安,那年春韭刚来,一下火车就被人贩子拐走了,是他骑着摩托去把你妈救回来的,我猜就是那一天,你妈认定非他不嫁了……”

    高大姨絮絮叨叨讲述着往事,她并不是讲故事的高手,分不清重点,逻辑也有些混乱,但木孜塔格听到了想知道的内容,他们的生父,就是《近江往事》的男二号,他们更没有料到后来的故事比第一部更加精彩。

    真相出来了,生父就是现在叫王海昆以前叫刘昆仑的那个人,奶奶是他们的亲奶奶,姑姑是他们的亲姑姑,而他们的父亲,同时也是王锡之的父亲。

    为什么王海昆不认家人儿女,为什么他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为什么网上查不到任何“刘昆仑”时期的踪迹线索,这一切都困扰着姐弟俩,这时候,他们接到了王锡之的第二次做客邀请。

    这次是家宴,在苏家的餐厅里,苏晴阿姨请吃饭,  席间讲了很多王锡之爸爸的事情,虽然并未挑明,但也不言而喻,最后苏晴说你们的妈妈在国外治病,这段时间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千万不要见外,因为我们是亲人。

    当然木孜塔格还是婉拒了苏阿姨的收养,他们都是大孩子了,可以照顾自己。

    当客人走后,苏晴从餐具上收集了木孜塔格的DNA,不管证据链多么可信,科学的鉴定结果才是最终依据,她提交的是非常归类DNA检测,正常的一般是亲子关系认定,而这一种鉴定的是同属一个父源的兄弟关系。

    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苏晴看到之后怀疑检测中心搞错了,因为报告显示A是B和C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检测报告是匿名的,A是王锡之,BC是木孜塔格,苏晴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个结论,但检测中心坚持结果的正确性。

    ……

    北京,王府门前,得到风声的记者们蜂拥至此守株待兔,等候王海昆的到来,等王海昆的座驾从机场驶来,记者们一拥而上,围住车头纷纷发问,问的无非是王海昆和当下爆红的昆仑之间的关系。

    保镖们驱散了记者,护着劳斯莱斯驶入大门,大门缓缓关闭,正当记者们失望至极,大门停止了关闭,王海昆从门内走了出来,笑容可掬,向大家作揖:“不好意思了,各位媒体的朋友,车的隔音太好,没听到你们问的是什么?”

    记者们沸腾了,老王居然出来答记者问,他们蜂拥向前,一片嘈杂,保镖们奋力将他们挡在外面,王海昆伸手压了压,指着一个女记者说:“女士优先,你先问。”

    女记者连珠炮一般问道:“请问昆仑是不是您的儿子,您这次回国是不是打算相认,还有您对昆仑投身演艺界有什么看法?”

    王海昆脸色一变,硬邦邦说一句无可奉告,转身走了,这回大门是真关上了。

    记者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论王海昆作何回应,或者干脆不回应,他们都能写出一篇十万+的文章来,女记者这回用的标题就是“老王似有难言之隐,父子相认倒计时开始……”

    王海昆是故意露面的,他就是想让媒体把这条谣言坐实,看对方什么反应。

    双方私下里的接触也在进行,李明接到昔日同事晁晓川的电话,两人一阵口蜜腹剑的寒暄后,晁晓川进入正题:“老李,你给兄弟一个实话,那个叫昆仑的小伙子,究竟是什么人,老板对他很感兴趣。”

    李明装傻充愣:“什么什么人,是我现任老板啊,怎么?王海昆想进军娱乐业,签我老板?”

    晁晓川说:“老李别这样,你我都知道怎么回事,外面谣言沸沸扬扬的,你给我个实话,昆仑到底是不是老板的儿子?”

    李明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老板怎么就成了你老板的儿子了,你这是占我便宜吧,非要比我高一辈咋地?”

    晁晓川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啊,是不是你老板的儿子,问他自己啊,始乱终弃的事儿干的还少么?”李明挂了电话。

    晁晓川铩羽而归,没打听到有用的信息,他向王海昆报告了电话内容,事到如今,王海昆也有些疑惑了,他懂得转世重生的奥秘,但至今并未全完参透,尚有许多未知的领域等着开拓,也许这个昆仑真的是自己的私生子吧。

    王海昆在记忆中搜寻着线索,老躯体的记忆库杂乱无章,就像被破坏过的老式机械硬盘,往事已经不再连贯,变成一个个难忘的瞬间。

    忽然一个片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一个高挑的女孩站在病床前,脸看向另一侧,似乎强忍着泪水,“我妈给我办了转学,我就要离开近江了,还有,咱们的孩子,打掉了,你保重,我走了。”她说完,拎起包裹夺路而逃。

    王海昆想起这个叫做楚桐的女孩,当年和刘昆仑有过一段感情,后来音讯全无,依着当年的感情之深,或许她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去查,这小子是不是在武汉长大的,他的生母是不是叫楚桐。”王海昆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