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六章 收购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派去调查楚桐的人选是马君健而非晁晓川,王海昆对自己手下的脾性摸得很清楚,晁晓川是个精细人,日常起居由他照顾最为妥帖,但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擅长察言观色,揣摩上意,就像古代的太监,总挑皇帝喜欢听的话说,这样反而掩盖了真相,相反马君健非常耿直,直肠子通到底,派他做事比较放心。

    马君健奔赴武汉,他本人并不亲自查案,而是委托了当地一家私人侦探公司,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办才行,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对于私人侦探来说也是个难以查清的谜团,尤其涉及到个人隐私,几乎找不到突破口,侦探只能查到楚桐在某年休学回家,休息了大概十个月才重新入校读书,但期间去了哪儿,干了什么,无从得知。

    楚桐女承母业,现在是武汉天华酒店股份公司的总经理,风风火火女强人,女强人事业有成,家庭生活往往不那么美满,楚桐也不例外,她的命运和母亲一样多舛,年轻时有过一段婚姻,后来家庭破裂,女儿被判给了母亲,这是个脾气火爆的武汉女人,想从她这里得到实情,怕是有些困难。

    在侦探们束手无策之际,马君健只好采用了最直接的办法,登门拜访。

    在武昌江边的一栋大厦里,马君健见到了楚桐,女老总翻来覆去看着他的名片,问道:“你是王海昆的手下?”

    “我和我们老板是老交情了,当年他在近江事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就是哥们……”

    “好了,别说了,你有什么事?”楚桐将名片放下,烦躁的抽出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点燃抽了一口。

    “是这样的,外界的谣言想必您也听说了……”

    “什么谣言?管我么子事情?”楚桐又一次打断马君健,将只抽了一口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细长的香烟拦腰而断。

    “就是昆仑的身世问题,请问您知道他的母亲是谁么?”

    “我怎么知道他母亲是谁?你不会是……我信了你的邪,你给我滚!”楚桐一言不合,抄起硕大的水晶烟灰缸朝马君健砸过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马君健仓皇逃窜,楚桐的态度表明她不仅知道谣言,还极其的敏感,以及对王海昆丝毫没有旧情,马君健想不通,悻悻离去。

    楚桐很生气,这个姓马的是专程来羞辱自己的不成,当年她离开刘昆仑之后,确实有一段时间沉沦沮丧,甚至觉得对不起前男友,她也一直关注着刘昆仑的消息,知道他高位截瘫,知道他风雪夜的复仇,知道他离奇的无罪释放和痊愈,也知道他寻到了生父,从癞蛤蟆变成了高贵的王子,更知道他花天酒地,游荡于女明星之间,但楚桐从未主动联系过他,因为这段情已经结束,她有自己的尊严。

    但是在十年前,楚桐的公司面临资金危机,眼瞅着就要破产倒闭,她拉下脸来寻求王海昆的帮助,可是连面都没见到就吃了闭门羹,这让她倍感羞辱,从此欠他的一笔勾销,心中打定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今天,王海昆的手下居然舔着脸来问,那个最近声名鹊起的明星是不是自己和他的私生子,这家伙是不是外面的野孩子太多了,都搞不清谁是谁了,想想楚桐就觉得愤怒。

    马君健铩羽而归,这回他是真没招了,难不成把楚桐抓了刑讯逼供不成,看这女人的架势,比当年的地下党还硬气,怕是真逼供都没用。

    活人不会被尿憋死,侦探社想了个好办法,从侧面出击,他们派了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制造了几次浪漫的邂逅,搭上了楚桐的女儿楚楚,这个年轻的女孩天真烂漫不设防,很容易轻信别人,被帅哥灌了迷魂汤之后就把家里的事儿往外倒了。

    在武昌江滩的酒吧里,楚楚喝了几杯酒,略有些微醺,在侦探的诱导下谈到了自家的往事,她说自己还有一个从没谋面的哥哥,生下来就送人了。

    “送给谁了?”侦探心中一喜。

    “是被外婆送人的,我们都不知道,好像送到外地去了,我好多次见到妈妈一个人流泪,我多想有一个哥哥啊,你当我的哥哥好不好?”楚楚对这段往事并不清楚,但这已经足够。

    侦探借口上洗手间遁走,再也不来了。

    楚楚被放了鸽子,却并不生气,她出门叫车,一辆不起眼的汽车停在她面前,楚楚坐进车里,后排坐着的是刘昆仑。

    “他真的这样问了,我按照你说的回答他了,我的演技可棒了。”楚楚说。

    “真棒,想要什么奖励?”刘昆仑道。

    “我想要你的签名照,不不不,我想要一张合影,带你签名的。”楚楚一脸小迷妹的花痴相。

    “你不觉得太简单了么?”偶像笑着说,一口白牙在黑暗中闪光,楚楚幸福的分不清现在是现实还是在虚拟游戏里了。

    三天前,楚楚和闺蜜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一个拿着话筒的女人突然走过来采访,说你最喜欢的偶像是谁,楚楚吃着冰淇淋还不犹豫的说昆仑!那女人诱导性的问了很多问题,楚楚说的兴高采烈,如数家珍,说着说着爱豆就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睛,闻到网上疯传的所谓檀木香后,楚楚就发疯了,知道爱豆真身出现,自己一不小心上了明星整蛊节目。

    没想到节目的后续这么长,楚楚傻不愣登的一直配合着,直到现在。

    爱豆说这个要求太简单,那么应该提什么?楚楚忽然有些脸红,她问道:“那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

    “并不是。”刘昆仑说。

    “那太好了,咱们没有血缘关系。”楚楚喜出望外。

    “但是我依然可以做你的哥哥。”刘昆仑说,楚楚家住的很近,转眼就到,并没有任何后续安排。

    ……

    一份报告书连同录音材料交给了马君健,虽然证据并不是非常充分,但至少证实了一点,楚桐确实生过一个私生子,而且年龄和昆仑对得上。

    马君健回北京复命,这个结果在王海昆的预料之中,他又给马君健一个命令,获取昆仑的DNA进行检测比对。

    这事儿就有些难办,  因为无法接触到昆仑本人,那些寻常的特工手段派不上用场,搞不到目标的毛发血液等任何可以鉴定DNA的东西,甚至连粪便都搜集不到,这是*级的安保,因为即便是粪便也能分析出很多情报来。

    王海昆觉得有点意思了,多年沉闷的生活终于有了一点挑战性,他让手下去查一查,这个昆仑所属的是哪一家娱乐公司,直接把公司收购完事。

    据查,昆仑背后并没有大财团,他的经纪公司就是自己的公司,法人代表是李明,股东是冯媛简艾等,这个组合更让王海昆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小子的身世一定和自己所用的这个躯壳有关。

    这家小公司的名字叫做“一炮”,寓意一炮而红,公司注册地址近江,在北京通州万达租了个小办公室作为经营场所,香港王氏财团派去接洽的人正是李明的老相好张倩,旧人相见,分外亲切,过往的恩怨情仇都不再提起,眼下的生意才是重要的。

    “老板想见你们。”张倩的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但风姿依旧,“你们捧红一个大明星,但是有没有考虑过以后的发展,没有庞大的团队维持运营,这样一个明星很容易成为流星。”

    “所以呢?”李明说。

    “老板想收购你们公司,这个数。”张倩张开五指手指。

    “五千万就想打发我们?”李明眯起眼睛,“我当仁波切一年也不少于这个数。”

    张倩笑了:“明哥,仁波切的事情咱们就别提了好么,上次在人家别墅里双修,金主的老公正好回来,被人打成脑震荡,闹到朝阳分局,最后赔了多少钱来着?”

    李明被揭了老底,依然嘴硬:“那五千万也不够啊,前期投入那么大,人工开支也不少。”

    “谁说五千万了,是五亿。”张倩说,“五个亿,你们几个股东立刻实现财务自由,考虑一下吧。”

    “是美金么?”李明得寸进尺。

    “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和老板面谈。”张倩纤纤玉指拿出一张名片,“考虑好之后,打我电话,我们约时间见面,你和老板有十几年没见了吧。”

    李明把名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别的事能约你么?”

    “那要看事情谈的怎么样了。”张倩嫣然一笑,走了。

    晚上,一炮文化发展公司内部开了一个小会,商讨要不要被王氏财团收购,但议题很快就歪了,转为质问昆仑到底是什么人。

    在相处中,李明冯媛简艾越来越感到熟悉,昆仑的行事做派风格太像一个人,就是当年的刘昆仑,虽说谣言就是他们放出去的,但是内部人也真切感受到这事儿并非空穴来风。

    “你到底和老王什么关系,给我们一个准话。”李明说。

    “是啊,如果不知道战略目标,这个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打,如果只是为了赚钱的话,五个亿也够了。”冯媛接着说。

    “你是不是真的是他儿子啊?”简艾一脸的八卦。

    “你们觉得,刘昆仑和王海昆是一个人么?”刘昆仑反问道。

    “当然是一个人,人嘛,总是会变的,随着世事沉浮而改变自己的本来面目,这就是人生啊。”简艾感慨道。

    “事到如今,我必须告诉你们实情了,其实王海昆并不是刘昆仑,他是王化云的转世,我知道这很难接受,可这就是事实。”刘昆仑说完,等着大家的反应。

    “这个我早有预料。”李明说,“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懂么,老王生前投巨资研究生命科学,派我长年累月在西藏寻找神人,这都不是无的放矢,再结合他后来的性格大变来分析,他是直接使用了刘昆仑的身体,准确的说,那不叫转世,而叫夺舍。”

    …………

    写不动,写了十二年书,大概两年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瓶颈就是写不动,完全找不到感觉,仿佛变成文盲那种,昨天写到夜里三点钟还是写不出来,今天稍微找到一点感觉,  逐渐恢复中

    :。: